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军犬任插 骚狗

圣哥看着手机铃声一直在响,那个号码陌生又熟悉,心里矛盾的,不知要接不接,自从上次圣哥从海东那里回来,菊花肿了两天虽然有些痛楚,但心理生理上更加的满足,要知道,上次海东足足操了自己四个小时,积攒了多日的欲望,被海东夜全部释放,虽然圣哥知道自己当时是被下药了,可是那种快感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在铃声持续响了20秒后,圣哥果断的拿起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喂…”圣哥的声音有些低沉而沙哑,而手机另一端传来海东明显愉悦的声音
“喂,我的大帅哥,在干嘛呢?
“你有什么事吗?”圣哥说道
哟,怎么着我的圣哥哥,吃千抹净又想不认账了。”海东调侃着说道“今天晚上8点半,四方宾馆,302,来不来随
你。”说完海东就挂了电话
圣哥看着通话结的手机界面,心里骂道,操,这小子真狂。吃过晚饭后,圣哥心里在犹豫着,到底去不去,想着想着却鬼使神差的走到浴室去洗澡,花洒的水流顺着圣哥的头发一路往身体下面流着,越过宽阔高耸的胸肌,凹凸有型的腹肌,直到,胯下那一根大鸟处,而打着沐浴露的手,又禁不住摸到了臀缝中间那屁眼处,往日毛发丛生的菊花,这会却光秃秃的,肛毛已经被海东给剃的干干净净了,随着手指抹着沐浴露的润滑,菊花又有点发痒了,想着上回被海东操射两次,尤其是第二次被操射的时候,尿液都随着喷了出来,每次随着海东的大鸡吧在自己的体内抽动都带出一股尿液,足尿了有十多分钟那种高潮迭起的感觉,恐怕圣哥这辈子都忘不了
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刺激,战胜了圣哥的理智,不能理性的看待性事,就感性的去享受吧,圣哥卸下莲蓬头学着邹凯一样把管子插到了屁眼儿里,随着水流不断的涌入肠道,嗯,圣哥忍不住低声呻吟了一声,肠道内的水流越来越多,压的小腹有点难受,圣哥拔出管子,随后就蹲了下去,噗呲一声,大量的水流从圣哥的菊花处喷了出来,啊,像是解脱了一样,圣哥又呻吟了一声,随后又把管子插到了屁眼儿里,水流的冲击,让圣哥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直到小腹肿胀不堪后,再拔出管子,反反复复惯了几回,直到排出来的水,清彻无比后圣哥オ 站起来。
擦干身上的水圣哥回到卧室,在衣柜里翻弄着衣物,心里想着该穿什么衣服,圣哥的大手一翻,翻到了邹凯以前买过的双丁裤,两根薄薄的带子,系着一小块儿布料,想着以前邹凯穿着这条性感的双丁裤,被自己操的欲罢不能,圣哥的脸又有些红了,圣哥忍不住把这条小小的丁字裤穿在了自己身上,因为尺寸的问题,布料紧紧的贴在圣哥的大腿处臀部,前面的布料完全不能够包住圣哥的大鸡巴,圣哥穿好后,在落地镜前转了因,看着自己都觉得这么淫荡,不知道海东看见自己这身打扮会怎么操弄自己?
圣哥出门后打了个车就直奔宾馆,直到站在302房间门ロ 处,却犹豫了,那扇门紧紧的闭着,门后,有可能是地狱更会是天堂,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圣哥忍不住低声叹了一声,按响了门铃。房门瞬间就打开了,海东赤裸着上半身,站在门ロ,下身用浴中包住,前面凹凸的程度很大,圣哥能想象到那 根大鸟狰狞的看着自己
呦,圣哥来了,比提前预早了五分钟呢”海东英俊的脸上带着一抹邪魅的笑容,猴急的一把把圣哥拉进了房内。
“你想干什么吧。”圣哥开口说道
“千什么?当然是想千你了”海东开口调侃着圣哥,双手却不老实的袭上了圣哥的那对挺翘的大肉臀,圣哥穿着薄料子的运动裤,再加上自己里面的双丁裤,摸起来的手感让海东更兴奋。
“骚逼穿的这么性感,不就是想让我操吗”海东骂道
圣哥恼怒的一把推开海东,骂道,你放尊重点
“好好好,我的好哥哥,今天晚上我会让你爽死。”海东无所谓的,把圣哥推倒在床上,直接压了上去,双手摸着圣哥的那对大肉臀,一边轻轻咬着圣哥的背。圣哥呻吟了一声,心里却也有些恼火,明明自己比海东壮的多,足足一只手就能放倒他,被他这样对待,却又提不起反抗的心理。
海东把圣哥的身体揶到床边,一把撕下了自己的浴中,21公分的大鸡巴已经半硬起来,龟头处有一滴晶莹的露珠,马上就要滴到圣哥脸上,海东一手托着圣哥的下巴,另一只手扶着自己大鸟,一下子就插到了圣哥的嘴里,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无比满足的叹息,只不过圣哥的叹息,鸣咽在喉咙里,终于又吃到了这个大鸡巴,操的自己喷尿的这个大鸡巴
“贱狗还一本正经的问我要干什么,当然是千你的嘴了,骚逼爷的鸡巴好不好吃?”海东不停的抽查着圣哥的嘴巴,一边骂道。圣哥此时己经鳴咽的说不出话来,每一次海东都把大鸡巴直插到底,只见圣哥的喉咙处不停的鼓起一大条子,摆动的双手不停的捏那圣哥的乳头,圣哥的身体爽的开始扭动起来,乳头处传来电流般的感觉,爽的圣哥鸣鸣的直哼哼,而胯下的那根大鸟早就挺了起来,把薄薄的运动裤顶得老高
海东足抽插了十多分钟,猛的一把拔大帰抽了出来,上面湿淋淋的全是圣哥的口水,海东拍着圣德的脸,说道,骚逼你的口活渐长,圣哥眼中闪过一抹羞耻感,没等自己开口说话,海东已经一把把圣哥的运动裤脱了下来
“骚逼,看来你今天晚上是想被我操死啊”海东看见圣哥那条性感的丁字裤,忍不住骂道,圣哥有些不好意思的翻了个身背部朝上,他不敢面对海东的目光,这个姿势又给了海东更大的刺激感,以前那两坨小山一般的性感臀瓣,被两根薄薄的带子拖住,缝隙中间光滑而无毛,是上次自己和谢志勇的杰作海东一巴掌就拍上了圣哥的大臀
啊。”圣哥忍住呻吟了一声,随着海东的巴掌不停的落在自己的屁股上,圣哥的呻吟此起彼伏,海东看着圣哥那无毛光滑的菊花,微微的泛红的花慈闻起来有一股清新的沐浴露香味竟然忍不住一口舔了上去,这是海东第一次给别人舔菊花,也是圣哥第一次被舔,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圣哥的大脑,海东柔软而强劲的舌头,像一根烙铁一样贴在自己的屁眼处不停的翻滚搅动舔抵,圣哥的两瓣屁股爽的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可是菊花深处更骚痒的感觉,却空虚的想要有东西插进来
