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的凶残大鸡巴体育生老公

我的凶残大鸡巴体育生老公-饥渴, 警察, 肌肉, 肉棒, 王, 淫乱, 暴力, 帅哥, 巨根, 巨屌, 少年, 大屌, 处男, 呻吟, 同志, 刺激, gay-gaystory-男郎社  朱问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傻逼的事。尽管他周围从来不缺二货,但今天下午在火车检票口发生的一切着实让他目瞪口呆,认定了这个在自己对面铺睡得七横八竖的家伙是二货界的领头羊。他自认为自己不是脸皮薄的人,只是在外人面前,他会表现得“体面”一些,有些白痴事他也是会偷偷做的,但是刚才自己目睹的事件让他清楚地认识到,诶,自己脸皮也不算厚嘛,智商也蛮正常!还是太嫩了!

  刚进检票口,吴昊就被拦住了,死活不让他走。吴昊这暴脾气就受不了了,当即冲过去就跟那个拦他的小妹“理论”起来。那个小姑娘大概也是新来的,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野蛮的人,第一瞬间居然被吓了一跳。她缓了缓神,方才秉着一如既往的工作态度和跟前这个楞头小子讲清楚。

  “先生,是这样的,火车站规定是不能携带活物入内的。你手里这只鸭恐怕不能带进来哦。”

  吴昊呆滞了两秒,才明白原来是手头这只鸭惹的事,这是他同寝室的一群逗比买给他回家过年的,瞎扯“喝口老鸭汤,直男变鸭”什么的,虽然可气,但毕竟是兄弟一番苦心,他也没怎么想就提着鸭子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准备回了家就让老妈给他炖了喝。不过现在~~

  他就一根筋,想也没想就顺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两尺长的砍刀,悲哀地和鸭子对视了一眼,然后手起刀落就给它嗝屁了。既然活的不让带,死了总行吧。万万没想到,他还是不能进站,还被带到了隔离室,原因是禁止携带管制刀具。我就个草了……

  朱问自认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但是这种一年难见一次的活宝他还是满乐意多瞅两眼的。除开智商捉急,那小子长得还挺帅,小寸头,棱角分明的脸,有模有样的五官,古铜色的皮肤和一身腱子肉,蛮符合运动型男的指标的。朱问弄清了情况,看见那傻小子被带走后也就离开了。以后,也不会与他有什么交集了吧!

  吴昊从隔离室出来时脸上写满了悲愤,他两步化作一步快速的走向自己的车厢,他现在心情很糟,就他娘的想好好睡一觉。他娘的鸭没了,拿来保身的刀也被没收了,要不是火车赶得急,老子非得跟那群不动产撕逼!  

  3号车厢6号,3号车厢6号,找到了。吴昊买的是软卧车票,5号和6号组成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还带推拉门。他转进房间时看了眼对面铺的那哥们,什么也没说,随手把背包一扔,便趴在自己床上睡着了。不一会儿连呼噜声都响了起来。

  当朱问看见刚那楞头青一脸不爽地冲进房间时,他不禁想起了刚刚被屠杀的那只鸭的悲惨遭遇,他怕这小子心里一个不快就把他手刃了。然而在他小心翼翼的目光中,那小子居然倒头就给睡着了。

  朱问有些紧张,他从来没有跟这样的一类人待一块过,他身边朋友都是那种很斯文的人,久而久之他也觉得自己是个斯文人,连说话都很斯文。而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不同于他这类人的存在,脑子里充满了暴力,野蛮,肌肉这几个元素。所以朱问不愿招惹他,即使同处一室,朱问也自认自己不会在他醒后跟他搭话。

  火车开了将近一个钟头,天色开始慢慢变暗,像这种大冬天的,不到七八点天空就黑得一塌糊涂。车厢内安有空调,热风吹起来还很舒服。朱问坐在床边,透过玻璃上淡淡的霜看见外面的冰天雪地后宛然笑了一下,庆幸自己待在的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地方。不然,这样的天气自己在外面呆上不到一个小时就给冻成傻逼了。

