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种马父亲的钢枪刺穿了我的身体

种马父亲的钢枪刺穿了我的身体-部队, 邻居, 第一次, 男孩, 爸爸, 父子, 父亲, 洗澡, 征服, 幼, 尿, 小三, 可爱, 变态, 刺激, 儿子, 偷摸, 乡村, 中年-gaystory-男郎社
童年时代,父亲和我的关系并不亲近。

读初中前,他还没有转业,常年呆在部队,因为驻地偏远,我大概一年就能见到他一两次。

那时候我还和妈妈住在乡下爷爷奶奶家,对父亲这个人,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他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每次回家都是一脸风霜。他人高高瘦瘦的很精神,皮肤很黑,一头很短很短的头发,和同学们的爸爸长得一点也不一样。

也许是小孩子的某种直觉,我总觉得他身上有种吓人的东西,不管他再小心翼翼地讨好,我也不乐意和他亲近。

可他每次回家却总喜欢抱着我、逗我笑,亲我的小脸蛋。也许是心里有爱和愧疚,父亲很喜欢同我做些亲密的举动,连吃饭都要把我抱在怀里,晚上睡觉也一定要挤到我房里和我睡在同一个被窝,搂着我入睡。虽然那时我不太喜欢他,但到底是父子,小小的身子还是会趴在父亲赤裸温热的胸膛,睡得安稳又沉醉。

那时的我,还是个孩子,而且很文静很害羞。回家的父亲对我而言,只是被窝里多了一个睡着后可以肆无忌惮拳打脚踢的男人,他身上和嘴里浓烈的烟草味,伴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好梦的夜晚。

我们头挨着头,鼻子对着鼻子,父子间毫不刻意地分享着彼此的呼吸。这种下意识的亲密,是爷爷奶奶甚至母亲都无法给予我的。她们爱我宠着我,只因为我是孙子是儿子,而父亲宠着我,则是把我当作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我是他生命的延续。  

可我从没注意到,在我不自知地霸占着父亲的时间和身体时,母亲在暗处那苦闷忧伤的眼神,和爷爷奶奶望着父亲时眼里的叹息和愧疚。

我懂什么呢……我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我不懂男女之情,也不懂亲情。

我不懂为什么父亲在我面前总是笑得很温柔,在爷爷奶奶甚至母亲面前,却冷漠得像个路人。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父亲和母亲离婚了。妈妈哭着抱了抱我,然后头也不回地拖着行李去了我不知道的远方。

父亲像抱儿一样的姿势把我抱起来,一双粗糙的大手托着我的屁股。我们两个像一副完整的雕塑,在夕阳下默默矗立着,一动不动目送着妈妈消失在乡间的小路尽头。

那时,阳光正好,风也温柔,四下飘来饭菜的香气和鸡鸭牛狗的叫声,在暮色来临前的乡村汇集成一副永恒的画卷。这一天,失去妻子的父亲和没有了母亲的儿子,紧紧依偎在一起,成了彼此的全部。

后来,父亲转业,和朋友在市里合伙开了一个公司,并且要把我带走,去好一点的学校读初中。我没有意见,爷爷奶奶虽然不舍,也知道这是为我好,当然不会反对。

可是,临行的前一天,我却做了一个梦,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遗精,黏糊糊的液体尽数泄在父亲光滑坚硬的腹部。他笑着帮我换了内裤,又亲了亲我的小肚子,然后悄悄地告诉我关于男人的秘密。我趴在父亲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幼小的灵魂尽数都埋进他强壮炽热的胸膛。这个独属于父子间传承的仪式,就像一个冥冥中的预言,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开始了一生的纠缠。

“爸,你这做的什么啊?怎么全是黑乎乎的?不会毒死人吧?”

我看着桌上的菜一脸震惊,这黑漆漆的…是苦瓜???这颜色还能吃吗?

