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偷偷享用我的直男种马室友

“魏然,你看见我的袜子了吗?我刚才脱了塞皮鞋里的……”

刘俊豪的声音从卫生间门外传来,我悚然一惊!那袜子正好好的套在我的下体上……

“啊?哦!我洗袜子,进来看见就顺手洗了!”

“哦,洗了么?我还要出去一趟呢。”

“还没,你等一下,我上完厕所出来给你,在厕所洗衣篮。”

“那我进来拿,哎?你锁着门?”

门把咔咔的声响,吓得我双腿一软,赶忙把刘俊豪的袜子扯下来,带着体温丢进洗衣篮里…….

“我马上就出来了!你别进来啊!干嘛呢!!”

“哈哈,好的,我收拾下,你快啊,我要去应酬呢。”

看着洗衣篮里的袜子,我有点儿发蒙,还好刚才时间短,没来得及撸出来……

我蜷缩在沙发上,和怀里的抱枕相依为命,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天色阴沉又落着小雨的晚上看惊悚电影,电视的画面转进了幽森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

“叮铃~!”

“啊啊啊!!!……”

我嚎了半天,才幡然醒悟是门铃响了,也许是我太久没去开门,又响了一次。

“谁啊?” 

我直觉不是刘俊豪,他自己有钥匙。

门开了,一个硕大的脑袋耸拉着探进了门,我楞了一下才发现,那是刘俊豪的脑袋,一个年轻人涨红着脸吃力的扛着他站在门前。

“麻烦搭把手!”

我赶忙探出手去扶住刘俊豪,搀扶着他和小伙子一起往主卧走去,“来,来,来!放倒!哎哟我去,怎么了这是。”

“您好,我是刘哥的小弟张琦,刘哥调职去大客户业务部了,今天大伙为他高兴,多喝了点,我们部长是个东北人,不喝白的不高兴,姑娘们又只喝红的,我们这些嫩犊子只能啤的,每个人喝的都不多,只是刘哥主角,一轮一轮来就不行了”

“这还得了?他酒量超级差的,他喝了多少?”

“哎?真的?!刘哥喝的还真不少,红的几瓶,白的少说得一斤……对了,你是他室友吧?要是不方便,我就留下来照顾刘哥吧,省的麻烦您!”

“没事儿,我们感情好,我来吧。”

“不用不用,您快去休息吧,我留下来照顾他,明天醒了还能一起去上班呢,我和他现在在一个部门,也算是刘哥对我照顾的感恩。”

这小子也太过热情了,莫名的不喜欢,我只想着他赶快走。

“不是麻烦的问题,我们约法三章过,不许房客外的第三人出现,我不喜欢陌生人,请您离开。”

“但是刘哥他都……”

“我会照顾他的,剩下的我来,又不是第一次了。”我的语气咄咄逼人,看得出小伙子有些无奈,还有点儿……嫉恨和不甘?

也是,想报答照顾自己的前辈,还被人数落,我也真是不讨喜。

“那刘哥就麻烦你了,我走了,有什么给我电话,这是我的名片,再见。”

“再见。”我顺手就把名片往角落里一扔,回到主卧去看那个熟睡的男人。

刘俊豪像是吃了糖的孩子,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有平稳的呼吸声游荡在这光线昏黄的房子,身上还穿着出门时的西装,裁剪得体的定制,衬托身形特别修长,一米八五的身高倒也不算突兀,脚上是我陪他在bally买的布洛克三接头,44码,里面是那双差点儿被我射出液体玷污的袜子,他就这么躺着,却散发出一种男人荷尔蒙的气息,我突然就波澜了,像是被撩起了情愫,刘俊豪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像是用尽了全力挑逗我,勾引我,迷惘我,房间里光线还是那样,空气却渐渐弥漫了一股情欲的味道……

