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海岛士兵的沦陷

海面上闪耀着夏日猛烈太阳的辐射,几只海鸥在远处的天空自在地遨翔。随着运输补给船的马达划水声,一座青葱的小岛因距离缩短慢慢浮现在我眼前…运输补给对这座小岛的军民来说是件大事,小小的港口顿时显得非常忙碌。随着补给物资下船,有个一头帅劲短发的新兵。黄俊杰,22岁,身高176cm体重68kg,穿著陆军迷彩装。因为刚从新兵训练中心下部队,有着一身古铜色的健康肌肤,覆盖在结实的肌肉上。他有一双深邃而清澈的双眸,加上俊挺的鼻梁以及自信的笑容,仿佛可以从他身上看见阳光。俊杰背起行囊走下补给船看着小岛,说:「虽然抽到烂签,不过这小岛看起来还不错嘛!」接着,俊杰眼睛为之一亮,一个英俊壮硕的班长正站在俊杰面前,对他说:「你就是黄俊杰吧!我是你的班长苏凯文,以后这个岛我最大,我说了算。知道吗?」「是!知道!」俊杰精神宏亮地回答。凯文微笑了一下,脸颊两边有浅浅的酒窝,接着说:「好!蛮有精神的,跟我来。」俊杰跟在凯文的后面,看着凯文183公分的身高,宽阔的肩膀,连接着标准无赘肉的腰身,以及浑圆的结实小臀,配上修长的双脚。他的双臂虽然不粗,但也结实匀称。班长俊美的身材不因迷彩陆军服而被掩盖,他的双眼虽大但炯炯有神,配合像画上去的一双剑眉,而显得英气焕发。还有那宛如米开朗基罗所雕刻出的鼻子和嘴,几乎可以让当今偶像们相形失色。俊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新兵训练中心一个多月里,自己连上,还没有啥可养眼的男性,虽然也有一些长的不错的同梯,但也绝对比不上眼前的这位苏凯文班长。本来,抽签时还在苦恼自己的手气背,驻守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小岛一定很悲惨。现在,一下船就遇见这样的班长,一下子便将之前的烦恼,通通拋到九霄云外。心里想着就算不能和班长如何,但是一年九个月的时间,能跟班长一起驻守在外岛,就算只有寥寥几次的返台假,也觉得值得了。凯文回头说:「黄俊杰,你是大专兵吧!」俊杰回过神来,宏亮地回答:「是!班长!」凯文笑着说:「哈!不用那么紧张!我们岛上的兵都凉凉的,有长官来巡视的时候做做样子就行了。」俊杰依然宏亮地回答:「是!班长!」凯文笑说:「才刚说过又忘了!对了你是什么学校的?」「我是淡大的。班长你呢?」凯文露出迷人的笑容说:「喔~原来你是淡大的,我是你学长啦!学弟,放心吧!以后有学长罩你。」俊杰吃惊地说:「真巧!原来竟然是学长,怎么以前没在学校看过学长。」心想这四年书真是白读了,连学校有这么一位大帅哥都不知道。凯文耸耸肩说:「我是夜间部的,所以你可能没看过吧!而且我白天在打工,晚上也常逃课,所以可能遇不到吧!再说我们学校这么多人,也不可能每个人都看过啊!对了,离开学校也快一年了,还真有点怀念。」俊杰还想跟凯文多聊聊,没想到刚好走到一个碉堡外面,凯文拍拍俊杰的肩膀说:「以后你就住这边了,等队上一些老兵退了,有好位置我再帮你排吧!」俊杰立正敬礼大声说:「谢谢班长!」凯文笑着说:「不用那么大声,自己进去吧,我还要去码头点货!」然后转身挥手离开。俊杰望着凯文渐渐远去的背影,说:「学长再见!」心中兴奋的情绪仍未抚平。俊杰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推开碉堡厚重的铁门。碉堡内只有一盏70瓦的灯泡,还有两张钢架木板军床,虽然简陋但也有简单的干净。进入碉堡的俊杰,看到炮口站着一个士兵。仍是白天的碉堡内,以灯光加上炮口、枪口射入的日光,并不会太过灰暗。斑驳的墙壁,还留有退伍士兵留下的心情涂鸦。