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公主逃婚后上了小太监

东帝国都一派祥和,又是科考放榜的日子。
当唐嗣看到自己名列榜首得中状元的时候,心境很是平和。
初次面君,皇帝对他的身世似乎很感兴趣,而他也没什么不可以对人言的,自己的父亲也是个书生,不到五十岁就生病死了,母亲于次年积劳成疾跟随而去,自己靠着代写书信,和卖些字画过活,进京赶考与其说是求名利,求官职,不如说是为了求证自己的实力,他只想知道自己的水平到底如何?
一派直言出自肺腑,没想到得到了皇帝的意外赏识,没几日宫里传出了消息,皇帝要把自己最宠爱的如意公主许配给他。
对于这件事唐嗣没有太多的表示,说不上喜欢与否,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作主,而他没有父母,君主作主此事已经定了。
然而公主却拒嫁逃跑了。唐嗣进宫见了皇帝。
发生这种事情自然不可以声张,最后议定的结果,皇帝那边密密的派人去寻回公主,抓回公主身边跑了的那些宫人。驸马府那边先遮掩一下,不要让人发现公主不在府里,应为公主带过去的人跑光了,又不好再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于是唐嗣顺利的留下了小竹子那条命,暂时要他在驸马府充当宫里的代表。
皇帝甚至允诺,公主回来以后,准许唐嗣娶妾以作弥补,只要他不声张此事,毕竟这件事是皇家理亏阿。
唐嗣回府把事情大概才和小竹子说了,小竹子就腿软得瘫在了地上。
“我只是个太监,只是个太监阿。”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要想保命,从今天起你要听我的。我会派人守住这个院子,每晚我会过来休息,而你的任务是要别人以为这个院子里有人,不要抖了,听明白了没有?”
“驸马爷,才明白了。”
“好了,本来张的就丑,哭丧着一张脸就更加没法看了,起来吧,会不会下棋阿?”
“会一些。”
“出去和看门的说,我要和公主下棋,要他们拿一副棋给你。”
状元劫
第二章
从下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而小竹子就属于那种不温不火,输赢都对他一样,心境平和的那种。而唐嗣却是那种事事争强的那种,胜利的喜悦来自对手的狼狈,可是遇到一个输赢都是一脸木奈表情的对手,唐嗣就开始觉得无聊了。在一想自己的窝囊,和皇家对他的不公他就更加的有气,而这气又不好和别人说,只好发到了小竹子身上了。
今日面君,他本想让皇帝取消了他和公主的婚事,就算不让别人知道公主和人跑了,最少弄一个和离也是可以的。
谣言他可以不信,甚至只求自己夫人婚后安分一些就可以了,可是没想到新婚当天就演了一出私奔的好戏,他是个男人,老婆新婚未过就与别人跑了,他的脸面和自尊都不好啊。
想到公主回来了自己还要和那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过后半辈子,他就难压心头火起。
唐嗣在赢了不知道多少盘以后,猛的站了起来,掀翻了棋盘。
作为一个奴才看到主子这幅表现就知道主子生气了。
小竹子往后退了几步跪在了地上。
“奴才该死,请驸马爷息怒。”
“不要叫我驸马,我算什么驸马,以后叫我唐嗣吧,去给我打盆水来,我要睡了。”
小竹子打来了一盆水端到了床边,唐嗣才要脱袜子,他连忙上去帮忙把袜子退了下来,并把他的双脚抬到了水盆里。
唐嗣一想自己如今是状元,还是名义上的驸马,是该由奴才侍候的,也就没拦他。
一只温暖的手扶触着自己的脚底,一股瘙痒难耐从脚底升了起来。要他突然想起了婚礼前几日宫里人拿给他春宫图,那些图也只可以说是皇帝想得周到,怕他父母早亡没人教过他男女之事特意让他演习的,那种东西不看还好,自从看了他心里就有着什么东西在骚动着。
低头看看那只在自己脚上游移的蜜色的手。
皇家如此待他,他拿一个太监谢谢火气因该不过分吧?
小竹子转身去端洗脸水的功夫,唐嗣背后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了算计。
小竹子拿布斤擦着唐嗣的手,还不知道危险已经邻近了。
突然唐嗣拉住了他的手腕。
“你知道男女之事吗?”
“奴才是个太监。”
“我倒是个男人,可是窝囊的想去做个太监。”
“驸马爷您是个好人,也许公主过几天会改变主意回来的。”
“那种女人我宁可不要,陪我一晚吧。”
“阿!奴才是个太监阿。”
“在公主回来以前我不可以纳妾,不可以传出不好的传闻,只有你知道这个秘密,而我是个男人既然这个院子里只有你我,那么我想要的时候只能将就你了,你敢说不?”