我叫魏然,上海人,在李嘉伦没过来陪我之前,刘俊豪是我的第一任也是唯一的房客,老实讲,作为房东我挺感激他的,要不是有他,我爸妈才不会放我离开那个乌烟瘴气的家。

那年我刚毕业,按爸妈的意思,我得回公司从基层做起,可我不乐意,大好的青春干嘛交给两个年过半百的人去打理?于是我收拾了行囊闹独立,在鸡飞狗跳之中离开了家。我才踏出大门,都还没走出庭院,奶奶就守在那堵我了,她紧紧攥住我,掏出本存折往我手里一塞,望着我的锃亮目光里饱含着鼓励,狠狠的点了下头,就径直朝房门走去,留下我还目瞪口呆的杵在那思索,该怎么回绝她的挽留。

后来我搬进了母亲买在黄浦江边的复式公寓,看着窗外江景,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生活,奶奶给我的钱不少,恰当地投资下,虽不足以让我挥霍浪费,但好算有了财务自由,我突然想到租房出去,让四室三厅的空间合理利用,增加了手里的资金,还能有室友相互照应,而房客的人选自然得好好斟酌,人品好是首要,形象气质也得上佳,相由心生是我母亲常念叨的事。我把这想法和好友们说了,没多久就得到一姑娘的答复,“魏然,我有个学长在XX企业上班,就你住的隔壁,他最近也在找房,要不我让他联系一下?刘俊豪,29岁,河北人,人长得高大帅气又是北方的直爽!相当靠谱!”

房客这事儿得面谈,有熟人引荐是一事儿,自己审慎的判断又是一事儿,是的,我是同性恋,这是我从小性早熟就知道的事,姜若溪口中的高大帅气勾起了我的兴趣,时间约了周末的下午2点,他来看房,而我看他。门铃在1点55分响起,比预定的时间早5分钟,这符合我的时间观念,有些欣慰,第一映像还算不错,而当我打开门时,我才是真的愣住了……

“您好,我是刘俊豪,请问您是魏然先生么?”磁性的嗓音绕梁而入,一个身影伴随撒入室内的光辉出现在门外,这是身高1米85左右的男人,比我1米75的个子高出一个头,笔挺的青灰色西装紧紧的包裹在他俊美的身躯上,宽厚的肩膀,坚实的手臂,紧致的腰线,即便是从正面看,也遮挡不住他那倒三角的体魄,白色的衬衫仿佛要从浑厚的胸部处爆开来,但那打的无比细致的领带又将一切爆发的力量拘束在他柔韧弹性的脖颈上。往下是他那双将西装裤撑得格外饱满的大长腿,彰显着这男人那如年轻的雄鹿般矫健敏捷的力量,尤为引人注意的是两腿间裆部的位置,不知是裤子本来的褶皱还是某个暧昧的原因而有一片硕大的隆起,若真是如我心中所想,则他的家伙必然有着不轻的分量,长腿下是一双精致的三接头牛津皮鞋,一尘不染,油黑到发光,包裹住那双尺码至少有44的厚实大脚,裁剪合适的西装裤恰好落在黑皮鞋的后跟上,将双脚所穿的袜子牢牢遮在脚踝处不为人所见,也将男人双足独有的男人味一并隔阂,这如此细致入微的优雅穿着,透漏出浓浓的禁欲风格,但保不准当谁将这如同潘多拉魔盒的封印打破时,会有无穷无尽的男性荷尔蒙将我吞噬,猛烈的搅碎在他刘俊豪独有的男性气息里。我将视线移回那张白净的脸上,乌黑的短发,浓直的剑眉,如雕塑般高挺的鼻梁下,是微微弯起嘴角的薄唇,两颗炯炯有神的眸子闪烁着智慧的银辉,那如刀削般坚硬俊郎的面孔,那如春天的阳光一样温暖的微笑,不禁看的让我有些痴,以至于一直没发现他伸出行礼的右手……