这里当然比不上新训中心宿舍的环境,但是以这里物资的缺乏,自然要多方忍耐,否则什么叫「吃苦耐劳」的英勇国军健儿!那个人,身高大约178cm,双手靠在墙上面,嘴里叼了根烟,听到有人的声音便回头。这时,俊杰才仔细的看清楚,此人脸虽不如凯文班长那样好看,叛逆中带点野性,有点酷、有点坏。穿著草绿色陆军短袖内衣,领口还挂了个墨镜,迷彩长裤和黑色军鞋。身材虽不如凯文班长壮硕,但也是一时之选。俊杰打定主意,先敬礼问好:「学长,我是今天报到的新兵黄俊杰。请多多指教!」那人不太搭理,转头看着外面,吐了口烟说:「叫我阿豪就行了。」阿豪随后拿下烟,用酷酷的表情对着俊杰说:「你睡里面那一张,东西摆床旁边的柜子!」「学长,你会不会太酷了点?」这句话当然只能在心里说。俊杰下部队前,许多人跟他说过,新兵训练中心是操体能;下部队后则要看老兵的脸色。因此心理上战战兢兢的,不像先前知道班长也是淡大的学长,就觉得比较亲切。俊杰放下行囊,整理完毕后,就坐在床上,一双眼睛骨噜骨噜地打量新环境。这时,只见忠豪把烟丢在地上,用鞋子踩熄。双手插在口袋里,对俊杰说:「你叫黄俊杰是吧!」俊杰马上起立,立正说:「是,学长!」忠豪拍拍俊杰的双肩,笑着说:「轻松点!这里不用这么紧张。」接着他看一看表,便从柜子中拿出一支钓竿,说:「走吧!去钓鱼。」俊杰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吃惊地说:「钓鱼?」忠豪还是酷酷地说:「每天黄昏都要去钓鱼,走啊!要不然你来外岛要做啥?」俊杰真觉得自己有点搞不清状况,只好跟着去。跟着忠豪来到碉堡外面大约两百公尺的海边,有一处小堤防,忠豪熟练地装上钩子和饵,一边操作,一边解释给俊杰听。忠豪用的是附近土壤挖出来的蚯蚓作饵,再用一些前几天的剩饭加上小鱼搅拌作诱饵,洒在海边。然后将钓绳甩出,将那支有卷线器的钓竿固定在海边,一边看着落日余晖中在海上随波浪起伏的浮标,一边跟俊杰聊天。两个人就坐在被夕阳染的金黄的堤防边。忠豪很有耐性地对俊杰解释这附近的鱼种、习性、泳层、和鱼讯。俊杰没有钓鱼的经验,因此不能完全理解,忠豪看俊杰一时也装不下那么多东西,便开始聊其它的话题。忠豪问:「小俊,你是哪里人?」俊杰说:「我是台北人。你呢?」忠豪看着海面,说:「我是高雄人,住在旗津那边,有没有去过?」俊杰回答说:「去过一次,旗津渡船比我们淡水渡船好多了,而且海产也蛮好吃的,我还记得旗津好象有一个二十五淑女墓。」忠豪说:「那里你也知道喔!」俊杰笑着说:「六月初,我刚毕业时,跟同学去高雄玩,还去过澄清湖、春秋阁、六合夜市、万寿山、汉神百货和西子湾。」忠豪说:「来高雄可以玩的地方你都去过了。我还有半年就退伍,以后可以来高雄找我玩。」俊杰笑着说:「学长,那我就先谢啦!」随着鱼讯的传来,两人开始忙着对付鱼去了。俊杰看着被钓起的鱼,心里却想着:「幸好学长人不错,没像人家说的老兵一样欺负我,看来抽到外岛虽然无聊些,但还不至于不好混。」晚上在饭厅吃饭,俊杰才正式清楚岛上的编制。因为是新兵,虽然有凯文这位帅哥学长罩着,不过一些该做的事还是免不了,毕竟有时候老鸟比菜班长还大。俊杰洗完全队的碗筷后,又帮忙修理屋顶、搬东西、扛木头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回到碉堡。匆匆拿了盥洗用具和衣物去浴室洗澡,没见着凯文学长,而且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偌大的战备池,只有俊杰一个人。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好好地洗去一天的疲惫。俊杰穿著绿色陆军短袖内衣和草绿色迷彩短裤,拿着脸盆回到碉堡后,便大剌剌地趴在床上呼噜呼噜地睡着了。虽然是夏日,但小岛四面环海,海风强,散热快。