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入室偷窃反被把内裤干

 

凌晨二点钟,整个祈安小区都陷入了沉睡。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正努力攀过一座二层别墅的外墙,爬上了二楼的阳台。
有贼?!对了,今天正是林希威第一次出马的日子。做为小偷协会的新晋会员,经过了三个月的限苦训练,终于到他出任务的时候了!伤务的成败关系着他是否能成为一个正式的小偷,否则他就只能继续当一个实习小偷了。
他这次的目标–一条内裤。是的,一条内裤,它的主人是风宇集团的董事长关风宇,一位英俊潇洒、年经有为的企业家。他的黄金头脑和英俊的相貌让女人趋之若兀,他是商界的黄金单身汉,是无数女人追求的目标,但是却没见他和哪位小姐有过交往。好多富家千金私下出重酬收购他的贴身物品收藏,甚至有人出价100万要买他的一条贴身内裤,前提是要求一定是他穿过的。这么优厚的条件让林希威心动不已,二话不说就接下了这个任务。林希威早就打听过了,这几天关风宇在国外分公司没有回来,管家也是白天来收拾一下,晚上就会回去了,所以这座别墅现在是空无一人的。所以林希威才敢这么大胆,第一次出任务就一个人来。
仗着身材灵活轻盈,林希威没费什么力气就爬上了楼上的阳台,很幸运,落地窗没有关,只拉着一层轻纱窗帘,正随风轻摆着。悄悄拂开窗帘,林希威一侧身进到了屋里。屋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隐约借着月光看到一张大床正对着窗口,床上有什么却是看不到了。看样子自己运气不错,一上来就找到了主卧室,一般贴身的东西都会放在这里。屋里很安静,静的林希希威只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呼吸声,他努力睁大眼睛,想尽快适应屋中的黑暗,可是眼前却只是漆黑一片。不知为什么,林希威打从一进屋子,脖子后面的汗毛就一直是立着的,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起了一片又一片。奇怪,今天的任务明明很简单,也很安全,为什么自己的理智却在拼命要自己快逃呢?林希威只能解释为自己太紧张了。
眼睛很快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能模糊看到屋里的情景了。林希威首先朝着左手边的衣橱走过去,把几个抽屉仔细地搜了一遍,内裤倒是有好多,但是却都是新的,看样子这里的主人有洁癖,不穿旧衣服。林希威撇了撇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毛病还真多。再来是旁边的柜子,还是没有。屋里的摆设很简单,现在只有床头柜没有查过了。林希威蹲在床头柜前,几下把两个抽屉翻了个底朝天。因为知道家里没有人,所以他并没有注意收敛声音,也并没有警惕四周的环境。他不知道的是,从他一进屋,床上就有一双眼睛一直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放弃的叹了口气,林宇威决定去垃圾箱找找看,也许还能让他翻上次丢掉的也说不定。刚转身还没抬脚,后面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怎么?没找到你要的东西?”这个声音差点没把林希威吓的跳起来,他连头也不敢回,抬腿就跑。没跑两步,身子就被一双温热的大手给抱住了,整个人被拖了回来。“放、放开我!”林希威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身后那双有力的大手。整个人被抛到了大床上,虽然不疼,巨大的冲击力也撞的他晕头转向。屋里的大灯被打开了,耀眼的灯光晃的他睁不开眼来。眯着眼睛看向自己身前的人,这一看,真把他吓了个魂飞魄散。人现在应该在国外的关风宇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只穿着一条内裤,正斜眼看着自己。“你……你……你不是应该在国外吗?怎、怎么会在这里?”抖着手指着面前的风宇,林希威快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笑话!我的家,我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关你什么事!”风宇上下打量自己面前这个小贼,不错,皮肤白皙,唇红齿白,骨架均匀,正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尤其是他那双大眼,心里想的全都写在眼睛里了。刚才从他一进屋子,关风宇就察觉了,一直没出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显然是个新手,笨手笨脚的,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值钱的东西,还发出好大的声音,死人也会被他吵醒了。心情不错的关风宇很高兴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生活调剂品,最近的日子看样子不会无聊了。露出了一口白牙,关风宇尽量和善的问林希威,因为他看得出面前的人已经快被自己吓的晕过去了。“你在找什么东西?要不要我帮忙啊?”看着关风宇露出的白牙,不怀好意的凑近自己,林希威直觉自己会被他整个吞下去,吓的捂住脑袋大喊出声:“不、不要吃我……饶命啊……”
