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做完之后,我爱上了mb

我爱过一个MB

他是一个MB,一个很帅气很man,文化程度不低的MB,我是一个小混混。一个装模做样自认为很聪明的流氓。他靠出台赚钱。

我则是他所在的娱乐城里的一名“看场子的”,也就是一条看家狗。 但是我并不是GAY,虽然我在G吧工作。

我们活着,为了活着。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没有追求。至少我是这样,因为我是个街上随便一抓都好几个的小混混。
我们住在一起。他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对孤身一人身在异乡的他来说是一棵可以遮风避雨的大树,毕竟他是柔弱的男人,需要一个可以依靠胸膛。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 我“爱”他,不爱他的身体但是爱他的钱。他对我从不吝惜,因为他是个MB,下贱的MB.我也心安理的的接受,因为我是个混混,无耻的混混。混混无情,MB无爱。我知道他也知道。没有人可以忍受他的男朋友是MB,我对他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至少我这样认为,混混也是人。可我们还是在一起。

因为他,我 和别人打了架,受了伤,而且伤的很重。打架对于我,就象每天要洗脸刷牙一样,是一种习惯。受伤则是经常的。在医院里他哭了,他说我傻。我说只要我在,我不 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他感动的又哭了。其实呢?我打架是因为捍卫我们混黑社会的“尊严”。他是我的人,动了我的人明显是不把我放在 眼里向我挑衅的行为。(虽然我不是GAY,说是我的人,也是大家开玩笑的)。我日后还怎么混?我为什么这么说?笑话,这事放到每个男人身上我敢保证都会这 么说。我不是个说慌的天才,但他是个爱上当的傻瓜。

我嗜赌成性,一无所有。我住在他那里,寄生虫一样。那是他租的一间单身公寓,只有30平米,两 个人住进去就已经显得很拥挤了。我还是搬了进来。他也希望我来,他说有两个人才算家,他还说喜欢这个家,只有回到“家”才觉得自己象个“人”。

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会不会嫌他脏?我说喜欢,不会嫌弃。他说再干两年赚足钱就不干了,离开这个肮脏的城市,只要和我在一起去那里都行,过正常人的生活。我说好。在 我看来,他是脑子是出了问题。MB可以正常生活吗?也许。混混能吗?也许。MB和流氓能在一起过正常生活吗?不可能他的就是我的。

我的吃喝他的,衣服皮带 皮鞋,甚至裤头袜子都是他为我买的。他看起来很有精神,白天下班如果高兴的话会为我做上一顿“丰盛”的早餐,他的厨技不敢恭维,可能我是在外面吃惯了。但 我还是吃的很多,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说美味。他还经常拉着我逛街,这是他的爱好,帅气的MB都这样样。

我对逛街很反感,男人都这样。所以能推就推,能拖 就拖,实在躲不过就去敷衍一下。他不喜欢买化装品,但那是他出卖身体的安全套,他必须买。他向小孩子喜欢买一些玩具娃娃毛毛熊之类的东西,本来不宽敞的房 间被这些奇怪的东西几乎堆满了,每天整理他这堆玩具要花上大量时间,但他还是乐在其中。

他还喜欢像家庭主妇一样买一些家用器皿,就连为我挑选衣服也成了 他的一大乐趣。让我无奈的是他在购买东西总是喜欢问我的意见。我只说合适,好,漂亮。反正不是我这穷光蛋掏钱,随便他。最可笑的是一次他竟拉着我去大头 照。没人知道他是个MB,但是他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每次我们做完他总是喜欢让我搂在怀里,趴在我的胸膛慢慢的睡。我问他:你和别人做是不是也要这样?他说切,才不是哩。谁信?
我 不是很在意他。很少问及他的身世,他也不愿提及,所以对他的以前只有一个模糊的了解,他出生在一个小镇,

我们生活了很久。我也没想到。可能是因为他太纵容我。只要提出要求他能做到的一定会答应我,钱,身体。不过时间让我对他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兴趣,只有钱。

我已经感觉到他离不开我,所以对他的态度和开始简直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不再说些甜言蜜语,

不是缺钱的时候,我很少到他那里去。他也说要离开我,但总是经不住我的甜言蜜语与威胁,他离不开我,期盼我回心转意。他对我就象一个赌徒,明知道已经没什么希望但还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不久,我被抓进去了。四年。 伤害,流氓……一些小罪罗到一块,四年。
我后悔。进来的人都后悔。
四年又有多远?看你怎么过。在这里,四个月比你四年还长。不信你可以去试一下。
在这里期盼什么?为什么活着?1出狱 2有人探望 3减刑。我有亲人我有妈妈和爸爸,我判4年他们很生气。如果是死刑我想他们会开香宾庆祝一翻。虽然有朋友来,也不过是一年半载的一次。只有他常来看我,由 于比较远,他也只能每月月初来一次。他来,烟,吃的,用的……自然少不了,所以当时他对我来说简直菩萨降临一样期盼。当时,我对他做了最深刻的检讨,说等 我出来,一定要带你过上好日子。还说“我爱你”“要在一起”,现在看来当时说的也是真的,不过就是保质期短了些,容易变质。

