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男孩以性为生,最后会怎么样?


再完美的艺术品, 也有它的瑕疵。当你俯瞰一座城市, 看到成群耸立的钢铁森林和宛若血管的道路, 总会被这种壮观的美所震惊。但是放大这城市的一个细节, 你逐渐看清楚在一条泔水横流的窄仄街道, 或是公园角落里衣着破烂的几个人, 画着妖娆的面容, 努力招揽着客人, 这过于清晰的细节呈现便不再美好。

奇葩的故事

在我上初中时, 我们稍微与众不同的人总是其他人目光中的焦点, 很多事迹也在课余时口口相传。学校不大, “奇葩们”的最新八卦, 总能第一时间传遍校园。

当年, 他也是这“奇葩”中的一员。他是羌族人, 还有性取向与他人不同, 并且心思更细腻了一点, 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却经常遭到拳脚相向。我和他唯一的区别便是, 成绩相差甚远, 老师为了升学率, 对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对他就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512大地震前的一年, 他被家长带了回去, 却再也没有回来。

2018, 我协助参与了一项对于跨性别者艾滋病干预的项目。当召集参与者时, 经人介绍, 添加了数个跨性别者的微信。很意外的, 收到了一条消息:

“你是四川的吧, 你叫XXX?”

“嗯, 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记得以前初中经常和你一起耍的“奇葩”么, 是我, 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吧。”

我很惊讶, 在我的记忆中他也绝不可能是跨性别者。

在相隔家乡数千公里的上海, 居然遇到了曾经儿时的好友, 心里一时惊喜, 约了一家四川人开的烧烤店, 但当我看到他时, 惊喜变成了惊吓了。

手臂上很明显的感染脱皮的痕迹, 还有几颗红色微突的疙瘩, 走来到时候腿也有点跛, 但是面容却很精致妆扮过, 那张脸也很难和我记忆中的那个“奇葩”所对应。

“奇葩”讲起了自己曾经的故事

当年, 他被父母接回家后, 送去了一家精神病院, 在512地震后, 被以躲避余震为由, 骗去了一家臭名昭著的在网瘾战争舆论漩涡中的网戒中心。在网戒中心度过了一年, 再次回家后。父母发现他的“病”并没有治好, 随即将他软禁在家, 原因是丢人。再后来, 几次试图逃跑,几次遭到毒打 , 最终, 打断了腿, 被赶出了家门。

身无分文, 没有身份证, 没有体力, 没有学历的他开始了流浪生活。他就住在公园里, 以站街来维持生计。因骨折的腿没及时医治, 就此跛了。

后来, 因为颇有几分姿色, 他开始以女装出台,也有了固定的工作场所, 为了获得更多的报酬, 开始同时接待一些直男客户, 他逐渐凑够了钱, 整了容。他说, 有的金主, 厌烦了女色又厌倦了男色, 就喜欢他这种 “奇葩”。

“我应该感染了艾滋吧?”

他问我我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正思考要不要告诉他我的判断

“不用说了, 我知道了, 我很讨厌我现在的样子, 我想当个正常的男人, 也不想再当别人猎奇的玩具, 这种生活想结束了。”

“没事, 日子还长, 早点去治病吧, 等身体恢复了找个正当的工作。好好吃药能恢复的。”

“也许吧。”

翌日早上, 收到了他的一条微信“谢谢你, 只有你没嘲讽我, 我很开心, 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再见”

我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对, 立刻给他拨打的电话里传来的是许久的彩铃和彩铃之后的嘟嘟声, 我急忙赶往他的住处。

地上被石灰覆盖以外的地方, 还残留着几滴血迹。没有看到他破碎的身体, 其实我也不愿意看到从20楼坠落后他的惨象, 只想起他曾经的天真。我坐在路边狂笑像一个疯子, 眼泪在我的狂笑中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采了几朵野花, 摆在了他紧闭的出租屋门口, 我知道,这花, 不久之后也将如同他的身体被收走, 在地上的血迹也将不复残留, 甚至连一块墓碑也不会有。

为钱卖身的男孩不曾远去……

以性为生的男孩

平常一说到性工作者, 第一反应就是那些小姐。其实还有这么一群人, 一直处在社会边缘, 一直也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男性性工作者, 他们是通过向男性或女性提供性服务而获得报酬的男子, 他们具有不同于一般人群, 他们时刻都面临着高危暴露的风险, 他们之中HIV等性传播疾病(STD)的感染率高的可怕。[1]

众所周知, 市场的发展, 是先有需求, 后有供给, 性工作, 从中国的古代至今, 一直未断过, 姑且不论他们在现行法律下是否合法, 但是, 却是一直存在。而他们之所以存在, 是因为有着大量的需求。

虽然小众, 但是他们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存在, 数量庞大, 在2003年文献报道中国的男性性工作者人群规模在38万人左右[2], 时隔19年, 这一人群只会更庞大, 他们在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等大城市流动频繁, 迫于生存, HIV 阳性者可能会继续从事性服务, 流动于不同城市间, 促进了HIV在男男性行为者中的播散流行[3]。

多位学者对男性性工作者的人口学特征进行研究, 他们之中大部分很年轻, 但是教育程度和经济地位偏低。Minichiello等[4] 对185名男性性工作者研究发现, 大部分人没有自己的住所, 生活在租用房里, 6%无家可归;平均为 27岁, 大多数只完成中等教育, 其中30%完成某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国内张北川等[5] 研究表明:相对年轻、未婚、低教育水平、原居住地在农村并从事体力劳动, 低收入或无收入阶层的男性更愿意去从事性工作。

