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新兵的内科检查

我是一个陆军医生,在我的工作中最棒的一部份就是替新兵做内科检查。那使我不放过任何一个观察和接触一堆年轻人私处的机会,同时不必担心会有其它的同事或长官打扰我享这种乐趣。今天我被派来检查一组昨天刚到的新兵。其中有些人有点挂念这个检查的需要性。他们通常在我办公室一门之隔的等待室等着轮番进来接受检查。为了节省时间,在进来我的办公室之前,他们都已经把内衣等脱掉了。我刚刚完成K85179的检查。当他离开办公室时,门并没有完全紧闭,让我一边作记录一边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我听到其中有一个家伙问这个刚刚检查完毕的到底怎么回事,他告诉那个家伙说:『医生就叫我脱掉我的裤子,然后把他的椅子移过来接近我。医生捧起我挺得硬硬的老二,退去我的包皮接着开始摩擦我的龟头。『我问他这是在做什么,他说他在确保我的阴茎是干凈的。在他摩擦我的龟头时,他又用另一只手抚摸我的两个肉球。弄得我几乎快要射出来了。『然后又叫我转过身趴下来以便量体温。他要求尽量把屁股分开来,我也照做。接下来我能感觉到的事就是他用中指在我的屁眼周围擦了点油脂,当他用力插入温度计时,我觉得有一点痛。几分钟后他就把温度计拔出来。』『在我感觉到之前,我射了出来。医生只是微笑着递给我一张面纸然后叫我穿上衣服就完成检查了。我想这样的检查还算可以啦!』『下一个!』我大声的向我办公室门外的人喊着。没多久,下一个新兵走进来,这个黑发20来岁的家伙只穿着一条紧身三角裤。他的身体看起来有稍微锻炼过,是个可爱又具有光滑皮肤的小朋友。他不安的站在我面前,而我则快速的检视我的记录。我看着他大大的绿眼睛问:『你是k85180士兵吗?』很明显的他有点害怕接下来的折磨。他害羞的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从记录上我注意到他的名字是 『Frank,这里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说,『我只是将为你检查一下,并不需要太久。』听到这话男孩微笑了一下也轻松了些,于是我就从头部开始,检查他的嘴巴、耳朵、眼睛等等,看起来似乎是个健康的家伙,没什么大问题。我继续进行一些例行性的询问,当中他笑了一两次。接着就要用听诊器听胸腔了。当我把冰凉的听诊器贴上他温暖的胸肌时,他轻微的打了个寒颤。这个新兵的肺部很健康,心脏听起来也没什么问题。最后好戏就要上场。我放下听诊器,让他站在我面前,然后要他打开他的双腿并且褪下内裤。每次检查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得到不同的反应,Frank似乎了解即将发生的事,十分合作的将内裤滑下到跨部之下。他的老二一下子从紧密的包覆中跳出来,晃动了好一阵子,最后安分的挂在他两腿之间。他的阴囊紧紧的收缩着包着两颗肉球,我享受了几秒这光景,然后把他的内裤褪到膝盖处。我看了一下Frank的脸,对于他的私处暴露在我眼前这件事来说,他的表情是有点困窘。我对他报了一个安慰性的微笑,接着开始作我的检查。我把手放在他的两腿之间滑动以确定他是否有疝气(多么棒的检查啊!),那使我很难把手自他的身上移开,不过美好的事物还是必须有个完美的句点。当Frank听到我说:『等一下,还没检查完呢!』的时候,他正准备穿上内裤。他迷惑的望了我一眼,僵直的站在那儿,又把内裤褪回膝盖处『我要量你的体温。』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显然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量肛温了。『没错,Frank,要从你的肛门量体温。』『从我的屁股里量?』『没错,那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相信你以前应该有过这种经验才对。』我从抗菌盘里拿起一只温度计并开始甩动使水银降到下面,Frank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我手中的温度计。