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0记实录1

O记实录1(刑刚,H)

肉文,根据某文改编,内容黑暗,请慎入!
1
刑刚贪婪打量著坐在吧台边的男人。
他已经盯了他几天了。
男人长地很英俊,硬质的五官在东方人里是少有的深邃,再加上那身麦色的皮肤和一头利落的黑发,让他即使安静地坐著也吸引了一票人的视线。
刑刚看著他捏著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金色的酒液顺著男人的唇角下滑至突起的喉结,那水珠子抖颤了几下就坠落在那件簇新的衬衫领口上。
妈的,真性感!
刑刚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第一次发现男人起,刑刚就开始计划了。他知道男人的名字叫阎磊,每星期都会来酒吧喝酒。本来凭他惹眼的外貌,应该有不少人喜欢和他搭讪
,但男人冰冷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吃不消,那双冷冰冰的眼睛一扫,有胆子上去的人就立刻消了大半。
观察了他两个礼拜後,刑刚终於决定出手了。这麽好的货色,错过了他可是会哭的!

把昏迷的男人扔在沙发上,刑刚已经挺不住了,他几把脱光了衣服,下身的阴茎红通通挺立著。
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那酒巴的酒保和自己是老搭档了,刚才他们在男人喝的酒里加了点料。东西是刑刚惯用的,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好
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刻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已经脸色绯红,性感的嘴也微微地张著。
刑刚一把拉上窗帘,迫不及待地来到沙发边,把男人的长裤剥下。
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就这样彻底暴露在刑刚的眼前,男人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富有弹性的织物把他腿间的肉物紧紧地包裹著,显得更加
性感撩人。一些黑色的软毛从他的下腹一直处蔓延到肚脐,显得男子气概十足。
刑刚忍不住朝男人的大腿内侧摸去。不同於别处,那里的皮肤十分细腻光滑,让刑刚流连了好久才舍得离开。
他屏著呼吸,慢慢把男人的内裤拉下来,双眼贪婪地打量著沙发上男人裸露的下体。
男人乌黑柔软的体毛顺伏地覆在腹上,阴茎形状完美,颜色也浅,看来没上过几个女人。但与此相比,他的後穴却显得颜色太深,入口处甚至有些
微微开启,一看就知道阅历不少,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了。
“妈的!这麽松!”
刑刚收回试探的手指,失望地咒骂著,原来是个被人操烂的松货!
满怀期待的心情被失望代替,刑刚没想到这个阳刚冷俊的男人居然早被人上过了!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要排到第几个!
“贱人!”他气地甩手就是一个巴掌,昏迷中的男人立刻被他打偏过去,俊美的脸上一个红色的巴掌印十分显眼。
“……算了,还好这张脸够帅……”怒火渐渐被眼前的美色浇灭了,刑刚色情地盯著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长这麽俊却是个被人操惯的烂货……
还是……你以前就被人奸过了?”
刑刚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那得被奸过多少次才会有这样一个屁眼啊!
他著迷地摸著那张让他陶醉的俊脸,身体渐渐趴了上去。
刑刚的手掌很慢地抚过男人柔软的腹毛和性器,一直摸到股间那个软软的嫩穴,那热乎乎的触感立刻让刑刚兴奋起来,他把对方一条大腿架到肩上
,一边抚摸著男人结实的大腿,一边用手把著粗大的阴茎顶到了男人柔软的入口处。
“他妈的,就算是二手货今天我也上了!”他对好位置,猛地一挺──
“滋……”地一声,阴茎居然插进去小半截,睡梦中的男人双腿一颤。
“操,果然是操烂的!一插就进!”刑刚骂骂咧咧地喘气,只感觉阴茎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就滑进了大部分,他来回动了几下,肠道里立刻就
泌出了滑液,“贱人!妈的,到底有多少男人上过你,居然会流水!”
刑刚一边恨恨地咒骂,一边把阴茎插地更深,连戳了几下後,他的阴茎就顺著肠液整个挺进去了!
“嗯……”身下大男人浓眉微微皱起,浑身抖了一下。
“啊……贱人!全插进去了!够不够大!操……还真有点味道……”刑刚伏在对方身上呼呼地喘气,男人的肠壁软乎乎的裹著他的巨大,那温顺的
触感与他凌厉的五官十分不符。刑刚看著此刻的男人:他脚上还穿著白色的袜子,左脚翘起架在自己的肩头,右腿蜷曲在胸前,整个私处都朝著他打开
著……
“原来是骚在里面……”刑刚挺著粗大的阴茎在男人的体内反复抽送,大量的淫水随著他的操弄分泌出来,让两人的结合处发出“咕唧、咕唧”的
声音,“骚!够骚!呼……他妈的,好湿!贱人,你跟女人都有的一拼了!”
插了几下刑刚已经知道身下的男人绝对是个老鸟了,身体是骗不了人的,这麽骚浪的反应,若不是天生媚骨就是被人狠狠调教过!
“操死你!贱人!啊啊……看你还浪不浪!干!”一种莫名的火气让刑刚狠狠地插著身下的男人,随著阴茎一插一拔,暗红的媚肉向外翻起。睡梦
中的男人被插地浑身颤抖,模糊地呻吟著。
就这样操了不多久,刑刚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男人微微张开的嘴里──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那人的嘴角流出来。
“妈的,这麽快!”刑刚恋恋不舍地从男人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著粗气坐了一会儿,他看了一下针孔录像机的位置,想了想,还是从里屋
拿出一个照相机,把男人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
O记实录2(刑刚,H)

