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起底男童性侵团伙:2000元睡一晚,宇宙棒棒哥重现江湖!

据央视网最新消息:7月10日下午,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正式逮捕新城控股王振华,该案事关非法儿童性交易,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很快大批媒体掀起了一场针对性侵女童的严厉针砭,多份侵犯数据报告被公开,呼吁全社会提升警惕,加强法律管制。

(新城控股王振华猥亵儿童遭警方正式逮捕)

诚然,全网关注是件好事,然而对比之下,性侵男童事例同样时有发生,却鲜有媒体报道,家庭父辈也欠缺意识,问题不容小觑。

这种问题之所以缺乏关注,存在报道偏差,以及父母区别对待男女,是因为传统社论长期将男性性别刻板定义为强势符号。


(WHO数据-全球现有180万儿童感染艾滋)

也正因缺乏关注,男童色情产业诞生多年,不少罪犯仍逍遥法外。他们生产的色情内容,同样也荼毒着同志圈,悄然改变着某些人的性行为意识。

但是这条黑色利益链,不单给孩子们带去生理和心理的伤害,还有可能令他们沾染性艾,孰人能忍?

所以为了改变现状,需要让男孩的问题拥有同等的媒体曝光力度。今天GGHC将继续评点社闻,一起曝光这重罪恶,起底漏网之鱼

禽兽产业-花两千元和男童拍摄小电影

 “超多正太完整资源,加Q详聊!”这则短消息很多同志早已见怪不怪。

正太一词源自日语,常指代16岁及以下的小男孩,不明所以的人会误认作连载日漫搬运。殊不知内里暗藏汹涌污流。

而所谓资源,就是利用男性青少儿拍摄的非法视频,通过网络和线下渠道,贩卖给恋童癖,以及其他极端SM(性虐)和性猎奇人群等。

既然他们能够炮制如此之多的资源,那就意味着受害者总数同样不小。

(2018年网易研究所依据诉讼材料制作的不完全数据统计)

这并非危言耸听,早在2017年8月,一位记者父亲就在微博上曝光了当时全国最大的恋童癖网站“西边的风”。

该网站设有四大分支,其中一支就是臭名昭著的正太站,注册账户需要30元,看视频需要购买。庆幸的是,运营人员现已正法。

原本以为事件爆发后,这些非法生意会收敛并再难有网络平台允许其传播贩卖。

但前几日有粉丝通告,一位以制造男童视频为生的非法网黄,网名“宇宙棒棒哥”,竟然重现江湖,公开在微博和TWITTER等平台开卖资源。

(未被正法的一位男童资源制造贩近日重操旧业)

微博审查机制形同虚设,宇宙棒棒哥甚至还成为了专属话题!平台运营们究竟知不知道,他们贩卖的资源包里,都呈现些什么样的内容?

君不见,售卖会员、售卖视频、收费直播、线下见客、付费拍摄,以及衍生的儿童贩卖等等,这些团伙的赢利手段无所不及!

还有知情网友声称,只需支付2000元,就可以通过他们选择一位男孩共同拍摄小电影。

在镜头前,逼孩子1069,实施性虐待。更罪恶的是,囚禁贩卖来的男孩,强迫他们直播相互发生同性关系,博取网络打赏!

(一位10岁出头男孩被捆绑后惨遭刀割胸部性虐)

要知道,畸形需求想要获得满足,就得有信息释放和购买渠道。渠道如果减少,获客难度提升,意味着风险成本提高,伤害也会相应减少。

可是只要你愿意仔细检索,总能从微博、微信、论坛、国外色情站点,以及百度网盘里找到这些内容!平台当然有责任,但为何只有极少数人愿意站出来发声呢?

第一:同志圈里不少人都知道宇宙棒棒哥,但鲜少人举报,还有公号拿来当吸粉糖果!

第二:男童案例绝大多数属于同性性行为范畴,圈子里的专有词汇,社会知晓寥寥!

第三:家庭教育上,父母通常只会对孩子说“你是男孩,要坚强,要照顾好你妹妹!”

其实,男孩并不坚强,即便长大了,我们也不过一具肉身之躯。

勇敢地发声不会导致污名化,但丧失良知却会让我们失去更多人的务实尊重!

(《总有一天》电影中恋童癖老师剧照)

催生青少儿性侵和非法产业链的关键因素,首先是我们常说的恋童癖群体,他们是最直接的黑暗内容需求者。

根据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所发布的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SM),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定义(ICD),恋童癖指的是16岁以上,至少比青春期前的孩子大5岁,并长期对青少儿拥有性欲望的人群。

没错,恋童癖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精神疾病!一旦他们对孩子构成伤害,不会有任何一个法治国家对其酌情放宽惩处。

原因是他们拥有理性判断能力。青少儿是人类社会的未来组成体,恋童癖伤害孩子的行径根本不可能得到姑息。

(部分国家对性侵儿童者实施化学阉割方式杜绝其再次犯案)

作为一类精神疾病,目前尚无任何有效治疗方法。但我们所了解到的种种悲剧之中,案犯真的都属于恋童癖吗?

