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捕获,洗车的肌肉少年

从快半年前开始,眼镜仔就一直有一个固定的消遣,就是每个礼拜的都开车到某家新找到的人工洗车行去洗车。这间洗车行因为生意好、工作量大,所以在天气还没变冷之前,都维持着一个良好的习惯–裸上身洗车。眼镜仔某次经过,看到店里有个小帅哥,看起来并不壮,但腹肌却十分的结实;他之后每周都把车故意弄得很脏、然后去洗,慢慢地不只人名,连他们的午餐、下午茶时间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大部份人去手工洗车,都是车子留在那、人离开忙自己的;但眼镜仔和他们混熟后,说去咖啡厅上网还要花钱买饮料,就留在自己车里用笔电,直到他们洗好。因为眼镜仔来得频繁,加上他人在车里、不用清车内,但他照样会付全套服务的费用;所以大伙渐渐也就接受了。迷恋同性的眼镜仔,从学生时代就因为身材过胖而感情没有进展,他没有因此而减肥,而是花大钱去到川贵深山里拜师,修习一些催情迷幻的咒术。回来之后,靠利用法术诱人入镜拍涩情片为生。在黑市卖DVD的收入不错,眼镜仔开的是不便宜的跑车,他把车窗全用特殊的隔热纸贴住,从外面看是一片漆黑、连有没有人都看不出来;从里面看出去却几乎透明,只有淡淡地绿色。他在车内安装了八台高画质摄影机头,把少年们裸上身洗车的画面全部录了下来,回去再用软件把淡绿色处理掉,然后剪接。光是这样“纯洗车”画面,在黑市里也是有人出不低的价格购买的;这间店里身材不错的每个人他都拍了一份,不过他的“最爱”却是非卖品。眼镜仔去这么多次,他知道店里五个大男生的“责任区”,车停在哪个格子里就是某人服务;之前他都故意停得很随机,但今天,他是有备而来、要试试“参星诀”的威力。所以他特别停到了那个小帅哥的格子上,就是那个八块腹肌很大颗的、听说叫李士斌的少年。这家店的老板吴顺德是士斌的小学兼国中同学;就是那种国中就在“混”,结果念了一间烂高职,还没毕业,家里就出钱让他和开一间洗车行–与其让孩子被其他在混的朋友拉进黑社会,不如把他们一起找来洗车,把一整天的时间花掉、总比混流氓好,也算是一种正当职业。顺德的爸爸开店也不为了赚钱,所以他们的时薪特别高;就是为了让顺德那些没一技之长的朋友同意来工作,想说等他们长大了、想通了,开始想要学点什么专业的时候,再让他们去职训班、补习班上课。士斌家住附近,在升高中以前和这个同学非常要好,只是他脑袋比较聪明、混得比较不凶、考运也还不错,所以有间公立高中可以念;顺德从小就知道士斌家里没什么钱,所以也叫他假日的时候过来。两个人虽然高中读不同间,但每周见面,倒也没有变生疏。在高三的时候,士斌因缘际会遇上了云游仙人、练了一些仙术和武术;把一身肌肉也给练壮了。他本来也想找顺德来练,但他知道顺德耐心不够,而且师父说没有缘份,所以作罢,也就没跟其他人说。

********快到中午、天气正热,士斌正裸着结实的上半身,在帮一个常客的跑车涂肥皂;他正探过身子、整个人贴在驾驶作外面的车门上,在涂抹车顶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这边的车窗降了下来。士斌的第一个念头,当然是感到意外、想知道驾驶是不是有什么要讲;当他上半身挺起时,脑袋里闪过的第二个念头,是担心要是肥皂泡跑进车里,说不定会伤害到那些真皮椅套。不过等他上半身向后微弯、正准备退离开车门时,头先低下一看–“炸弹?炸弹!”在车窗被打开的时候,两颗插哨被拔掉的手榴弹就直接被丢在车门和士斌的大腿之间;现在那个触觉才被他意识到。士斌没有声张,因为和炸弹一起映入眼廉的,是一张A5的白纸,它被举起在车窗的位置,上面写着:“别让其他人发现、手放车顶,否则我就引爆炸弹”。这时候士斌看向车内,同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汽油味;显然他刚才洗车的时候,车主正在里边倒汽油,但外面看不出来、也闻不到。现在车窗打开,味道才慢慢飘了出来。“为什么要这样?自杀吗?