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我和男友和他的男人们

我和男友和他的男人们-骚货, 饥渴, 被操, 肌肉男, 篮球, 男朋友, 男友, 爸爸, 淫荡, 淫乱, 浴室, 洗澡, 征服, 学生, 受, 双龙, 厕所, 刺激, 偷吃-gaystory-男郎社体院南区宿舍,正在上课时间,学生基本上都去上课了,整栋楼都静悄悄的。偶有那么一些没课的,也都不会放过在操场奔跑的机会,是不会辜负着阳光正好的下午的。就只在1629传出点声音,像是什么堵着嘴巴想说话却说不清。

“骚逼,好吃吗?”

陈奥半躺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舒服着叹着气的问道。他的双臂正扶在胯前,抓着一个脑袋正在上下的摇动。他跨前那个人,正用嘴巴包裹着眼前的巨物,聚精会神,上面人的问话也被忽视了,所以下一秒他被惩罚了,口中的大JB被瞬间抽走,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接着便是一巴掌。他这才清醒,赶忙认错,

“好吃,爸爸,爸爸的JB最好吃,骚逼一天没吃就馋的不行。”

“这还差不多。”

说着还用自己的19cm巨物在跪着的那骚逼脸上抽了几下,发出啪啪的声音。那骚逼脸上的红色,也不知道到底是刚刚巴掌打红的 还是JB打红的了。

“起来,到床上趴好。”陈奥感觉差不多了,抽出自己的大屌,对着地上的骚逼命令道。他很快的爬了起来,趴在床撅着屁股“我要爸爸的大JB,骚逼下面好痒呀。”边说着还边用自己的指头在自己的后穴抠弄。陈奥看着眼前的一幕,也头脑发热。“骚逼,老子干死你。”把拿到手上的润滑剂也扔了“老子也不润滑了,就用你自己的口水,等会疼起来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骚了说着就把自己的大JB对准那个骚穴,一个挺腰,全杆进洞。

“啊,爸爸的JB好大,骚狗的后穴要被撑烂了。”

陈奥自己刚一进去也差点没绷住,那感觉真的无法言语,“你个骚逼,老子插了你这么多次了,怎么还这么紧啊。”然会忍住刚刚那个冲动,开始抽插。粗长的巨物在骚穴里进进出出,磨的那小口痒得不行。身下的骚逼终于憋不住了,开始哼哼唧唧“大JB老公,使点劲,快一点,别折磨我了,我忍不了了。”陈奥嘴角一勾“那等会可别哭着求饶呀。”说完不等那人反应,就开始飞快的进出。精壮的公狗腰快速的顶弄着,身下那个骚逼被快感弄到快要窒息“啊…….好…爽..。”一句连贯的的话都说不出。

“啊,爸爸,骚逼不行了,骚逼要射了。爸爸慢点,骚逼要尿了..啊不对要射了。”他分不清到底是要射,还是要尿。只觉得快感已经淹没他的头顶。陈奥下身没有停,喘着粗气说“说了,不给求饶的,忍着,不许尿,尿了你给我洗床单。”还从身下人腰上松开一直手,伸到下面,握住了即将要爆发的小JI’BA。

“爸爸,求你了,松开,骚逼不了了。啊..骚逼的小JB要废了啊..啊..啊 射了 射了 射了。”边说着,边哭了出来。陈奥自己也差不多到头了,开始加快了速度疯狂的摩擦着,累积着快感,直到最后一刻,大量的精液喷射在身下骚逼的直肠里,嘴里也发出了的纵情地呻吟,喷射十几下,引得身下的骚逼几声尖叫。之后才松了手,那骚货的JB也立马喷射而出,也不知到是精液还是尿。

赵柯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着还是无人接听的电话,有些着急。说好的晚上跟男友在这里吃完,之后去酒店开房,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的。结果到现在了,自己菜都点好上齐了,男友却还没有来,电话也没人接,他心里有些烦躁。他知道,自己跟男友陈奥中间出现问题了,就从上次在男友寝室看到一条不属于自己的情趣内裤开始。

周五下午,赵柯像往常一样,6点钟下了课从教学楼回到自己外语学院的宿舍楼,放好东西,特意换上男友喜欢的情趣内裤,拿上晚上运动的必须品,出发前往体院宿舍找自己男友陈奥。想到自己的完美男友,赵柯脸上露出微笑,陈奥真的是男神,长得帅,个子高,会篮球,最重要的有一个大JB,想到这一点赵柯脸上红了起来,后面也不自主的收缩了一下。想着陈奥的身体跟大JB,赵柯前面不自觉的顶起了帐篷,后面也感觉有些湿,回味着那根大屌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感觉,走到了宿舍楼下。