林希威的身体拼命往床上的被子里钻进去,只想找个能藏身的地方。关风宇被他的举动逗笑了,也爬上床去,摁住了被子的四角,把林希威困在了被子里面。被困住的林希威左钻右钻就是钻不出去,急的哭了出来。听到被子下的哭泣声,关风宇一把把被子掀开,看到林希威被憋的小脸通红,眼泪已经流了满脸。看着他哭泣的样子,一种从没有过的柔情从心底涌了上来,关风宇上前抱住了他,轻声安慰着。“不要哭了,我不会伤害你的”这种温柔的声音,要是换作从前,他是打死也不会发出的,不知道为什么见了林希威就自然而然的做到了。林希威听着耳边关风宇温柔的声音,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怯怯的说:“你真的不会吃我?你的牙看起来很锋利的样子,我好怕哦!”关风宇被他的话逗的哭笑不得,“我的牙齿白是因为我常刷牙,再说,就算我要吃了你,也不会用牙齿吃的。”“你真的不会吃我?!那你不用牙齿吃用哪里吃啊?”瞪大了眼睛看着关风宇,林希威已经忘了害怕了,一心只想知道他怎么不用牙齿吃掉自己。
叹了口气看着呆头呆脑的林希威,关风宇知道自己遇上了史上最笨的贼了,不想着怎么逃跑,倒老想着些有的没的。“你先告诉我,你是来偷什么的?还有,告诉我你的名字。”还是先弄清这个小糊涂的来意再说吧。
“嗯……”小脸不禁红了红,林希威总算想起自己是失风被捉的身份了,“我叫林希威,我、我是来偷……”头越来越低,声音也低了下去。关风宇把耳朵凑到林希威的嘴边,才听清他的话。“什么?!我的内裤!”关风宇快晕过去了,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贼,居然是来偷内裤的。“你、你偷我的内裤做什么?”他也开始结巴起来了,实在不能接眼前的小人儿有这种癖好。“你的内裤值100万哦!这是我第一次任务,说什么也不能失败的!”林希威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关风宇,眼里闪着祈求的泪光,“你可不可以把、把你的内裤给我一条啊……”“好啊,衣橱里有的是,你自己随便拿好了。”实在是不能拒绝眼前人的可怜相,关风宇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很简单嘛。“可是……可是……”林希威实大说不出口他的要求。“还有什么问题吗?”关风宇难得的耐心全都被林希威引了出来。“我……我要的、要的是……是……是……你穿过的啦!”一口气结结巴巴把话吼了出来,林希威再次把头埋到了被子里面,没脸见人了。
…………
关风宇愣住了,没想到现在的人都这么变态了,连穿过的内裤也出高价买。伸手把埋在被子里的小驼鸟挖了出来,抬起他的头看着自己。“如果我给了你,你给我什么好处?”关风宇的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充份发挥他的奸商本色,开始讨价还价。“你真的愿意给我?!”林希威惊喜的看着关风宇,“那、那我分你一半钱好了。”终于可以完成自己的第一次任务了,林希威大方的分出了一半的钱。“钱我有的是,我不要这个。”关风宇才没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
“那、那你要什么?”林希威用他那双小鹿般的眼睛看着关风宇,看得他只觉得一阵燥热从身下涌了上来。
“我–要–你–的–内–裤–来–交–换!”关风宇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下)
“我、我的……内裤?!”林希威只觉得自己的脸快烧起来了,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啊,他居然要自己的内裤来交换!
“换不换?我不要钱,只要公平地交换而已。”关风宇盯着林希威的发心,嘴边露出了得意的奸笑。他有把握林希威一定会答应,那自己的目的也快达到了。
“嗯……嗯……那、那好吧!”林希威左思右想,还是咬牙同意了对方的要求,为了能顺利完成这次任务,他拼了!
关风宇满意的点了点头,“非常好,那可以开始脱了。”“脱、脱什么?”林希威被自己脸上的高热烧的有点发晕,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当然是–脱你的–内裤喽,还有–我的。”关风宇一下扔下了两个炸弹,炸的林希威一下子蒙了。“现在?!”