老爸坐在对面,一张俊脸难得有些涨红,犹犹豫豫地说:“应该没事吧……好像是酱油放多了……”

我们两个搬来这个城市已经一年了,因为有老爸很多朋友的帮忙,安顿下来也不怎么麻烦。租了他战友的一套房子,父子两个一起住着,只是因为他很忙,所以把我送进了一个寄宿制的初中,只有周末回家,现在已经读到初二。

男人和男孩的生活,免不得出现各种问题,其中最突出最典型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做饭问题了!我一直以为这个男人什么都会,从来没想到他做饭会这么难吃,关键是一年过去了,手艺也基本没进步啊!

……

我小心翼翼地夹了一筷子,对他微小的进步表示嘉奖,“嗯,比上个礼拜好了一丁点,咸还是一样咸,终于没放糖了。不错不错,值得鼓励。”

爸爸帮我倒了一杯果汁,又笑着伸手戳了戳我的小酒窝,“想不到我儿子这么贫嘴,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这伪装功夫可以呀。”  

我夹了一块看不出是什么的肉塞到他嘴里,“那是,你没发现的地方还多着呢!您儿子我呀就是一个神秘的大宝藏,老爸你就慢慢发掘吧。”

我们吃完饭,又下楼去散了散步,然后和小区里的邻居一起打了会篮球。老爸一直保留着以前板寸的发型,头发短短的,瘦脸薄唇,眼睛有神五官俊俏,身材高高瘦瘦,把上衣一脱,一身的肌肉,腰身精壮,皮肤虽然偏黑,但有一种特属于男人气质,看起来又年轻又野性,整个就是移动的雄性激素啊,简单来说就是帅爆了!! 

难怪周围一些中年大妈也看得移不动腿,切!这个男人是我的,不给你们看!

我借口累了,拖着一身臭汗的老爸回家,才不要在这里免费展览呢。

回去的路上,爸爸的战友李叔打电话来,说是他老婆回家带了些腊肉,送点给我们,爸就让我过去拿。

这个李叔叔也住在这个小区里,就隔了几栋楼,走两步就到了。

“齐齐,吃过饭了没?怎么这一身汗,干嘛去了。”

李叔叔是一个大胖子,他老婆刘阿姨是一个中胖子,他们家还有个儿子叫李宇的,是个小胖子,和我同一个班。一家人都笑眯眯的,胖乎乎的很可爱

“阿姨,我吃过饭了,刚和我爸在打球呢,所以出了很多汗。”

“你爸做的饭还是那么难吃吧?”李小胖递来一罐冰可乐,挤眉弄眼地朝我笑。这家伙自从来我家吃过一顿不知名料理,就一直怀疑有一天我会被我爸毒死。

“臭小子,说什么呢!快滚进去做作业去,你要是这次期中考试还是倒数第二,我让你妈碗菜都放一斤盐咸死你!”李叔是个大嗓门,虽然长得吓人,脾气却很好,李小胖也不怕他,朝我吐了吐舌头就回屋做作业去了。

刘阿姨把一袋从娘家带来的腊肉塞给我,“得,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有咸味的。你让你爸做的时候蒸一蒸就好了,别放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知道不?”

“好的,谢谢阿姨。”看来大家都知道我爸做菜喜欢乱放调料了……

“对了,齐齐,上次叔叔和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啊?”李叔看了看他老婆,两个人一起看着我,还有点忐忑。

我笑嘻嘻地看着他们,“我早就说了呀,叔叔阿姨,我对我爸要不要娶老婆,娶谁做老婆都不发表意见,你们去问我爸就行了。叔叔阿姨,时间有点晚了,我先回家去了,谢谢你们的腊肉,有时间我在过来找李宇玩。”

“哎……齐齐,那你到时候可别耍小脾气啊!这孩子……”