2
刑刚拍完了照片,就赤裸裸的走到男人身边,把他半拉半抱地移到卧室的床上。
他利落地扒下对方那件已经皱巴巴的衬衫,这样一来,男人浑身就只剩下脚上的一对白色袜子,他仰躺在床上,肌肉结实的胸膛有些急促地起伏著
,腿间的性器因为刚才的性交已经成半挺立的姿态,支成一个不小的角度!
“呵呵,刚刚操地你很爽吧?”刑刚光著身子躺在那人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著男人结实的肌肉,很快阴茎又硬了。
刑刚把手伸到男人的股沟里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他立刻翻身压到男人身上,双手托在对方腿弯,让他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
那湿漉漉的後门向天开著,红肿润泽的穴口此时已开成一个不小的肉洞,刑刚坚硬的阴茎顶在男人两臀中间“唧……”地一声就插了进去。
男人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一插进去屁股就向上抬了一下。
刑刚也知道对方快醒了,也不忙著干,只把男人两条结实修长的大腿拉开了些,粗大的阴茎慢慢地来回抽动著。
阎磊觉著自己好象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和人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在他慢慢醒过来的时候,那如浪潮一样的快感竟还没有退去,
他战栗地感觉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
“嗯……”阎磊轻轻的呻吟著,扭动著跨部。
猛然,他感觉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的很硬的东西夹在里面。阎磊惊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大腿之间一个陌生男人淫笑著的脸,
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袜子,下身还插著这个男人肮脏的东西。
“混蛋!”阎磊怒吼一声,一下推开刑刚滚下床来,他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嘴里粘乎乎的,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麽,阎磊颤抖地用手一擦,粘乎乎的白色的东西,他一下知道自己嘴里是什麽了,一股恶
心从喉咙泛起,他趴在床边干呕起来。
刑刚过去拍了拍阎磊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
阎磊浑身一震,望向刑刚的眼睛里全是血丝:“我要杀了你!”
“嘿,别装了,你又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操,还和个女人一样三贞九烈地干啥呀?”刑刚毫不在乎地笑了,“看你後面那麽松,纯0号吧?”
“你……”阎磊浑身发抖,直想冲过去掐死他,身体却站不起来。
“别气了,又不是女人,弄不大你的肚子。跟著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刑刚拿出两张照片让阎磊看,阎磊只觉脑子嗡地一声──那
是他,微闭著眼睛,嘴里含著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阎磊伸手就去抢照片,刑刚一把搂住了他,“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阎磊压倒在了身下,嘴在
阎磊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开!”阎磊用手推刑刚,可药物让他根本无法抵抗对方!
刑刚抓住阎磊勃起的欲望,很有技巧地揉搓著它,一边又低下头去,含住了阎磊暗色的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著……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阎磊
的脑门,阎磊忍不住叫出声来,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你他妈的给我滚开!嗯……”身体的反应让阎磊十分惊恐,他用尽全身力气推著压在身上的男人,但根本没用!
刑刚一边吮吸著乳头,一只手往下移动,掠过阎磊平坦的小腹直到压上那湿漉漉的後门,那里正微微敞开著,刑刚蘸了蘸入口处的肠液,分开那处
嫩肉,伸了进去……