寻仇吗?”士斌茫然地看向车里那位胖胖的、带着眼镜的常客,他上礼拜来不是还有说有笑的吗?这位带眼镜的常客放下白纸后,两手伸出窗外;他的车底盘较低,从窗口看出去,此时正对着士斌的海滩裤。士斌看到他伸手把自己裤头抓住、把他裆部拉进车窗;然后把裤头往下拉,而且是连里面的内裤一起拉–“变态吗?怎么会这样……”士斌估量着反制对方的可能:首先,他不知道这两颗手榴弹是真是假;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是真的、而且威力惊人–他觉得这个眼镜常客已经疯了……他可不能拿全车行同事的性命来赌。再者,如果引爆,车里都是汽油,他体内的真气不足以控制炸弹威力和火势,他的修为不到那,更何况他的真气只回复不到一半、他练的又不是金身功夫,就连自己恐怕也只能避免重伤而已。百般无奈,士斌只好先放任这名变态常客扯下自己的短裤和内裤;果然,他的嘴张开了、准备要含住自己的命根子。比起“搞完之后引爆炸弹,大家一起死”的疯子;士斌此时宁可期待他只是“搞完之后逃走、然后被警察抓住”的变态。不过当他的荫.经被那个胖子用力一吸的时候,士斌大吃一惊、接着在心里连叫不妙;他感觉到一股不弱的妖术,从这怪人的口中、经由男根往自己身子里窜。要是一开始士斌就知道对方的意图、或至少察觉到对方有妖术在身,那他就算被扔手榴弹,大概也会在第一时间反击。但他一开始就以为这个带眼镜的常客只是疯了、或是变态,等到现在命根子都被人家咬嘴里了,再要击已经太迟了–除非他学过用机机发劲伤人……眼镜仔也是这时才知道他的狩猎目标是个仙术的修习者,因为一个多月前,他的功力还低到无法察觉他人的仙气–当然,也因此,他不会被士斌察觉;后来他妖法大成,出门都穿着写满妖符、可以隐藏少量妖气的衣服。他不知道士斌功力的高低–虽然他觉得应该不高;以不敢大意,用妖术吸吮少年肉木奉的同时,力贯右掌伸到窗口偏上缘的地方,蓄足妖劲向前拍击少年的下腹、打在他结实的第四队腹肌上。“唔……”士斌丹田受创,但他只能忍着把这声音压下。他知道眼镜仔的意图,是要击伤他的丹田、好让真气外流,再用妖术来吸取;但他不能反抗,因为现在他的双手都在车上、下体又被咬住,光是把手伸下来的时间,就足够让炸弹引爆了–既然对方会妖术,那代表他可能不怕爆炸,那出手更不会有顾忌。“唔……唔……”为求保险,眼镜仔赞了三掌;士斌双唇紧闭,本来要呕出的鲜血灌满了口腔、来不及吞下,从嘴角流出后,再用赶紧用手上的海绵把它擦掉。这洗车场都是水气、泡沫和噪音、大家都在忙着工作,其他人既闻不到汽油味,也没有察觉士斌这小小的异样。这三掌,让士斌也探出了眼镜仔的功力–不太高,要是自己状态十足的话,大概还可以和他一斗。但这情报取得的代价太高了,挨了三掌之后,他的丹田破裂,仅存的四成真气在受了伤的经脉里乱窜、不受意识的控制。现在的他更没有本钱去和眼镜仔拚命。眼镜仔知道在士斌疗伤调气之前根本无法发劲,就想到他修练的的秘籍里有一个奇特的招式,他决定先好好玩玩眼前这件瑰宝,再来吸取他的功力……他将少年的男根吐出、收回那少年大腿上的手榴弹,再发劲将他三角裤的腰带挟断,让它从裤管落下、掉在地上;然后关上车窗,只说了一句:“好好洗你的车吧。”********被遥滚乐和水柱声环绕着,士斌和其他的同事一样,正光着上身在埋头洗车;不同的是,他的下半身的海滩裤里面没穿,而且里边的肉木奉现在直挺挺地向前刺去,把短裤顶出了一个尖椎,让少年尴尬得不敢转身。肉木奉消不下来,是因为他的身体上布满了水滴。在洗车会沾到水是理所当然的,也就是因为这样,大家才要把上半身的衣服给脱掉;但不同的是,他身上的这些水滴有意识、也有行动力–这是一种名为“梦幻泡影,如露如电”的邪淫收法眼镜仔将邪咒施在筋肉少年身上后,关上车窗、整个人颓倒在车椅背上,同时他的意识随着一口妖术真气飘离肉身、化作一道水气贴附在少年赤裸结实的上半身。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捕获,洗车的肌肉少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