海东舔了一会儿,用一根手指就着口水,插进了圣哥的屁眼儿里,那紧窄的通道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圣哥的屁股晃动起来,他想要更多更粗壮更热呼的柱状物体来满足自己,随后海东插入的第二根手指慢慢的抽动着,紧接着第三根手指也插了进来,圣哥的叫声也越来越大,什么曾经的肌肉猛一,肌内阳刚军人的尊严都抛到了脑后,屁眼处的快感已经超越了切,同时脑子里也清楚的认知到自己这次是没有被下药的情况下给海东操弄自己的屁眼,此时圣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海东的大鸡巴操进自己的屁眼儿,此时圣哥的屁眼儿已经开始流出淫糜的肠夜,屁眼处的嫩肉随着海动,手指的操弄开始泛红,圣哥觉得自己的菊花跟心里都有10万只蚂蚁在啃咬着,此时圣哥的精神世界一片空白,只想海动的大鸡巴,赶紧操进自己的屁眼。
圣哥跪坐在床上,反手握住了海东的大鸡巴往自己的菊花处引,小声的说道,操我吧,海东笑着骂道,骚逼,这可是你主动求我操的,是不是你主动求操的,圣哥双霞绯红,说道,是的,我的屁眼好痒,好想让海东哥的大鸡巴给我治治痒,海东骂道,骚逼给我跪好了,接爷的大鸡巴,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屌,一干到底的插进了圣哥的菊花深处,虽然已经被海东的三根手指操弄了一会,但是海东粗长的大鸡巴,其是手指能比的,强烈的剧痛感,刺激着圣哥的大脑,圣哥大叫了一声,身体开始往前躲,企图离开海东的大吊,海东骂道,骚逼还敢躲对付你这种骚货就得一干到底,随后也不管圣哥的痛楚,就自顾的抽插起来,这是圣哥第二次在头脑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如此巨大的鸡巴操着,只是短暂的时间内,那种痛楚就已消失不见,随后那种爽到要升天的感觉又开始袭来
圣哥跪在床上,海东在后面扶着圣哥的腰,底下的大鸡巴猛烈的撞击的圣哥的屁股,每一次撞击都一干到底,蛋囊打在圣哥的屁股上,啪啪声不绝于耳,圣哥雄壮的身体,忍不住随着海东的抽动一耸一耸的,菊花深处,前列腺处的爽感,一波波的袭击着圣哥的大脑与身体,此刻圣哥脑中想的只是想被这根大鸡巴猛干,干一晚上,把屁眼捅烂,圣哥的身体已经被操弄的开始翻起一种潮红,跪在床上的双腿甚至已经开始颜抖,感觉自己如此精小的菊花,竟然容纳了海东21公分的大鸡巴,而且这根大鸡巴正在不停的草自己,圣哥的大吊开始拾了起来,龟头处也开始渗出淫液
“啊啊啊!”圣哥大声的呻吟,动情的声音喊道“操我的屁眼,操我的屁眼,把它操烂。”什么是军人的尊严?早已抛之脑后,仿佛天黑后,整个世界都消失,快感只是来自于自己屁眼儿
“骚逼贱狗还敢说自己是肌肉纯一吗”海东骂道。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做一了,只想被海东哥哥的大鸡巴操。”圣哥大声喊道。
“骚逼,谁是你哥哥머爸爸!”海东一巴掌拍在圣哥的屁股 上,瞬间圣哥些犹豫,但海东却把鸡巴抽离了自己的屁眼,圣哥急忙大喊道“爸爸,海东爸爸别停,快点操我。”一边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如此低贱的自己却让圣哥心里更感觉到刺激羞辱感,甚至觉得自己此刻就是狗奴被主人,宠幸的狗奴海东却不在操弄了,反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起一只脚,骂道,骚狗过来给爸爸舔脚,给爸爸舔爽了,爸爸在好好的操你
圣哥慌忙的转身,跪在海东的面前,捧起海东的一对儿大臭脚就开始舔起来,先是舔着着海东的脚趾,慢慢的在舔海东的脚心,可能已经洗过澡了,但是海东的脚上还是传来一股淡淡的臭味,这股臭味,更刺激的圣哥的大脑,稀里哗啦的声音,从圣哥的嘴里传出来,此刻海东的一对儿大臭脚,已经被圣哥舔的湿塌塌的
骚逼,爸爸的脚好吃吗?”海东骂道。
鸣呜鸣
好吃爸爸的脚好香”,圣哥的脸上带着一股淫糜的潮红,舌头一边舔抵着海东的脚趾,时不时的把海东半个脚掌都猛塞进嘴里
骚狗真是一只骚狗,你是不是爸爸的一只狗?”海东一边拍着圣哥坚榖范着胡茬子的脸庞,一边骂道
鸣鸣…我就是爸爸的一只肌肉狗”,圣哥耻辱的说着这些话,心里却被刺激的更爽了,感觉自己真的就是一只肌肉狗随时等待着主人的宽幸。
海东看着眼前跪在自己面前的圣哥,英俊刚毅的面狭,饱满的胸肌,凹凸的腹肌,跪在那里穿着双丁裤儿,挺翘的大屁股,如此优质的大帅哥,却跪在自己面前舔着自己的臭脚,强烈的征服感,让海东的心里也异常满足
随着一声消磁的声音,房门被打开了,海东弹起身来,
看,却见谢志勇惦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而谢志勇进屋一看这情况,立马愣住了
我操,这是什么情况?你给这骚狗下药了。”谢志勇看着圣哥舔着海东的脚说道。
“滚吧,以为跟你一样呢,哥们这是纯凭实力调教的狗。”海东说道
“告诉谢志勇,你是不是爸爸养的一只狗?”海东用脚趾夹着圣哥的舌头。圣哥扭头看见了谢世勇,虽然有点耻辱感,却忍不住说道
“我就是海东爸爸的肌肉狗,肌肉狗逼,随时等着爸爸的大鸡巴操弄。”圣哥耻辱的说道
