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偷窥隔壁大鸡巴猛男


徐其是个宅男,特别宅,他趴在地上,高倍数的望眼镜镜头正对着对面的18楼。

徐其看到一个男人,很高大,也很帅气,身材强壮健硕,刚刚洗完澡的身体反射着凝结的水珠,从男人古铜色的肌肤上滑落,看上去性感得要命。

徐其又色又害羞,他内心唾骂自己花痴,可眼睛没停。看着男人从卫生间出来,直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男人将大腿搭在沙发前的台子上,那双腿肌肉虬结有力,看着就充满力量。

徐其想到了猎豹,又羞涩地摇摇头。

不对,男人不是猎豹,而是一只威猛的雄狮,又帅又霸气又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大狮子。

徐其偷窥了他有段时间,从他恋爱,吵架,分手,再恋爱,再吵架,再分手的所有过程。

而现在,又到了男人的空档期,男人正慵懒地喝着酒,边打开电视。

徐其将镜头从男人帅脸上挪开,转向电视,却发现电视里正在播放av,一男一女色情地纠缠在一起,徐其仿佛能听见他们的做爱声。

“我的天呀~~”徐其红着脸移开视线,他其实是个很害羞的人,尤其对于自己暗恋的人。

虽然暗恋了整整两年,可是他对于男人姓什么,叫什么,工作是什么一无所知。

但他知道他倒数第二任女友非常漂亮,倒数第一任很风骚,记得半年前,他还心如刀割地看着男人跟他女朋友做爱,就在那个阳台。

他看着男人性感紧绷的俊脸,浑身触电般的亢奋,可是一瞧见趴在窗户上叫床的女友,他的心又被酸楚嫉妒充斥。

徐其消沉了很长时间,反正,男人一恋爱,他就死气沉沉。男人一分手,他就恢复活力。

他继续偷窥,从电视上啪啪的外国男女,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俊挺脸庞,再到他……

啊啊啊啊~~他怎么把裤子脱了!

一根又粗又黑像铁棒一样的巨物威风凛凛地挺立着,柱身几乎有小孩手臂那么粗,龟头大的像鹅蛋,看得徐其直咽口水。

好大……

正常亚洲男性的性器只有十公分左右,到十八公分就已经很惊人了,可这个男人,感觉鸡巴能有二十七八厘米,捅进去估计屁眼都要坏了。

徐其身体一阵悸动,清秀的脸上泛起红霞.

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偷看,大大咧咧地撸动硕物,将大肉棒撸得更粗更大,大龟头也吐出液体,看得徐其后穴发痒,不对,他全身都开始发痒,脸上的红晕更深,弯弯的桃花眼也泛起春意。

“啊~~~”无意识地呻吟出声,徐其连忙捂住自己的嘴,隔着老远都怕被听到。

他像个变态偷窥狂那样,一边看着男人打手枪,一边脱去自己的裤子。

前面的性器早已勃起,徐其轻喘着,学着男人的样子,撸动柱身,看着男人健硕饱满的肌肉,看着他英俊坚毅的俊脸,再看他勃起时巨无霸模式的粗黑大屌,整个人都陷入情欲的幻念中。

他想象着男人慢慢走近他,全身赤裸,男人很英俊,也很强壮,他从后面抱住徐其,色情暧昧地说着荤话,说他是欠日的小母狗,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骚货。

徐其亢奋地呻吟着,眼泪从眼角落下,不知是羞耻还是情欲。

他闭着眼,脑中想象着男人做爱时性感的模样,粗暴霸气却又充满雄性魅力,让无数雌性为止沉浮,而徐其也变成了一只母狗,伸着舌头,湿润着眼睛,渴望被这样英俊强壮的男人占有。

“啊……干我……”徐其半闭着眼,撅起屁股,露出他早已湿润的臀瓣。

徐其的屁股很大,又圆又白,像是两个肉球,此时像母狗一样左右摇摆,似乎在祈求脑中的男人干他。

“啊……干我……求您……求您干我……”徐其还有轻微m倾向,他渴望被男人占有,蹂躏,践踏尊严,“我是您的母狗……干我……求您了……”