刘阿姨的声音还在楼道里回响,我却早就跑下楼,把这些事情抛在脑后。

爸爸的朋友都在劝他重新找一个,毕竟还年轻,身体又好,一个大男人带着儿子过也不是路。我爸不置可否,既没同意也没明确说拒绝,只是说我还小,暂时不说这些。于是这群叔叔阿姨就全跑我这来探望口风了,恨不得和我保证后妈就是个任劳任怨的小白菜,绝对是任我打任我骂不还手不还口……

哼,娶老婆?先让她能忍受我和老爸从不分床睡这个事情吧。

等我回到家时,爸爸已经洗完澡了,穿着一条灰色的三角内裤,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因为家里只有我们两父子,所以夏天父亲洗完澡都只穿内裤,包括睡觉也是,我们两个这一年来每天晚上都是只穿内裤抱在一起睡,基本已经对对方的身体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看过摸过许多遍了,但是看着老爸又瘦又有力量的身体,我还是觉得好帅。

“回来啦,快去洗澡,刚出了一身汗。”

“好。”

我进房间拿了我印着熊猫图案的小内裤,去浴室速度麻利地洗完澡和头发,就只穿着条小内裤就出去了。

我爸的朋友都说我和他越来越像,包括脸型和某些气质,我还剪了个和爸爸差不多的头,再高一点大家就以为我们是两兄弟了。

只是我还是个少年,身体没张开,身上也白嫩嫩的没有肌肉,不过整体轮廓越来又有爸爸的影子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喜欢和我腻歪的原因。

我穿着内裤跑到客厅,然后搬开老爸的双腿,挤进他怀里。我的整个后背贴着他结实的腹部和胸膛,小屁股顶着他那一大坨阳具,每次和父亲这样亲密接触,我都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我想永远陷在父亲温暖宽广的怀里。

老爸笑这拍了拍我的小肚子,一只手环着我的腰,一只手拿着根烟,两只腿盘起来架在我的身上。父亲用他强大的身体把我锁在怀里,他有力的臂膀,他强壮的大腿,成了我最温暖的港湾。

父子之间已经完全贴合,再没有任何空隙,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人任何东西。  

“臭小子,你不热啊。以后爸爸吸烟的时候别凑过来,对你身体不好。”爸爸轻轻咬了咬我的肩膀,这具刚洗完澡白净的身体上沾上了父亲温热的口水。

我转过头,盯着他削瘦的脸颊、英挺的鼻子、锋利的眉眼、薄而性感的嘴唇、硕大的喉结、还有他刮完胡子后一圈青色的印痕……

我靠在父亲健壮完美的胸膛,头枕着他宽厚的肩膀,一边捏住他的鼻子,一边笑:“你不喜欢我粘着你,就赶我走呀,反正你是爸爸我是儿子。”

他嘴里吸了一口烟,朝我喷,我被呛得不停咳嗽,笑着在他怀里扭来扭曲,他也笑,还不停挠我痒,两个人闹成一团。

然后,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我明显感觉到他下面一大坨软软的东西正在变得又粗又长,硬硬得顶得我屁股发疼。虽然不是第一次感觉到父亲的欲望,不过以前都是在被窝里,而不像现在,灯火通明,电视里还放着激烈的体育比赛。

这种不同寻常的气氛,让我们两个诡异地安静下来,父亲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想岔开双腿推我出去。我却不干,两只手死死抱着他的脚丫子,然后向后靠得更紧了,小屁股顶着他已经膨胀的男根。

我知道它是什么,我也知道我是从那里来的,父亲需要一个女人也是因为它。

可它是创造我的东西,这世上有谁比我更有权和它亲近呢?

我的后背贴着父亲的胸膛,我感觉到了,那里的心跳突然加快,父亲的身体正在发热,戳着我屁股的那根JB更是滚烫,它一跳一跳地,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好像在渴望着什么……

父亲楼得我更紧了,他粗糙的大手在我滑嫩的身体上抚摸着,他的双手滑过我的肚子我的胸膛我的大腿……我感觉到了父亲身上越来越有压迫感的一种气息。

“爸,你在把我当作一个女人吗?”我按住了他试图伸向我下体的手,转过头面无表情看着他。

父亲的身体一怔,沉醉的眼神瞬间清醒,他拿开了自己的手,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儿子,对不起,爸爸失态了,时候不早了,你去睡吧。”

我用双手捧着他的头,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爸爸,你刚才是把你儿子当作一个女人吗?”