  一想到傻逼这个词,朱问就无法不往自己对铺那位兄台多看两眼,没法,这人给他的第一印象就这两字最合适。

  貌似能感知别人不太友好的目光,吴昊愣地一下就醒了,坐在床上恍惚了两秒,然后貌似想起了些什么,突然又倒在床上蹦弹起来,咧着嘴就大骂到:“我操你大爷的小警察,老子以后要再遇见你他娘的不把你干的死去活来的老子就不叫吴昊”。

  这人说话蛮有意思,名字好像是叫吴昊。朱问忍住笑的冲动,“你别折腾这床了,你这五大三粗的再闪两下这床我看就废了。”对面没了动静,他又继续:“而且你不是要草他大爷吗?怎么后面又改口草他了呢?”

  “老子草谁关你球事!老子还想草你呢,你他娘的谁呀?”

  朱问也是神经质,明明安安静静的坐完这趟车就好,但他偏偏还是跟这个愣头青搭了话。或许是被他说话方式给逗乐了,忍不住也想逗这傻小子一次!看见他挺冲的,说话没羞没臊,朱问也放开了心,于是他作了个揖,自觉特文艺的说:“初次见面,小弟朱问,明朝朱元璋的朱,问天问地的问!”

  吴昊一个鱼跃就坐了起来,一看就是有练过的!他漫不经心的瞟了朱问一眼,冷哼:“猪八戒的猪也敢和我叫板呢!”朱问没有生气,因为他相信像这种带只鸭上火车还能被扣留半天的人是不会有这种吐槽技巧的,这厮定是耳背要不就是脑子有问题,而朱问更乐意相信后一种。一想到这,朱问就忍不住捧腹大笑了!

  “笑你妈逼,你他娘的找草呢!”吴昊很不爽!

  “对不起对不起,憋了半天没憋住,实在抱歉,因为你~~噗噗~太逗了!”

  “你他娘的真的找草呢!”吴昊也不废话,一个箭步就跨到了对面床上。虽然一张卧铺塞两个人足够,但吴昊上床的瞬间朱问还是明显感觉自己的活动空间被压缩得很小,他不自觉地往墙靠了靠,有些紧张的看着吴昊。这小子是个十足的逗比,不过发起狠来可一点也不含糊,朱问又想到了那只鸭子,他感觉在吴昊眼里自己比它宝贵不了多少,不,那只鸭还可以用来熬汤填肚子,而自己对他是真没用!

  “你想干嘛?”朱问咽了咽唾沫,喉结处爬过一丝冷汗。

  “干你!”吴昊一脸坏样的朝他扑了过来,然后在他的惊恐声中把他整个人抱到了床上,猛地一压,就跟强暴似的用身体压住了他。“老子招你惹你你就这样损我,你他娘的是菊痒了调戏老子来宠幸你呢!”他们的脸离得很近,朱问甚至能听见吴昊粗重的呼吸声。

  “哥啊,不是这样的,你让我把鞋脱了再挨你解释清楚。”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明明就是你逗,还不允许别人笑了不成。朱问可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指不准这家伙又抽什么疯把他真的给那个那个了!

  “好!你说!”

  “是这样的,我笑你是因为~~因为……”朱问转动着眼珠,疯狂地消耗脑容量,但他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借口,他也不能实话实说,现在这社会,说实话是会惹火上身的!叮,灵光乍现。既然不能惹他生气,那就得把他感动得一塌涂地,忘了之前的事。

  “因为我喜欢你!”

  “啊?”这次倒是把吴昊弄糊涂了。

  “从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你的笑,你的怒,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让我不禁想找机会跟你搭话!”朱问被自己酸到不行!这种话简直就是大街货滥到不行,不过对付吴昊这样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稳管用。“我损你也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没有搭话的法儿,就只好用这种激怒你的方式。不过你生气的样子,我也喜欢!”

