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爆料 | 干货解密Gay圈杀猪盘,深藏东南亚血色产业链

他叫小昊,28岁,会计。去年的6月到9月间,他被骗走53万多元

 

“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被骗成这样。”

“我前程尽毁,可能锒铛入狱……我愧对父母……我自杀过……”

“如果再遇到骗子,我要剁了他!”

 

小昊低头说着这三句。

图片来自珠海网警,某犯罪嫌疑人

型男杀死的爱情

2018年6月6日,小昊在某同志交友应用匹配到一个帅气的型男A君,A自称在北京工作,是程序员,样子正是小昊喜欢的那款,阳光成熟,很Man。动态里展示的A喜欢健身、旅游和美食。

 

更难得的是,聊天中A君表现得很有涵养,早上会打招呼,中午给小昊拍吃的午餐,下班的路上会聊语音电话,晚上则陪他说话为他唱歌。与软件上的其他人不同,A君不会单刀直入的所有话题都围绕着性。

小昊小时候家里环境不好,父母经常吵架,在动荡中小昊战战兢兢地长大,却发现他所喜欢的是同性。他很孤独,觉得生活的色彩很少不是灰暗,也一直没能找到与他三观相合,待他又好的恋人。

 

但与A君的相处令小昊觉得很温暖,关心他的点点滴滴。A说已经对家庭完成出柜,在微信语音里,小昊甚至听到A向在家做客的姐姐介绍他。渐渐地熟悉了,A开始会对小昊说起酥麻的情话。有天小昊工作出错,心情低落,A跟他聊天直到凌晨3点,那一夜A还给他发了一些私密照片,从那刻起,小昊的心被A紧紧抓牢。

 

认识10天后,A说有个紧急任务被派往澳门去帮某家赌场维护网站。在工作中A发现了一个漏洞可以利用,每晚8点到8点半网站服务器重启时,他能在后台修改赔率,神不知鬼不觉的用这个捷径赢钱。商量后他们决定试试,小昊抱着下一注先看看的态度,注册了账号,投了点资金。他本想如果输了的话就立刻中止,也不会有太大损失,但不料,经过这样操作他们还真赚到了一笔。接下来在A的指导下,小昊的账号开始不断赢钱,此后小昊进行提现也都全部成功。

 

小昊感觉这次也许“遇见真爱”,他不仅碰到了有情人,还能在财富上得到帮到。他与A君开始规划未来一起生活,而他账户每天的收益也在持续积累。之后,小昊不仅将盈利全部返投,还将多年积蓄拿出来全部进行投资,甚至,他把信用卡提现,又向朋友借钱,不断的在平台上加码充值进去。

警方查封的某平台的网络投注页面

直到有天,A说网站要紧急维护,要小昊等他消息之后把钱全部提现出来。然而小昊怎么等都等不到A的音信。A消失了,自此人间蒸发,手机、微信都找不到人,同时那个赌场网站变成了404,再也无法登陆。

 

小昊在焦急中等待,直到几天后他报警自首。因为,他还挪用了单位几万元来倒腾信用卡账期,而现在,他再也做不平账,无法隐瞒。

 

到此,他才不抱任何希望,再也不会担心A是因为什么事而耽误了。

 

小昊的世界崩塌了。警官告诉小昊,他的确被骗了。

 

小昊现在被取保候审,父母为他清掉全部账目,他得到了单位的宽宥。但是,等待小昊的,可能会是刑期。

 

“我恨我自己。”小昊如此说道。

害者统计的微信群内全国各省遭受此类情感诈骗的人数和金额

揭秘同志杀猪盘

2018年《腾讯110反诈白皮书》显示:当前网络诈骗手段多变,呈公司化、跨境化的趋势发展。数据令人吃惊,其中男性受害者竟占68%。特别是情感类(包括交友、色情)诈骗,85%的受害者都是男人。35岁以下的中青年是受骗人群主力军,占86%,其中28岁以下的90后占65%。

 

总之,如果你是单身的、年轻的、男性,不要自认警惕性够高,因为对不起,你正是在最“容易受骗的男人”,也是诈骗集团进行数据搜索上的精准目标人群。

 

这一网骗模式被称作“杀猪盘”,大多数人对它一无所知。

 

小昊在等待司法程序时,经律师朋友介绍被拉进了一个百人微信群。群里有男有女,有已婚有未婚,有大龄单身也有婚后离异,还有几人是Gay。这一百来人全部都是被杀猪盘屠宰过的“猪”,在忽悠下进行了“投资”,最后遭受感情上欺骗背叛,和金钱上血本无归的双重暴袭。

