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对陈书记做过的事

尽管这是我一直想的事,但我从未想过它会真的发生。因此,当它真的变成现实的时候,我还是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好象只是我的幻想一般。   事情得从头说起。四年前,我通过考试来到了这个省会级城市的市委工作。由于自己没有什么背景,前途和命运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争取,所以工作起来格外认真、努力。同时积极的和周围的领导、同志搞好关系。除此之外没想太多别的。但还是有一个人,引起了我极大的重视和兴趣。那就是主管我这个部门的市委副书记,姓陈。  陈书记52岁,是空军转业的干部,是国家一级飞行员。尽管身高不过1米7左右,但是五官长得非常好,英俊非凡,而且透成熟男人的魅力。我见过他年轻时候的照片,更是帅得一塌糊涂。第一次见他是我工作不久的一个会议上,他做为主管领导在会上讲话。在台下,我出神地望他完美的面庞,几度魂游天外,思绪翩翩,那是一种由衷的欣赏和感叹:真是太吸引人了。我为自己能在这的人身边工作而兴奋不已。这天及以后的日子,我虽然不时的在心里想起陈书记,但一直满足于远远地注视他。我们地位相差悬殊,年龄相差悬殊,我根本不敢想在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能和他偶有一些工作汇报上的接触,我已经感到十分意外和满足了。  然而意想不到的机会竟然来到了。因为某项工作,陈书记要亲自下基层检查、调研,而这项工作恰恰是我具体负责的。这陈书记带上我和另外一名相关的同志一起到市属某县检查工作。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我就激动得不得了。因为这意味我可以和这个深深吸引我的领导一起工作、一起吃、一起住,称得上朝夕相处。   我们是坐汽车去的。车程大约5个小时。路上,陈书记对司机说:“停一下,我方便一下。还有谁去?”车在没人的一处路边停下,陈书记下了车,我本来没有尿,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也跟下了车,和陈书记并排站在路边,对防护林小便。我偷偷侧眼看陈书记的下体,刚好可以看见他悬垂的阳具,包皮全部上翻,龟头大而饱满,透一种成熟男人的灰色。我想:怎么好东西都让他一个人长去了,外表好,家伙也好。当时我的脸一定是红的,不过应该没有人会注意。   在该县,我们共住了两个晚上,我要说的就是第二个晚上发生的事。   在该县工作两天,我们基本上完成了预期的工作计划。由于工作完成时已经近17时了,回市里就要走夜路,且县领导也不让走,就在那多住了一夜。因为第二天就要走了,工作也完成了,所以那天晚饭,酒就都喝了不少。陈书记是市委常委,到一次县里也不容易,县领导是玩了命地也要陪好,班子全体都来陪。你一杯我一杯地敬,陈书记算是酒量很好的。但喝到一斤半左右,谁也不太得了了。连我也看出了他的醉意。我和另外一个同志因为是跟班的,大家也没太劝,喝得都不多。散了席,把我们送到宾馆,县领导各自就回去了,只留下一把手县委李书记陪我们。大家说了一会醉话,陈书记张罗玩扑克,算算正好四个人。不巧几天来的那个同志不会玩陈书记说的那一种。   陈书记说:“叫我的司机来,他会。”   我赶紧说:“好,我去叫他来。”  陈书记大声说:“不,我亲自去找他来。不用你。”说站起来就往外走。他确实是喝多了,只不过暂时还挺得住而已,因为他的脚步已经打晃了。我过去扶住他,说:“那我们一起去吧。”他说:“不用,没事。你回去。”我坚持扶他一直出了房间。司机住在我们下一个楼层,我用力搀陈书记,防止他晃来晃去的身体倒下去。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则用手搂他的腰。一边走,一边感觉他的宽阔、厚实的脊背,我的心不由得跳起来,就希望这短短一段路永远地走下去。   叫上了司机,我们玩了两个多小时的扑克。整个过程相当乱,因为陈书记和县委李书记都喝多了,出牌老是出错。一直到了后半夜,局子散了,李书记也回去了,大家张罗睡觉。扑克是在陈书记所住的房间里玩的,那个同事在我们玩的时候早先睡了。司机去送李书记,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陈书记。我说:“陈书记,很晚了,你也睡吧。”他依然是醉意沉沉:“好,好。我上趟洗手间。”看他直打晃,我又过去扶住了他,一起进了卫生间,他的手也不听使唤了,解了半天裤带,也没解开。