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天生的S调教男友

异变体质之一:天生的S (算是一个小短篇吧)送给儿子-MUZUO
以下的 小男孩老师的对话,其实是我在小学时和老师的对话………呵呵。
凝川被他的辅导老师叫到了办公室。
那个年轻的女教师看着眼前神情倨傲的小男孩,心里念着“现在的小孩真是……”一边扯开笑容。
“小川同学,老师看了你的作文了。你在(我的理想)里说要做什么?可以再和老师说一遍吗?”
凝川看了看她和蔼地过分的笑脸。稚嫩的嗓音响起“我要做国。”
真是℃#ק¥%
女老师暗自翻翻白眼。这么说她没看错哦。
“可以告诉老师你为什么要做国王吗?”自己面对的是才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她当然是要用哄的。
“嗯……”他很认真地思考“因为我看电视上的国王都好威风哦,穿的好好看。”
瞧瞧,电视的毒害对儿童多严重……她才要以严肃的表情去告诫凝川不能相信电视节目时,小男孩又开口了。
‘而且国王身边的人都好漂亮哦,所有的人都向他下跪……还可以随便杀人,打人都没关系……”
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小川同学……老师告诉你,你是不能做国王的哦。”她总不能和个7岁的孩子说什么君主立宪制啊等等的大道理吧,还是模糊地敷衍了事好了。
他迷茫地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为什么不可以?老师……”
虽然心中的母爱泛滥,她还是硬下心来,撕毁他的希望。
“小川同学还有别的想做的人吗?”象医生啊,老师啊,律师啊。不是都很好?(我想还是没国王好吧……)
小凝川皱起眉头,样子严肃地想着,半天“不能做国王吗?”看到老师重重的点头,他委屈的说道“那我做王子好了……”
爆!!!!
老师真是被他打败了,看来是没办法扭转他的观念了。
她决定动之以情……
“小川同学,你想想哦。要是你做了国王,和你在一起玩的小朋友看到你都要下跪,还有你的爹地妈咪哦。他们会疏远你的。可能就不会和你一起玩了哦。”
“是吗?”凝川困惑地皱着鼻子,他不喜欢没人陪他玩。
“老师……”他靠向女老师的身边,声音闷闷的。
她搂住他小小的肩,心里暗笑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老师,我是国王的话他们是不是要听我的?我可以命令他们陪我玩的吗?要是他们不陪的话,我可以杀死他们……是不是?老师?”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一个只有7岁的男孩口中说出来的,晕。
“可是,你想想,和你玩在一起的小刚啊,丽丽啊,他们会不高兴的哦…”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躁。
“是吗?”他在脑海里想象小刚的哭脸。
似乎他哭的样子看起来更好看……
§§§§§§§
“川,你的汤要凉了。”餐桌对面的唤声把我从回忆里拉回。
不知道怎么搞得,我竟然会想起那么古老的事情。
原来我的S倾向从那么早就暴露了。
呵呵
我低笑了两声,更是让对面的爱人不知所措。“川?”
“吃你自己的饭。”我冷漠地说着,他的脸上有一瞬受伤的表情。低下头,自顾自的吃饭。
手臂越过桌面,掰起他的下巴。“你是在怪我没称赞你今天的打扮吗?”
我的同居爱人-我的M。
他坐在餐桌的那边。身上只系着一件浅绿色的围裙。
这是他在家里的通常打扮。
或者说是我在家时他所表现的顺服天性。
“没…没有…”他咽下一口唾液,喉结上下滑动着。
“我的汤冷掉的话,你会再为我热,对吧。”食指和中指探进他的口中,在他喉腔的深处搅动。
‘嗯……”眼角淌出泪水,隔着薄薄的围裙我可以看到他挺立的乳尖顶起的小突点。
抽出手指,他自觉地用舌头轻舔我的指腹。将他留在上面的唾液舔去。
但今天的他似乎有点不满足,胆子也好象大了。
在后来他开始吮吸我的指尖,用舌缠绕,用牙轻咬。
“是不是这两天我赶稿没顾到你啊。”
餐桌的宽度不过一米。我抬起右腿,踩在他分开双腿间的椅面上。
我感觉拖鞋下挤压到的软却鼓涨的东西。
“嗯…嗯……”吮吸着我手的小舌抖了下。
他闭上眼,脸上的红晕浮起。
有点坏心地用力踩脚下的花茎。
看他闷哼了声。
“不准射哦,这是在客厅里面。虽然我知道你没什么羞耻心……”
我恶意的言语叫他很快乐。
我心里清楚的很,他和我差不多,都是天生的异变体质。
但他显然乐过头了,竟然在咬我的手指。
在他没明白过来前,我站起来。扇了他一个耳光。
红红的手指印和他自己的唾液留在了他的脸庞。
“得意忘形了?”