我转身从柜子中取出一条KY,并将之涂满整只温度计上,并且告诉他转过身背对着我弯腰,并将手放在他面前的沙发(违规词)上。他虽然照我的话做,可是我知道他一点都不高兴。我把他的身体再向下压低一点,也把他的双腿再打开一点,然后我把手放在他的屁股上并将两片肉分开来。他吓了一跳,并对我在他身后探索感到非常的窘迫。我找到了他折皱的屁眼,把温度计滑进去,他猛然的扭动身体,然后渐渐的接受这根温度计的入侵。『就是这样Frank。』我把温度计确实插入后并对他说:『表现得不错嘛,你看,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不是吗?你只要让温度计待在那儿几分钟,就这样。』我看到这男孩点了点头。我马上把我那已经涨得硬梆梆的『工具』调整成向下伸展并且回到座椅上,做了些记录,瞥了他一眼问到:『你还好吧Frank?』『噢,还好』回答得十分平静。我查看了一下,温度计的末端刚好露出他的屁眼,他仍然有轻微的颤抖,不过整体而言似乎颇能接受。我回过头来继续写记录,突然看到一个我之前没注意到的记录:Frank同意成为我做的一个特别实验的成员之一。(有些新兵同意这个只是希望能够自疲累的操练中解脱一下。这几乎是不能再好的事情了,不知道先前我怎么没注意到,Frank即将有个愉快的一天!在此同时我走向他,要把温度计取出。我感觉到他有点紧张,我抓住温度计然后自他的屁眼拉出来。Frank站直并听我读取温度计上的数字,当我再次转身过去时,发现之前我已经检查过的老二,此时有些轻微的直立,从他的身体向外直直的突刺出去。『我看你还满喜欢量肛温的嘛。』我指了指他那轻微勃起的阴茎。他不好意思的用手遮住。我安慰着他说:『没关系,很多像你这样年纪的人在量肛温的时候,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那我可以把裤子穿上了吗?』『还不行,还有一些检查要做,别忘记你同意成为研究的一部份了。』『比方什么样的研究啊?』『嗯……,』我试着控制我的声音透露出来的饥渴,『某些数据还要量测一番,同时还要取一些精液样本。我们先来完成这些数据,然后再取你的精液样本好了。来吧!』Frank再次站到我面前,当他走过来时,他的内裤突然滑下来,这下他的内裤已经掉到他的脚踝处了。我告诉他把内裤脱掉放到一旁,反正等会儿也用不着。我轻轻的把他遮掩老二的手移开,原来他的小老弟已经站起来跟我敬礼了。我从口袋中拿了把尺,同时伸出另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抓住Frank的那根。『就像你看到的,我们正在做一个有关年轻男孩的成长与发育的研究,其中我们比较在意的是像你这样20岁左右的性器官发育和活动情形。』Frank点点头,看着我温和的量测他的长度。在我手指间的这根老二在变硬前并不算长,当我停止摩擦他的老二时,我迅速的量到我猜想到的数字:6.25吋长、直径约1.5吋。同时我也非常仔细的检查其它部位,他的阴毛长得十分茂盛,并做过割礼;他的阴囊呈现粉红色泽,而龟头的部分则是鲜红色的,割礼的疤痕完美的再龟头后方半吋的位置。『好了吗?』他问。『好了,』我回答道。『刚刚好符合你年龄的尺度。』他微笑着,而我再度抓住他的老二并重新开始摩挲。『我需要问一些有关你的私人问题,你常打手枪吗?』『是的,常常打。』『嗯,那你有像我现在这样摩擦你吗?』『有时候会,这样摩擦的时候我觉得蛮爽的。』现在的他呼吸变得沉重,当我持续这么摩擦的时候,他的屁股前前后后摆动,偶尔抚摸一下他的肉球更让他开始叹息。『到沙发(违规词)那边去躺下来吧,』我告诉他,『这样你会更容易放松自己。』他照着做了,我再把手放进他的两腿之间,继续帮他打手枪。『你曾经让任何人对你这么做吗?』『没有,这是第一次。我觉得有些可笑,这样做好吗?』『噢,Frank,当然很好啰,你表现得不错,继续放轻松,这样你的感觉会更好。此时他已经舒服的躺在沙发(违规词)里了。他的双腿大喇喇的张开,让我更能自由的游移在他的私人地带。他的囊袋变得紧缩,屁股上下起伏的频率也渐渐增快。我一只手仍继续照顾他的老二,另一只手则在他大腿内侧轻轻抚摸『你做得真棒。』我告诉他,『就是这样,继续享受这感觉,你就会达到高潮。』『我正尽情的享受呢。』他无力的回答,『噢…这…实在太棒了。』