脑中的男人冷笑着后退几步,只说了两个字,“贱货。”

意淫突然中止,因为门外响起敲门声。

徐其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撅着屁股在地上趴着,手在撸动性器,另一只手则插进屁眼里,他觉得自己很可悲,啜泣着努力爬起来,他知道谁来了,今天必须要交房费了。

打开门时,是那个色眯眯的中年男人,他是房东,也是他最早发现徐其的变态属性。

“小徐,又在偷窥帅哥呢?”房东的笑容很猥琐。

徐其性格很内向,不爱说话,更何况他还怕房东,连忙将事先准备好的钱给他。

房东看着他刚刚经历过情欲的潮红脸蛋,色眯眯地抓住他的手说,“刚才自己撸了几发?”

徐其难堪地用力挣脱,房东跟徐其差不多高,也是个矮个子男人,被他一推,差点摔地上,不得不阴着脸说,“骚货,别给脸不要脸!”

徐其苍白着脸说,“房东先生……请您不要这样!”

“哎呦,不要哪样啊?”房东其实也是个偷窥狂,他在徐其的卧室偷放了摄像头,在徐其淫贱自慰的时候,在隔壁看了个过瘾,尤其是那两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徐其想把他推出门,结果房东就伸手摸他胸,徐其被他下流的动作吓到,哭着说,“不要……我会报警的……”

房东得寸进尺,淫笑着说,“你报啊,报了警也没用,你欠了我半年房租,到时候要抓到监狱里被其他人操!”

徐其性子软,说几句就吓傻了。

房东刚要关门教训他,就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

“你想干什么?”

房东一回头,就看见一一米九几的魁梧壮汉正冷冷地看着自己,顿时吓得腿都软了。

徐其知道这是隔壁的小王,比自己要小几岁,现在是大学生,虽然看起来很凶悍,但其实性格很好,每次见自己都微笑着叫他小徐哥。

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猥琐男,单身,无业游民,但所幸有几套房,靠着租金也能生活得很好,他总是打徐其的主意,知道这男孩性格软,所以为所欲为,平时除了摸手就是看屁股,恨不得把这骚货的裤子扒了,直接干死他。

房东见不好惹的小王来了,立刻打着哈哈就走了,可小王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揪着房东的衣领要教训他。

徐其怕事,连忙说小王别打他。

房东也抱着小王的粗胳膊说,“我啥也没干,你这是干啥,打人是要坐牢的懂不懂?”

小王狠狠地推开他,在房东跑之前狠踹他一脚说,“你他妈再敢欺负小徐哥,老子就撕了你!”

等房东跑远,小王又叮嘱徐其几句说以后他再敢欺负你,就叫人,或者给他打电话。

徐其感激地点点头,眼角还带着泪。

小王看了他几眼就走了。说实话虽然小徐哥性格温柔,可确实太软了,软得不像个男人。

徐其抹抹泪就关上门,他慢慢地走到望远镜前,继续偷看男人。

男人还在自慰,似乎已经到了尾声,俊脸带汗,坚毅的眉峰紧皱,大手也加快撸动,看得徐其浑身发热,他痴迷地看着,双手握住望远镜把手,像是握着男人的大鸡巴。

“啊……射给我……全射给我……”徐其淫叫着看男人撸鸡巴,看那根粗到极致的鸡巴青筋暴凸地跳动,突然,男人俊脸绷紧,赤裸的肌肉震颤几下,粗大的马眼直接喷射出精液。

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像是一个奶浆喷泉,看得徐其不自觉地伸舌,屁股也跟着抖来抖去。

男人狂撸了数下,就用纸巾擦去精液,然后起身就来到阳台。

这下,徐其看得更清楚了,夜色中高大英俊的男人仿佛古希腊的男性雕像,每一寸肌肉都完美得让人膜拜,徐其着迷地看着他,手指抚弄自己的阴茎,另一只手插进嘴里,像是给男人口交。

