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当众被营长出柜!韩国军队「同志性行为即犯罪」 他遭脱裤狂虐到轻生

板门店非军事区的韩国士兵眺望朝鲜。(图/美联社)

韩国一名陆军中尉在军方调查人员2017年前来拜访时便清楚,他的职业生涯已经无可挽回。他被要求承认与另一名男性士兵发生性关系,而这在韩国军中属犯罪行为。调查人员逼迫他与前男友视频连线,又夺走他的手机、强迫他指出通讯录中哪些士兵是同志,一面问道「你用什么体位」、「你在哪里射精」加以侮辱。

《纽约时报》上周三(10日)报导,该名中尉受访时只愿透露自己姓金。他本该被关进监狱,但由于他的「悔改」,起诉已经终止,但还是选择离开军队,因为他相信自己在军中已经没有未来了。

韩国军方宣称,他们并不歧视性少数群体。但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11日发表的报告显示,韩国有越来越多同志或跨性别士兵受到《军刑法》第92-6条的迫害,因两相情愿的性行为遭受惩罚,金姓中尉便是其中之一。

根据韩国《军刑法》第92-6条,军人间的「肛交及其他不雅行为」可被判处最高2年徒刑,就算不是发生在基地内、非值勤期间且经双方同意,下场也一样。为LGBT及跨性别族群发声的社运人士多次尝试推动废除该项法律,但都以失败告终。

国际特赦组织报告《默默服役》(service in Silence)披露,韩国同志士兵及被视为同志的士兵在军中遭受同袍与上级的性侵及虐待。该组织东亚研究负责人阮柔安(Roseann Rife)指出,「韩国军方必须停止仇视LGBT族群。他们早该承认,一个人的性取向与他们的服役能力完全无关。」

南韩首尔酷儿游行规模逐年扩大,但社会反对声浪不减。(图/脸书:서울퀴어퍼레이드 Seoul Queer Parade)

韩国政府指出,《军刑法》第92-6条并不是为了惩罚性取向,而是用来杜绝几乎全是男性的军中性虐待行为。宪法法院也多次以「军方有必要维持军纪及战力」为由,裁定第92-6条是正当的。

技术上来说,韩国已经与朝鲜维持几十年的战争状态,目前拥有约60万士兵;所有身体健全的男性都必须服役约2年。军方并未禁止同志及跨性别者服役,也扩大保护性少数群体的培训。据军方说法,他们禁止的不是性取向,而是法律所定义的「不雅性行为」。

《军刑法》第92-6条被执行的次数不断增加,因此被起诉的士兵数量自2009年及2010年的每年2人增至2012年的14名,2017年则有28名。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就有10名士兵被控犯案。且长久以来都有退伍军人踢爆军中对同志的歧视及殴打等虐待行为,导致大多数同志只能选择隐藏自己的性取向,以避免受到骚扰。

总部位于首尔的公民组织军事人权中心(Military Human Rights Center)指出,军方2017年根据《军刑法》第92-6条展开一波大规模扫荡行动,也就是金姓中尉遭到审问的那一年。当局没收士兵的手机、强迫他们指认曾与他们发生关系的士兵,最终有9名现役军人被起诉,其中8人被定罪,一名上尉被判缓刑。

为这些士兵提供法律援助的军事人权中心负责人任泰勳表示,其中有几起案件仍在上诉,所幸没有任何一名士兵被送进监狱。他提到,另有14名军人接受审问,但没有被起诉;包括金姓中尉在内的几名军人也向宪法法院申诉,认为《军刑法》第92-6条违宪。

韩国每每举办酷儿游行时,宗教团体都会上街抗议。(图/美联社)

《纽约时报》指出,韩国社会性少数群体权利发展缓慢,军方2017的扫荡行动更引发公愤。尽管近几年来,韩国的同志越来越不避讳说出自己的性取向,保守的基督教团体却也加强举办反同志的示威活动,更声称同志士兵威胁军队备战状态。

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描述对同志的歧视如何在军中转变为身体及性虐待。一名士兵向该组织透露,他被迫和另一名同志士兵口交及肛交;一名上级还嘲讽道,「难道你不想跟一个像女人的男人发生关系吗?」还有许多人因为「不够男性化」、「走路像娘娘腔」或嗓音较高而被性侵。

国际特赦组织为这份报告访问21名前任、现役军人及即将入伍的男性,包括金姓中尉在内的大部分受访者都使用假名,2008年参军的姜姓男子(Jeram Yunghun Kang)是少数愿意使用全名的人。他提到,同部队的士兵不断骚扰他,摸他、亲吻他的脖子,还扯下他的内裤。

姜男向一名军官透露性向并请求帮助后,营长竟在全部队面前帮他出柜并问他,「你昨晚勾引了谁?」从那天起,他不得不在胸前佩戴一枚笑脸徽章,以示自己是一名「有特殊嗜好」的士兵。他被迫一个人洗澡,因为同袍都觉得他很肮脏、不男不女,不应该在其他男性面前裸体。

姜男最后被送往军中的精神科医院,每天必须服用2次抗抑郁药物。院中护理人员甚至建议他装疯,这样他就会被判不适合服役,但他拒绝了。他二度试图自杀,因此被关进单人病房,四肢都被绑在床上,「当我被绑在一个没有声音或光线的房间里时,我觉得自己在韩国已经无处可逃。」

在医院待了116天后,姜男2009年因精神疾病被开除军籍。他的母亲独力抚养他长大,儿子出院后更卖房筹钱、让他可以到英国生活及学习,拥有更好的环境。2016年搬到伦敦以后,姜男以军中的经历开始创作装置艺术,还自助出版书籍。如今他的学生签证即将到期,但他不敢回家,「我离开南韩的时候像是在逃跑。我不敢回去,我觉得自己像个难民。」(ETtoday新闻云)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当众被营长出柜!韩国军队「同志性行为即犯罪」 他遭脱裤狂虐到轻生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