当我持续对他的『工作』时,他整个身体不断的颤抖。他的老二在我的手中变得像根木棒,我搓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使他的呼吸更加沉重。我发现他已经闭上眼睛,似乎正专注于享受这从未体验过的全新感受。我再次抬头看他时,我知道他快要到达高潮了,他的眼睛完全紧闭,嘴唇微微的张开,他的表情显示他非常的惊叹,此时他的身体就像一个处男达到高潮般的开始剧烈震撼。一阵轻微的呜咽,我感到他的老二在我手中跳动了四、五、六次,我继续温和的爱抚他,他已经深陷于沙发(违规词)中了。『好家伙,Frank,做得好!你觉得怎样?』『嗯…棒极了!我从不知道让别人帮我打手枪是这么棒的事情。他微笑着并向下看了他自己一眼,现在他的老二是半直立的,囊袋轻微的松懈下来。我移开我的手让他自己摩擦自己。『我希望你了解,这是研究的一部分,你提供给我许多有用的信息。』『我不知道这会是这么棒,一开始我还很害怕呢,但是我很喜欢这样子。』『你知道这些都是秘密进行的,你绝对不可以跟任何其它的新兵谈论,知道吗?』:『那你还会需要我吗?』『只有在你想帮助我做研究的时候,我们还有其它的试验可以试试看喔!』『类似刚刚做的那种吗?』『还有其它的方法可以拿到精液的样本,如果你想享受不一样的经验,我们当然可以试试看不同的方法。』『我很乐意试试看,只要没什么伤害。』『既然这是你第一次让别人替你打枪,你认为如果换成你帮别人打枪会怎么样。『意思是说我可要帮别的新兵打枪?』『不不不,别忘了这都是秘密的进行,我的意思是要你替我打手枪。』『没问题,只要让我知道何时,和我该做些什么就好了。』『嗯,Frank,我会再通知你。我确信你的上司会知道你是如此乐于跟我合作。』接下来的几周,我一共检查了五十个新兵,其中五个同意帮我做研究,现在我得好好挑个有助于我下一个试验的家伙。我看了一下我的记录,这五个新兵通通都领受过跟Frank一样的检查,不过只有Frank的性经验最少,也比较合作。既然Frank是唯一受过割礼的家伙,也因为下个试验我打算用口交取得精液样本,所以Frank当然是最佳人选。我写了个纸条告诉他在隔天晚上到我办公室来报到,Frank穿着便服准时的来了。一阵寒喧之后,我让他放松,并询问他是否仍愿意继续参加测试,他的回答毫不掩饰他声音里的渴望。『脱掉你的衣服躺到沙发(违规词)上。』我说。他把皮带解开,让长裤滑落到地上,呈现了他完美的双腿和紧绷的内裤。他踢开长裤,把手指伸进内裤松开裤头,让内裤也滑落到地上,他的老二就如意料中的弹跳出来。脱掉上衣后他就完全的解放了,他爬上沙发(违规词)并躺好,看起来十分轻松的样子。我伸出双手开始摸索他赤裸的胸膛,慢慢移动到乳头,感觉他的乳头变得相当尖挺,接着经过小腹来到我渴望的私人地带。『你打过手枪了吗?还是储存起来了?』我问。『我存起来了。』『很好,』我说。『那我就要开始取一些样本了。这次你或许会比较快达到高潮,我将用一个不同的方法来进行,结束的时候我要你叙述你自己的感觉。快射出来之前要告诉我,以便我能采样。现在放松并张开你的双腿。』他往后陷入,完全的放松,但呼吸有些沉重。我把身体向前倾,用舌头舔舐他的龟头边缘,我想在进行下去之前看看他对我这样做的反应。他似乎没什么反感,唯一的反应就是腿张得更开、屁股也更缩紧了。他坚硬的老二现在已完全在我手中,我另一只手滑移到他的肉球并轻轻的将他们托起,然后开始一次舔一丸直到我把这两粒肉圆同时塞进我口中。我缓慢的、间断着舔着他们。在对他的肉球做了些测试后,他开始发出无意义的呻吟,我决定开始生吞他的老二。我把舌头对着他平常抓住老二的地方,也就是老二的根部,开始由下沿着他老二的青筋往上舔去,这么一来就变得更坚硬了。我和他一起沈醉在不同的乐趣中,因此我想看看当我的舌头对着他的龟头边缘不住的转圈圈时,这家伙会有什么反应。他的反应果然是把他的屁股用力刺向我的口中,我注意到他的尖端开始流出一些透明清澈的分泌物,沿着他的老二上下尽情舔舐真是个令人愉悦的感受。接着进攻他那已经泛滥的龟头,我用双唇紧紧的夹住他的老二,进行规律的活塞运动。不用多久,他就已经接近爆发的边缘了,过一会儿他开始发抖并发出阵阵出神的呜咽。『我快射了!』Frank吼叫着。我抓住他的老二并继续搓着直到他射在我早就准备好的容器里,当然这只是要让他相信这真的是个试验。