他将沾满唾液的手指又插入屁股,玩弄自己的后穴,想象着是男人在干他。

监视器那头的房东看得撸起鸡巴,他想,这样的骚货不碰,他这辈子都会后悔!
徐其很晚才睡,他拿出按摩棒,用各种姿势插自己的肉洞,他很骚,平日看上去是个羞涩的大男孩,其实是个喜欢被插屁眼的烂货。

他插到自己射精,又把按摩棒放在嘴里舔,尝自己的淫水,一边舔一边叫着干我~干死我~~

监视器那头的房东鼻血都快出来了,就看见一个白皙瘦削的男孩像个荡妇一样在按摩棒上扭来扭去,舔来舔去。

这骚货不光用按摩棒自慰,还用绳子把自己绑起来,称呼自己是贱逼母狗。

但这个秘密只有房东知道,他也准备录下来威胁徐其,到时候就可以随便玩他了。

第二天早晨,徐其将按摩棒偷偷藏在床下面,又恢复了那副害羞内向的男大学生模样。

他很文静,大学的时候就不爱说话,但这样忧郁的气质反而吸引女孩子。

但徐其是弯的,他只有看gv才有反应,他喜欢强壮的男人,特别渴望男人能够征服他,占有他,甚至随时随地玩弄他。

他把自己定位为母狗,每次在高潮时都会叫着我是母狗~~请干死我~~

而穿上衣服,他连一句脏话都不会说。

徐其走出门,正好撞见了隔壁的小王。

小王看了他几眼,笑着说,“小徐哥早啊。”

“恩。”徐其羞涩地点点头,直接就拐进电梯里。

小王看着他圆滚滚的屁股,表情有些微妙。

徐其走出电梯,正好去倒垃圾,他现在是全职翻译,每天宅在家里做翻译,看gv,偷窥对面帅哥,然后自慰,身体弱的不行,走几步就气喘吁吁。

他想到花园里转几圈,谁知刚过了12号楼,就看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居然是他!!!

徐其浑身一颤,性器瞬间勃起。

他的脸也红了,恨不得立刻钻进地缝。

伍兆锋就看见一个白皙的男孩神情古怪地站不远处,不知道还以为是羊癫疯犯了。

男孩长得很清秀,眉毛弯弯,眼睛像小鹿斑比一样又圆又大,他脸很红,眼神湿润羞涩,看着就让人……

伍兆锋连忙移开视线,心想,难道空白期让他变成男女通吃的禽兽了?

伍兆锋自己开公司,虽然小,但好歹是个总,他玩过不少女人,等有钱了,更是不计其数,但唯独对自己的初恋念念不忘。

初恋就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乍眼一看,跟这个男孩竟有七分相像。

或许记忆中的初恋早已模糊,可是不得不承认,伍兆锋被这个看起来很害羞的男孩吸引。

“你好,你是住在这里吗?”

徐其一听到男人磁性温柔的声音,整个人都红成了虾,羞涩地低着头。

伍兆锋最喜欢这样清纯的男孩,他伸出手说,“你好,我叫伍兆锋,今年26岁,住在12号楼的1801,很高兴认识你。”

伍兆锋就是这样,直爽痛快,想勾搭就勾搭。

徐其紧张地回答他,“我……我叫徐其……今年三……不是,二十岁……我……我……我……”

磕磕巴巴,手刚刚伸出,就被伍兆锋一把握住,伍兆锋的手很大,又大又暖,徐其的手在里面,就像是个元宵馅,被大手一捂,就化成了元宵汤。

“啊~~好热……”不光手热,后穴也痒了。

伍兆锋笑了,说,“我的体温偏高,不好意思,我很喜欢你,可能吓到你了吧。”

但接下来,伍兆锋绝对想不到,这样一个羞涩内向的男孩会突然变成一个荡妇。

徐其的脸越来越红,目光都变了,突然,他像是疯了一样扑进伍兆锋怀里,闻着男人混杂着汗味的古龙水气息,整个人都亢奋战栗,喉咙里溢出黏腻淫荡的呻吟。

“啊~~~我要~~~大鸡巴~~~干我~~~~求您干我~~~”

