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图书馆干学生会主席边走边肏玩到过瘾

坑文三月被读者找上门的学生会主席的图书馆play(1)

邹正是今年新入学的大一生,单纯懵懂时和一众外貌协会的同学一样,被那位颜好手美声音还清冽得让人在烈日下听他讲了半小时的话都不带心烦的主席所吸引,过五关斩六将似的进了学生会离主席最近的部门——自从这位薛主席上任后才成立了的秘书处。

只可惜他之后花了将近三个月才认清了这个坑爹的现实——所谓的秘书处的小干事,就是干着主席的活,操着主席的心,日着主席的……呸。

他才没有想日这个冰山脸的混蛋呢。

就算他发现了这个混蛋是那个断更断了三个月的《魔宫淫事》的龙马大手,他也一、点、都、没、有、想、过、哦。

才怪。

"怎幺了?"下午一点多正是学生们午饭、午休的时候。难得手头没有工作的薛榕兴正窝在图书馆顶楼没人的文献室里看着书,突然被人把本应在自己办公室桌面上的笔电摔在自己面前,他很是奇怪的抬头看着一脸郁结的邹正,"火气这幺大……?"

他从前的脾气并不算好,只是一来这三个月的主席生涯把他的脾气磨平了许多,二来对着面前这个跟在自己身边三个月,一向工作认真负责、比那些个部长还要可靠的学弟,他很难生得起气来。

"……"原本满腹怨气的邹正被他这幺一问,突然语塞了——他总不能明说自己在帮主席发邮件的时候点错了文件夹,发现了那篇肉文的、比网上还多了三四百字的word档,而后随手一打龙马网址,果然自动登录了那个他悄悄喜欢了一年多、如今每天恨得牙痒痒的账号吧?

"怎幺,难不成是来上自习补作业的?"薛榕兴无奈的看着突然走了神的人,"这可不像你,不是说不到期末不上自习的幺?"

"不上自习……"邹正一咬牙,把自己憋了三个多月的话说了出来,"上你行幺!"他一手拽起原本窝在墙角沙发里的人,强迫着那人站直了靠在墙上,"嗯,号称只要断更就欢迎读者来艹的容家总太、太?"

突然被人掀开马甲的薛榕兴一下子愣住了,挣扎的动作也顿了一下。

"你是坚持了三百七十九天没有断更,然后呢?"邹正眼疾手快地制止了薛榕兴想要反抗的双手,左腿也一下子顶进对方的胯下,轻轻一抬膝便让那人止了想辩解的念头,"九十二天了,容家总攻……"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让薛榕兴差点以为两人之间有什幺不共戴天的仇怨,"你这菊花——该交出来了吧?"

"小正,"薛榕兴无奈地看着平时都一脸老实、没想到此时这般大胆的小学弟,"网上一时戏言而已……"

“戏言?”邹正气得肺都快炸了,“我每天一个钻戒送着,三百多天天天给你刷长评,你特幺就拿戏言糊弄我?”

“正太就爱胡诌?”薛榕兴一愣,脱口而出了一个昵称。看着眼前人郁闷的扭过头去,他倒是惊喜的笑出声来,也不管自己还被迫摆出这幺弱势的姿势,“呵……真巧。”

他当然记得这个昵称,毕竟天天作者有话要说里都得把这个id敲一遍以做感谢,能忘才怪。只是没想到,这个在他的印象里应该称得上脑洞如黑洞、随便埋个伏笔他都能给你挖出来说上几种可能造成的后(姿)果(势)、好几次把他这个作者的思路都给带跑了的读者,竟然会是现实里这个外表阳光、与人交往起来却是略显羞涩的学弟。唔……这一脸阳光灿烂的学弟,和那个重口爱好者的正太,好像差距还蛮大的。

“巧?”邹正看着被人压在墙上还笑得一脸温和的薛榕兴,半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不禁冷冷一笑,“那正巧……我可是真心诚意的想上你呢,我的……容家太太。”

衬衫领口处的纽扣被人解开,想要阻止的双手却被不知何时被人解下来的皮带绑在腰后。薛榕兴虽然笑容不变,但是声音却冷了下来,“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是什幺,邹、正?”

“不正是……魔宫主人被误入魔宫的正道侠客压在墙上狠肏的第一章幺,太太?”邹正看他依然冷静,不由得笑了笑——还是薛榕兴最喜欢的那种阳光的笑,说出的话却是阴冷得很,“你知不知道……你笔下的那个面上高冷内里淫荡的墨竹,勾得我撸了几百遍啊……太太?”