我把容器举起来给他看,他很愉快的看着我搜集的成果。他起身来坐在沙发(违规词)上,同时我问他一些问题。”『当我先用手握住你的老二时,你有什么感觉?』『感觉有点痒,想拨开你的手。』『然后呢?』『当你开始摩擦时,感觉就不同了。』『有什么不同?』『开始觉得很不错』『你能叙述你所谓的”不错”吗?』『我开始觉得老二变得温暖,而且感觉有些激动。』『那样的感觉在我爱抚你后有没有变得更强烈?』『有!』『你想要我停下来吗?』『不!』『当我把你的老二含住时,那又有什么感觉?』『那感觉很可怕,我想要更多,但是行动又不是我能控制的。『然后呢?』『我就开始射了。』『讲详细一点吧。』『在我的球下方有种很怪异但很舒适的感觉,我的精液开始上升,慢慢的移动,突然间就加速射出了。我几乎不能控制或制止自己,就这么射进你拿的杯子中。噢!这感觉真棒!』『现在你觉得怎样?』『非常轻松呢!』我再检查了一下我的记录,然后说:『你对这个试验有什么感觉?』『我认为这试验让我获益匪浅。教了我很多有关我以前从不知道的愉悦,我真的想继 续下去,我认为我还有很多要学呢。』『嗯,那今天晚上就这样了。你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呢!』我提醒他:『别打枪,我们将随时需要你。』为了帮助他便得更有自信,之后我建议他用自己的话把下次的试验写下来,下面就是Frank叙述如何获得了更棒的自信心。~~~~Frank的叙述:下次试验就在几个晚上之后,我到他的办公室报到,说真的,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得到召唤呢!医生如朋友般的亲切问候我。『今天我们将做一个精液体积的对照比较,』他说,『我会让你描述我的精液。』他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他的衣服,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起初我还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他的裸露马上让我放轻松。我出神的看着他的裸体,皮肤非常光滑,他有一双非常结实削瘦的双腿。然后他爬上沙发(违规词),他那一根雄伟的竖直着,两颗肉球在下面不断的晃动。虽然我有看过其它新兵的老二,但从未让我对他们的身体有这么多的遐想。我热切的盯着医生,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也变硬起来了。『如果你也脱光的话,你会觉得更舒服的。』他说。因此我马上脱掉我所有衣物。『从那个罐子里弄些润滑剂出来,然后涂在我的老二上。』他也对我的老二做同样的事。我把他的老二和肉球涂满润滑剂,同时享受着抚弄他温暖的老二所带来的快感,最后把他龟头的边缘和顶端的小孔也涂满了。然后开始用两只手指轻轻的抚摸他的顶端边缘,另一只手则抚弄他的两颗肉球。『你做得真棒…』他呜咽着,『你可以快一点,这样不用太久我就会射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我的一只手仍放在他的球上,另一只手则下滑到他的屁眼附近。他不断的扭动、呜咽,并摆动他的屁股。『我要射了!快拿杯子来!』我拿了杯子及时接住他那像泵哺般持续的喷出,看着医生这样的表现不禁令我兴奋。告一段落后他向后仰躺着休息。『还早呢。』他说。『我们还有时间测验射出的频率。像你这样年纪的家伙应该可以每个小时左右就来一次。』『听起来对我好像不错。』『那让我们穿上衣服休息一下吧。』『那让我们穿上衣服休息一下吧。』经过约半小时的闲聊后,他问道:『Frank,你觉得互相打手枪怎样?『我认为那似乎值得一试。』『我也是这么认为,这就是接下来要做的。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对你做检查时所做的吗?』『当然记得啊!那时我很不好意思,但现在一点都不会了。』『我要你假装是个医生来一次,你必须脱掉你的长裤,对你来说应该是公平的。』现在我们只穿了条内裤,面对面站着。我的手移到他Y字型内裤的前端,松开让内裤滑落到膝盖,释放他那仍然柔软的老二。『很好,然后我怎么做的?』