伍兆锋惊得推开他,可软绵绵的徐其变成个饥渴荡妇,又像只母狗一样扑回男人怀里。

他手指摸着男人的胸肌,小腹摩擦着男人鼓起的裤裆,大屁股扭来扭去,嘴里浪呼着“干我……求您干我……”

伍兆锋被这骚货叫得鸡巴都硬了,直挺挺地顶着徐其的肚子。

徐其感受到男人的大屌,双手捧着巨物,像是供奉神佛那样,噗通一声跪下。

伍兆锋真是惊呆了,看着清秀的男孩淫荡地亲吻他的裤裆,在大庭广众之下真像个性瘾的邪教分子。

但伍兆锋也不是好人,送上门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他低头看着徐其,说,“你是……刚吸毒出来?”

徐其早就陷入幻想,他隔着裤子舔吻鸡巴,嘴里不住叫着,“主人……主人的大鸡巴……干我……请主人干我……”

伍兆锋看了一会,嘴角勾起个邪笑,“好,既然你认错人,那就将错就错,帮你治治骚病。”说着,将男孩打横抱起,徐其搂着伍兆锋的脖子,痴迷又淫荡地亲吻他的俊脸。

伍兆锋低笑出声,抱着他就上到自己的家,等进了屋,急色地脱掉他的裤子,看着那对白嫩的肥臀,眼中露出兽欲。

“妈的,送上门的骚逼,哪有不操的道理。”伍兆锋拉开拉链,释放出他那根惊人大屌。

徐其闻到鸡巴的味道,淫叫着又跪在他身前。

他仰望着那根接近二十八厘米,青筋虬结的大肉棒,痴迷到眼泪流出。

“我爱您……”

伍兆锋以为他认错了人,晃了晃鸡巴说,“好啊,骚货,我也爱你。”他准备找安全套,结果徐其张嘴就含住他的鸡巴。

徐其口交得很熟练,伍兆锋有点处女情结,隐隐觉得这男孩是个暗娼,心里有点嫌弃。

可男孩的嘴又湿又软,大龟头顶在里面舒服极了,这男孩的舌头也很骚,顶着他马眼就吸个没完,嘴唇还扑哧扑哧地套弄柱身。

伍兆锋爽得低喘出声,大手按住他脑袋,耸动着腰肌开始肏他的嘴。

粗大的鸡巴干开徐其的嘴巴,肆意冲撞他的脸颊,男孩白皙的脸被撞得凸出又凹下,看起来淫荡极了。

伍兆锋看得血脉喷张,加快速度地狂干,干得男孩发出破碎的哭音,听得伍兆锋施虐欲爆棚,恨不得把整根鸡巴都捅进他喉咙。

可伍兆锋再怎么粗暴,男孩都痴迷地含住鸡巴,痴迷又淫荡。

伍兆锋感受着他紧致细嫩的嗓子,突然猛地一顶,在骚货男孩痛苦哽咽时,再猛地拔出,男孩刚喘几口气,又被大龟头狠狠捅入。几轮玩下来,男孩的脸上已满是泪水。

伍兆锋到底是怜香惜玉,他抽出鸡巴,看着弯着腰干呕的男孩,问,“没练过深喉?”

徐其满脸泪水地摇头,刚要说话,就被伍兆锋一把扛起。

伍兆锋有一个很大的水床,是专门做爱用的,他将徐其扔在水床,解着领带,目光灼灼地看他,看上去色气十足。

徐其红着脸脱掉裤子,他觉得自己在做梦,又觉得很真实,长时间的意淫幻想,已经让他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他只知道他暗恋的男人再次出现在眼前,他要竭尽全力地满足他,就算是梦也无所谓。

徐其脱掉最后的白色内裤,含着泪,娇羞淫荡地敞开身体。

他的大腿白皙修长,他的身体消瘦却诱人,尤其是那对屁股,堪称伍兆锋见过最漂亮的,丰满圆润白皙,随着动作还荡出浅浅的肉波。

徐其也知道自己的优势,他淫荡地撅起屁股,来回扭动几下,让肉波荡得更欢,嘴里羞怯地叫着,“干我……求您干我……我想要您的大鸡巴~~~”