  “啪”吴昊一拍脑门,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他冲着朱问傻笑,“这样哦!早说嘛!”

  “对的,就是这样……”朱问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他手肘撑着床正准备起身,但又突然被按了下去。

  “你干嘛?!”朱问惊呼。

  吴昊傻乎乎的盯着朱问,双手却不老实地从他的衣服里摸进去搂住了他的背。“老婆都这样说了,我咋地也不能让你凉心啊!刚才是我误会了,我这次会好好对老婆的!”

  朱问被压得有点喘不上气。吴昊的手又大又粗糙,背部被摩擦着的感觉刺激着朱问敏感的神经。他拧了下身子,想挣开吴昊满是茧子的手。

  谁他妈是你老婆啊!这和我想的不一样啊,直男不都是挺讨厌甚至厌恶被一个男人告白的吗,怎么这家伙还燃上了。果然,这家伙的脑回路与众不同。

  “别别别,你现在不是应该逃的远远的吗,我可是喜欢男人啊!”

  “我知道你是gay!”吴昊还是傻乎乎的盯着朱问看,只是眼神里多了份理直气壮。“但是你长得这么好看,是gay有什么关系,你喜欢我,那我就得回应你不是?”

  朱问确实长得不赖,精致的脸,修长的身材,皮肤微白还很光滑,无论怎么分都是属于帅哥那一波。吴昊看着好生兴奋。他还是第一次盯着一个男人心动了,以往和那群“牲口”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不过现在,他的下面起了反应。

  一感觉到有根棍子顶着自己,朱问便挣得更凶。这流氓居然硬了!但是,他的几次反抗都是以失败告终,反而让上面那位更为激动,搂着朱问的力气更大了。果然,像他这种天天宅在宿舍看书的人是拧不过这种一眼看上去就是天天锻炼的壮汉的!

  “你放开我!嗯~”

  “别动,我是真的喜欢你!”吴昊的声音低沉又沙哑,带有命令。朱问的身体抗拒不了这种具有磁性的成熟男人的声音,他仿佛被施了定身符,没有了挣扎,只是口中依然低喃到“住手!”

  “我爽完了就住手!”

  朱问的姿势谈不上优美,他平躺在床上,双手抓着被单,两只腿被撑得大开。吴昊身上浓厚的雄性气息把他包裹着,让他的呼吸有些困难。

  胳膊拧不过大腿,还他妈是大象腿。朱问没有丝毫反抗的斗志。

  吴昊跟打开了阀门的洪水一样,攻势一波接着一波。他不停地在吴昊身上蹭着,像个公交痴汉似的在朱问身上又摸又捏,小腿,大腿,然后手钻进衣服里又在他纤细的腰上揉了两把,顺着腰肢就滑到了他的脊背。

  朱问的两瓣唇很美,像樱花,粉嫩粉嫩的,吹弹可破,多看两眼吴昊就已心猿意马,他嘿嘿傻笑了两声之后便一口吻了上去。他直接将舌头伸进朱问的嘴里,舔了舔湿滑的唇壁,他控制不住内心的躁动,舌头很粗鲁的一下便撬开了朱问的牙齿,瞬间,温热潮湿的快感席卷而来。

  当吴昊的舌头探入自己的口腔时,朱问忍不住双手抓住了吴昊的背,柳眉紧皱着。他感觉自己就是恶魔爪牙下的花姑娘,想逃也跳不掉。他轻轻地用舌尖顶了顶吴昊的舌头,然后又很害羞地缩了回去,然后又顶又缩……这样的试探让他倍感新鲜刺激。

  朱问的舌头如灵蛇般小巧灵活,每次它的触碰都让吴昊浑身酥麻。吴昊再也受不了,于是从朱问口腔深处把它硬生生勾了出来和自己的缠绵在了一起。

  他们激烈地舌吻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他们互相拥抱着,仿佛要把对方身体的每一寸都融进自己体内。一股又一股的爱液从他们嘴角流淌,晶莹剔透的还散发着微妙的催情效果。