“魏先生?”刘俊豪轻声呼唤把我拉回现实,“您好,我是魏然,姜若溪和我提过您,快请进。”简单寒暄后,我带刘俊豪在房里楼上楼下四处看看,目光始终若有若无追随着他的身影,浑圆翘挺的臀部,上楼梯时随着裤管的摆动不时露出的棉袜,再联想刚才那硕大鼓起的裆部,那饱满的胸肌,坚实的大腿和手臂,紧实的腰身,以及那俊美的脸!每一项都直直的冲撞着我的胸腔,我急切的想要劝说他留下来,不,他一定要留下来,我要他,我一定要得到他,哪怕只是一次,哪怕只是他身体的触碰!我发出几乎颤抖着声音“…刘哥,我叫您刘哥您不介意吧?房租姜若溪提可有和您提过,水电物管我们平摊,您看您要不就住下来?若是房租高了我们可以再谈…”“没有的事,魏先生,这个价格在这地界已经很便宜了,要不是学妹说的我都不敢相信,我当然要租,只是想问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过来?不瞒您说我最近都住在酒店呢”“只要你愿意!现在就可以!行李搬过来后我们又签约……”我顿时心花怒放,急切的陪同刘俊豪去酒店退了房间搬回行李,回来时路过刘俊豪的公司,他指给我看了那栋大楼,我默默盘算一阵扭头对他说确实很近,以后他可以晨跑上下班了,刘俊豪笑答,“那么点儿路,穿着西装皮鞋跑吧哈哈”我不由低头看向他脚上那双44码的黑皮鞋,幻想着那股男人独有的气息,开始期待起未来的同居生活……

欲望是什么?贪婪呢?葛朗台的吝啬,是对钱财的欲望、贪婪、或者独占欲么?

“热水还好吗?我太久没住这边,卫浴的功能我都不太确定……”

“很好用,没有问题!” 

取完行李回来,也才下午4点,我将刘俊豪赶去二楼的盥洗室泡澡,理由是能更好的放松身心,“新的浴巾放在外面了,你的衣服带下去洗了,到时候晾在一楼,二楼晒着被子呢”,我边走边朝着盥洗室喊话,越走越远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脏衣篮里是他换下的贴身衣物,西服套装要送去干洗,其他的还有白色衬衫,深灰色平角内裤和一双黑色棉袜。我将送洗的西装叠放整齐,拎着洗衣篮进了卫生间,站在洗衣机前,我拎起这些贴身衣服看了看,衬衫的领口有些略微发黄的印记,那是主人辛勤工作与操劳的证明,贴近鼻尖嗅嗅,是一股淡淡的体香,这不是汗臭,而是一种只属于刘俊豪独有的荷尔蒙芬芳,袜子与内裤都一样,散发着同样的气味证明自己的所属。我开始回忆刘俊豪在我面前将他们从身体上褪下时的样子,暖黄色的灯光下映衬的健美体魄,那宽厚的肩膀,饱满的胸肌,匀称的腱子肉和紧致弹性的八块腹肌,我再也按耐不住,急切的将刘俊豪的白衬衫套在身上,展开棉袜套在我躁动不安的下体处,脸埋进那团柔软的内裤之中,用尽全力深深地吸气,幻想自己身处他的怀抱,头贴在他的裆部,而下体则在他刚刚褪下皮鞋的双脚间抽插,用尽浑身解数想要将刘俊豪最隐秘部位的贴身物品揉进我的身体!“刘俊豪…俊豪…啊~!”我忍不住轻声呻吟,我本以为需要相处很久才能得到一些机会,却没料到世界待我如此不薄,这抹欣喜和刘俊豪私物的触感让我得到极大的刺激,亢奋中一道闪电突然划过脑海,向被遏制住了呼吸,眼睛忍不住的上翻,像是被过山车猛烈的甩入了至高点,下体猛烈的抽搐,粘稠的液体喷涌而出,浸湿了袜子又更向外面的透了出来,如同灵魂从身体被抽离,神情一直恍惚,直到长时间停顿的吸气造成的胸闷让我猛然醒来,终于,这也算是我和刘俊豪更为亲密的接触吧,虽然不是那具让我渴盼的躯体,却又是那躯体上褪下的私人物品,我亢奋的想着……