老爸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他的乖儿子做出这样凶狠的样子,他有点蒙,下意识地说:“没有,我没把你当女人。”

我笑了,两只手环着他的脖子,然后亲了亲他的眼睛:“爸,我很喜欢你,比喜欢任何人任何东西都喜欢。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但不是做一个女人,也不是谁的替代品,明白吗?”

爸爸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有点不可置信:“儿子,你喜欢男人?”

“不,爸爸。我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我喜欢你。”

在他张开口还想说什么之前,我凑过去用自己的小舌头堵住了他的嘴。这是我第一次接吻,还是和自己的父亲,我什么都不会,不知道要怎么做。

我只是觉得父亲嘴里的烟草味让我着迷,他鼻子里呼出温热的气息让我沉醉,我不懂接吻,只是在用本能舔着他的嘴巴,他薄薄的嘴唇,他整齐的牙齿。

然后,我尝到了父亲的味道,我的舌头舔着他的唾沫,这是一种清香甘甜让我顶礼膜拜的味道。  

我什么都忘了,只是疯狂吮吸着父亲的口水,不停吞咽属于父亲的味道,我把父亲的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我觉得自己已经尝到了人间最美的味道,我沉醉于故乡,一直到,父亲强势地把他的舌头顶进我的嘴里……

那一刹,我真正从一个孩子感受到了为人的喜悦,我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父亲的舌头很热,充满了力量,它在我的嘴里不停搅动着、搅动着,它摧毁了一切提防,它强大的力量征服了所有……

幼小的我面对这只巨兽根本无处可逃,我慌了,只好含住这个放佛拥有无穷力量的舌头,我的小舌头不停舔着它,父亲被我刺激到了,他怎么能服输呢,他征战无数的武器怎么能在自己儿子的嘴里偃旗息鼓呢?

他要反抗,他不停地朝儿子的嘴里灌着自己的口水,我仰着头接纳着父亲的薪火。他在传递的不是父亲的口水,而是生命的养料啊!可我的灵魂已经发胀,他想要淹死他的儿子吗?

我睁开了眼睛,爸爸也在看着我,他笑了。父亲抽出了自己的舌头,用他性感的男人的嘴唇舔了舔我小小的嘴巴,他滚烫的舌头不停舔着我的脸蛋我的鼻子我的眼睛我的额头……他像一只巨兽,用自己的本能爱抚着心爱的幼崽。

我的脸上充满了属于父亲的味道,小小的我为之倾倒为之沉醉,我咬着父亲的嘴唇,像只贪吃的小狗,“爸爸,你别结婚了好不好,我要和你过一辈子的。我会一辈子爱你、一辈子孝顺你、一辈子都把你当作最重要的人,真的,一辈子哦。”

爸爸笑了,瘦瘦的脸上像开了一朵最美花,他用力地把我抱在怀里,“你还是个傻孩子啊。”

我和爸爸嘴对嘴鼻子对着鼻子,两张相似的脸,一个成熟一个青涩,朝着对方温柔地笑,互相交换着呼吸。这是一种独属于父子间的温柔,我们的身体里有一种神秘的共鸣,它们相互吸引,恨不得融为一体。

爸爸粗大的阳具隔着内裤顶着我的屁股,我真怕它就这样炸了,我伸出小手摸了摸它,真的好大好硬啊!

爸爸却按住了我的手,他舔了舔我的耳朵,“儿子,你还小,不能这样。”

好吧,我收回手继续环住他的脖子,“爸,我想睡觉了,你抱我进去。”  

“好,爸爸抱着宝贝儿子去睡觉。”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种马父亲的钢枪刺穿了我的身体

评论 5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