晚风伴着草丛里的虫叫,一阵又一阵地吹进碉堡内。朦胧沉睡中的俊杰突然被一阵低吟声吵醒,他睁开惺忪的双眼,看到炮口边那张忠豪睡的床,藉由炮口溜进来的月光,俊杰看见江忠豪坐在床上,全身赤裸,随着月光,散发出一种魅惑的光芒。忠豪的双脚大字形地撑开,上身靠在床头的墙壁上,左手搓弄着乳头,右手正套玩着阳具,这男人的口中吐着气,齿缝间隐忍不住地发出淫浪的吟声。俊杰在中心一个多月都没打过枪,眼前见到此情此景,生理压抑许久的欲念,随着忠豪的动作渐渐被挑起。俊杰感到喉头渐干发热,连忙用舌头舔一舔干涩的双唇,胸口郁积的闷气,让他不禁大口吸气,而让胸脯一阵一阵地起伏。双眼不敢闭上的俊杰,深怕这只是黄梁一梦,闭眼既逝。忠豪仰头向堡顶,双眼阖上,嘴微开,发出浅浅的喘息,生怕惊醒临床的新兵,遑然不知俊杰此时正在饥渴地欣赏忠豪抒发性欲的淫浪模样。忠豪用拇指施压龟头上的马眼,顺势低头欣赏自己粗壮的阴茎。可一张开眼,就发现俊杰已经醒来,而且口微张,双眼正盯着自己不放。不知是夜晚的诡异,还是月亮的魔力。忠豪突然停下动作,赤条条地站起身来,粗壮的阴茎直挺挺地指向俊杰…忠豪被月光勾勒出的结实胴体,一步一步逼近俊杰,他伸出手摸着俊杰的头发。俊杰像被魔力召唤似地起身坐在床沿,并将原本注视忠豪阳具的目光,渐移到忠豪充满阳刚美的六块腹肌上,然后慢慢往上到两大块的胸肌,顺着脖子是有点胡渣的下巴,和忠豪俊酷的脸。忠豪将摸着俊杰短发的手,顺着而下抚摸俊杰阳光俊美的脸庞,毕竟在岛上太久,单纯的搓打自慰已经缺乏刺激感。俊杰深深吸一口气,低下头用舌尖轻舔眼前忠豪巨大的龟头,用手将包皮完全往后拉,并以舌头绕着龟头转,另一手则玩弄着忠豪的两颗睪丸。忠豪的阴茎被俊杰粗糙又湿润的舌苔一刺激,立刻发出「喔……,呜……,啊……!」的呻吟。忠豪一手按着俊杰的头,一手揉捏着自己深黑硬挺的乳头。他闭上双眼,享这位室友、同袍、新兵的热情服务。俊杰改舔用含,右手同时不断套弄着忠豪的阴茎,而左手则将自己的短裤和内裤褪至大腿,掏出阳具来搓打。忠豪放开声音喊着:「啊……,喔……,喔喔……,喔嘶……!阿俊……,你好……,厉害……!喔……,喔……!」俊杰毕竟忍了一个多月,手底下毫不留情,他的嘴离开忠豪的阳具,仰头对着忠豪「啊~喔~喔~喔~」的喊了几声,一道浓稠的精液便从俊杰的龟头,强劲地射到忠豪的大腿上。忠豪正在爽头上,那能让俊杰停下,马上用手再将俊杰的头按向自己的阳具,让俊杰继续为他吸舔。月光从小枪口斜斜地射入一道光柱,照在两人身上,映在两人微微沁着汗珠的身躯,将两人健美的体魄,挥洒地更加性感。忠豪越叫越大声,因为附近除了他们这个碉堡,没有其它人驻防…俊杰不断地含着忠豪的阳具,突然感到忠豪的龟头瞬间涨大…俊杰知道忠豪要射了,赶紧将嘴离开,改用手来搓套,忠豪低头用力地吼了几声:『喔!喔!喔!』精液便从龟头急射而出,全都喷在俊杰的脸上。俊杰在忠豪射出后,继续为忠豪依然挺直的阳具舔干净。忠豪酷酷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说:「好了!谢谢你!去外面用战备水冲一冲!」俊杰便将内衣和短裤、内裤完全脱掉,两人裸身一同到碉堡外面,用水桶里的战备水冲洗身体。在军中裸裎相对是洗澡时司空见惯的事,两人也不觉得尴尬,加上刚才一阵激情,他们甚至还在暧昧的情愫中帮对方清洗。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1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3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海岛士兵的沦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