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刑警与特警(激情版)

刚坐上麻将桌没多久,吴世豪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瞥了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微一变。挑了挑那两道飞扬跋扈的眉毛,吴世豪一只手砌着麻将,一只手拿着电话,语气有些不太耐烦:“我说你们搞什么呢?我不是说了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别来烦我的吗?五筒!”
电话那头的人还没说话就是一阵大喘气,吴世豪脸上没什么表情,可那双盯着麻将牌的眼却开始变得沉凝。
“老大,不好了!一小子和咱们的人动起手来了!那小子挺厉害的,我都挂彩了,你看要不要通知特……”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慌又乱,甚至还出现了一丝对于吴世豪来说不该有的怯意。
“通知个屁!还嫌不够丢人?你们现在的具体位置在哪儿?我马上过来,别把事情闹大了。”
吴世豪就要出牌的手一下停在了半空中,他面容yin鸷地瞪着桌上的麻将牌,这一局显然是再继续下去了。麻将桌旁的另外三个人听出吴世豪有急事,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上桌到这会儿他们已经送出去不少钱了。
“怎么还有人敢找你们的麻烦啊?”坐在吴世豪左手的一个红光满面的老头不动声色地笑着问道。吴世豪瞥了他一眼,起身的时候也没忘记把桌上自己赢的那份钱都塞进了衣兜里。
“几位老哥下次再玩吧。我这有点事,就先走啦!”说完话,吴世豪顺手抓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一边往身上披,一边朝门口大步走去。
从内心深处来讲,刚从原工作单位调回家乡不久的杨锦辉并不想惹事,可是面前这帮一身匪气的男人上来就说自己是嫖客,还想搜他的身,这就让杨锦辉有些不满了。他一直都是个奉公守法的人,他也认为自己有义务配合的警方调查,前提是对方在调查之前先按照程序出示相关证件,然而,这帮人却觉得他是在找茬,不仅污言秽语相加,甚至一言不合就要动粗。
如此一来,就恕他无法合作了。
黑暗之中,对方仗着人多,一下就拥了上来,杨锦辉不得已之下才还了手。
天色已晚,这处老旧小区附近的街上几乎没了人影,然而巷道里的打斗声却打破了夜的宁静。
“你小子敢袭警!你他妈别跑,给我等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男人一手指着杨锦辉,一手捏着电话,疼痛让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哆嗦了起来。
“说我袭警,那你们的警官证呢?!大晚上的你们几个在这里拦路敲诈,还敢冒充警察!”杨锦辉义愤填膺,他面无惧色地瞪视着被自己撂倒在地的三个男人,摸出手机准备报警,可还没等他拨通110,巷子外已经响起了一阵尖锐的警笛声,杨锦辉下意识地别过头,恰好看见一个瘦削的身影逆光而来。

“老大,你来了,就是这小子……”看见顶头上司亲自过来了,瘫坐在地上的三个男人赶紧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这一次他们算是丢人丢大了,纷纷低下了头。
“瞧你们这副没用的样子!”吴世豪低声骂了一句,在走近杨锦辉的时候,渐渐慢下了脚步。
看见一辆警车停在巷子外头,杨锦辉突然觉得刚才被自己打趴在地的三个人真是警察也说不定,而这个刚从警车上下来的男人或许就是他们的领导。
躺在地上的一个圆脸胖子看见吴世豪一个人来的,顿时担心不已,他们刚才和杨锦辉交过手,知道对方可不是好惹的角色:“老大……你还是赶紧请求支援,把特警队的兄弟叫过来吧,这小子简直就是一悍匪啊!我们扛不住啊……哎哟……”
借着路灯昏暗的光,吴世豪冷冷地盯上了眼前这个“悍匪”。
对方身形魁梧高大,虎目鹰眉不怒自威,生得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不过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煞气却是有点生人勿进的意味。而对方在看到自己来到之后,神色依旧镇定从容,看样子,这家伙不仅身手好,而且心理素质过人,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这位警官,你的同事没有出示证件,我以为他们是劫匪,所以才动手了。”杨锦辉不慌不忙地对吴世豪解释,他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合乎常理的正当防卫。吴世豪那双眼还是冷冷地盯着他,只不过他在听见杨锦辉说的话后,摸出自己携带的警官证在对方眼前晃了下。
他是龙海市临港区刑侦大队的队长,负责临港区这片的刑事案件,一句话,这里就是他吴世豪的地盘,警官证还比不上他那张脸有用,所以他们手下这帮子人不带证就出来也是常有的事,可夜路走多了,没想到还真遇到鬼。
“我是临港刑侦队的吴世豪,现在我和我的同事怀疑你嫖娼,以及妨碍警察执行公务,请你现在跟我回去协助调查。”吴世豪不慌不忙地摸出了根烟点上。
听到这位刑侦队的警官一出场就给自己扣上了嫖娼这个名头,杨锦辉好脾气地笑了一下,暗自里却想:果然,刑警队这帮人的火气看样子都挺大的。

