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从第一次高潮到同居3p

第一次手淫是在读国中二年级的时候,那时侯我一边想象著拉斐尔一边玩弄自己的分身,当白色的浊夜从身体里喷泻出来的时候,虽然没有什麽罪恶感,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变脏了,那时侯的我已经和之前的我不一样了。
“男生怎麽可以想著男生手淫呢?不合理。”第二天临班的小迦听了我的经验之後,奇怪地问。当时我们才开设生理课,小迦好不容易弄明白了小孩是从妈妈的下体而非肚佶出生,一下子听到比女人的身体还神秘的事,他说脑袋里好象被忽然塞进一团棉花。
“我想,拉斐尔的肉体之於我,应该不是男性的肉体吧?”我说:“手淫时我只看到他身体的白色,散发著他笔下圣母恬静的光──本来应该是意淫,但是通过我的一时冲动,我把拉斐尔的影子变成芳香四溢的真实肉体,这时我的行为才是手淫,对象不是男人,而是拉斐尔的意志。”
“我不明白。”小迦揪著自己的头发,望向窗外:有人跑完四百米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被他的肉体压碎的青草混合著泥土的气息,这种气息是否就是性的味道呢?小迦迷惑不已,我也感到有趣,开始试著站在他的立场上思考,从而,结束了我与别人之间第一次关於性的谈论。
之後的十年我一直没有情人,有欲望时我就一边读三岛由纪夫的小说一边自慰。有一次,我自慰的场面被室友撞见,他大为吃惊,而我则不慌不忙地把《春雪》里关於聪子的描写指给他,他看了之後点点头,觉得出於这个描写给人的美感使我宁愿自慰也不愿意去找其他女人是情有可原的,从此以後宿舍里都以为我不交女朋友是因为眼光太高:而实际上,我真正的欲望对象是清显那样的人。
大学毕业以後,考虑再三,我决定做一个作家。对一个不适应群体生活的人来说,作一个变态低级的三流作家是最好的选择。我的第一篇小说的男主角是个毫无节操的双性恋者,5页一口交,10页一床戏,到最後他至少让20个人感染了AIDS。我以为这本小说至少能到未成年人的欢迎,但是连载以来一直反响平平,原因是床戏缺乏刺激感。我的经纪人为此建议我去看AV电影,但那不比茨威格的戏剧崇拜更能让我勃起。於是,为了下一本小说的热卖,我面前只剩下亲自去体验这条路。
过完24岁生日以後,经纪人把瑞里带到我的房间。经纪人知道我的喜好,瑞里是清显那样的少年,从修长的身体到魅惑的脸。经纪人在这件事里几乎是皮条客的角色,介绍瑞里以後,她便识相地走了,剩下我和瑞里两相对视。
“你要喝水吗?冰茶还是咖啡?”当时我问。那是我第一次和别人做爱,尽管在瑞里之前我就知道性是怎麽一回事,但是我还是无法直接把瑞里放在床上,瑞里不是我笔下的人物,不是男妓。
瑞里用猫一般懒散的目光看著我,上下游走於我的身体,他的目光所到之处的我的肌肤,都立刻裸露在空气里,燃烧起来。
“不用了。”瑞里慢慢靠近我,把我压倒在沙发上,他的唇软软地滑过我的眼睛和鼻梁,盖到我的唇上,他的舌头滑溜溜地进入我口中,与我的舌缓缓而又有力地交缠,直到透明的液体顺著我的 嘴角流到抓著我的下巴的瑞里的手指上。
“唔……唔……”只是一个吻,就让我的声音充满欲望。
瑞里拭去液体,微笑了。我的气息越是淫靡瑞里的脸就越显清澈。他用牙咬著我发烫的脖子,力度正好,轻微
的痛感和快感混合起来更加刺激我的感官。他很快退去我的衬衫,指甲沿著我的胸膛划到腹部,留下一条淡淡的白色痕迹。之後,他抓著我的分身,灵巧地把玩,缠绕。──这种事我自己也做过,但别人的手指就是不一样。
“啊……”我本能地抱住瑞里,抚上他胸前的蓓蕾,那还不够,我感到口赶舌燥,一转身,把瑞里从沙发压到地上,脸埋进他衣服的皱纹里,搜索他身体里惊涛骇浪的地点。我的一致全都集中在分身处,我忘记了应该先用手指,直接把自己的分身挤进他狭窄的小穴。
“呀~~”瑞里发出一声痛呼,他的私处意外地很干燥,紧紧地夹著我的分身,一瞬间,我的脑子轰地一声炸裂开来:拉斐尔的意志,提香的色彩,梵高的感情在我身体深出不断地搅混,形成了原始的渴望。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8)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从第一次高潮到同居3p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