“混蛋!不要……啊!”阎磊敏感的身体受不了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了。那根深入他体内的手指左右勾挑著,让他下腹涌起一股股热流。
玩弄一会儿,刑刚又坚硬如铁了,他毫不客气拉起阎磊一条腿,阴茎“扑!”地又插进了阎磊的体内。
“啊──!”阎磊闷叫了一声,身体一下子被捅到了底,剧烈的刺激让阎磊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他这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强
奸了!
“咕唧……咕唧……”阎磊的下身经过前两次的侵犯早就湿地很厉害,刑刚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
“混蛋……畜生!啊──!”阎磊断断续续地骂著,眼眶渐渐红了,他能感觉到男人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他的最深处!
“呼……有快感了吧?贱人!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还装什麽贞洁!”刑刚一边操他一边骂著,“呼!骚货,後面这麽多水……”
他感觉到每插一下,身下的人都控制不住浑身一颤,嘴里啊地叫出一声来。男人湿滑酥软的肠道在他强有力地抽插下一阵阵地紧缩,身下渐渐迷乱
的叫床声让刑刚的下身挺地越发起劲了!
一口气干了四五十下,阎磊已是浑身汗水涔涔,双颊绯红,他的一条腿还挂在刑刚肩头,另一条则被压在了床上,粗暴的性交让他的十个脚趾全都
蜷了起来。
“操!贱人!舒不舒服!哦……还会缩屁股……夹地我好爽!”刑刚大起大落地抽插著,每次都把阴茎拉到穴口,再一下插进去,鼓鼓的阴囊打在
阎磊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阎磊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了,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他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
“啊!啊!……恩……走开!禽兽……哦!”阎磊断断续续地咒骂,音调里透出的颤抖和虚软让趴在他身上耕耘的男人越加兴奋。刑刚得意得看著
男人原本推拒的双手垂落在床面上,用力地拉扯著床单,脸上的肌肉不时抽动,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每次被插到深处,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
颤抖,一股股淫水随著阴茎的拔出顺著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感觉到包裹著自己的肉壁正剧烈地收缩,刑刚知道男人快达到高潮了,他快速干了几下,把阎磊腿放下,阴茎拔了出来。
“不……”
阎磊摊在床上喘地厉害,即将高潮的身体忽然失去了体内的填充物,他感到一种异样的空虚。闭上眼睛,他微微合拢双腿,不想让自己饥渴的样子
给男人看出来。
“贱人!过不过瘾?”刑刚拍了一下阎磊的屁股,一股黏液马上顺著股间的曲线流了出来。
阎磊咬著牙关不语。
“真俊的一张脸,以前操过你的男人有没有夸过你长地很帅?”刑刚抚摩著阎磊汗水涔涔的脸颊,忽然道,“不过只有操过你的人才知道,你下面
那张嘴才是真的好。呵呵,虽然松了点,不过够骚够浪!”他不理阎磊漠然的态度,把他的身体反转了过来。
“有情人的,是吧?”刑刚摸了摸阎磊的屁股,“你这麽淫荡,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满足你!……说实话,有过几个男人?”
阎磊对他的问话采取彻底的无视,只是趴在床上喘气。他大腿内侧已经全是青青紫紫的掐痕,圆润的屁股中间露出的那个暗红色的菊穴正不停地开
合。
见阎磊不回答自己刑刚也不在意,可能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有多少男人操过他了吧。这麽敏感的身体没个三年五年的可养不出来!刑刚有些恨恨地
想著。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9)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0记实录1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1

    这么精彩的长篇小说,竟然没有人评论真是遗憾。

    wasj12344个月前 (05-16)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