“奴才是个太监阿。”
“你要死,还是要陪我选一个吧。”
小竹子站在那里泪水滴了下来,算是默认了。
“把你的衣服脱掉。”
小竹子脱光了衣服以后,站在了唐嗣面前。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背,咬住了下唇。
“没有了子孙根皮肤就会比常人光滑很多,看样子是真的,你哭什么?我的第一次竟然要将就你这么一个丑人,该我哭才对。”
一双大手摸上了小竹子赤裸的腰,对那里的触感似乎很满意的眯起了眼睛。
“没有了那里,也算少了很多烦恼,上床去趴下。”
看不到那张倒胃口的脸,只看到后面光滑细致的蜜色皮肤兴致会高上很多。
一个枕头被塞到了小竹子的腹下,后庭花从臀瓣里面显露了出来。
唐嗣从怀里拿出了一支毛笔,在那敏感的花苞上轻划着,满意的看到了那里紧张的收缩。
冰凉的笔杆子插进了紧缩的花蕾里面并不停的抽送这。
“恩!”
“原来太监也会有感觉。”
“驸马爷,我求你放了奴才吧。”
小竹子语带哭腔的哀求着,那细细软软的语调更加激起了唐嗣的兴致。
唐嗣解开了亵裤露出了自己挺立的男物,手中的笔往一边斜了斜把那花苞撑的更开了。
下身挺进毛笔撤了出来,同时有着血丝从那花蕾的边缘被男物抽插的动作带了出来。
唐嗣整个人趴在了小竹子背上,滑滑的皮肤,紧吸的洞口无疑让他着迷,做到激情处,唐嗣还在小竹子背上留下了点点齿痕。
“阿恩,呜呜!主子不要啊,不要再进去了,好痛啊。”
“嗯呜呜,原来床事这么舒服,你有着一副好身子知道吗?你没有说不的权利,要不是我你早就没命了,把屁股挺起来,这才对。”
小竹子挺起了屁股,使唐嗣可以挺进到更深处,突然唐嗣掐住了小竹子的腰把下身用尽全力往前挺了一下,而后男物便带着白色的粘液和血丝抽了出来。
再看那后庭花,红白相间的液体从里面涌了出来,看着那伏在床上才让自己泄了火气的身子,唐嗣突然灵感大发。
他取过毛笔占了些带着血的液体在小竹子有些发着暗棕色的后背上画了一幅古树挂梅图,而后跑到书桌前拿了张白纸附在小竹子背上,把图拓了下来。
“你有着一副好身子。看我的图画得如何?”
唐嗣把小竹子的身子搬了过来,要他看那幅图。
小竹子看到图脸色发白的拥着被子躲进了床里,那上面的红色可是他的血阿。
“不好看吗?也对忘了加些东西。”
唐嗣转身回去拿着绿色和棕色在画上加了几笔,一幅上好的古树挂梅图栩栩如生的跃然纸上。
唐嗣拿了图转身回来还要他看,这才发现小竹子根本不是闲图画得不好,而是惊惧的神色。
“如果不是我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什么叫男女之事,你以前也是个男人,几滴血而已怕什么?女子第一宿也会流血的,他们不是也过来了,过了这第一次也就好了,过来。”
唐嗣对着他伸出了一只手,小竹子怕被拉过去,更加躲进了床里。
唐嗣缩回手慢条斯理的把图折好了放在了旁边的矮几上,就在小竹子以为危险已经过去的时候,突然拉住他的一只脚把他人拉了过来。
失去被子的保护,小竹子正面朝上暴露在唐嗣眼中,小竹子一歪头一咬牙,一声未吭。任由唐嗣支起他的双脚把他的身体内外看了一个仔细。
唐嗣拉过了小竹子的手,按在了自己一柱擎天的子孙根上。
“这就是你丢掉的东西,使用它还是很有乐趣的,比如说可以让女人生小孩,可以让你舒服到哭。”
小竹子害羞的抽回了手,觉得自己手心发烫,心思开始不属,他用双手握紧了身下的被子想忘掉那湿热的感觉。
突然唐嗣抓住他的一只腿把他的身子转了过去,把他的双腿往身子两侧一压,下体一挺身埋进了他的身子里。
“我现在无职无位时间闲得很,困在府里也没事可做,我有的是时间陪你耗,耗到你求饶为止。”
“呜呜,啊啊,主子,奴才奴才已经求饶了阿,求您放过奴才吧,那里好怪,奴才好怕。”
“哪里怪?”
“就是那里,它又麻又痒又涨,奴才受不住了。”
“这就是乐趣所在,这样你会不会好受些?”
唐嗣用力的狠插了几下,抵在了小竹子体内最有感觉的那一点不动了。
“主子那里那里!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停。”
“你是不要,还是不要我停。”
“不要停,奴才要!奴才要阿。”
小竹子向后一仰头已经进入了迷茫状态。
“求我疼你,求我。”
“求您,求您主子求您疼我抱紧我,求您,阿呜呜。”
小竹子已经被欲望刺激的迷失了本性,唐嗣也忍的辛苦,得到了自己要的结果,他立即加快了挺动的速度,抽查,摩擦,转圈,初识性爱那美妙的感觉要他一发不可收拾。
状元劫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1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公主逃婚后上了小太监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知我者谓我心忧知我者谓我心忧知我者谓我心忧知我者谓我心忧我想问一下

    123456789001个月前 (05-25)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