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小视频里,刷到了我的男朋友

写在开头的话:

我,是一名HIV携带者。

如果说上帝是严苛的父母,我也许就是那个恨透他,却在最后恍然,自己依旧是被上帝眷顾的叛逆少年

正文:

你们或许无法想象现在的我端坐在电脑前的模样,此时此刻,我是哭着写下这个故事的。

回忆往昔,我曾抱怨命运不公,也曾想过放弃自己的生活,蹉跎一生,好在老天终是给我开了一扇窗,让我看见了岳岳的影子。

初识岳岳要从一年前说起,依稀记得那是2018年5月,青翠满眼、碧空映阳的季节。那时的我玩着抖音,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浓眉大眼、俏皮活泼的小男生,我定睛注视,看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把他从屏幕里拉到身边。

作为一个混迹圈内七八年的浪荡老油条,我随手点了个赞,坏坏地撩了他几句。

得知他即将毕业,正准备找工作。

事后,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后来,岳岳在抖音上给我发来私信,我是在一个月后才注意到这条消息,立刻回道:没想到还有人会给我发私信啊。

或许是造化弄人,这一来一回已有一月之久,他再也没有回复我的消息,或许是认为我高冷,又或者是他也没看到。

缘分未到,我只能以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与岳岳重拾起关系还得从2019年5月说起。

那天,我闲来无事,点开抖音,手机上推送着双人合唱的分屏视频。

我一时无聊拍了一段,过了近半月,评论里突然多了句岳岳的留言:好听诶。

我有些惊讶,急忙回道,“哈哈下次一起唱歌啊。”

恰好,他也在线,不久便回复,“好啊。”

“你微信多少,我加你。”我一时有些着急,毕竟这二十五年来,我一直秉持着爽快乐观的天性,就连得知自己感染HIV时,我都坦然接受,催促着医生尽快安排上药。

就这样,我顺利地要到了岳岳的微信。

平日里,我们偶有聊天,但迟迟没有见面。

有天傍晚,我早早完成工作,试探着问他,“要不晚上一起去看电影?”

不巧,遇上他们公司团建,去水会泡澡,我有些无言,“团建去泡澡,也太无趣了吧?”

岳岳也是军令难违,毕竟整个部门就一个男生,不去着实有些扫兴。

我本以为看电影一事跟着他一起泡汤了,谁料,八点左右,他突然发来消息,“泡澡提前结束了,同事们约着去玩剧本杀,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我心想,这小子胆挺大,第一次与我见面便和同事一起,也不怕他们说三道四?

我虽对剧本杀毫无兴致,但又迫不及待地想见他一面,回道,“我就不和你们一起玩了,你快结束的时候告诉我,我去接你回汉口,顺便见上一面。”

他嘟哝道,“我们这边少人,你就来凑人数嘛。”

尽管我能想象出他撒娇的样子,可爱而又让人心疼,但我依旧拒绝了他,让他发来定位,稍后送他回家。

十点有余,他发来消息,“我快结束了,你来找我吧。”

我虽是圈内老手,但与喜欢的人第一次见面依旧会有些紧张心想,毕竟,在喜欢的人面前,我们总会害怕自己不够好。

想到他的同事都在场,总是要顾全他的面子,更何况万一我俩可持续发展的话,就更要给他身边的人留个好印象,于是,我给每个人带了一杯咖啡上去。

事实证明,聪明如我,效果不错。

事后,岳岳告诉我,正是那天的表现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熟、细心、体贴。

图由作者提供

2

那天以后,我们有空便会一起看电影,饭后到商场溜达,而我也时常接他下班。

每次坐在岳岳的身旁时,我都想伸出手去将他揽到我的怀中,但心里总会出现一个小恶魔,他拿着一把大剑悬在我的脖子,告诉我爱情早已不属于我。

而他,好似也与我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说不清,道不明。

直到前不久的某天夜晚,一连串的起起伏伏,这才让我们真正地走到了一起。

那天,我送岳岳回家后,自己一人回到了家中,洗漱完便上了床。

每天晚上十一点是我的吃药时间,闹钟一响,我像往常一样翻着包里的药盒,三番五次都没能找到,我急忙起身,在家里翻箱倒柜,终是不见踪影。

我瞬间满头大汗,坐立不安,被暴露发现的恐慌充斥在心里,又一边试图安慰自己:肯定是自己放错了地方,尽管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最后,我终于在书包侧袋找到它,但我深知,这绝对不是我放药盒的位置。

这事对大多数人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于我而言,药盒就像是潘多拉之盒,谁都没法预料到它被其他人打开后带来的后果。

先前的慌张依旧留存在我的心里,我模模糊糊地闭上双眼,睡意将至的时候,手边的电话突然响起,将我的沉淀许久的睡意驱散殆尽。

我拿起手机,是岳岳打来的,我故作镇定,“怎么啦,那么晚给我打电话。”

“嗯……”他沉默了许久,我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呼吸声,“那个我有点事找你。”他的声音不似往常,少了些俏皮。

我依旧镇定自若,“好啊,什么事?”