图片来自《终结诈骗》,截取某受害者写的网络诈骗求助信

“杀猪盘”残忍在于先和猪建立亲密关系,摸清猪的底细,满足猪的情感,心甘情愿的走上设计好的屠杀盘局,被杀之后都不知道屠刀究竟什么样子,更不清楚屠夫究竟身在何处。甚至,有的猪不愿报案,或者报案后还为屠夫说好话。

 

诈骗业内,感情空虚的人被形象的称为“猪”,建立恋爱关系的过程被称为“养猪”,最后实施变现的诈骗及消失是“杀猪”。这些操作“杀猪盘”的犯罪集团早已形成公司化的运行模式,每道工序有明确的分工流程,一般分为供料组、技术组、话务组、洗钱组。

 

小昊遇到的A君就属于话务组成员,由他们直接与“猪”交流沟通。

 

不要以为诈骗犯依然停留在只会使用盗来的照骗,现在高级话务员不仅可以视频聊天,还有很多具有才艺的帅哥美女从业。甚至针对高端的“豪猪”,可以现实见面,以慰相思。

 

随着受骗者人数越来越多,“杀猪盘”套路也演进得越来越完善,所盯上的目标人群细分也越来越精准。终于,专门针对Gay群体的杀猪盘横空出世。

图片来自珠海网警,嫌疑人与受骗者的聊天纪律

小昊遇到的A君每天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同性交友APP,去添加供料组经过筛选,物色好的猎物——Gay们。他们会按照既定话术与受骗人“茫茫人海相识相知”,感情迅速升温。当评估“猪”已产生情感依赖、养肥成熟,便开始慢慢透露自己掌握某种关键捷径,把猪推荐到理财平台投资或者博彩站点投注。初期小赢不亏、操纵输赢、追加投资、引导投入,直至“猪”被迷晕倾家荡产为止。一旦“猪”提出质疑或者再无可诈,话务组屠夫便会将其拉黑中断联系,那个网站或平台也会随之弃用。

 

养猪过程一般要半月以上最多数月,杀猪只需两三天。“猪”被杀后,迅速由洗钱组将诈得的资金快速拆分,转移至境外。杀猪盘流程一旦建立之后,几乎每天都可杀死几只猪,每只少则几万元,多则数百万。

 

小昊令人同情,但仍要指出他的无知和贪心,当他挪动公司资金时,也就不再只是受害人。他很有可能会被判缓刑。

 

杀猪盘让小昊做着爱情与发财的双重美梦,并最终无情收割了他。但杀猪盘是怎么找上小昊的?

干货解密血色产业链

小昊在遇到A之前两三年没谈过朋友。他平时在交友APP上并不活跃,但为了得到更多的曝光,近些年注册过很多类似的网站、应用和论坛。经过微信群其他受骗者的提醒,他删除了以前在网络各处留下的个人信息。

 

然而受骗群友并不知道杀猪盘供料组的神通广大。很不幸,小昊在成为“猪”前的价值正是“料”。我们中的绝多数人都不曾意识到过,每个人早已在无意中成为了“料”。

 

(一)供料组的“料”指的是个人信息。

警方提供的公开资料中,国内贩卖个人信息已呈成熟的产业链。有些网站涉嫌高价出售注册会员个人资料,特别是实名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照片、爱好和习惯。

 

供料组每天的工作是在购得的信息中找出合适的“猪”。“料”的来源也许并非同志交友应用,可能是无意间随意留下的信息,但犯罪分子已经形成了庞大的黑色数据库,他们会在其中进行撞库、搜寻,甚至花大本钱请黑客探秘指定的网站。

图片来自警方,某杀猪盘窝点内部实拍

像小昊这样情感空虚的基友,很容易在同性交友网站被抓取关键词搜寻到,并且在网站上往往留过详实的的个人信息。在供料组将养猪任务传送给话务组后,具有美好人设的话务组闪亮登场。

 

他们拥有帅气的头像,暖男的个性,完美的人格,是整个杀猪盘的形象代言人。终于,他们完成博取信任,缔造可依赖的情感囚笼。

 

(二)话务组根据“猪”的具体信息,个性化定制诈骗套路,投其所好进行精确养猪。

好看的皮囊成千上万,有趣的灵魂卷走巨款。被一对一进行情感控制步入杀猪盘局的小昊们,根本毫无抵抗、任人宰割,直至被诈干诈净。

 

(三)提供支持的技术组的工作是运营网站。

他们在境外租用服务器,每养一批“猪”建立一个专门针对的网站,甚至不惜骗一个人搭一个网站,与话务组紧密配合、昼夜更新。

 

话务组在聊天中逐渐透露出的赌博网站、彩票网站、投资平台全部出自技术组之手。所谓的偶然发现的漏洞后门,初期尝到的甜头,都是为了引导受骗者不断追加投入的烟雾弹。技术组根据受骗人的情绪,操纵输赢的场次和金额,想让他赢他便能赢,在游戏中完全沉溺、受纵其中。