  就这样吻了很久,吴昊依然像个刚开耕的小农民一样闷着脑袋使劲的亲,但是朱问有些透不过气了,他的颅内因为缺氧一阵充血,眼里也有些晕暄,虽然他一直闭着眼。他在吴昊的腰上用力掐了一下,结束了这次疯狂的舌吻。

  而吴昊被来自腰上的痛痛得猛的一仰头,舌头便突然从吴昊口中抽出,还粘连着一条条透明的液体。

  “嗷呜~疼!老婆你干嘛呢!”他揉了揉被掐出印子的腰,有些委屈的看着朱问。换做别人,吴昊早就一巴掌糊了过去,但朱问不一样,他是刚刚和自己“相爱”得不可分离的那个人,明明他们你情我愿吻得好好的,怎么朱问突然翻脸不认人了?!吴昊有些发懵,哈喇子一个劲的往下滴。

  “你,你个二逼是不是要给我吻死才才甘心啊!”朱问大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下乱跳的心脏继续道:“你他妈亲一会儿就够了,还一直恋恋不舍了不成?不给你来一下你会停?你个蠢驴!”

  “我可以一直亲到明天,这肺活量且够了!”吴昊拍了拍胸膛,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擦了擦脖子上的唾沫,眯着眼就冲朱问一个劲的傻笑。

  “没心没肺的家伙!我能跟你比吗,你个搞体育的!”

  “老婆你咋知道我是搞体育的呢?”吴昊把脸凑近了朱问,两颗黑不溜秋的眼睛盯得朱问坐立不安。这家伙怎么这么喜欢盯着我看呢?

  朱问指了指对面铺上的背包,“从你背的书包看出来的。上面画有皇家马德里的队徽。你这家伙这么结实,肺活量又惊人,很难想象一个非体育生能把自己练到这种地步,所以我初步猜测,你是体校的,还是体育生特招!”

  “哟,老婆你真他娘的聪明,连我是体育生特招都猜出来了!”

  废话,要不是特招,你那个智商能上的了大学?朱问抿了抿嘴,内心如实的想到。他手撑着床准备起来,但是突然的一股蛮力再次把他给推倒了。

  “你他妈又抽什么风呢!”朱问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按在床上而感到恼怒了。

  “老子还没爽够呢!老子屌一直硬着,难受死了!你给老子撸爽了,老子就放你走!”

  朱问听见吴昊简直流氓的话语,顿时紧张得气不起来了。他下意识的朝吴昊胯下瞅了两眼,发现这流氓的帐篷撑得正旺呢!吴昊的肉棒很大,从它在吴昊休闲裤上绷出的轮廓就可以看出。朱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他咽了咽口水,抑制住想扯下吴昊裤子的冲动,故作冷静的说:“自己撸去!”

  “老子就是要给你撸,咋滴,不服气来干老子啊!你要干不过老子,老子就干死你!”对于吴昊一耍流氓就张口闭口一个老子的行为,朱问也是蛮无语的。

  吴昊跨坐在朱问腰上,边说便边解开裤子,其实也谈不上解,因为这家伙连腰带都没有系,裤子松垮垮的一扒就下来了。朱问见状便把手按了过去,本想阻止吴昊犯浑的,但这家伙动作呔快,在朱问手伸一半时就已经把裤子扯到了大腿,一根肥硕坚硬的东西猛地弹了出来。朱问没来得及收手就冲到了吴昊的胯下,他不自觉的抓了一把,吴昊的命根子就被他抓在了手里。

  “哇喔,老婆,你真主动!”吴昊炙热的肉棒被朱问冰凉的手握着的瞬间,一种“冰火九重天”的快感直冲他的大脑中枢,他打了个冷颤,控制住了兴奋不至于秒射。

  秒射什么的太丢人了!