这些服务于男客人的男性性工作者, 可不一定是gay

在那些以性为生的男孩中, 他们很多并不是同性恋者, 尤其在针对他们的性取向的自我回答中, 多数的报道显示, 其中异性恋和双性恋的比例均较高 [5-8], 这就决定了该人群还会与异性客人、性伴或女朋友、配偶发生性行为。深圳一项调查中显示, 男性性工作者中异性恋双性恋的比例达到70.2%。

深圳的一项报道中男性性工作者与男性伴安全套使用比例达到81.8%, 而与女性伴安全套使用比例仅为 10.8%[9]。LiuH 等[10]在中国两城市的调查中 78% 的男性性工作者会在同性肛交性行为中坚持使用安全套, 而与女性发生性行为安全套使用比例为53%。由于男性性工作者HIV、梅毒感染率高且与同性异性发生性行为时安全套使用有明显差异, 这使得他们成为传播 HIV、梅毒的桥梁, 将病原体在男男性行为人群与男女性行为人群中传播开来。

刀尖上的金钱

男性性工作者常常聚集在同志酒吧、同志浴池、某些公园以及同志专属的按摩店, 在这里男性性工作者们隐秘的招揽着自己的客人, 此后一笔消费、一次加钟便可促成一笔性交易。

近年来我国针对男性性工作者人群 HIV、梅毒流行情况的专题研究报道中可看出, 那些男性性工作者中感染艾滋、梅毒的比例异常的高, HIV、梅毒感染率最低的报道分别为 2.2%、3.8%, 感染率最高的报道达到28.4%、27.78%。超过四分之一的参与调查者均为HIV、梅毒感染者。

有研究指出, 中国 男性性工作者 性病的感染率显著高于普 通 男男性行为者, 男性性工作者 感染 衣 原 体、淋病和丙型肝炎病毒的风险分 别是普通 男男性行为者 人群的2.5倍、5.7倍和2.2倍[11]。而其中绝大多数,即便知道自己已经感染, 依旧继续提供商业性服务。

以身体作为资本可以最快获得与城市公民相对应的身份归属和相匹配的收入, 以看似最轻松的手段, 过上了“光鲜”的日子。除去性交易的直接收入, 打赏、礼物等隐形收入相加, 通常做男性性工作者后的收入是之前工作的5~10倍[12]。

毒品与暴力

几乎每一个男性性工作者都会使用到一些新型毒品, Rush或是0号胶囊, 虽然成瘾性和危害性这些新型毒品不及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 但是, 这却是HIV感染的危险因素。

我国流行病学调查显示, 男男性行为者新型精神活性物质使用比例为40.0%(1201/3006), 以 Rush Poppers 为主。男性性工作者作为男男性行为者中一个亚群, 相对年轻, 他们很多追求时髦、新鲜、刺激, 经常还会从顾客处获得免费药物。

在药物和酒精影响下的性行为失去了理智, 破损、出血、不使用安全套,也是常态。

除去追寻刺激而使用毒品的原因外, 更深次的原因是遭遇的暴力, 调查显示使用药物的原因其中还包括社会压力、以及心理压力[13]。

调查显示, 57.4%的 男性性工作者报告遭受过暴力行为, 32%的人遭受过两种及以上暴力。暴力行为包括:被打, 被扔东西袭击,被威胁受到危害, 被威胁受到性暴力, 身体被迫发生性行为或个人财产被破坏等。伴随着上述各种因素的存在, 该群体的精神状况也不容乐观, 山东一项调查显示, 男性性工作者焦虑和抑郁的患病率分别为46.6%和68.1%, 性取向为异性恋的男性性工作者更易患上这种精神症状[7]

麻醉在虚幻中, 醒来才发现现实的残酷, 于是继续沉沦虚幻, 继续麻醉。曾经拥有过奢靡的生活就再难面对平淡, 性带来的压力藉由毒品去发泄, 最终只是陷入恶性循环, 依旧, 一无所有。

不存在的疾病防治

随着时代变化, 男性性工作者们获客方式已经逐渐从线下聚集点, 转移到了线上,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 社交媒体的火爆,更是给了男性性工作者们更广阔的的市场与私人空间和自由,各种社交软件上欲火熊熊燃烧的人们,也成了性工作者的猎物[14]。

也导致干预难度加大和疾病传播更隐秘, 一项针对使用互联网联系性交易的男性性工作者人群调查发现, 其中性传播疾病感染率高达40%[15]。

虽然通过每天服用艾滋预防药的PrEP是针对他们最有效的防止感染的方案, 但是美国一项调查发现, 虽然生物医学层面的艾滋病预防措施如暴露前预防(PrEP)是十分有效的,但在男性性工作者群体中由于医疗歧视、隐私泄露、经济、高流动性和药物滥用等因素的影响导致暴露前预防意愿低[16]。

在国内笔者也咨询了几位男性性工作者, 普遍反映, 提到艾滋就是晦气、不吉利。关于通过PrEP来预防感染, 他们表示害怕客人看到他们吃药, 以为他们有病, 便没了生意。

后记

有的不想做这行了, 但是出不来。 有的能出来, 但是不知道出来以后能做什么。

他们中有的能出来的人常嘲讽自己:高不成低不就, 小钱看不上, 大钱挣不来, 只能维持现状。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 金钱总是诱惑着我们的, 有人扫大街挣钱, 有人捡垃圾挣钱, 而性交易是用身体甚至是生命健康交换钱。一切都可以被物化。

一切,真的可以被物化么?

赞(1)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男孩以性为生,最后会怎么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