可呵,骚逼竟然被调教成这样了,咱们今天就玩点更刺激的。”谢志勇说完,打开了身边的箱子。里面全都是一些刑罚玩具,还有灌肠器具,圣哥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心里的快感更强烈了,自己要被当成狗一样被调教了,舔着海东的脚更卖力了,谢志勇拿出一个带着链子的狗项圈,套在了圣哥脖子上随后一脚踢在圣哥的屁股上,骂道骚狗跟我来卫生间,圣哥雄壮的身躯在在地上跪着前行被谢志勇牵到了卫生间,海东好奇的起身跟了进来,说道,志勇哥,你要怎么玩弄这个骚狗?谢志勇播弄圣哥的菊花,说道,这屁眼都被你操脏了当然要洗一洗,我这膀胱里憋了不少存货,正好可以帮他冲冲,随后,谢志勇脱下自己的内裤,那根又黑挺翘的大吊弹了出来,虽然只是半硬的状态,但是也有18厘米了,随后,谢志勇把圣哥的头摁了下去,半蹲着把自己的大鸡巴慢慢的插进了圣哥的屁眼儿里,酝酿了几秒钟后,就开始住圣哥的屁眼儿里拉尿强壮的尿柱冲击着圣哥的肠道,圣哥跪在那里,低声的呻吟道“啊,志勇爸爸尿到我的通里了,逼里面好肿胀。”“这就肿了,后面还多着呢,这只是个开头菜。”谢志勇足足尿了分钟,オ把自己的大鸡巴从圣哥的屁眼儿里拔出来,噗嗤 声,一些淡黄色的尿液也挤了出来。骚逼夹紧了再敢露出了点,今天晚上就不操你了,谢志勇骂道,圣哥赶紧夹紧自己的屁眼儿,生怕晚上得不到大鸡巴的操弄
海东看着笑道“志勇哥,你真会玩,我还没尿过呢,我也试试。”说完扶起自己已经有点软下去的大鸡巴,慢慢的插进圣哥的屁眼儿里,圣哥大声的呻吟,不行了,不行了,好胀啊快要露出来了,酝酿了几秒,海东也开始尿起来,感觉这个紧窄的通道包裏着自己的尿液,让自己觉得很奇怪,也很舒服,“这都不行了,还要不要爸爸继续尿下去?海东问
道,“爸爸不行了,里面快涨死了,再尿就要炸了。”圣哥大声说道。
“骚逼,我这オ尿了一半,你说剩下的一半尿到哪里去?海 东说完拔出了自己的大帰,走的圣哥面前,托起圣哥的头,把鸡巴猛的插进了圣哥的嘴里,难受这圣哥嘴里温度尿了起来,“啊……啊圣哥大ロ的吞咽着海东的尿液,竟然觉得海东 的尿液是这么的香甜,直到海东在自己嘴里尿完后,还意犹未尽的舔着海东的龟头,似乎想把最后一滴尿液裏下来。此时的圣哥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了一个肌肉奴,谢志勇看到圣哥如此低贱的一面,忍不住骂道,骚逼不是肌肉猛一吗?不是阳刚军人马?还曾经跟老子一起操逼,骚逼,你不配,你只配喝老子的尿,被老实的,大鸡巴操烂,说完把圣哥翻了个身,让圣哥躺在浴室的地上,一脚就踩在了圣哥已经有些鼓起的小腹上,圣哥大声的呻吟了一声,肠道里的尿液开始大量的喷洒出来,谢志勇紧接着又是一脚,圣哥的屁眼儿就跟水龙头一样,哗哗的开始往外喷洒,这种感觉让圣哥爽到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只觉得菊花的快感胜过了世间一切的快感,心理上那种被凌辱,被侮辱的快感,也让圣哥更加兴奋,直到肠道里的尿液都排干净了,谢志勇把拴在圣哥脖子上的链子拴在莲蓬下,让圣哥跪在那里,卸下莲蓬头,开始给圣哥灌肠,水流一遍一遍的冲刷着圣哥的肠道,而海东此刻也没闲着,开始操弄圣哥的嘴
圣哥嘴里着海东的鸡巴,菊花被谢志勇操弄着,这样的刺激感,让圣哥的身体更加潮红,谢志勇看到从圣哥的屁眼里排出的水都是清清的,牵着圣哥开始往卧室走,圣哥跪在地上爬行着,任由谢志勇牵着自己往前走,两个人往沙发上一坐,谢志勇随手拿起案台上的两罐啤酒,递给海东一罐,自己打开自顾自的喝起来,翘着二郎腿,脚一点,对圣哥哥说骚狗还用我说吗?自己爬过来舔,巨大的屈辱感,刺激的胜哥的脑神经,圣哥捧起谢志勇没有洗过的脚舔了起来,由于谢志勇来的时候还没有洗澡,脚上的味道更大一些,刺激着像圣哥的鼻腔,圣哥仿佛吃着什么美味的东西,仔细的一点一点舔着谢志勇的脚趾。谢志勇看着面前的圣哥,曾经那么的阳刚爷们儿,也成为自己脚下的狗奴,禁不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扭头对海东说“老弟,你看这个肌肉犬真是万里挑一啊,够蛮,够骚够贱吧”“那是你也不看看他是被谁的鸡巴操开的”海东不屑道此时的圣哥就是海东脚下的一条肌肉军犬,圣哥忍不住也捧起海东的一只脚,开始舔起来,任由两个爷们儿的大臭脚,在自己的脸上肆意踩踏
转眼间,两罐啤酒就进了海东谢志勇两个人的肚子里,谢志勇觉得不过瘾,对海东说,我打电话让酒店再送几瓶过来,海东说好,正好今天有了存货就给这个肌肉骚逼,不一会儿酒店服务员送了两箱啤酒进来,海东,谢志勇两个人大块朵姬的喝着冰镇啤酒,看着脚下跪着的圣哥舔这两个人的脚,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没一会儿,谢志勇说,感觉来了,想放一
泡,“志勇哥,你这膀胱不行啊,这么快又有了,正好我也有一点咱俩一块来啊”海东调侃着谢志勇,“行啊,咱俩一块儿吧。”谢智勇说完和海东站起来贴在一起,两个人的大屌腾然而勃起,圣哥看着两只黑黝黝的大鸡鸡,忍不住把自己的口腔扩展到最大努力的塞下两只大帰的龟头,谢志勇抬手给了圣哥一嘴巴子,骚逼你咬疼我了,“鸣鳴鳴,…”圣哥呻吟着,这两只大龟头实在太巨大了,把自己的口腔撑的满满的,两股尿柱强烈的冲击着圣哥的口腔,圣哥大ロ的吞咽着谢志勇和海 东两人的尿液,由于尿量太大,不停的有尿液顺着圣哥的嘴角流淌下来,一直流到圣哥健壮的身躯上,直到两个人的尿液都进了圣哥的肚子里,谢志勇和海东才拔出两个人的大吊你让圣哥把它舔干净
圣哥像握着两根巨大的棒棒糖一样,舔砥着尿道口上存留的尿液,此刻圣哥的屁眼儿里也开始分泌的肠液,只想着两个爸爸,把大鸡巴操进自己的屁眼里
“啊啊啊……海东,爸爸快点操我吧,菊花好痒啊。”圣哥呻吟着说道渴望的目光看着海通和谢志勇
“骚狗,滚到床上去,跪在床边上。”海东说到,“志勇哥要不你先来”,海东跟谢志勇客气道。
“海东老弟,先等一会儿,咱们先把他绑起来”谢志勇转身从箱子里拿出绳子
看见谢志勇拿着绳子走向自己,圣哥兴奋得浑身发抖,绳索从圣哥的脖颈打个圈绕到胸前,再穿到后手臂,这个捆法让圣哥不能直起头来,紧接着再从大腿膝盖处捆绑到腰间,把两个大腿完全扯开,菊花暴露在外面,看着生个红形形的菊花,谢志勇兴致大开,又从箱子里拿出两个大号的跳蛋,足有一个鸡蛋大小,把那鸡蛋大小的跳蛋开始往圣哥的屁眼里面塞,圣哥呻吟着,感觉着自己的屁眼被粗大的跳蛋撑开,圣哥又满足的呻吟了一声,那个鸡蛋大小的跳蛋完全塞进了自己的肠道内谢志勇又拿过第二个跳蛋,如法炮制的塞进了圣哥的屁眼儿里,随后打开了跳蛋遥控器,巨大的电流与震动,刺激着圣哥的菊花跟前列腺,爽的圣哥不能自己,圣哥侧过头看着对面墙上的落地镜,一个浑身肌肉的健壮猛男,跪在床上,被捆绑着,屁眼儿里塞着两个巨大的跳蛋,而后面的两个肌肉,爷们し的20多公分的大雕昂首挺立着,正要操弄这个被捆绑的猛 男的菊花,一种巨大的耻辱感,刺激的圣哥的大鸟不停的往外分泌着淫液。