  朱问脑中一片空白,听不清吴昊说了些什么。这是他第一次握别人的男根,很烫很大,来自手心的炽热让他不能自拔!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握了半天,朱问才从迷幻状态清醒,他想把手抽回,但是身体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的右手紧紧的爬在吴昊粗大的肉棒上,手指如着魔般温柔地刮着布满青筋的茎身。

  “你傻缺啊!居然挂空挡!我我……”

  “老婆!好爽,快帮我撸!?”吴昊的声音很有魔性,令朱问情不自禁的套弄了几下。吴昊捏紧了拳头,挺了几下腰,一副爽得不行的样子。

  “好大!”话音刚落朱问就后悔了。朱问,你他妈的第二人格又出来了吧!

  他的的思绪跟不上自己的动作,左手已脱离了意识,一把搭在吴昊的肉棒上。这根庞然大物是属于我的!朱问的潜意识这样想着,双手用了点劲。吴昊的肉棒不是一般的大,朱问两只手齐上阵也只是握住了其三分之二,紫红发亮的龟头喷薄着前列腺,一股一股,白白的黏黏的,看得朱问欲火焚身。他揩了一把在手心,在肉棒上均匀地抹了起来。

  朱问的每次套弄都让吴昊全身酥麻,他的眉头紧凑,鼻腔中不时发出“嗯嗯啊啊”的哼声。而这样一个年轻大小伙淫乱的声音让朱问着迷,他用手对着吴昊的巨根狠狠地扳了三圈,撸动的力道明显加重了。

  仿佛只要握住这根炽热,就握住了吴昊的心。他的右手指尖抚摸着粗黑的肉棒上壮硕的筋,左手指尖在肉棒的冠状沟上轻轻摩擦,吴昊的呼吸声更重了。真他妈刺激!朱问也是男人,当他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的挑逗下变得如此敏感时,便倍感骄傲。他放弃了矜持,全心全意地为吴昊服务着。他的双手用力地套弄着肉棒,由于肉棒实在雄伟,以至于他的每次套弄都得花上不小的功夫。

  朱问很兴奋,他从没像现在一样疯狂过,仿佛积累在他心里十几年的躁动,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慢慢的,吴昊的肉棒变得更大更硬,朱问感觉自己的双手已经不能把它握住了。

  “老婆!用嘴!”吴昊突然按住了朱问,背一弯,气息有些狂热的在他耳边说。

  “嗯!”朱问咬了下嘴唇,答应了。如果他现在还拒绝,那就显得太做作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眼前这个性欲高涨的大男孩了。

  吴昊盯着朱问傻笑了一下,然后三五几下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速度之快令朱问咋舌。这小子是赶去投胎吗!?朱问感到一阵郁闷,不过一想到之后他们要干的事,他顿时面红耳赤了。

  “老婆,看我!”

  朱问抗拒不了吴昊有些沙哑的声音,他往吴昊身上瞟了一眼后,便再也移不开自己的视线了。吴昊的身材很棒,胸肌结实饱满,就像两块富有弹性的面包,他的腹肌足足有八块,楞次分明,胳膊手臂大腿小腿~上的肌肉也看起来特别性感,饱含力量。微弱的灯光投在他的身上,把他古铜色的皮肤和紧致的肌肉照得格外诱人。

  吴昊长得也不赖,浓眉大眼,小寸头,轮廓分明的脸上透着一股子桀骜不驯。他笑得很迷人,活脱脱的一个阳光大男孩。 

  此时他的肉棒硬得非常,又大又黑的肉棒就像一根粗长的铁棍,又像一条巨蟒,吊在他的胯下,让朱问兴奋不已。朱问按捺不住自己的欲火,理智什么的都已经丧失了,他猛的扑向吴昊,手臂揽过他宽阔的肩,屁股一坐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就像一只章鱼,爬在了他健硕的身上。

  朱问的头埋在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的凶残大鸡巴体育生老公

评论 6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