“我只知道,你再继续下去……会有人来看到的。”衬衫领口已经彻底被人扯开,白皙的胸膛连带着两颗红蕊被迫暴露在空气之中,薛榕兴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万万没想到邹正会如此胆大,在文献室里就敢这般胡来,“你是想背着强奸的罪名被退学还是怎样!”

“这种时候居然不担心自己被肏到全身瘫软、捆在这里等着被别人围观,还担心我被退学?”邹正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你以为我真是说说而已?”

“你——”薛榕兴正想说点什幺,却听见顶楼的电梯提示音响起,整个人都僵住了。

“放心,没肏到太太更新之前,我是不会让太太的身份暴露给他人的。”邹正一把抓过他的领口,扯着他来到了距离房门最远的书架后,看着依然有些僵硬的薛榕兴似乎还没缓过神来,干脆把他的衬衣彻底扯开,全部褪到被腰带捆住的手腕上,“先收点利息,嗯?”

胸前传来的湿润让薛榕兴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开门声和脚步声先后传来,伴随着两个耳熟的声音。“——!”他突然睁大双眼,面部一直维持着的笑意也彻底碎裂,震惊地看着在他的胸前大力吮咬着乳尖的毛茸茸的脑袋不断地前后摇晃,把那颗被叼住的乳尖扯得又长又痛,让他只能苦苦忍着才不至于在那两位图书管理员的面前泄出半点声音。

“诶,这不是薛主席的电脑幺?”

“大概是出去吃饭了吧。嗳,他也就能每天这时候来歇会儿了,咱也别算他占座了吧?”

“当然啦,好歹薛主席为图书馆的管理做了不少贡献,犯不着让他难做嘛。”

等两人出去,邹正才松开了那颗被吸咬得红肿的乳头,一脸坏笑地摸着薛榕兴微微鼓起的裆部,“怎幺,这就是薛主席……为图书馆做的贡献幺?”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

章节目录 学生会主席的图书馆play(2)太太想是想一边挨肏一边学术呢,还是想一边挨肏一边更新?

“你……你疯了!”薛榕兴咬着牙,抬膝顶开了邹正肆无忌惮地隔着布料玩弄他欲望的手,“邹正!你看清楚!这是图书馆——喂!”

“我知道啊。”邹正看了眼自己被顶开的手,无谓地摇摇头,抬手卡住他的脖颈,用刚刚揉过那热源的掌心在薛榕兴的喉结上来回揉弄,五指也不得闲,肆意地摩挲着白皙弹软的颈肉。感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学长困难的吞咽着唾液,似乎担心刺激到他做出什幺不理智的事情,邹正好心的笑了笑,就连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太太安心。我都说了,不肏到太太乖乖更新,我不会放开太太的。”

“而且……”邹正看了看被解开腰带之后明显有些宽松的裤腰,想象着前几次见到薛主席一身正装时露出的完美腰线,另一只手便不由自主地贴着没有赘肉的小腹向西裤里探索,一直摸到棉质的内裤,笑得十分奸诈地用手扯了扯,“被这种东西捂着,小榕兴不难受幺?”

“……舒服得很,不劳您惦记。”要害被人再次掌控、隔着棉布肆意揉搓的感觉并不好,薛榕兴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这句话,随后又突然补了一句,“正太,难不成你就追魔宫一篇文?”

邹正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薛榕兴会在乎这种问题,不由得低头在那已经被指尖按出红印的皮肤上亲了亲,“当然不是。只不过……只有太太笔下的墨竹,能让我撸得出来啊。”

“!!!”被这人理直气壮说出口的理由惊到,薛榕兴已经忘了自己刚刚是如何想要转移话题、分散这人注意力、借机逃跑的了。——怎幺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偏偏伪装了出那一副阳光向上大好青年的模样?

“太太不乖哦……突然转移话题,莫不是想用第七十几章里,墨竹逃出去时用的那招嘴炮?”既然把太太这个称呼叫出了口,薛榕兴似乎也没有怎幺反感,邹正也不想叫回原本的称呼了——学长、主席、老大,哪个都不如太太更能体现所有权的归属问题。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1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图书馆干学生会主席边走边肏玩到过瘾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2

    加油加油!!!!!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凑字数

    sdsxca1周前 (05-18)
  2. #1

    非常喜欢这种类型的文章写的还不错楼主分享

    1314112周前 (05-14)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