迎面走来一个男生,长得不错,但从身材来判断肯定不是体院的学生,看着那人奇怪的走路方式。赵柯还在心里偷笑:看来也是一个来被操的。不过他当时并不知道,操那个男生的,就是自己的男友陈奥。

上了楼,发现寝室门没有关,窗户也开着,屋子里有股说不清的味道,陈奥也在浴室洗澡。赵柯当时也没有多想,以为他是在为迎接自己做准备,主动关上门,之后把自己脱光,推开浴室的门进去了。发现男友在洗头,赵柯就悄悄的走近,之后从后背一把抱住男友。

“你怎么又回来了?”陈奥没法睁眼,以为是刚刚那个骚逼又回来了,他不耐烦的问道。今天是自己跟男友赵柯每周固定的约会时间,本来下午那骚逼故意勾引,时间就有点晚了,男友马上就来了。结果他还没走,要是让赵柯发现自己背着他偷情,肯定有的闹。他还不想失去外院大才子这个男朋友,毕竟自己当时追的也挺不容易的。

“什么叫又回来了?刚刚有人走吗?”赵柯听到男友问话好奇的问。陈奥一听,心头一紧,立马解释“没,我说你怎么进来了,怎么要洗鸳鸯浴呀。”说完也不管洗发水没冲干净,回身抱住男友就吻了上去。堵住了赵柯还想发问的嘴,很快赵柯也就沉醉于陈奥的吻中,把刚刚的事情抛诸脑后。

陈奥把赵柯压到浴室的墙上,手顺着小腹往下滑,揉捏着赵柯的下体。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出两根手指,就往后穴里探去,轻轻松松就引得赵柯呼吸加快,情欲上头。

“老公,操我,快进来,别玩了。”赵柯后面已经饥渴到不行“啊..我要..我要老公的大JB操我,使劲操我。”还把屁股撅了起来,往自己男友的阴部靠去。

陈奥揉了两把已经有些硬了的JB,对准自己男友的骚穴,缓缓地推入。一边推就一边听见男友的浪叫,他就是喜欢赵柯这一点,平时表面上正经的不得了,外院的大才子,到了床上,自己的身下,就变成了一个骚逼,怎么骚怎么来,特别放得开。

两人恋爱一年多了,陈奥轻车熟路就找那个点,然后每一下都又狠又重的撞上去。赵柯除了呻吟也说不出别的话。操了一会,陈奥觉得不爽,JB放在里面没抽出来,抱起男友走到镜子前。“小骚货,看看你在干啥。”镜子里的赵柯已经羞红了脸不敢睁眼,他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淫荡。浑身赤裸,胸膛乳头全是男友掐的吻的红痕,后面的骚穴正吸着男友的大JB不放,前面的JB也因为被干着而挺了起来。

“宝贝睁眼,看看是谁在操你。”陈奥诱哄到。看着自己的JB在男友的骚穴里进进出出,陈奥内心无比得意,看看这就是外院才子,那些女生的男神,在老子胯下也是条骚狗,被老子操的话都说不完整。

赵柯不敢睁眼,虽然是跟男友,但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羞耻心,看不见就当没发生,赵柯像骆驼一样想着。可是陈奥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跟前面那个骚逼上床,刚射过,所以这次他就比较难射出来,抱着男友下身肆意的挺动着,看着赵柯一点一点的攀上高峰,乳白的精液从挺立的JB里喷出。“啊..老公..我射了..我被老公操射了。”陈奥下面每挺一下,赵柯上面就射一股“啊..啊..老公,好爽..老公的大JB操的我好爽。啊..啊..啊..”

“操 ,骚老婆你爽了,老公我还没爽呢。”陈奥看着赵柯刚刚因为射精而绷直弓起的腰重新放下,坏心眼的调成角度,把自己的龟头有重新往男友的G点上撞去。“啊.老公别顶了,受不了了。”赵柯有些累,感觉男友今天有些持久,平常自己射了男友也差不多了,可今天看男友还没有半点意思。正想着突然下身的刺激停了,那根大JB也有了抽离的趋势,赵柯一下慌了,赶忙收紧后穴,企图挽留那个可以给他带来快乐的大JB。

“怎么不是说不要了吗,还不愿意让我出来呀。”陈奥戏谑的说到。“要要要,怎么可能不要,老公的大JB永远都要不够。”赵柯分辨着,还把自己的身子扭了扭。这一扭可把陈奥的火全勾了起来。大力穿刺,没给赵柯一点喘息时间,而且下下都直中那个骚点,赵柯已经软下来来的JB又被刺激硬了。