骚狗,想不想爸爸的大鸡巴操进来”海东看着圣哥发骚的样子骂道“想被爸爸操的话还用我教你怎么说吗
“啊啊啊,屁眼好痒,海东爸爸,快点操狗奴的屁眼,把狗奴的屁眼操烂操穿”圣哥耻辱的大声喊道。此时塞着两个大号跳蛋的屁眼儿已经合不拢了,不停的往外冒着淫液,跳蛋在穴口隐隐约约的出现着,这个海东再也忍不住了扶着自己21公分的大鸡巴,一家伙挺进了圣哥的屁眼儿里,一千到底
“啊啊””圣哥大声的嚎머了一声,此刻的满足感,让圣哥兴 奋的浑身颤抖,整个菊花都被海东的大鸡巴添满了,再加上那两个巨大的跳蛋,圣哥感觉海东的鸡巴已经操起了自己的直肠深处,前列腺被研磨的酥麻感,被两个痞子爷们凌辱的耻辱感让圣哥愈加的兴奋
此刻海东像个打桩机般操着圣哥的屁眼,啪啪声不绝于耳,看着圣哥那两瓣大肉臀像烤的金黄色的大面包一样,被自己下ー下的千扁,穴口泛着淫靡的光,嫩嫩得红肉紧紧的咬着自 己的大鸡巴,随之自己的每一次抽动带着骚肉翻进翻出,圣哥也爽的不行,大声的喊道“操我操我海东爸爸快点用力的操我,把我的屁眼操烂。”谢志勇看到眼前的这副活春宫图,胯下的大鸡巴早已硬到不行,立马站到床上,把自己的大黑吊塞进圣哥的嘴里,圣哥被绑着的双臂不着力,谢志勇拖着圣哥的头,大カ的操着圣哥的嘴,每一次都一杆到底,口水不停的从 圣哥的嘴里流出来,去也不舍得这根大帰离开自己的嘴,此时圣哥前面的嘴被谢志勇操弄着,后面的屁眼被海东大力的操着,爽的圣哥直翻白眼,直肠深处的刺激感越来越强烈,加上刚才喝了谢志勇海东那么多尿液,圣哥的大鸟这会开始往外喷尿液
“啊啊啊…海东爸爸,骚狗被你干尿了”圣哥大声说到骚逼谁让你尿床上了,操你个烂逼,给我滚到卫生间去,海东怒骂到,说完拔出了自己的大吊,谢志勇也把大鸡巴从圣哥的嘴里拔出来,由于圣哥被捆绑着,两个人抬着圣哥到了卫生间,把圣哥放到洗手台上,圣哥岔开的两腿,屁眼被干的穴口打开
#五月烟火发消息看全部
2019-3-1411:29
2已经合不拢了,穴ロ内的跳蛋隐约看见,圣哥感觉到,自己的屁眼儿更加空虚,虽然有两个跳蛋在里面但还是更想着大鸡巴插进来这是海东说道,志勇哥,你来,我歌一会儿,看你表演
“这オ刚操了不到一个小时你就不行了,这个骚狗还没有得 到满足,看我来操他”,谢志勇说完,扶着自己的大属,对着圣哥的穴口开始了猛烈的进攻,频率比海东操得更快,更猛烈,爽的圣哥嗷嗷直머,“志勇爸爸的大鸡巴好大,快把骚狗 的菊花操烂了,志勇爸爸用力操我。”圣哥喊道
“骚狗以前不是肌肉猛一吗?不是阳刚军人吗?还想着操老子的莉花,这会儿被老子操的爽不爽,以后还操人不?谢志勇羞辱着圣哥说道
骚狗以后再也不操人了,只被海东爸爸志勇爸爸的大鸡巴操”这时的圣哥脑子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羞辱感,他已经完全成了一个肌肉骚狗,随着谢志勇挺直的大鸡巴一下一下猛操进圣哥的菊花深处,圣哥的大鸟头又开始往外喷充尿液,每喷出股,圣哥就大声的呻吟着
“骚狗你现在真是一只被欠干的骚狗,看看你这淫荡低贱的样子,被干尿的骚样子真是天生被操的贱狗”谢志勇一边骂,边大力的操着圣哥的屁眼儿,啪啪声不绝于耳
圣哥的屁眼儿被谢志勇猛的烈的操着,尿液已经排干了,但他还是想要更强烈的刺激,嘴里喊道“我就是志勇爸爸的肌肉狗肉便器,爸爸在用力的操我的逼”,海东在旁边看的,抓耳挠思的着急,说到志勇哥,快点让我操一会儿,我忍不住了,接着又骂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咱们今天再玩个更爽的,让这骚狗记住一辈子的。“啊啊啊,我要更爽的,更爽的,志勇爸爸快点让我更爽。”圣哥听见谢志勇这么说,更是兴奋的喊出来。
谢志勇解开圣哥的绳索,让圣哥跪着爬回房间内,谢志勇让海东躺在床上,对圣哥说,“骚狗,自己坐上去”,圣哥慌着爬到床上扶着海东的大鸡巴一屁股坐了下去,还不等圣哥自己动起来谢志勇推着圣哥的背让他趴下去,露出圣哥和海东交合的位置,然后扶着自己20公分的大屌开始往圣哥屁眼里操,圣哥意识到自己要被双龙了,要被这两个痞子爷们双龙操,心里更是激动的不行,嘴里却说道“志勇爸爸你和海东爸爸的鸡巴太大了,一起草进来回把我的屁眼操废的”
“哪有这么容易被操废,今天晚上就让你爽到不行”谢志勇说完,扶着自己的帰,终于挤进了圣哥的屁眼里,一股强烈的肿胀感充斥着圣哥的屁眼,一种像是要被撕裂的痛楚让圣哥忍不住嘶喊起来“啊啊,屁眼儿被操烂了,屁眼裂开了。”随着谢志勇的整个人没入,圣哥激动的浑身肌肉期紧,臀肌更是加紧的跟块铁一样,在那道性感的缝隙中两根粗大的鸡巴没入其中的花朵儿里,圣哥无力的趴在海东身上,享受着屁眼被两根巨大的鸡巴填满的快感,那种胀的饱满的感觉,是一根鸡巴无法比拟的,这种感觉让圣哥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黑暗,唯一的快感就是来源于屁眼儿被填满的快感
谢志勇看到圣哥已经适应了开始了抽动,每一次的抽动,让谢志勇和海东同样感到了巨大的快感,这紧窄的通道包裏着两个人的巨帰,圣哥的屁眼儿里开始分泌出大量的肠液,每一次的抽动,都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圣哥更是爽到不行,嘴里面喊着“啊,太粗了,太胀了,屁眼被操烂了,太爽了,志勇爸爸使劲的操我。”只见那圣哥的屁眼儿已经红肿到不行,随着谢志勇的抽插,每一次都把嫩肉带出再推回,肠液被研磨得成了白色泡沫,一股一股的涌出圣哥的屁眼,淫靡的气息弥漫在三个人身上,海东看着圣哥激动的神情,双手轻捏着圣哥的乳头,抚摸着圣哥那性感的八块腹肌,还有那20公分的大弯鸟,鸟头出分泌的大量淫液浸湿了海东的整个腹部,海东看到圣哥如此激动的神情,使劲的捏着圣哥的乳头骂到
你这肌肉骚狗,被我和海东爸爸干的爽不爽
“好爽啊,好爽啊,屁眼快爽爆了,爸爸使劲操我,把我的屁眼儿操烂操爆。”圣哥淫贱的喊道
“骚狗还做不做肌肉猛一拉还操不操逼了”谢志勇也在后边边拍弄着圣哥的屁股,一边骂道。
“再也不做一了,再也不操人了,要被爸爸们很操,把屁眼操烂。”圣哥呻吟道。