伍兆锋邪笑道,“好,就怕你的嫩屁眼受不了我的尺寸。”

徐其害羞地说,“主人……主人我受得住……”无数个日日夜夜,他都是用按摩棒度日,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承受暗恋之人的尺寸。

“啧,我可不想把你肏死。”伍兆锋还是用手指帮他扩张,粗大的手指将粉红的嫩屁眼全部插开,摩擦着里面娇嫩的肠肉,徐其淫荡的浪叫着,丰臀乱摆,看得男人欲火中烧,手指抽出一点,突然粗鲁地往里猛捅。

徐其娇嫩的肠壁被粗大的手指袭击,又疼又爽地啊啊尖叫,一边被插,一边配合着扭动屁股。

伍兆锋看着这对诱人的肥臀,啪啪地抽打几巴掌,刺激地肉壁紧缩,手指越发粗暴地狂插猛抽。

徐其被干得肉穴艳红潮湿,里面的肉壁一阵一阵痉挛,敏感的前列腺更是被几次捅到,插得徐其仰着脖子,母狗似的淫叫连连。

伍兆锋插了几十下,终于忍不住了,将屁眼里的淫液全部抹在自己鸡巴上,然后握着巨屌,抵着艳红的穴口就顶了进去。

男人的鸡巴实在太大,大得几乎要撑坏他,徐其淫荡大叫,“啊!!好大~~~太大了~~要坏了~~主人不要~~~”

伍兆锋看着嫩鸡一样的骚货,抓着他的细腰,将一半的鸡巴猛地顶入。

“啊啊啊啊啊啊!!!”徐其失声浪叫,全身都在颤抖,在顷刻间就陷入情欲的漩涡之中。

男人的鸡巴特别粗大,肠壁每一寸粘膜都碾展开来,肉穴彻底变成了大鸡巴的形状。

伍兆锋按住他的肩膀,猛挺公狗腰,胯下巨物又干进去一节,徐其惊声尖叫,嘴里叫着不要~~~要顶穿了~~,身体却染上情欲的嫣红。

伍兆锋俯身吻他,一边吻,一边按住他的肩膀,迅猛抽插。男人的力道狠厉凶悍,干得骚穴口噗噗乱响,徐其滚圆性感的屁股也撞得胡乱颤动,徐其被爆操地发出哭音,声音脆弱又淫荡,完全是无法承受快感的骚叫。伍兆锋听得是双目猩红,像是发情的猛兽一样,趴在徐其背上疯狂耸动,胯下的鸡巴快得几乎干出残影!

“啊~~~不要~~~太深啦~~~~饶了我吧~~~主人~~~”

“妈的,还叫主人,你这个烂逼骚货!干死你!老子操死你!!”伍兆锋紧绷全身的肌肉,粗哑低吼地狂干。白腻的男孩被干得眼神涣散,头发乱晃,大腿几乎抽搐到无法支撑身体。

突然,徐其哀叫一声,双腿一软,直接被大屌干趴在床。

伍兆锋又改为工地打桩机的姿势,由上至下地凶狠插入,干得那对丰臀啪啪乱晃,骚穴里的淫水也被撞得四散飞溅。

徐其就趴在水床上,随着粗暴的操干上下颠动,此时他已经完全变成性奴、肉便器。脑袋里,骚穴里,全是大鸡巴的残影。

他伸着舌头,流着口水地哀叫。

他的大腿随着抽插一下一下地踢动,脚趾也亢奋地扭曲蜷缩。

伍兆锋彻底干红了眼,发狂般在骚穴里狂风暴雨地抽插,干得骚穴里的淫水全部捣成白浆,插得徐其嘶哑地不停哭叫。

他像是海啸中被摧残的孤帆一样胡乱摇摆,几近翻船。他哭叫连连,声音尖细淫荡,可男人毫无怜香惜玉之前,高大壮硕的身躯死死地压着他,全身的力量全集中在鸡巴上,发狠地干他。徐其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可怕的肏弄,白嫩的身子发癫似的乱抖,不一会就被大鸡巴干上高潮。