“不行了,老公,慢点,轻点..。”赵柯求饶,陈奥现在那里停的下来,他感觉自己差不多要射了,就差那么一点了,所以就风速的抽出插入。“啊..老公..不行了..我要尿了.。”赵柯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感觉,他感觉不能再做下去了,再做下去他就要疯了。可是求饶不顶用,现在耳边除了陈奥的粗喘和大腿根部与屁股的撞击声,没有的声音了。没办法他睁开了眼,他想看看男友在干什么,为什么不理会自己的求饶。然而第一眼看到的却是镜中淫乱的自己,上面脖子被男友死死的吸吮着,下体也紧密的结合着,男友的大黑屌在自己的骚PI‘YAN中进出,将原本的小口撑到那么粗,嘴边是不知道何时流出来的口水。

这一眼,仿佛打开了赵柯新世纪的大门,他有些不认识镜中的人是谁,他看到两个人在做爱,他觉得好疯狂,很刺激,那种快感让他下体射出了什么,而陈奥也因为射精而收缩的后庭,在自己男友的身体里射出了精华,而镜子上却是一些黄色液体流下。

赵柯疲倦的清理完身体,拖着无力的身子,走出浴室。就看见男友在换床上的一应物品,他有些好奇,上个星期才看见男友换过,再怎么爱干净,也不至于一个星期换一次吧。陈奥看着赵柯疑惑的目光,心思一转便想到了理由,走过去抱住男友,“因为想起,所以床上撒了些东西。”说完还用下体顶了顶男友。赵柯脸一下子就红了,害羞着说:“怪不得你今天这么厉害。”陈奥一看圆过去了,便用嘴堵住男友的话:“这不是等你等急了吗,宝贝答应我,下次早点来啊。”

第二天一早起来,赵柯给男友买好早餐,看着明明已经了醒了的却还在赖床的男友,无奈叹口气,走到阳台的洗衣机,准备把昨晚洗了的床单被罩拿出来晒。但是晒着晒个,他的目光被一件衣服吸引住了,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那是一条情趣内裤,一条不属于自己的内裤,一个念头突然涌现,陈奥他出轨背叛了自己。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万一是个误会怎么办,可这颗种子已经埋下了。

赵柯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陈奥还是没有出现,脑子里那个想法也越来越真实,他甚至已经脑补出,男友现在在干什么了。事实上事情也确实如他所想的那样。

寝室门关着,窗帘大白天也拉上,空气里混合着精液的腥味和尿液的骚臭,地上内裤,衣服,裤子散落着,还有几个不知道装着什么液体的瓶子。房子的中央,是一个被拖过去的课桌,上面躺着一个男生,长得清秀,原本白皙的皮肤被一些红痕衬的更加色情,引得人的兽欲。这个男生不是别人,正式上周赵柯在楼下碰到的,刚从自己男友陈奥床上下来的许之文,一个骚逼。

陈奥起床后看着晒好的床单,已经留在洗衣机里的内裤,他心里没有底,他不确定赵柯有没有看到这件内裤。心里有些烦躁,都怪许之文那个骚逼,收拾东西,也不收拾干净,剩个内裤在这里。随手把内裤扔进垃圾桶,给男友赵柯打了个电话,看对方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陈奥松了口气。他其实很爱赵柯,并不愿意跟男友分手,要不就跟那个骚逼散了吧,反正也操了这么多次了,味道也尝的差不多了,还是男友重要。想着就给VX里备注骚狗许的发了条消息过去。

“骚货,你昨天留了条内裤在我这,被我男友看到了,你MBD的贱人,今后别想老子再操你。”消息刚发出去立马就有了回复。

“爸爸,对不起,骚狗知道错了,别不要骚狗。”

“别解释了,老子要认真对待我男朋友了,不想在玩了。”说完也不等对方回信,直接就删除了联系人。陈奥以为这就完事了,自己又可以跟男友恩恩爱爱,双宿双栖了。结果没过两天又接到陌生人加好友,通过之后就只有一张图片和一句话。图片是许之文双眼迷离,嘴里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一个大JB,而拍摄角度是从上面往下,陈奥干打包票他没干过这种事。而那句话是想不想一起玩玩这骚逼。陈奥盯了那句话好久,手指头动了动,之后扔下手机走进浴室。而手机突然亮了,最新的消息回复是“好的,我们到时见”。

陈奥站在桌子前面,粗黑的大JB被许之文含在嘴里,眯着双眼,随意的抽插着,偶尔有一下顶的重了些 深了些,就能听见胯下小骚狗发出呜呜的求饶生。陈奥一边享受着服务,一边打量着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长得不是很帅,但是黝黑的皮肤,紧致的肌肉,让他看起来充满了力量感,很男人,肌肉练得比自己还好。陈奥内心有点莫名的愤怒又加着点嫉妒和不甘,胯下着骚逼也不知道啥时候跟那个人勾搭上的。这贱狗有着老子的大JB还不够,还要去外面找野男人,真的是够骚的。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我和男友和他的男人们

评论 4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