谢志勇看到圣哥如此低贱那模样,更是加大了操逼的速度,那腰力仿佛打桩机一样,啪啪啪不停的干着圣哥的屁眼儿,海东一直在圣哥身下被压抑的不行,忍不住把大属从圣哥的菊花里脱落出来,收到来志勇哥,咱们换个姿势享受一下,让这骚逼自己动,说完和谢志勇換了个姿势,两个人交叉的躺在那里,两根大鸟并立的朝天,海东说道,骚逼自己上来动,随着两根大鸟拔出圣哥的菊花,里面积攒的一些肠液流了出来,圣哥平时那紧致红褐色的屁眼被蹂躏的,娇艳欲滴的红色,穴口大开,已经被操得合不拢了,突然而来的空虚,让圣哥很不适应,听到海东的话后,圣哥立马慌不急的抓起两个人的大鸟对着自己已经被操开ロ的菊花,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三个人同时大声呻吟了一声,那种肿胀饱满的感觉又开始刺激着圣哥的神经,熟悉的快感用回到了体内,圣哥蹲坐在两个人的大鸡巴上,屁眼儿里谢志勇和海东的两根巨大无比的鸡巴,两半排球一般的巨臀被两根大鸡巴撑到两边,此时的圣哥就像打桩机一样,啪啪啪的开始蹲坐在两根大鸡巴上,每一次都一跟到底,有时坐到底了,还不知足的再研磨一下,而此时的谢志勇跟海东更是谢意的看着眼前的圣哥肌肉骚狗一样伺候着两根大鸡巴
啪啪声不绝于耳,圣哥大声的呻吟着,嘶吼着“屁眼好爽,从来没这么爽过,屁眼要烂了,要烂了”就这么操,弄了一个多小时后,让圣哥觉得前列腺处肿胀到不行,那种久违的快感,又袭上身哥的脑子,“啊啊啊啊啊……要被操射了
啊!”整个激动的大머,粗大的鸡巴头粗喷出了一股股,混合 着尿液的精液,随着上个射精时,菊花紧的收缩,谢志勇和海东也精关不守,开始喷出了大量的精液,三个人竟然同时达到了高潮,此时的圣哥已经浑身大汗,随着射精后,紧接而来的疲倦感,虚脱感让圣哥瘫软在了床上,屁眼儿里两根已经有些疲软的大鸡巴,慢慢的滑出了胜哥的屁眼儿,“噗嗤”一声两根大鸡吧全滑了出来,圣哥的菊花被干的血口大开,鸡蛋大小的一个红形形的洞口随着洞ロ的每一次收缩大量乳白色的精 液,长夜流了出来,圣哥瘫软在床上,躺在那里不停的喘气,谢志勇和海东也爽到不行,起来后,把两个人的大鸡吧送到圣哥面前骂道
骚狗,给爸爸的宝贝,舔千净”
圣哥听话的把谢志勇已经半软的大鸡巴塞进嘴里,慢慢的舔抵着,从龟头到根部仔细的舔抵着,谢志勇慢慢的酝酿了一会儿,一股尿柱又要冲出来,托起圣哥的头,把半软的大鸡巴整个插到圣哥的喉咙里,一股尿液冲了出来,在圣哥的喉咙不断的吞咽着,把谢志勇这一泡热乎乎的尿液全吞进了肚里,等谢志勇尿完后,还意犹未尽的舔着谢志勇的龟头,而旁边的海东也一把扭过圣哥的头,同样复制着谢志勇刚才的操作,圣哥自然是尽职的伺候着海东的大吊,舔干净上面的每一丝白色泡沫后喝着海东的尿液
“骚狗爸爸的尿好喝吗?”海东说到
好喝,就喜欢喝爸爸的圣水”圣哥坚毅的脸庞泛着潮红色淫贱的说道
“先把这个肌肉狗能到浴室去洗干净,一会在收拾他。”谢志勇说道。
圣哥这会儿已经浑身瘫软到不行,虽然身体素质好,但是被两个人操,弄了四五个小时,也有些吃不消了,两个人架着圣哥来到浴室,打开花洒,开始清洗着圣哥的身体,卸下莲蓬头的水管,直接插进圣哥的菊花,反复的清洗着,圣哥似乎已经无力反抗着,任有这两个人像洗猪肉一样,洗着自己的身体,肠道,屁眼,洗干净后,海东和圣哥重新回到床上,而谢志勇把浴缸放满水,舒舒服服的泡在里面,谢志勇从浴缸里洗完出来后看见圣哥又在吃着海东的大吊,海东的大鸡巴粗大狰狞着,已经完全硬了起来,压根儿不像是已经放过两炮的样子而圣哥捧着这个大像,捧着稀世珍宝一样不停的吞咽舔唆,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这大吊吃得油光发亮,圣哥跪在那里,头朝下吃着海东的大鸟,两瓣巨臀高耸着,原本被操的血ロ大开,已经合不拢的屁眼儿这会儿已经紧紧的闭式在一起,只是外面那一圏的肉已经红脚了,谢志勇走过去,抚摸着圣哥的巨臀,手指不停的划过那屁眼,看着眼前这个肌肉,爷们儿曾经是如此的雄壮,猛直,还和自己一起操过逼,现在却如此低贱的趴在这里任人玩弄,一股征服感,又充斥着谢志勇的大脑,他忍不住从箱子里拿出一根小皮鞭,照着圣哥的巨臀,一鞭抽了过去
“啊……!”圣哥爽머了一声,性感的巨骨上一道红红的鞭 印,谢志勇手中的鞭子接二连三的落在圣哥的屁股上,甚至菊花中间,又痛又爽的感觉,让圣哥扭动着巨臀,好像是躲闪,又像是迎合,塞着海东大吊的嘴里发出鸣呜的声音,此时的圣哥,完完全全的成了谢志勇海东两人调教好的肌肉狗奴,鞭子不停的落在圣哥的屁股上,后背上,大腿上,抽的不是很重但是每一边都留下红红的印子,这种被虐的感觉更是让圣哥爽到极点,浑身颤抖着迎接着,谢志勇主人的调教,谢志勇顺手点燃了一根巨大的蜡烛,蜡油开始遍布着圣歌的身体,甚至谢志勇用手撑开圣哥的屁眼儿,把滚烫的蜡油滴到圣哥的肠道里,圣哥的身体剧烈的扭动着,那对儿巨臀猛烈的摇晃着,红艳的穴口,不停的紧闭张开,吞吐着谢志勇手中的蜡烛油海东这是被圣哥吃得兴起,又忍不住想操圣哥的屁眼儿,他把圣哥翻过来,让圣哥躺在自己身上,把两个大腿掰开,鸡巴毫不费力地就插进了圣哥的屁眼儿里,“啊…”圣哥又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海东的屁股往上一耸一耸的,开始抽插起来,乌黑油亮的大在圣哥的屁眼里抽插,而此时圣哥虽然觉得虽然很爽,但好像还是少了点什么,圣哥眼看着谢志勇,眼神中有一丝渴望,谢志勇看着圣哥那坚毅帅气范着胡茬的脸庞骂道
“骚狗看来今天晚上海东老弟一个人已经无法满足你了,还是我再来帮一把吧。”说完把圣哥两腿再往上抬高了点儿,露出两个人交合的地方,扶着自己的大粗黑鸡巴,再一次插进了圣哥的菊花,那种极致的肿胀又回到了圣哥的体内,一感到自己的菊花又被两个人的大吊同是插进来激动的自己的鸟都半硬起来,圣哥掰着自己的大腿,身下海东的大鸡巴已经插在自己屁眼儿里,而面前谢志勇那粗黑的大雕,也在自己屁眼儿里,还在不停的抽动,操弄自己,而自己半软的大鸡巴又开始冒淫水了,三个人又开始了,今晚第二轮双龙操屁眼儿