徐其的精液全部喷在床上,伍兆锋嫌脏地骂了句烂货,将他一把翻过来,用面对面的姿势继续干他。

徐其在水床上无助晃动,白皙的肌肤娇嫩嫣红,樱桃般的奶头充血鼓起,伍兆锋看着这迷人的骚货,压低身体地注视,抚摸,亲吻。徐其望着英俊的男人,娇羞地哭泣,身体却淫荡地随之摇摆。

他似乎觉得这个梦太过真实。

伍兆锋亲吻他光滑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的淡淡馨香,突然激发了某种暴虐的兽欲,狂动臀肌地加快抽插,将徐其拉下来又顶上去,干得骚穴都快着火了,才在他身体最深的骚心里喷入精液。

噗噗噗……源源不断的精液涌入骚穴,烫得徐其一抖一抖,原本高潮的身体更是染上妖艳的红。

伍兆锋在他骚穴里射了三四分钟,当抽出鸡巴时,啵得一声,大量白液从穴口喷出,一边喷,一边无力哭泣。

伍兆锋看着他这样的淫态,忍不住又将鸡巴捅进去,生生堵住喷汁的骚穴。

徐其被灌得满满当当,脸上带着满足的红晕,此时痴痴地望着男人,嘴里呢喃着,“主人……我的主人……”

那声色情的称呼让伍兆锋心脏狂跳。

“主人?你是不是见个男人都叫主人?”伍兆锋的口气竟多了几分醋意。

徐其却陷入迷幻之中,嘴里叫着主人,身体也贴过来,像是只饥渴的小母狗那样,偎依在男人厚实温暖的怀里。 这一晚上伍兆锋干了他五六次,每次射精,男孩都是濒死般的浪叫,叫完,又扭着屁股缠上男人,像只永远无法饕足的婊子似的疯狂耸动。

伍兆锋以前操逼都是悠着来,怕把女人干坏,怕操得女人不开心。可面对这样风骚入骨的男孩,却完全释放自我地狂操猛插,大鸡巴全根没入地猛顶,大睾丸也耷拉在胯下砰砰撞击,男孩被干得死去活来,啊~啊~地浪叫连连,被大鸡巴捅进肚子里,又流着口水地达到高潮,等高潮的酥软劲儿过了,又扭曲着白皙汗湿的身子,嘴里浪呼着主人~~干死母狗~~~母狗想要被您操死~~~地抱住男人。

伍兆锋赤红着双眼,像是发狂的野兽一般揪着男孩猛干,粗大的手指掐着男孩的细腰,干得狠时已掐出红印,但男孩受虐倾向严重,身子越疼,他叫得越爽,此时清秀的脸蛋微微扭曲,湿润的杏眼里满是骚意,他叫着主人~~大鸡巴主人~~~操死我~~操死小母狗~~~等激得男人干得狂猛,又受不住地哭叫道,啊~~~不要~~~要被干死啦~~~主人~~~饶了母狗吧~~呀啊啊啊~~~

伍兆锋爆操着风骚小逼,插得男孩欲仙欲死神志模糊,硕长的大鸡巴已经捅进最深,甚至捅进肚子,敏感的前列腺也早已磨肿,准确来说,骚穴的每一寸肠肉都被磨烂,此时又肿又湿地裹着大鸡巴。

徐其真的要被大鸡巴猛男给操死了,男人的鸡巴跟他用过的按摩棒根本不同,粗度长度甚至是热度,都让小骚穴不堪负重,但疼痛中又带着从未有过的刺激舒爽。

此时是半夜三点,他神志模糊地骑在男人身上蠕动,丰满的屁股有节奏地撞击睾丸,那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经顶到最深,满满涨涨,几乎要顶入胃里。

徐其嘴角流着口水,脸颊潮红,上下摆动的身子就像是蒸熟的虾子,嫣红得秀色可餐。伍兆锋躺在床上,深邃的眼凝视着他,有节奏地挺动腹肌,看着这个漂亮的男孩如何被自己的大鸡巴操上无数个高潮。

徐其脆弱又淫荡地扭动腰肢,他很瘦,却也很美,圆润的眼睛里透着水汽,却挡不住里面的痴情爱意。

伍兆锋被这眼神震住,有些茫然和诧异。

但很快,男孩又自发地浪叫起来,叫着啊~~好美~~大鸡巴~~~大鸡巴好粗~~~操死母狗啦~~

那对肥美的屁股也加快颠动,仿佛身下的男人只是个人形按摩棒。

伍兆锋不爽了,妈的!老子他妈没当你是鸭,你倒当老子是按摩棒!看老子今天不操死你!