图片来自新京报

某杀猪盘搭建的综合性吸金平台

在最后的收割阶段,话务组往往还会提醒受骗人别太冒进,营造为人着想的假象。但实际上伪造根本不存在的赢钱,利用各种心理学战术继续布局,引诱受骗者,增大沉没成本,继续追加投资。投入越多,弥足越深,一步步完成对受骗人的操控。

 

一旦受骗人觉醒,或再无可供压榨的价值,技术组立刻关闭网站。一人一站的运作模式,也保证了杀猪盘同时可对多人进行不同进度的诈骗,互不干扰。

 

所以小昊在加入受骗者微信群后,居然发现A君原来还是另外两位女士的男友,当然,那两位女士与小昊一样,把他当做恋人,但自己实际上当了提款机,不仅损失金钱,还遭受巨大心理打击。

 

那个微信群里,有不少人在说起自己的经历时,都说曾经抑郁,甚至有过危险的念头。

 

(四)最后由洗钱组将诈骗所得资金。

在国内取现或交由地下钱庄甚至真赌博网站进行清洗,业内称之为“水房”,层层分成,或在杀猪盘所在地直接挥霍。

 

万恶的杀猪盘——真正的食尽人血馒头,管它巨浪滔天。

罪恶之源

本文无地域偏见,但福建省某些地区和台湾省贡献出了大批杀猪盘从业人员。他们的工作地并不在国内,目前主要聚集在东南亚的菲律宾、缅甸、越南等国。

 

现在境外某些区域已成为诈骗犯罪的天堂。这些地方看起来和国内城市没什么两样,吃中餐、写汉字、说普通话、使用人民币,手机信号是中国的电信运营商,转账用支付宝、微信和中国的信用卡。然而这里不属于任何一个政府管辖,法律,在这里属于不存在的词汇。杀猪盘的根据地在这里肆意生长。

图片来自网络,缅甸佤邦街头实拍

不要诧异,杀猪盘等网络诈骗和其他类型的电信诈骗、以及赌场,是这里经济的支柱产业,当地甚至打出了军人保护、绝对安全”的招商广告来吸引入住。这些辐射到境外的新型产业,转过头来坑起自己国内的同胞丝毫不会软手。

 

散落在东南亚的这些区域便是杀猪盘的罪恶之城。当地租金虽然高昂得堪比国内一线城市高端写字楼,但各大诈骗集团趋之若鹜。他们不仅不骗当地人,反而激活当地的消费繁华了市场,诈得的巨额资金流向这里,又建起标志性的奢华会所和体量巨大的豪华赌场,继续吸金,实现闭环。

 

不久,纷沓而至的杀猪盘之间也产生了竞争。为了发展诈骗团队,他们开始在国内以发布招聘广告的方式吸收人员,特别是涉世不深的大学生和面容姣好的美女。一旦有人被“免费境外旅游、国外高薪工作”骗到杀猪盘基地,要么被迫加入组织成为“屠夫”,甚至被要求进行色情直播受制于人,要么被迫进入赌场赌博,输钱之后打下巨款欠条被关进密室等待家属拿钱放人,甚至遭受虐待,发生命案。

图片来自《终结诈骗》,网络上搜索到的杀猪盘招聘广告

近年来,我国派出警力往返国境线搜集证据,但苦于国际关系的管辖权和执法权限制,即便协调进入杀猪盘大本营采取行动,证据也会几近销毁,犯罪分子难以追责,涉案资金亦无法追回。

 

今年春节期间,A君回国了,准备荣归故里,安全上岸,没想到警方早已布控,刚到家就被抓了。他原只是被骗至杀猪盘的待业青年,被劝服后加入团队,愈陷弥深,后来成为骨干,管理整个话务组。两年内他完全成为冷血屠夫,仅他和他的团队,受骗者多达数百人。

 

经他交代,在杀猪盘业内,交友APP被称作“猪圈”,交流工具比如微信被称为“猪食槽”,那些聊天剧本被叫做“猪饲料”。在他们的培训资料中,他们自称杀猪盘为“财富收割机”,实现“两年赚上亿”。

 

在这个侦破的杀猪盘团队,针对同志群体的所设计的“猪饲料”,也就是诈骗话术剧本,都是出自A君之手,由他整理开发出来。

图片来自珠海网警,被抓获的杀猪盘骨干成员

A的样子挺帅,他骗过的Gay,自己都无法统计。小昊会牢记A君一辈子,但A君对小昊已经没有太多的印象。

 

等待A的,将会是法律的重判。

 

不知A有没有过真的负罪感,但据悉,A其实也是Gay。

赞(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爆料 | 干货解密Gay圈杀猪盘,深藏东南亚血色产业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