被打偏的脸缓缓转向我。“对不起,川。是我错了。”
“去热汤……”
他站起来端起我面前的汤碗。
当他转身的时候,他的整个背部就暴露在我的视线里,颈项和腰间的细绳系绑成可爱的蝴蝶结。
曲线优美的臀部和腰肢。
他始终都让我怀疑他的年龄。
我的确是冷落他了。
原先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都看不出了。
难怪他要欲求不满。
好吧,做为一个S,比是有责任让自己的M高兴吗、
尾随他来到厨房,我倚在门框上,看他近乎赤裸的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小妖精,存心诱惑我。
来到他的身后,他站立在灶台前的身体热的很,我的手一抚上他勃起的花茎,他就兴奋地打颤。
从刚才开始就在等我这么做吧。
“今天做错了事对吧。”手掌罩住围裙下的鼓涨,轻咬他的耳垂。
“是…是的……”他永远那么敏感的的身体半依偎在我怀里,下体更靠近我的。
隔着布料套弄分身,增加了摩擦同时也让快感攀升。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另一手的两指玩弄他的甬道。在那里深浅不一的进出。
“我……啊……”因我猛的戳进而分神,他涨红了脸,用暧昧的语气说道“求你……求你惩罚我……”
“你的确要再教育。”我抽出手指,但仍抓着他早就硬起来的花茎。
我看到一边的流理台上有一段做料理剩下三指粗、二十公分长的黄瓜。顺手拿了过来。
“注意火哦,我还没喝过你做的汤呢。”
我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把那段黄瓜塞了进去。
“啊啊啊啊……”
泪水重新涌了出来。
那是欢娱的泪水吧。
在我的眼里,他这时候特别的妖媚……
有弹性的洞口吞进了长长的东西。
用指尖将它留在外面的一点点残余也推了进去。
“嗯……”
汤热好了,他站在餐桌边上,股间夹着我给他的东西。
我坐回自己的位子……
嗯……不错,汤的冷热程度正好。
看看他急促不安的喘息。
“刚,年为什么不坐下来?”
“不……”
“我说坐下来!”我加重语气,他愣了愣。走近他的位子。“慢慢的坐下来,让我看清楚你的表情……”
刚拉开椅子,迈开双腿。为了不让那里的东西掉出来,他腰部和大腿上的肌肉都绷紧了。
但还是无可避免的在下腰的时候让黄瓜的顶端逃了出来。
嫩绿色的围裙摆动中隐约可见深绿色的东西滑出。
“嗯……”他咬着牙夹紧收缩内壁。
“坐下!”
平滑的椅面又重新将那东西塞回他的肠道里。
好比一次直率的插入。
刚的脸涨的通红,我知道他到极限就是这样的表情。
“不准射,我还在吃饭……”
“可是……川……”他企图用娇软的声音魅惑我。
但我是个S,一个强硬的S。
“自己用手堵住……等我吃完饭才准射。”
刚含着泪,半揭围裙的下摆。以他的手指按着花茎微开的铃口。
那里也 是他身上的一处漂亮风景。
割过包皮的花茎顶端,清晰的看地到铃口,和里面冒出来的体液……
我不急不忙地继续我的晚餐。
看着刚臣服在我的掌控中。
我虽然 做不成国王,但还是可以继续我的“国王”生活……
和我可爱的臣子在一起分享我的快乐……
异变体质之二:挖掘的M (宝贝儿子,你到底看到了没啊?我感觉自己在瞎忙呐)
“川……可不可以……”刚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爱人求饶。
川看杂志的头都没抬起来 “不可以,继续跑。”
在客厅面对电视的左边新添购了一架健身器材。跑步机是全自动的计时计程。
刚正在跑步。
“我……川……”他汗水淋漓地对川哀恳。微湿的留海贴在额际。
川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杂志,来到刚的面前。“我是为了你才买了它的哦,而且你还没有跑完预定的公里。”
他看着跑步机上的刚。
只穿着跑鞋赤裸着身体的刚因为运动而浑身泛着迷人的粉红色。
颈项滴下的汗在他跑步的幅度下经由锁骨来到他的胸口,滑过挺立的乳尖,沿着纤细的腰肢没入刚下身的茂密里。
“嗯……”他很难受,跑步机不停运转的履带使他不停的跑。
虽然只是慢慢的,但,每一次都让他的甬道受到强烈的刺激
川在刚的那里塞了一个粗大的按摩棒,与皮革制成的底座相连。
它们紧紧地束缚在刚的腰。
它们满满地填充着刚的甬道。
他的步子不敢迈地太大,两腿的摆动和内壁在硬物上的摩擦。
有别于一贯的振动和进出。
来自方方面面的刺激使得刚再也忍受不了了。
“我……我不行了。”抓着扶杆的手指用力到关节发白。
他要射了!