他的语气极其严肃,“你在民意四路么?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清楚。”

这不容置疑的语气将我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打破,莫非他发现了我的身份?恐慌的情绪瞬间蔓延全身,我害怕,害怕我会失去他。因为我知道,HIV携带者的身份一旦被发现,爱情就成了镜花水月般的泡影,甚至面临无尽的指责。

想起我们俩见面后的第三天,他把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戴在了我的手上,“我可是把我的戒指给你了,但是,我可没答应和你在一起哦。”

他的双眼干净清澈,弥散着恋爱的粉色光晕。

我握紧拳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不过是嘴硬,嘴上说着没在一起,其实是言不由衷,他的心和我的心在就绑在了一起。

后来的某天,我去等他下班,双手背在身后,直直地站在他公司楼下。

他一见到我,便急着往我跑来,“今天来那么早啊。”

“对啊,来,你伸出手。”

我将事先买好的戒指拽在手里,而后强行帮他戴上。

那天,我们第一次在偌大的江城街头牵着手,漫步着,走回家。

回忆转瞬即逝,该面对的真相终将需要面对,我像一个即将面对审判的死刑犯,起身穿好衣服,缓缓地走到家楼下,还不忘将手上的戒指取下,心里默默彩排着他和我分开时的场景,心里万分不舍,他毕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给我戴上戒指的人,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为他戴戒指的男人,如果分开了,我真的不知会沉沦多久。

我坐在马路边上,看着眼前三三两两的车疾驰而过,想着我们在奶茶店打发时间的模样,我静静地躺在他的腿上,闭着眼,他时不时地将蛋糕喂到我的嘴里……

不久,他从车上下来,踉踉跄跄地走到我的面前,我的余光注意到了他的右手,紧紧地握着我送给他的戒指盒。

我的心瞬间凉到骨子里,痛得无法呼吸,他和我想的一样,是来分手的。

图由作者提供

3

他站在我的面前,看了我许久,“小民,我刚刚喝了一整瓶白酒才敢来找你,其实我生病了,一种皮肤性的传染病,可以治愈,但需要时间,前任因为这病和我分开了。我考虑了很久,觉得不能瞒着你,我本打算等病好了再告诉你,但是,它就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不跟你坦白,我真的睡不着……”

“就因为这个,你就取下戒指?”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对他吼了出来。

他默不作声,低下头。

我蹲在地上,抽泣着。

他拍了拍我的背,“不要哭了,我尊重你的决定。”

我竟一时无言,心想,你这傻逼说得好像很懂我一样,我不过是因为巨大的恐惧消失后的心有余悸罢了。也正是那一刻,我才体会到,我是如此害怕与他分开。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场景,那时的我并没想到现在的你对我而言,是那么的重要。

我默默地拿出戒指给他戴上,垮着脸说:“你啊,别随随便便地把戒指取下来,你就算得了HIV我也不嫌弃你。”

他突然抱紧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并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一个醉汉,哪还会注意到我喘不过气的样子,我忍了三秒,挣脱出他的怀里。

他撒娇道,“我今天不想回去了!你看着办!”

我搀扶着他,去了附近的酒店。

来到酒店后,洗漱了一番,我严肃地坐在床上,“岳岳,这次换我有事跟你说了,其实我是HIV携带者,我的药盒是你帮我放在我书包侧袋的吧,你应该看到了。”

他一脸懵懂,“什么?我以为是维生素来着,我咋没看过你吃药啊。”

我见他吊儿郎当,高声强调,“我说我是HIV携带者。”

他抱着我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知道这个病可以控制的很好,你都不嫌弃我,我凭啥嫌弃你啊。”

我将他揽过怀中,用力地亲吻他许久。

那一刻,我觉得夜晚的天空瞬间明亮,如同冰岛夜里的极光,在那黑漆漆的夜幕上。

以前的我,总以为爱情彻底逃离出我的世界,从此与我无关。

直到遇见了他。

岳岳,你陪着我的时候,我从没羡慕过任何人。

我本以为你是我人生中的过客,一不小心,成了我的余生。

谨以此文,鼓励病友。爱情,永远不会缺席!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在小视频里,刷到了我的男朋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