啪啪啪啪声不绝于耳,谢志勇每一次都操的很用力,恨不得把圣哥的屁眼操烂,身下的海东两只手也没闲着,不停的揉捏这圣哥的那对儿大胸,圣哥的屁眼又被撑到了极致,穴口那圈的肉被撑得薄薄得只剩下一层皮,仿佛一撕就会裂开,却又坚韧无比的包裏着两个大鸡巴的冲击,不停的有腥红的嫩肉被扯进扯出,乳白色的池沫覆盖着三个人的性器,来自于屁眼,肠道前列腺的快感,冲击着深刻的大脑,圣哥仿佛觉得自己过去28年都白活了,以前做一时的快感,跟现在比简直是云泥之別,什么军人的尊严,肌肉猛男的自信,阳刚纯一的爷们儿感早都抛到脑后,早知道被操这么爽,刚认识谢志勇的时候,就应该让他好好的操弄自己的屁眼儿,何必还弄得那么麻烦让谢志勇给自己下药,自己早就应该穿着邹凯性感的双丁裤跪在谢志勇面前,让他好好操弄自己也不至于荒废了那些时圣哥抚摸着自己硕大的胸肌,四马不平的八块腹肌,时不时的用手摸索着三个人交合的地方,甚至还用手指在抠进自己已经容纳了两根大鸡巴的屁眼里,啪啪啪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房间里,淫靡的气息飘荡在整个房间里,三个雄壮的男人纠缠在这间房间的大床上,其中一个最为英俊爷们儿猛男却被另外两个痞子爷们双龙爆操,圣哥转头看见落地镜子中自己淫贱的一面,心中的魔鬼已经被彻底的释放
“啊啊啊……屁眼爽死了,快要被操爆了,把我的逼操烂!”圣哥斯吼道。谢志勇看见眼前这个被自己暴操的男人低音炮般的嗓音却说出这么淫贱的话语操弄的更加的卖力了。三个人不停的换着姿势,在床上,地板上,卫生间里,始终都是谢志勇和海东两个人双龙暴操着圣哥,两个人像是吃了金枪药一样始终不射,直操的圣哥ロ水四溢,双眼无神ロ中反复着 说着”操烂我的屁眼”
天已经快亮了,不知不觉三个人己经爆操了一个晚上,这时的圣哥软瘫在卫生间里,双目无神,下半身的屁眼肿胀往外翻的像朵葵花,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在那穴口不停的往外流淌,也不知道谢志勇跟海东往里边射了几炮,谢志勇问海东道“海东老弟,这骚狗不会是被咱俩操废了吧,你看这情形?”“哪有这么容易被操废,这条肌肉狗身体素质好的很”海东调侃道“骚狗,还要不要吃大鸡巴,还想不想被爆操?”海东对圣哥说到。
“要,要,我要…”原本瘫软在地上,眼神渙散的圣歌,听见谢志勇怎么说,又挣扎着起身摸向海东的大鸡巴,随着圣哥的每一下挪动,菊穴里的精液都不停的往外流动
骚狗,今天晩上老子已经把你操够了,下次再操你,张开嘴接老子的圣水。”海东把半软的大吊对准圣哥的嘴开始尿了起来。谢志勇扶着大鸡巴,也开始向圣哥的身上头上喷洒,圣哥此时吞咽着海东的尿液,喉头间不停的涌动咕嘟咕嘟声,等三人洗刷完毕后海东发现谢志勇的箱子里还带着马克笔,一时兴起,拿起笔在圣哥的巨臀上写:骚狗一只,军犬任插
“骚狗还想不想被我跟你志勇爸爸操”海东对圣哥说到。“想,我还想”圣哥慌忙答道
“那爸爸在你屁股上写的字不许洗掉,下次穿着军装军靴来,爸爸叫几个好兄弟一起轮你好不好?”海东说到
“好,下次穿着军装来,让爸爸轮操我”圣哥激动的回答道而此时的谢志勇,看见圣哥如此低贱的跪在地上,回答着海东的话,对这个曾经威胁过自己的阳刚军人,已经没有了一丁点儿的兴趣,谢志勇收拾好箱子里的工具,对海东说了声,老弟,我先走了,你再慢慢调教他吧,说完便出了房门。而海东因为要上班,也仅仅收拾了一下就匆匆的走了。整个房间的时间彻底静了下来,圣哥无力的躺在大床上,回味着昨天晚上爆操一整夜的经历,自己竟然是那么的低贱,曾经的阳刚肌肉军人去了哪里,圣哥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可是脑中却始终挥之不去那种快感,那种被人玩弄,被人调教,被人爆操的快感,来自于菊花,紧胀酸痛,酸麻的快感,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比操人要爽的多,爽得更持久,圣哥挣扎着来到浴室,看着浴镜中的自己,隆起的胸肌,凹凸的腹肌,侧面那高耸的臀肌,再扒开股缝,经过一整夜蹂躪的菊花,红肿着翻吐在外,圣哥抚摸了一下嫩肉,一股钻心的痛由屁眼传递到大脑,操,这回真是被操废了,圣哥心里面想着,打开花洒,开始冲洗着自己的身体,乳头也被谢志勇海东二人捏得肿胀不堪,一碰就钴心的疼,身上青青紫紫的鞭痕,仿佛昭告着所有人,这个阳刚爷们,被人像狗一样的训了一晚上。圣哥回到床上后,打开手机,短信,电话未接电话一条条映在屏幕上,全是邹凯的短信与来电,圣哥有些无カ的用手托住头,看着邹凯 的短信,不知道如何再去面对他,内心深处并不想再去操邹凯,圣哥感觉自己如今已经对谢志勇跟海东的大鸡巴上瘾了一声叹息圣哥穿戴好衣服,离开了宾馆
这两天圣哥一直躲着奏邹凯,没有回他们的家,而是在宾馆里开了个房间,菊花由前两天的肿胀酸痛,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不过两天的时间,军人的身体素质就是好啊,恢复后的菊花在每次圣哥洗澡时,手都会拂过那里,又开始有了淡淡的骚痒感,“难道我真的是一个骚奴?”圣哥心里想,不过两天没人操,屁眼又发痒了,圣哥拿过一个大号肛门栓塞进了屁眼儿里,那种充实的感觉又回来了,虽然是櫲胶的没有大鸡巴那么热乎,这也能缓解一下骚动的屁眼儿,白天圣哥在健身房教课时屁眼儿里都一直塞着这只大号肛栓,尤其是在练动感单车时,每一次的用力蹲坐在车座上那种麻麻的酸痛感都让圣哥爽到要射出来,但是鸡巴又被海东给锁住了,海东不允许他打飞机,因为狗奴是没有射的权利,只有主人批准了狗奴才能射出来,圣哥此时很享受做海东的狗奴,被主人临幸,被主人虐屌,被主人调教与暴操都让圣哥的心理与生理爽到极点,此时圣哥已经成了骚受,已经不再想去操人
20:07.1k0
912健身房里不缺那些阳刚肌肉块大的男人,尤其是有的男的穿着紧身裤包着面前软软的一大坨,碰到这样的极品货色圣哥都会忍不住用眼睛一直注视着对方胯下,想象着这么大一坨软鸟硬起来会是什么样?这么大的鸡巴操进自己的屁眼,自己该有多爽。在健身房巨大的落地镜面前圣哥看着镜子中的自已,短短的毛寸,虽是单眼皮,却炯炯有神的眼睛,坚榖的下巴,还有那一天不刮就泛青的胡渣,足够去参加健美先生的完美身材,这样完美的男人竟然是一只骚狗奴,心里那种变态的爽感更刺激的圣哥的大脑