“是啊,不然你还要挑个良辰吉日?要是你再拖拉,我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哦。快来吧。”关风宇往床头一靠,摆出一副任君宰割的样子。
林希威生怕他会改变主意,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不、不,我这就脱了!”一咬牙,闭眼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扔给了关风宇。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下体,林希威不敢看关风宇的脸,只能低着头说:“该、该你了……”接过林希威扔过的内裤,关风宇拿起来闻了闻,看样子小威威很爱干净,经常换洗,内裤上没有异味,只有淡淡的肥皂味和青涩的体味。“我的也要你来脱哦,快点,不然我要反悔了!”关风宇已经迫不及待要品尝面前的美味了。
林希威一听,顾不得害羞,赶快爬到他身边,伸手抓着关风宇内裤的两边,颤声说:“那、那、我要脱喽!”关风宇没有出声,只是点了下头,眼睛紧盯着林希威通红的脸宠。
双手使劲往下一拉,关风宇硕大的肉茎就弹了出来,已经呈半勃起状态的挺立在空气中。被眼前的巨物吓了一跳,林希威愣在那里,手硬是不敢再脱下去了,就这样双手抓着内裤愣在了那里。关风宇拉过林希威的一只手,轻轻覆在自己不断跳动的欲望上,让他感受自己的激动。“你瞧,它已经为你这么热情了。”感到手下的灼热,林希威吓的连忙把手拿开,转身就想跳下床去。关风宇一手拉住他的手臂,“你脱到一半就想跑?”一把把他拉到身边,翻身压住了他。“你不是想知道我不用牙齿是怎么吃你的吗?现在我就来教你吧!”关风宇嘴里喷出的热气呼在林希威的脸上、脖子上,让他不自大的扭动身体想逃开,却挣不开对方的制约。
“我、我不想知道了……你放开我好不好?”林希威虽然懵懂,但是也知道对方是不怀好意,直觉让他只想离开这个危险人物。已经情欲勃发的关风宇哪有这么轻易放开他的道理,双手紧紧捉住林希威的手扣在头顶,下身挤在他赤裸的双腿间,粗大的热烫就抵在敏感的穴心上,一挺一挺的蓄势待发。林希威的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下身不知什么东西顶着他,滚烫滚烫的,让他很害怕,“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不要知道了……呜呜呜……”关风宇轻轻舔掉他脸上的泪水,“现在想逃已经来不及了,我会让你快乐的哭出来的!到时候你就离不开我了……”轻轻啃咬着林希威脖子上的娇嫩肌肤,一路吻咬到胸前的粉色乳首。看着眼前两朵娇艳的小花不停轻颤,关风宇一口就含到了嘴里,用力的吮吸着,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咬住,向外拉扯。吻完了左边的又换到右边,两边都不会被他忽略。胸前的疼痛和麻痒让林希威低呼出声,只能看到关风宇黑色的头发在自己胸前晃动,难道他要把自己的乳头咬下来?!“不要咬了,不要咬了!”
直到嘴里的粉红小花在自己的嘴里颤抖着挺立起来绽放成鲜红色,关风宇才抬起头来,吻住了林希威不停叫嚷着的红唇。舌头直伸进去,缠住了他不停闪躲的舌头,一起纠缠起舞。舌尖刷过整齐的牙齿,舔拭着林希威上颚的敏感处,不停地做着虚拟的抽插动作。被他亲的喘不过气的林希威只能拼命转头想躲过他的舌头,却怎么也逃不过他灵活的追逐。满溢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一直滴到了枕头上。就在林希威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关风宇结束了这个长长的深吻,两人分开的嘴唇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拼命的吸着气,林希威只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炸掉了,伸手擦掉自己嘴边的唾液,初吻就这么失去了,对象还是个男人,这个打击让他已经反应不过来了。看着林希威胀红的小脸,一副快哭泣出来的表情,关风宇居然有种奇异的快感。坏心地俯下身上,用手握住了林希威小小的青茎,一边用舌头轻轻的舔着,一边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还没从打击中回过神的林希威只觉得自己的下身突然被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舔着,低头一看,是关风宇的舌头,一阵热气轰的一声冲上了头顶,下身的小小肉茎也迅速挺立了起来。“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好脏的,你、你快起来!”小小年纪就有脑溢血趋势的林希威已经无法思考关风宇的举动如何了,只是直觉要他不要舔那么脏的地方。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入室偷窃反被把内裤干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