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将军劫

第一章
“罗将军,罗大人!您何苦为了逆触怒陛下啊,耽搁了自己的锦绣前程不说,难道也不顾忌损了罗氏先祖的英名幺?”
罗炎又何尝愿意这样,且不说老中官所言句句在理,单只想到自己到底辜负了陛下的一片厚爱,胸中就象被一层层巨石重重压住,沉的连一口气都吐不出来。
但偏偏义之所在,想罗炎堂堂男儿又岂能用一对襁褓孩儿来换这荣华,只是陛下的厚恩唯有来生再报了…… 一时间他只觉得心如死灰,所有千股愁肠,万般心思俱化作一声幽幽的无声叹息,闻者无不如感秋风袭体,萧瑟不已。
他自小从军,性子坚韧,千军万马前都从不见失态,此刻却如失了魂般,身子微颤木然地站起身,却向着东方倾金山倒玉柱跪下身去:“罪人罗炎,谨望陛下保重……”
那老中官嘴巴动了动,到底还是没说出什幺,身子微微欠了下,一摆手中的拂尘退了出去,全不似牢房的雅致单间里就只剩下跪在地上仍未起身的罗炎,不知怎的,那身影只让人觉得分外凄凉。

这边宫中,殷煜破天荒地没在德政殿里披奏折,还不到正午就起身回了毓云殿,这位权威日盛的年轻天子只怕连自己也没想到,下意识里他便不愿将此当作政事处理,只需那人低头认个错,自己当个私情,轻拿轻放也就是了。
偏天不遂人愿,待那传话的黄门中官把天牢里刚出的那起子事一回禀,皇帝脸上没有什幺表情,挥手让那老内侍退下,面色才陡地黑了下来,牙根紧咬,太阳微鼓,足足盏茶功夫才回过神来,一字一句对着门外侯着的太监下了一道圣谕:
“传朕旨意,着三司重审吴逆一案,勿枉勿纵……”

要说这案子早就审的差不多了,也就是突然蹦出个简在帝心的罗子寒让刑部和大理寺的诸位大人左右为难,着实拿不定主意,这边圣旨一到,人老成精的大人们就动了起来.,塞银子套话一套功夫那是娴熟无比,估摸着上意心里也有了拿捏,里面关着的那位爷这次怕是要槽啊!
不说别的,先是那小书房一样的单间就先请您挪挪身子吧,这天牢里多的是好地方,可都等着您轮换着尝试呢。
把门的牢头最是捧高踩低,这会知道罗炎失了圣眷,被定了谋逆的滔天大罪,那里还有昨日的殷勤嘴脸。吴大有带着三个牢子,拎着一副乌沉沉的刑具,闯进小间里阴阳怪气地开了口:
“罗将军,哟,你看我这记性,得改叫罗逆了,都堂的大人们命小的带您换个地方住住。”
他说完这话,斜着一双死鱼眼盯着罗炎,试图从他脸上找到惊恐无措的表情来满足自己的畸念。但至始至终罗炎的表情都没有什幺变化,闻言只是站起身来,那清冷的目光倒是让吴大有一阵不自在。
他似有些心虚地咳了两声:“不忙走,先等小的们伺候您穿上这副家什……”
他一摆手,那三个牢子顿时围了上来。他们拿人显是熟练,左右两人按住肩膀,一人在后面揪起人犯的头发一扯,等罗炎被迫抬起头,那两片枷板顺势左右一合,那两道圆弧顿时卡在脖颈上,再将双手往那小孔里一塞,扣上锁扣,贴上铁条,那两片枷板顿时合为一体,罗炎的双手和脖颈被强行固定在一个面上,三十多斤重的铁枷一压,怕是神仙也逃脱不得啊。
只一副枷锁却还没完,两个牢子扶着罗炎坐下,又取来一条重镣铐在他脚上,满是书香的小间里顿时传来叮叮当当的锤打声,刺耳无比。
等戴好了这一身的行头,饶是罗炎身怀绝技也不免额头微微浸出一层细汗。吴都头似乎也不愿再多事,与那几个牢子一起押着身缠重镣的罗炎往那新牢房去了。
谋逆大案素来是顶了天的,无人敢轻忽懈怠,为防串供重犯向来俱是单独关押。这厢罗炎就被押进一间空无一人的小囚室里,那囚室虽小,上下左右浑然以精铁铸成,锁上牢门,连光都难透进来,一指厚的铁板任你武功再高也破不开,正是天牢里专门用来囚禁武林高手的樊笼。
樊笼比外面那些牢房小了一半还多,进去三个人便有些挤了,吴大有让那三个牢子在外面候着,自己亲自把罗炎押进樊笼。
等罗炎自己费力地靠着墙慢慢坐下,吴大有从那铁墙上摸出几条铁链,先取来一条锁住脚镣和铁枷,罗炎这下连站起身都做不到了,他抿着嘴也不说话,任牢头取来一条条锁链将他死死锁在墙上,末了,还被套上一只拴畜生用的铁项圈,便是早就有所预料,这下罗炎也终于忍不住痛苦地闭上眼睛。
吴大有左右检视一番,知道那罪囚再也动弹不得才满意,临走前还不忘丢下一句话:
“大人武艺高深,小的们无奈只有取这死物锁住您,便溺进食下人伺候着,安心住下就是”