“嗡嗡嗡…”ロ袋中的手机一阵震动,是一条短信审核打开 后查看,“骚狗狗有没有想爸爸,爸爸今天晚上找了三个好兄弟一起操你,都是大鸡巴哦,这回一定把你操上天,晚上准时来我家。”是海东发来的短信,海东的熄妇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这让海东自由了很多,圣哥看完短信内容激动的回了一个好字,光是看见海东发的这些文字就能让圣哥激动的硬起来可惜自己的大帰被锁着,只能是隐隐发痛的挣扎着。
晩上圣哥跟健身房主管打了个招呼,早走了会儿,回到宾馆后,换上自己退伍前的军装提前到了海东家里,果不其然,屋子里除了海东,还有三个陌生的面孔,“来来,圣哥给你介绍下,这个有点壮的是大军,最瘦的这个是王超,高个是刚子”海东热情的介绍道,眼前的三人却有些吃惊的看着圣哥如此阳刚精壮的军装爷们儿会是海东ロ中的骚狗吗?三个人有 些不确定的互相交换着眼神,海东看到三个人的眼神有些不高兴,胜哥骂道,“骚狗,不懂得规矩了吗?还不快点跪
下。”圣哥有些尴尬,在陌生人面前,海东这么说自己,但是巨大的屈辱感却充斥着圣哥的大脑,圣哥只是一个犹豫间,就双膝跪在了地板上,爬行向海东。海东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翘着的二郎腿把脚伸向圣哥的嘴,圣哥双手捧着海东的臭脚,深深的吸了一ロ气,开始仔细的舔着海东的脚趾,一个脚指儿都 仔细的舔抵着,眼前这一幕,让刚子王超大军三个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样的男人竟然做出这么低贱的事,竟然跟海东说的一模一样,三人话不多说,立马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脱的光溜溜的只见三条半软的大鸟甩动着,胜哥一边舔着海东这臭脚,一边用余光,注视着三人的大鸡巴,大军的鸡巴跟自己的有点像是个拐弯而上翘的,王超虽然很瘦,却有一根根自己身体不成比例的大吊,目测半软的状态下有十七八,而鸡巴最大的是刚子,刚子的大已经完全硬了,圣哥看着眼前这只大帰感觉比谢志勇和海东的更要粗长,目测足有24公分,巨大的龟头跟个鸡蛋大小,柱身上青筋盘绕
“怎么样骚狗,我给你找的这三个爸爸都是万里挑一的极品哦,今天晚上有你的骚屁眼爽的。”海东笑道“后边儿灌过肠了吗?”
“还没有,今天时间紧了点,没有来得及”圣哥吐出海东的脚趾说道
得勒,走起,哥几个咱给这骚狗好好洗吧洗吧,洗干净了在伺候咱。”海东说完,从抽屉里翻出个项圈,套在圣哥的脖子上,牵着圣哥往浴室走,只见一个穿着军装的阳刚爷们,跪在地上,被人像狗一样牵着爬行,这画面刺激的刚子王超大军的大鸡吧直接一柱擎天,刚子在后面抚摸着圣哥的大臀,而王超和大军已经慌不急的开始给圣哥脱衣服,脱光衣服的圣哥躺在浴室地上,双腿抬高,把自己的屁眼暴露在外面,海东拆下莲蓬头,还是拿管子清洗着圣哥的肠道,一遍遍的沖洗,一遍遍的清洗,直到水排出来都是清的,整个过程中圣哥的大屌都是软缩在锁具中,龟头不停的往外流水,刚子的手不停的抠着圣哥的菊花,而最瘦的王超,早已把那根大肥吊插进了圣哥的嘴里,大军的大屌也被圣哥一手抓住不停的撸动,而海东用脚不停的摩擦着圣哥凹马的八块腹肌,圣哥上下两只嘴都被大鸡巴摩擦着,身体又被海东的臭脚踩踏着,爽的圣哥直哼哼四个人洗罢,回到卧室后圣哥才发现,卧室的中间竟然按着吊床,就是那种日本gv剧中小0经常被予着暴操的那种予床,底下摆了一堆的刑具,粗如小孩手臂般的巨大假阴茎,小拳头大小般的跳蛋
回复
3“五月烟火发消息看全部
2019-3-1421:06
3皮鞭蜡烛绳索乳夹一应俱全
“骚狗把你的军装穿上”海东说道“让爷们儿看着你穿军装的贱样,被人爆操的贱样。”圣哥听话的穿戴好一身军装,军靴,站得笔直,口中却说道“军犬等待着主人的调教”
海东和大军,坐在床上拿脚点了点圣哥,圣哥心领神会的跪爬过去捧起两人的脚开始舔吃,而刚子和王超却在后面开始玩弄圣哥的屁股
“这样的极品真是难得一遇啊,看看这屁股,这手感给老子玩三年,老子都玩不腻。”刚子笑着对王超说道,双手一下下的拍打着圣哥的屁股,王超却把手伸到了圣哥的胸脯处开始揉捏圣哥的乳头,屁股跟乳头处的酸麻刺激着圣哥,让圣哥忍不住的开始扭动身躯,刚子找了一把剪刀顺着军裤的臀缝处剪开,无毛光滑的屁眼儿立刻暴露在刚子眼前,褐红色的屁眼儿,紧紧的缩成一条小缝,刚刚的灌肠并没有使这个屁眼松弛,看着眼前这极品屁眼儿刚子忍不住上前舔了起来,屁眼处传来的刺激感,让圣哥爽的开始呻吟
“鸣鸣鸣…”圣哥开始吃起了海东跟大军的鸡巴,王超这时却好心打开了圣哥大鸡巴的枷锁,圣哥那条肥大的歪鸟立马蹦了出来,这个尺寸的鸡巴让王超也爱不释手的抚摸起来,圣哥爽到不行,嘴里吃着两根大屌,鸡巴被抚摸着,菊花又被人舔抵这,骚痒的感觉,却从菊花传遍全身,圣哥忍不住摇摆着屁股想让刚子的舌头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刚只看见圣哥这个发骚的样子,拿舌头ー下ー下的,使劲操着圣哥的屁眼儿 “啊啊……屁眼儿好爽,刚子爸爸,操我吧。快受不了了”圣哥英俊的面孔绯红,低沉的嗓音却说出如此淫荡的话,倒是把旁边给圣哥撸屌的王超刺激的不行,只见那瘦瘦的王超推开刚子,说道“刚子哥,你这根大,一般人接不下来,我先帮你松松你一会儿再操”王超说完拽下圣哥的军裤,看见那两巨臀上竟然写着,军犬任插,刺激着自己的大肥吊又胀大了两分,因为刚子刚オ的口水,已经让圣哥的屁眼很湿润了 王超也没有用什么润滑剂,就把着自己的龟头开始往圣哥的屁眼儿里捅去,龟头挤进了圣哥屁眼儿里,慢慢的,整个大鸡吧都统计了圣哥的肠道里,一干到底,屁眼处传来了久违的肿胀,酸麻感,虽然有些痛,但是这样圣哥更觉得刺激,热乎乎的大鸡巴岂是硅胶货能比拟的,圣哥嘴里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吃着海东的大吊更加卖力了