才要喷射出欲望的刚,在一瞬间从高峰上跌了下来,继续在火海中沉浮。
川抓住了他的花茎顶端。紧勒的窒息让他无发宣泄,加上暴露在外的铃口被碰触。
刚要疯了,可是自己的致命点还握在川的手里,以他对川的认识。他是不会放手的,即使刚停下脚步而被履带往后带。
他还在跑,与其说在跑不如说是他在弹跳着身体迎合川的手和后庭的玩弄。
好热!身体象是着了火一样。
刚的意识是这样告诉他的,只要继续跑下去,这种快感就不会消逝。
他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水分和杂念都从汗腺里排出体外了。
飘飘然的生理直观让刚不自觉地溢出享受的呻吟,头微摆着做着重复的跑步运动。
“嗯…嗯…嗯……”
川站在跑步机前方,手心里揉捏着刚越来越硬挺的花茎。
他还真是买对了东西,川现在的样子棒极了。
双唇半启,满面红潮地摇着头。被汗水冲洗而反射灯光的裸体,每一块跑步时牵动的肌肉。
以及在他掌中兴奋地微微抽动的花茎。
看来他很喜欢这种运动。
川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S的本性叫他不能接受刚太过的享受表情。
他要看的是他羞愧、流泪的样子。
放开手里的坚挺,刚身体颤动了几下。气息也变的更加浊重。
但他任就沉溺在原先的快感里,他还没达到高潮。
似乎刚才射精的欲望被快感盖过了。
不过川没有因此失望,他也不希望刚那么早射精。
缓步来到沙发边,找出靠垫里的开关。
“啪”的打开在刚体内的按摩棒。
“啊啊啊……啊…嗯……”
一时间,在无措的销魂叫喊声中加进了一阵阵的机器“嗡嗡”声。
“这样的话你会更舒服的哦,喜欢的话就跑快点。”
起先在川的注视下,刚踉跄地跑动了十几步。
膝盖酥软无力地频频打颤。
川把调幅推到最大……
“速度太慢了。”
“啊啊……不…不行了……”
刚挺立的先端喷射出许多爱液,随着花茎的萎软,刚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膝盖跪在还在运转的履带上。
“嗯……”
他的身体被向后带动,最后形成的样子就是。
刚两膝大开的跪坐在跑步机的后方。
他的后臀坐在地上。
那里的振动还在持续。
原先的挺立海绵般垂附到地板。
刚拱着背张大嘴呼吸。少许的唾液和汗水滴在地板上。
“刚……真是的,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你的体育没读书时那么好了哦。”
川的手指轻划着他颈侧的敏感地带。
“你喜欢我为你买的跑步机吗?”
“嗯……”
“大声点!”
“喜……喜欢……”咽下到了嘴边的呻吟,刚闭起眼睛回答。
川不喜欢他把那双明亮的眼睛藏起来。
抓住他的头发,使他面对自己。
“睁开眼,大声回答!”
看着川有些凶狠的脸庞,刚边说着羞耻的话边颤抖。
绝不是因为他股间的粗大按摩棒。
那是一种被羞辱时他感到的快乐。
“很喜欢……我喜欢在跑步机上……那东西动的感觉……”
“呵呵呵呵……你很乖哦。”川放开他“那么以后每天都要好好的运动。”
刚一想到今后的每一天都会在跑步机上感受到忘我的快乐,他的分身就开始充血。
“川……”他的下体才微微抬头,后庭的饱满让他难耐地要再一次发泄。
可是他不敢用自己的手去碰,川还没给他指示。
刚把它当成一种变相的奖励。
但还是忍不住习惯地用嗓音诱惑川。
他很迷他的声音,尤其是在刚有所图时不自觉散发的妖媚。
正是因为这样,刚才可以叫他的名字而不是“主人”。并且用他的呻吟来催促他。
这一点使他们看起来更象是对爱人,而不是“主仆”。
“小东西想要讨赏?”川在他身边蹲下。指尖轻巧地解开他腰际的皮革。
少了强制约束的按摩棒在振动中往外滑。
“啊……啊……”异物退出时的摩擦和甬道自然收缩比在内部的振动带来的快感还多。
“不…不要……川…不要拿出来…嗯…”洞口边缘之饱涨与深处的渴望填满之间的矛盾冲击着刚的生理。
他哭着向川哀求。
“不拿出来?”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很快平复。“刚,你在指挥我吗?”两指捏紧他的一边乳尖,将按摩棒拔了出来。
“嗯……”刚知道自己又做错事了。
“起来。”川命令道,他捏着刚的乳头站起身子,迫使刚跟着他起来。
刚的两腿无力,站立的速度当然比不上川的,但胸口一边被提拉的刺痛还是叫他乖乖的用尽全力。
受到乳尖的拉扯,他被这根变相的绳索带到沙发前跪下。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END-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天生的S调教男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