二章
要说这刑部,大理寺,督察院的几位大人们也是一肚子苦水,只因圣意难测啊。这罗炎罗子寒本为废王殷砉时伴读,两年前吴逆谋反,牵连失了并州将军的官位被缉拿回京,不料转瞬却被天子亲封二品车骑将军典京师兵卫,掌宫卫,圣眷之隆前所未见。
不过罗氏一门英烈,世人皆知,且未闻罗炎未有反迹,这般隆恩也只当天子安抚忠良,稳定朝局之措。偏偏前些日子,这陛下跟前炙手可热的罗将军竟然马踏长街,半夜破开城门,被言官御史一通弹劾参进天牢中。
可还没等人会过神来,后面紧跟着就有内廷的宦官出来指点。刑部尚书没办法,硬是让手下在阴森天牢里收拾出一件雅致的小间给这位爷暂住。
但就这样过了没几天,宫中竟传出圣旨,要重审吴逆谋反一案。废王殷砉谋反不成,潜逃经年,但也于去年秋自裁服法,所涉人犯也早就发落完了,如今要审反案,圣旨话里话外却是要独审罗炎!
天子这般反复却叫下面人为难,好在三司共审,除了回乡丁忧的大理寺副卿外还有正副五位坐堂官,这下子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轮折腾后终于得了一句隐晦的提点:按例审。
诸位大人寒窗十年,又是宦海沉浮,熬到今天这位置哪个不都是人精。这一句按例审,两句.无不可细细琢磨一番已然明了,这位二品车骑将军定是出不了这天牢的虎门了。
既然陛下动了真怒,三司可不会怠慢,不光是清出这樊笼来,还特地找出部堂里精通刑询的人手,显然是要在御前显显本事。
………
很宽阔深长的一间刑室,四面到处都摆满了各式各样、恐怖万分的刑具,斑驳的血迹,血腥的味道,蹿跳的鬼火,真似那阎罗炼狱一样。
刑室上首并排置上了几座宽背大靠椅,本是为监审的几位大人预设的,只是一连审了几日都没弄出点供词,也不愿意天天看那施刑的场面,于是令手下继续拷问。
罗炎此时被铁链铐住双手高高吊在刑架上,双脚悬空。鞋袜也被脱掉,自地上拉起的一条铁链扯直捆住了他的双踝。被吊成这个样子,他的一双脚是既不能提起也不能落地的,必须双腿绷得笔直,丝借毫不得力,全身着力都悬在双臂,极是难受也很容易疲乏不堪。
两名虎背熊腰的行刑手正提着蘸过盐水的牛皮鞭子一前一后围着罗炎,啪啪啪的鞭声在阴森的刑室中啸响回荡不休!两名行刑手铆足了劲,高抡着粗壮的手臂,轮流着前一鞭、后一鞭的朝他身上不断抽落!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将军劫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