发泄过后,我依旧重重的喘着气,内心却渐渐平静下来,空洞的眼神映视着我的深思,我一象认为自己是个自制力极强的人,自信着也强大着,hold不住对我来说是个可笑的词汇,可是现在呢?我低下头,那棉袜的前端已被我的爱液浸透,将它褪下来握在手里,攥紧拳头来回揉捏,看着渗出的精液重新被袜子干燥的部分吸收,紧紧的融合在一起,像是誓死永世不分离……呵,才刚刚垂下的下体,又不自控的挺了起来,仅仅是想到这是刘俊豪的私物吗?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欲望来了谁都逃不了,自嘲的笑笑……来吧,既然无法自命清高,我就堕入黑暗,看我是成为黑暗之主,还是迫为黑暗的仆。

关了灯倒下身,躺在卫生间冰冷的地板上,滚烫的身躯不任何影响,我的欲望已然越烧越旺,用过的袜子被我丢在一边,另一只重新套在硬到红肿的下体上,刘俊豪的衬衫被我拥在怀里,鼻子埋入衣领用力吸尽衬衫剩下的所有体味,下体则连带着袜子一起不断摩擦衬衫的下摆,“嗯…~刘俊豪…~嗯…”口中带着呜咽的呻吟,黑暗中的我将衬衫幻想成刘俊豪的体魄,仿佛这样的扭动是我与刘俊豪的真实交欢,轻微摩擦的力量在我的龟头一层一层增叠积累,一层一层,仿佛已经积蓄满了,却始终差着凌门一脚无法达到制高点,我的双臂环抱着衬衫开始急切地在身体何处滑动揉压,仿佛要将衬衫压进我的身躯,当我的手划过下体,带动着衬衫的后摆划过我臀后未曾开发过的秘地,一股电流冲撞全身,一阵痉挛的颤抖,我交代出了最浑厚的答案,蓬勃而出的精液,再次渗透袜子,也蹭在了衬衫之上,我松开绷紧的身子,闭着眼睛感受我体液与刘俊豪荷尔蒙混合的味道,是的,这就是答案,这就是占有的快感,坠入黑暗的人,只剩对刘俊豪的欲望和占有的贪婪,已经塞爆我的脑海,满到溢出来……

“魏然,你能告诉我吹风机在哪里吗?”

刘俊豪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他竟然洗好了!我顾不得思考更多,爬起来打开分类的洗衣机将衣物各自丢了进去,当灰色的内裤握在手上时,这是唯一没有被我弄脏的私物了…以后还会有的,以后还有机会…我虽这么想着,却鬼使神差的盖上第三台小洗衣机,将这内裤小心叠整齐,谨慎的揣进兜里,举步跨出卫生间向二楼走去,手始终在兜里,捏住刘俊豪内裤的一角,仿佛这样能让我心安……

“喏,你看,这个壁柜里都是生活器具。”

“好的,谢谢啦,我用这个吹风机。”

我站在一旁看洗净的他吹头发,浴巾围住了那透漏出力量的公狗腰,遮住腰部以下,膝盖以上引人遐想的裆部位置,上半身全然裸露,胸肌与腹肌的展示毫不遮掩,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却平静的不带有更多情欲了,也许是发泄过了…….

“怎么了?看着我干嘛?”

我恍过神,也许是刚才的注视太过直白,刘俊豪拿着吹风机侧过头看着我问到。

“没什么,现在5点不到,我们出去吃东西吧,顺便买点儿生活用品回来……哦对了,刚才你内裤我给扔了,太旧了,我去换衣服了……”

我偏过头没有直视他,说完便自己离开。

似乎有人这样见解到,人一旦开始说谎,便是步入了混沌的开端,我如今便已是走入了黑暗,只是堕入黑暗的我,谁输了,谁又赢了……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偷偷享用我的直男种马室友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zrh5674个月前 (06-17)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