历史在告诉我们,真相并不在于恋童癖,而在于人们所身处的信息环境!

从古希腊到罗马帝国之初,“娈童恋”曾在社会上风靡一时。柏拉图的《会饮篇》里就有石锤论据,“成年男子和青少年男孩之间的爱”是“最高贵的爱”。

直到公元一世纪初,罗马社会才开始摒弃风行数世纪的“娈童恋”,此中基督教反娈童的态度让公开的恋童癖消失至19世纪。

但是当时没有恋童癖疾病的人们也在推崇“娈童恋”,这看起来似乎很不合理。

实际上,人类拥有的从众及猎奇心理会直接作用于性行为。当周遭环境能够反复接触到不常见的性行为信息时,人们会因猎奇心而产生性冲动。

如果没有法制管控,这种性冲动就会演变成具体的实施行为,甚至呈现出社会流行趋势,比如历史上的古希腊。

如果社会存在法制管控,那么人们会选择偶尔视奸和意淫的方式来满足自我。这就是为什么始终有人在同志圈内售卖男性青少儿资源。

而一旦少数人获得特殊渠道,躲过众人视线亲自实践,带有危险又刺激的感官,会给他们带去强烈的性兴奋和心理满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归根到底,资源信息的释放是罪恶根源,互联网平台的审核机制和社会责任是关键!

(6月13日公安部通报“净网2019”行动典型案例)

但是说的简单,做起来难。很多互联网平台还不够了解同志文化,对于违规关键词很难做出有效判断,贩卖话术才得以逃过法眼,影响到同志群体。

因此,我们有必要向公众释放更透明的社群文化,一来可以逐步推动爱的平权,二来也可以得到更有效和对等的监督。

当同志圈里好的坏的,公众都了解的话,社群之外的监督将会帮助我们变得更好。

毕竟相比之下,我们人不多,可以轻松地找出角落里的邪恶来,早早地把它摁死!

儿童性侵里,同志群体也是受害者

(《哭泣的小王子》给童年遇性侵男性的疗愈指南)

某些恐同或无知的人,会把同志等同于侵犯男性青少儿的群体,甚至大放厥词,童年时期遭受性侵会改变一个人的性取向

但实际上,多数恋童癖的侵犯对象不分男女,伤害孩子们的那些脏手,可能来自于社会中的每一个族群。

至于性侵会改变性取向一说,更是荒谬。同志之中,儿童时期遭受性侵的比例远不足五成,根本无法论证这是一个因果关系。

根据美国国家流行病调查(NESARC)从2001年开始的几次大面积网络调研数据看,确实更多性少数会在童年遭受性侵,这表明两者存在关联性,并非因果关系。

(男双性恋以及男同志和存在同性性关系的直男群体,童年时期遭受性侵比例都高达20%左右,远大于纯粹直男的4.6%)

与直男对异性的感知一样,同志群体在青少儿时期,对事关同性的好奇心会更强烈,也会对各类同性性暗示有较为冲动的本能反应。但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是同志。

邪恶的魔鬼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设法诱骗幼龄同志加以性侵,才会有更高的同性儿童性侵比例。宇宙棒棒哥的纳新做法就是典型的一类行为。

我们都知道,受害者成年后会面临着生理和心理上的问题。不同的是,幼年遭受性侵的同志,长大后要面对的心理问题比谁都更复杂。

首先,每一位同志都需要有一个自我认识和自我接纳的过程,随着“天生我如此”的理念植入,我们可以更自信地面对人生。

(佛教没有明确反对同性之爱-也因此成为多数同志人群的首选信仰)

但对于曾经遭遇童年性侵的成员,他们自我接纳的难度会很大。绝大多数都认为自己是因为性侵改变了性取向,自我否定,自我怀疑。

再加上他们会频繁遇到生活中的歧视阻力,一些人会唾弃自己的身体,自虐,自闭,甚至幻想时光倒流,借以躲过那一场悲剧,

如此反复后,推崇生命轮回的佛学吸引了他们,很多人开始信仰佛教。也有极端者,选择了自杀,想要给所谓错误的生命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连自我认同都没有的群体,他们的人生将何其困难!面对这一切,我们必须要回过头来思考,如何才能更全面地杜绝问题发生?

加强互联网监管是一方面,加大力度侦查违法团伙也是,以及提高法律惩处严厉程度。同时儿童性教育也势在必行,需要拔高和重视。

但是,真正的根源,还是因为太缺少声音了!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起底男童性侵团伙:2000元睡一晚,宇宙棒棒哥重现江湖!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