“啪啪啪…”王超见圣哥如此轻松的适应了自己大帰,更是放心的开始干了起来,每一下都是重锤,每一次都恨不得把自己两个龟蛋也干进圣哥屁眼儿里,这突如其来的猛干如同骤风暴雨让圣哥爽到浑身发抖都顾不上吃海东跟大军的大鸡巴了爽得圣哥趴在海东的胯下嘴里喊着“操我的屁眼操,猛操,好爽。”如此发浪的圣哥让三人目瞪口呆,看着浑身肌肉的阳刚猛男这么低贱得被人操屁股,刚子更是拿起了小皮鞭,开始抽打在圣哥的背部跟屁股上,这是大军也没闲着,一把捧过圣哥的头,把自己的大弯插进圣哥的嘴里,一下ー下猛干着圣哥 的嘴,骂到“操烂你这肌肉军犬的嘴”每一下都是深喉,每一下都是操到圣哥的喉咙里,经过海东与谢志勇的调教,圣哥已经能很轻松的给大鸡巴深喉,此时圣哥被大军操着嘴,屁眼儿被王超卖力的干着,刚子手中的皮鞭一下一下的落在圣哥的屁股上,反倒让海东闲在了一边,海冬打开,相机,记录着圣哥低贱的一面
王超操了20多分钟后,拔出自己的大,躺在地板上拍了拍圣哥的屁股,示意圣哥自己坐上来,圣哥慌忙着把住王超的大帰一屁股坐了下去,两瓣巨臀一上一下的运动着,中间那朵小菊花完全吞噬了王超那根20公分的大鸡巴,每一次的抽插屁眼里的嫩肉都被操翻出来,圣哥的屁眼儿里肠液已经充分的分泌着,包裏着王超的大吊,而此时刚子已经把自己24公分的大吊插进圣哥嘴里,刚子的大鸡吧太粗大了,每一次抽插,都让圣哥的喉咙鼓起一大条子,口水顺着圣哥的嘴角不停的流下,而身下的王超开始发力,自下而上猛力的操着圣哥的屁眼儿,闲下来的大军开始围绕着圣哥的身体四下动手,一会儿拧两把乳头,一会儿一会摸两把腹肌,而海东去把吊床挪到了床边,皮带都组装好说到“把这肌肉狗抬到吊床上来,吊着干王超也不操逼了三个人把圣哥抬到吊床上,给圣哥穿上一条双丁裤,用绳索把圣哥的双脚绑好,拿出一条眼軍给圣哥罩上,此时的圣哥心里爽到不行,奴性表现的淋漓尽致,没有了大鸡巴操你的屁眼,空虚都不行,圣哥在吊床上晃着屁股,嘴里说道,快来大鸡巴操我。海东笑道,“咱们四个轮着操的,看谁能先把他操射
“好!”大军说道“让我也尝尝肌肉军犬的味道,看看这骚狗的屁眼有多紧?”说完大军扶着自己的大弯屌猛进的操劲圣哥的屁眼儿里
“啊啊啊
”圣哥高声的呻吟着,虽然大军的鸡巴不是最粗最长的,但是他的属是往上翘的,每一下的抽插都刺激着自己的前列腺,让圣哥爽到不行,圣哥的屁眼儿紧紧的裏住大军的鸡吧,随着大军的每一次抽动猩红的嫩肉翻进翻出,肠液充分的分泌的每一次抽动都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圣哥嘴也没闲着,一手握住一只大鸡吧,吃的是津津有味,啪啪声不绝于耳整个房间充斥着淫糜的味道,只见一个浑身肌肉,上半身穿着军装的猛男被吊在吊床上被人操弄着屁眼儿,嘴里还吃着两根大吊,画面简直淫荡极了。个把钟头过去了,大军操的越来越猛每一下都是重锤,每一下都蹭到了圣哥的前列腺,随着大军的操弄久违的要被操射的感觉又开始袭上了圣哥的大脑
“啊啊啊……要被操射了”圣哥嘶吼道,一大股白色的精液从圣哥的大鸡巴上喷了出来,一股两股三股,圣哥爽到菊花紧缩夹的大军也精关不守,一大股精液像子弹一样也开始往圣哥的肠道里发射
“啊,操烂你这次肌肉狗射死你”大军射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炮
“行啊,大军,你这根大弯屌真是厉害,这么快就把这骚逼操射了”海东笑着对大军说道。
操,这骚狗真是个极品,夹的我受不了”大军笑骂道。射了后的大军拔出自己的大吊,一大股精液随着大鸡巴的拔出滑落出圣哥的屁眼儿,圣哥的屁眼儿有些红肿,虽然被操弄了这么长时间却还是紧紧的闭合着,被操射后的圣哥瘫软在吊床上,却不想刚子己经挺着大屌摸索到了他的屁眼处开始研磨起来,刚子很体贴的并没有马上操进来,他知道射过以后会有小段时间的适应期,只是用龟头在圣哥的穴口摩擦,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圣哥大鸡巴又有点抬头的迹象,屁眼那里又开始有点瘙痒,肠道的空虚充斥着圣哥的大脑忍不住晃动自己的屁股,圣哥想马上有第二根大帰操进自己的屁眼過制住那种空虚感
啊…后面好空,快点操我”圣哥呻吟道
“骚狗,爸爸这就给你”刚只看见圣哥已经恢复过来马上开始举着自己的巨炮准备操逼
“啊啊啊…太粗了,太酸胀了,快要捅到胃里了。”圣哥淫荡的大声喊道,刚子的鸡巴实在太粗长了,随着缸子的鼠蹊部紧贴着圣哥的屁眼,他那个24公分的大鸡巴完全的插进了圣哥的肠道里,爽得圣哥浑身发抖,“大鸡巴操我,快点操我。刚才看到圣哥如此轻易的吞下自己这根巨属,对旁边的王超说道,“这肌肉狗简直是极品,万里挑一,从来没有人能如此轻易的容纳我的大鸡巴,真是个天生被操的骚狗。”刚子说完开始猛烈的操着圣哥的屁眼,每一次都把鸡巴拉扯到菊花口处,再一捅到底每一下都是重锤,圣哥能充分的感觉到,刚子的这根鸡巴跟海东王超,谢志勇的都不同,刚子的这根鸡巴更粗更长,能捅到海东跟谢志勇都捅不到的地方,每一次的抽拉都让圣哥觉得屁眼周围的嫩肉要被操坏了,连带着肠道都要被操坏了
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太大了,太长了,屁眼要被操废了,要被操脱肛了,刚子爸爸,我受不了了。”圣哥激动的喊“那我不操了好不好?”刚子说着就要把鸡巴往外拔,急得圣哥一把抓住刚子的鸡巴,往自己的屁眼儿里很劲的捅
“不要拔出去,操我,把我操烂操废”圣哥低声的说道
“真是个欠干的骚货,块头这么大却是个肌肉军犬,今天爸爸就彻底的把你草坏”刚子说完,开始猛烈的打桩般的操着圣哥的屁眼儿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2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军犬任插 骚狗

评论 4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2

    第一次看这样的小说,非常刺激。很棒哦!

    wangqiu2天前
  2. #1

    结局来的有些晚,好想圣哥翻身做主人!

    zhang1244天前
    • 老谢最后也太简单了,还以为会是个能让我来十几发的片段呢。

      Seive3天前
    • 看到谢志勇当奴我就放心了,想看谢志勇当狗舔脚

      4793150232天前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