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同性的愛

如果不是2010到2011年在台湾做交换生的经历,东东恐怕不会对性取向有清晰的认识,那会儿台湾正在大力推动性别平等与多元教育,各式标语和宣传册铺陈在校园里,在此之前,这个成长于内蒙的大男孩没有谈过任何恋爱,不论对象是异性还是同性。

东东有着典型北方人特征,宽脸,大眼睛,说话嗓门大,言谈无不昭显他的干练与直率。来到广州生活一个多月,对于吃惯了北方用白开水锅底的他来说,南方火锅偏厚重的锅底令他难以消。鲜有人觉察的是,除开生活习惯,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性格所携带的地域特点,有时会成为我们亲密关系的桎梏。

小歪有着一副文静而清秀的眉目,曲线所勾勒出的脸庞蕴含着南方的温软,料他不会想到,如若不是在ins上无心的一刷,身在上海的他怎么和千里之外的东东相识呢,原本他只是个在上海的广州沪漂罢了。平日朝九晚五的工作之余小歪不忘关注着好些摄影师的动态,可就是那么一条ins上的内容牢牢抓住了他,照片里正是小歪的福建老家,他好奇地在对方照片下附上自己的评论。

东东发了这张照片,彼时他正在福建转机准备去泰国。毕业后他从广州回了内蒙,工作之外他将时间投入到独自旅行当中,短暂的逗留令他对福建的观感颇佳,去到泰国之后他把几张拍得不错的照片传到ins上,看到小歪的评论,回国后两人相互交换了微信。

两月后小歪决定从上海飞赴内蒙,他说自己当时想的只是去玩一趟,作为旅行达人,出发前他特意备好了相机。一度以为能目睹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然出乎意料的不止是和幻想中不同的风光,还有东东确定了小歪就是他可以牵伴的人。“如果说仪式感的话可能就是他去的第一天我就带他见了我在另外一座城市的好朋友。”

结束行程后小歪回到了上海,两人开始了一段三个多月的异地恋,其间东东特意造访了上海,东东,小歪和小歪的朋友一行四人在迪士尼度过万圣节,也发生了他们两人间的第一次矛盾。此后两人又相约去平遥,那天空中飘着小雨,游客都不见了踪影,斑驳的古城墙上唯有他们两人。小歪架着画板将雨中的古城描绘在纸上,东东为他撑着伞,他说那种感觉美好而浪漫,“好像那一刻全世界都在注视我们。”

异地恋少不了你来我往。从平遥回来后,小歪就在思索要不要改变当下的生活状态,一个多月后他决定辞掉工作,搬去东东的城市。

“我当时也不是特别有底。”一方面他渴望两人能生活在一起,但另一方面他也有顾虑,担心无法适应即将到来的同居生活。出现不适的首先是小歪,北方寒冷而干燥的气候令他经常流鼻血,这个问题可以交由加湿器搞定,但很快小歪发现有些东西不是靠适应就能解决的。

在内蒙生活跟上海截然不同,或许是城市间经济社会发展的差别,小歪下班之后的时间或多或少还是被工作侵占,着实令他感觉不舒服,“我来这边是为了陪他的,但现在被工作剥夺了很多生活的空间。”东东和小歪的分歧接踵而至,一天的后半夜,东东的朋友因为突发身体不适而入院,便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连带着还有在一旁一不知所以然的小歪,他认为这种事情完全不必那么晚赶过来。凌晨四点多,东东和小歪在空旷的大街上争得面红耳赤,谁也没有让着谁。

东东说自己的性格位于强势的一方,“就是你要的是苹果,可是最后我给你一车香蕉,但其实你只要一个苹果。”尽管东东也会尝试让步,但他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看到彼此的分歧而苦于没有解决的办法,小歪选择回福建老家,他认为两个人需要一些喘息的空间。

不久,东东计划去泰国旅行,他于是叫上小歪,并希望借助这短暂的异国时光重塑两人的亲密关系。好巧不巧,碰到东东的表哥来泰国度蜜月,东东又得花时间陪对方,这让两人最后争取的喘息空间都被压榨殆尽,也让一向温和的小歪不得不爆发。回国不久,他选择了分手。

小歪会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比如在面对朋友住院这件事上,小歪觉得不是什么很重大的事情,“因为你生活在姊妹很多的家庭,得到父母的关爱不会比别人多,从小你就得一个人去医院看病,所以也不觉得住院是什么大事。”

两人的意见向左还体现在对社群组织的态度上,小歪此前在上海就接触过,一度打算自己做一个,然而东东对此不以为然,他说社群组织一般都是拿来相亲的,因此一开始就不赞同小歪参与。小歪跟母亲出柜的时候,他曾带母亲参加亲友会在福建举行的活动,恳谈会上遇到有相似经历的家长,小歪的母亲才很快从阴霾当中走出来,因此他很想组织一个属于自己的社群组织,通过绘画的形式在朋友中间构建一个轻松而美好的沟通环境。但东东并不知道这些。

虽然东东是一个独生子,但是从小的教育非常严格,“包括比如说我以前上学的时候考试每次都得第一,而且是全区第一,偶然一次得了第三,妈就不高兴,就觉得你就是应该考第一呀,你怎么能拿第三。”

这种要强的性格,经常置于冲突的双方互不相让的境地,也迫使东东开始反思自己亲密关系当中存在的桎梏,“就比如说我们日常生活一个东西,我放左边,可是你偏要放右边。如果搁以前我就会觉得不行,我就要放左边,因为这是我的习惯。但后面你就会思考,其实放左边和右边,它没有任何影响,只是说在认知上做了一个小小的改变,那整个的态度就会完全不一样。”

东东花了很长时间去反思,还向心理医生咨询和学习了很多沟通技巧。这段感情从绿叶繁茂的热带跨越到干冷的北温带,就像所有认真对待的感情一样,他们有不舍也有遗憾。今年三月,东东觉得自己当前的生活可以告一段落,他决定来广州生活,回到曾经读大学的城市,仿佛一切都重新开始。他只是把决定告诉了小歪,出乎意料的是,小歪决定也来广州,他说起码两个人在一起才有希望。

两千八百公里的异地恋,能够走到一起考验的还是两人是否有意愿有能力为对方改变自己,东东描述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至少现在我考虑问题会以我们的两个人作为一个整体,而不是单独只考虑一方。”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同性的愛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