我伸手忙,心又忍不住狂跳起来--我深深喜欢的领导、男人,就在我面前,我亲手解开他的裤带、他小便--这简直让人法相信。从卫生间出来,我扶他到床前,他说:“没事,没事,你回去吧。”一头倒在床上。 \”   看到他这个子,作为普通下属也知道应该照顾好领导--他可是副市级领导,何我还心怀鬼胎,另有所图?我他脱去衬衫,鞋子,最后是外裤。脱裤子的时候,我想我不说大家也会猜得到我的心思。我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我做了那种举动,很可能后果不堪设想,搞不好工作、前途什么的都不用想了;而就这任千载难逢的机会从眼前溜走,本能的就不能答应。我想那一瞬间我肯定是失去了理智了。脱裤子的时候我故意连他的内裤一起拉了下来,直到他的宝贝大白于天下。我是这想的:反正他喝多了,如果他醒了,问我了,我就说是不小心把内裤带下来了。要是他糊里糊涂,我就算捡了便宜,可以尽兴观赏他的宝贝。他是真的喝多了,可能感觉不到有内裤和没内裤那点细微的感觉上的差别了,因为他没有什么反应。我胆子也就壮起来了,保留他的内裤在膝上,只把外裤底脱下来。他的宝贝松松软软、懒洋洋地搭在两腿间,约有8公分长,龟头又大又圆,阴毛呈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形,均匀地延伸到脐部。尽管年龄的关系他已必然性地有所发胖,但飞行员的底子使他的肌肉依旧结实、光亮,弹性十足。   我屏住呼吸欣赏这梦寐以求的一切,感到热血奔涌,不能自己。此时我的心中没有工作,没有单位,没有升官发财的想,只有眼前这个中年帅男人和他粗大的宝贝。我几乎是在意识一片空白的情下伏下身去,把那个泛灰褐色的、筋络蔓延的男性贝含在了嘴里,一门心思地细细品尝它所散发出的男性特有的淡淡的腥味。直到陈书记的一起呻吟在我耳边响起,我的神志才得以恢复,莫名的恐惧填满内心:“完了,什么都完了!工作没了,前途没了,以后在人前也抬不起头了!”嘴里还含老二,抬眼看陈书记的仰躺的脸,发现他闭眼睛。长出一口气,看来他只是身体上的反应,他并没有清醒地意识到什么。人就是怪,一旦发现危险暂时过去,就以为危险再也不会来了。象我此刻,色心又起,开始认真地吐纳起来。在我的吸放之间,它由松软开始变得有弹性,最后硬邦邦地支在我的口中,填满我的喉咙,只有龟头虽然涨大了不少,但依然柔软地触碰我的上腭。他的龟头很大,外径比阴茎干大了一圈,当我嘴唇撸过边缘的时候,总是很明显地感觉到那一圈突起。随我的运动,陈书记在醉中不时发出快意的呻吟,也许此刻他的意识中正在和某位女性缠绵吧?反正从下面传来的快感是绝对真实的,一定会刺激他的想象。我卖力地吞吐,舔吸,不时把这根大鸡巴从嘴里吐出来仔细端详,要把它的子牢牢记住。也许是喝太多酒感觉迟钝,我吸得口干舌燥,嘴巴酸疼,还配合用手撸,好长时间,陈书记的呻吟声才变得大而急促,明显地可以感觉到他的腰、臀在用力,肌肉在绷紧,鸡巴也象一根铁棒一支在我嘴里。这一系列反应刺激得我更来了劲头,加快了吸、撸的速度。那一刻来了,大龟头在嘴里膨胀、跳到,一股股热流击的口腔,有一种淡淡的咸腥。这是我喜欢的领导的精液,我令他射精!我一滴不剩地咽下全部的精液,并兴致勃勃地舔干大龟头。高潮的时候陈书记身体动了动,呻吟中含浑地夹杂“哦……操……”,在我听来,从陈书记这个高级领导干部的嘴里听到这些词句,是一种莫大的刺激和造化。发泄过了,陈书记变得平静下来,呼吸逐渐均匀。我最后仔细地欣赏一会他的贝,然后把他的内裤提好,再认真地看看熟睡中的陈书记,挺硬鸡巴走回自己的房间。   那一晚我没有手淫,任勃起自行消退,因为我做到了寐以求的事,做到了我认为不可能的事。这是比任何事都让我满足的。我自己的性欲随时可以解,不在乎这一刻。这要保持这种兴奋和紧张,在美美的回忆中睡这一觉。  我想这件事真的是一大侥幸,陈书记好象并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要感谢酒精我的忙。我能肯定这一点是因为,第二天我们返程的路上,陈书记问我:“昨天晚上真是喝多了。是不是咱们玩扑克了?谁赢了?”看,连这事都忘了,我还没有理由相信我所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吗?   我还是一直喜欢陈书记,一直默默注意他。不过,在我心里,有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满足:我对他一个市委副书记做过。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对陈书记做过的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