狂暴化的伍哥低吼着将男孩按倒在床,按着他瘦弱的肩膀就发狂猛顶,顶得男孩凄声浪叫,哭声被急速凶狠的操干撞成单音,脸颊的泪水也被撞得四散飞溅,头发乱摆,整个人都变成了人形自慰器,被大鸡巴肏成了一滩烂泥。

伍兆锋怒吼粗喘,大手钳住细腰地狂操,操得男孩翻着白眼哀叫,男人又搂着他脖子猛插,插得男孩濒死似的抽搐,嘴里啊啊啊尖叫,男人又将这白嫩骚货翻过去,强壮高大的古铜色身躯压在他身上,完全用体重往骚穴里撞。

徐其真要被操死了,他哭着说不要~~~要死了~~~呼吸都变得断断续续……

可伍兆锋根本不会放过他,此时释放出所有力量地插他干他肏他,把徐其干得呼吸微弱,最后翻着白眼,呜呜几声就晕死过去。

可就算小母狗晕了,大鸡巴主人还在操他,而且越操越狠,操得骚穴里的精液都捣成浓浆,操得母狗肚子里全是精液,伍兆锋才用正常体味,顶着他肚子射出浓浆。

又热又烫的精液像是水枪般激射骚穴,刺激地男孩哀叫着苏醒,很快又被大鸡巴内射到高潮。

浑身抽搐的徐其就这样被大鸡巴干上高潮,又干晕过去,晕了一会,又被操到苏醒,迷迷糊糊地叫着不要,颤抖湿红的嘴唇却被吻住。

充斥着雄性气息的大舌探进他嘴里,像是体内的大肉棒那样,肆意霸道地舔吻抽送。

两具体型肤色差异巨大的身体在床上不停交缠,水床让撞击变得更剧烈和刺激,徐其躺在上面就像是一只暴风雨中的孤帆,随着狂风暴雨无助漂浮。

最终,这场性爱以男人射出的第六波精液宣告结束。

等射完精,徐其的肚子被撑得老大,就像是怀胎三月的骚孕夫,他浑身汗湿,脸颊还带着情欲的潮红,眼睛却已经累得睁不开了,那双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半开半闭,不断溢出淫荡的呻吟。

他柔软白皙的身子被强壮的男人抱在怀里,伍兆锋意犹未尽地吻他,沙哑着嗓子地叫他小母狗。

徐其无力地趴在他胸肌上,闻着男人满满的雄性体味,幸福地几乎快要死去。

假如这是梦,就让他永远不要醒来吧……

当然,等第二天早晨,他满身情欲痕迹地醒来时,彻底傻眼了。

徐其以为自己在做梦,以为做了一个特别香艳特别性福的梦。

结果一睁眼,发现自己确实在男神的床上,男神的家里,而男神正背对着他在健身。

徐其吓得不敢动,他用力掐自己大腿,啊~~得一声,除了大腿痛,后穴也痛到极点。

伍兆锋听到声音,从跑步机上下来,健硕的身躯流着汗地走过来。

徐其羞得闭上眼,假装自己在睡觉。

伍兆锋低笑着坐回床上,震得徐其身子一弹,白皙圆润的肩膀就露了出来。

肩膀上也全是密密麻麻的吻痕,还有狂暴化的男人咬出的齿痕,伍兆锋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疯狂,好歹是快三十的人了,怎么会这么冲动。

但就算昨晚射到过瘾,可今早看着他,胯下的器物还是有些蠢蠢欲动。

妈的,这小母狗太诱人了,看着就想操他!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8)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偷窥隔壁大鸡巴猛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