我伸手向前包住他的肉球,温和的挤压他们。医生发出一声惊叹,而他的老二和肉球轻微的抽动了一下,同时他的老二也变得大些了。另一只手伸向他老二的顶端给他来个轻柔的挤压,他的老二渐渐变得坚硬,并直直的竖起来。『这就是你对我做的。』当我缓慢的用手摸遍他的每一处时我这么说。『Frank,你的记忆力不错嘛!』当他这么回答的时候,他也伸向我把我的内裤褪到脚踝处,然后轻压我的肉球。他的另一只手在我的老二不住的上下游移。当他温柔的用一只手指以画圈圈的方式按摩我的龟头,偶尔掠过下面的青筋时,我感受到一股快意自腰部升起,就如同我之前经历过的。有点像快要爆开,我的肉球有些痛,但那感觉不是痛苦而是有些疯狂。一阵快感之后,我发现需要再次握住他的肉球才行,不过这回我想稍微用力一点挤压他们,但又怕这会伤到医生,也许会让他停止对我的爱抚。医生更贴近我了,我们的身体几乎就要粘在一起。我开始对着他的老二有样学样的做,现在很明显的彼此都很享受这样的乐趣,谁也不想停止。我们一点都不需要言语的表达就能深深的了解在我们之间已经达到一个至高无上的极乐世界。因此我们更加努力着进行,不过仍维持着同样的轻柔。没想到这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深处就要开始爆发了.我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就更尽力的对他搓弄,他的回应则是喷出一大堆白色的液体在我的腹部,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对着医生射出一道快乐的标志。之后医生从柜子里拿出毛巾把我们俩都擦拭干凈。我们就这么站着看着彼此的老二,此时柔软又无力,似乎已经在刚刚的激烈之中喷射殆尽。我的下一个试验并没有一下子就来,当我收到通知时,仍一如往常的到他办公室报到。『你以前曾有用阴茎交际过吗?』『没有。』我回答。『我们到另一间房间去吧。』另一间房间是一间牙医的手术房,医生教我怎样使用脚踏板。他跪在座椅上,我则用踏板升起他的裸体,直到他的屁股刚好等于我的另一间房间是一间牙医的手术房,医生教我怎样使用脚踏板。他跪在座椅上,我则用踏板升起他的裸体,直到他的屁股刚好等于我的老二高度。我从他的脸颊开始向下抚摸到他的折皱肉缝,然后温和的用一根润滑过的手指插入他那屁眼,如同他之间对我做检查的那样。『现在涂一些润滑剂到你的老二上。』他说。这将是我生平第一次干男人,我以前总是跟女孩子做这种事。我把我的老二涂满润滑剂,虽然我将要插进一个男人体内,不过我还是很兴奋。我缓缓的插入,然后开始前后运动。突然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我一次次用力的顶撞他,像只不能控制自己的公狗在狠狠的操翻母狗般的,不断的加深力道。我的喘息变得快速,然后就开始大量射出,我仍未停止我的捣弄直到我全部射进医生体内为止。我休息了大约一小时吧,医生说他想检查我的肛门并认为我已经做好性交的准备了。『你的意思是说换我被干啰?』我爬上座椅后,医生就慢慢地把他那已经润滑过的老二推进我的屁眼里。很痛,不过他不时的停下来好让我渐渐适应。我的肛门从来没有扩张得如此宽大,我觉得有点想射精或小便或两者都有。然后他的冲程开始增加,我就不断的遭到猛烈的撞击,一次比一次更来劲。他的肉球也不断的拍打我的屁股,他就像我刚刚一样已经失去控制了。我紧抓着座椅的边缘深怕因此不稳而掉他把我拉起来让背部贴着他,然后紧紧的抱着我,向我体内的深处用力射出精液。在我们都穿好衣服后,医生告诉我研究至此就全部结束了,我必须承认我很失望。他似乎看出来我的失望,因为他说:『当然如果你还想再重复任何试验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进行的,就看你的决定』~~~~在我计算器里的注记:为了不让其它人发现我明显的迷恋Frank,我把另外四个志愿接受测试的新兵也找来做试验,不过对他们仅止于普通的检查和测试!

赞(18)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新兵的内科检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