我进了劳动号。傻瓜才不想出来。劳动号里减刑快待遇好吃的好,有肥肉吃,还有点补贴,可以买两盒烟抽。我们经常出来劳动,享受日光和清风。在里面也可以享受到“放风”。不过那是在一个铁笼一样的房间,人圈在里面就象一栏牲口一样,目的是怕我们发霉长毛。

“失去才知道珍惜”以前自由,我重为在乎过。但现在我知道它是多么宝贵。就连一个乞丐都值得我羡慕,向往自由的生活。在里面我想的很多,憧憬“未来”是我消磨时间的好方法。我真的想好好做“人”带着他过“幸福”生活。
快出来了。我在里面混的不错。我很仗义,每次他为我带来的东西全部分了下去,而且从不欺负人,也不许别人欺负人。他们很羡慕我,说我有福。他们的老婆,还不如我的这个”表弟”.我很得意。我期盼他。他们也是。
用他的钱,我让朋友帮我四下疏通,我减行3次,提前半年出来了出来后,他把他做MB的积蓄全部借给我一共近10万,阴差阳错的我,因为投机,赚了一笔小钱, 手上有点资本的我四出投机,并缝。只要赚钱,我什么都干,满天若事生非的事那是小流氓做的事情,年纪一大把再胡混那纯是傻瓜。人过27岁我也不小了,我不 能错过这男人人生的“正午”。

几经努力的我小有收获,如果不还钱,我可以花天酒地的过相当富足的日子。他经常来找我,但只字不提还钱的事。我尽量疏远他, 可能是日子好了就想把他一脚踢开,看见他就浑身不自在,空气中都充满肮脏的腐臭味道,心里说不出的腻烦。他觉察到了。但他能怎样?可能这就只我的本质吧, 我也曾经责备过自己,但那已经无法改变了。直到一天我烦了,打了他。他哭了,骂我不是人,是畜生良心被狗吃了。

我回到了“家”。很久没回来过了,但锁依旧没换。我用原来的钥匙打开门,屋里很乱,而且满是酒气,烟味香水味的混合味道。他躺在那里看着电视,身形显的憔 悴。就连我也觉得他可怜,毕竟他用青春换的钱全部搭在了我的身上。这几年的卖身生活摧残了他的身体及灵魂,而我又在他的心里深深的刺了一刀。我有些歉疚, 他这样都是我造成的,毕竟我良心还没被狗全部吃掉。
他看到我来,显得很吃惊,当知我没吃晚饭他非常高兴的为我准备。在厨房里我说明来意,我们又吵了起来。我说他毁了我的前程,他说我毁了他的一生。他对我破口大骂,说什么为了我付出了多少多少,这些债压的他如何如何……要和我恩断义决,并要我马上还钱给他。
我本来想把钱还给他,至于一起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也许我会给予他物质上的补偿。但被激怒的我用茶杯打破他的头,说还钱?你借钱给我的凭证呢?他懵了,说不 还钱就告到法院。我说去吧。你去告我吧,我等你,并摔门而走。以我现在的人际关系,向他这样的外地柔弱的同性恋能拌倒我?笑话点了吧?

我依旧人模狗样的活着。以前人叫“老板”,现在人叫“经理”。我混入了上流社会。黑白两道混的自是有模样,他没告我,也没有再来找我,忙的不开交我把他遗忘在心里一角落。
在酒席间,他来了。他已经不象模样,头发有些乱,黑眼圈带着很深的余尾纹,头上顶着块脏兮兮的药布(但是还是掩饰不了他的帅气)。怒气冲冲的来了。他是来闹 我的。哭喊叫骂,掀桌子,踢椅子,将我狗血淋头的大骂,谁拦骂谁,就像一个当街的泼妇,骂着,等着我打他。在场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能下手吗?我尴 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强行的将他拉了出去。
他又来找我一次,是在街上。我都没打他。不是不想,是不能,因为身份。

电脑前,敲完这段字,天也亮了。天亮的真早。而我也要离开了。
孤独,是上天给我的惩罚,我认罪。我将孤独一生。背负着永远还不完的债。
我哼起一首歌。
叼起一只烟。
…… 我向你忏悔,我最爱最爱的GAY 。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做完之后,我爱上了mb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可不可以对他好一点 他其实很难过

    8470934037个月前 (05-24)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