“吴警官,咱们都是同事,看样子这是一场误会。同为警务人员,我希望你能公正执法,不要凭空诬陷他人。”杨锦辉耐心地解释道。
“同事?你哪个单位的啊?”吴世豪在龙海这地儿也算是干了快了二十年的老人,面前这男人他还真没见过,其他兄弟单位的狠角色他吴世豪不可能一点都没听闻。他再次上下打量了杨锦辉一眼,笑着问道:“你说你是我的同事,那你的警官证呢?”
杨锦辉微微一愣,他今天只是来看望一个老战友的父亲,况且刚调来的他要明天才会去新单位报道呢,而旧的警官证他已经交还给之前的单位了。
“你说我就信?当我三岁小孩子啊?”看见杨锦辉一时拿不出警官证,吴世豪不由轻嗤了一声,之前被打倒在地上的三名刑警也龇牙咧嘴地围了过来。
“妈的,这小子看你来了还敢冒充警察套近乎!老大,别和他客气了!”三人都忿忿不平,自从跟了吴世豪以来,他们哪过这么大委屈,都说了自己是警察了,还有人不长眼把他们揍成猪头,最可恨的是对方还只有一个人!这事传出去,要他们临港刑大的面子往哪里放?
“好,这事是我误会了,如果你真的执意要调查,那我跟你回去没问题。”
杨锦辉自知理亏,而且吴世豪也出示了警官证,他现在没有借口再动手。但叫他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自己人拘回去,他心里还真有些不甘,眉头也随即地紧紧皱起。
“兄弟,开玩笑的!我怎么会不信你呢。你要真是犯罪分子,我手下这几个家伙还会挨得这么轻吗?误会,都是误会。”瞥见杨锦辉那张有些愠怒的面容,吴世豪目光老辣地咧嘴一笑,走了上前。看见吴世豪的态度突然转变,杨锦辉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人,要是真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何况明明是这帮刑警有错在先。
“多谢理解,等我明天去新单位报道了,一定亲自过来赔礼道歉……”杨锦辉看见吴世豪朝自己热情地伸出了手,赶紧也伸了一只手过来。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感到顺着指尖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他的整个身子都麻了。
吴世豪摆弄着手里还闪着蓝光的电警棍,看了眼已经倒在地上重重喘气的杨锦辉,吩咐道:“还愣着干吗?把他拷上给老子带回去!哼,袭警还冒充警察,你小子胆够大的啊!还真以为老子是三岁小孩了。”轻笑着瞥了眼震惊而愤怒的杨锦辉,吴世豪一脚就踹在了对方背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警车,只留下他那三个手下在后头围着杨锦辉泄愤。

“叫你小子还手!打警察,你真是活腻了!”把杨锦辉推搡上了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顺手又给了对方一巴掌。脸上挨了这么一下,杨锦辉心里所有的屈辱和愤怒一下都全部涌了上来,他猛地抬起头,拷在身后的双手顿时挣得一阵作响。眨眼之间,只见他在狭窄的车厢内一脚就踹了出去,把那高瘦的男人直接踢得惨叫着滚出了几米远,另外两名警察见状赶紧冲过去扶他。
坐在驾驶座的吴世豪没想到到这份上这小子还敢反抗,他当即跳下车,拉开后门,掏出电击枪对准杨锦辉的背部又是一阵放电。
杨锦辉硬是没叫出声,他死死咬着牙关,强忍着痛楚转过了头,一字一句地怒骂道:“你个狗娘养的!”
这一次吴世豪可没手下留情,他面无表情地捏着电击枪顶在杨锦辉的腰眼上,直到听到杨锦辉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惨烈的嚎叫,瘫倒在座椅上之后,掏出自己腰间的手铐把杨锦辉的双脚也拷了起来。
“横啊,继续给老子耍横啊!”吴世豪抓着电警棍在杨锦辉的胸口狠狠砸了几下,然后又扬手一下砸在了对方的头上。
杨锦辉被电得已经有些神智恍惚,脑袋上再挨了这么一下,终于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正在临港区刑警队办公室值班的小刘没想到队长会在大半夜突然过来,而且还和之前出去蹲守的兄弟们带了一个“犯罪嫌疑人”回来。
“吴队,您今晚不是休息吗?怎么还亲自出去抓人了?”一个单位里,同事之间和领导的关系有亲疏之分,小刘是刚入警不久的新人,他还没资格叫吴世豪一声老大。
吴世豪潇洒地走在前面,他回头看了眼被人像死狗那样拖着的杨锦辉,淡淡说了句:“还不是怪你师兄们,一个假警察都搞不定,要我亲自出马。既然撞到我手里了,那就带回来好好问问吧,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有用的线索。”
看见吴世豪眼里不经意掠过的一丝冷意,小刘不由可怜起了这个看上去还有些神志不清的男人,谁不知道他们这位刑警队长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啊,落到他老人家手里的嫌疑人不死也得扒层皮。

进了审讯室,趁着杨锦辉还没清醒,吴世豪也不客气,当即就叫一同进来的手下把杨锦辉脱得只剩了条裤衩,然后将对方双手反拷在了铁制的询问椅上,双脚也自然用铁椅上的镣铐锁了起来。他向来憎恨别人挑战他的威严,对方之前在车上那句“狗娘养的”才是真正让他下定决心好好收拾对方的原因。
被杨锦辉踢伤的高瘦警察苦着一张脸,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向吴世豪说道:“老大,我这儿痛得不得了,恐怕得去看看医生才行……”
吴世豪看了眼对方满面冷汗的样子,点了下头,挥了挥手对另外两名警察叮嘱道:“对了,记得拍几张照片,作为这小子袭警的证据。小,你俩送他去医院吧。”
圆脸胖子有些恨恨不甘地瞅了眼已经渐渐有些清醒的杨锦辉,“老大,这小子厉害着呢,您一个人没问题吗?”
吴世豪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他孙悟空啊,都给锁成这样了,他还能干吗?放心,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你们先去看看伤,休息一下也好。”

三个人离开后,审讯室的大门终于紧紧地关了起来。
吴世豪摸出根烟点上后,踱到了渐渐醒来杨锦辉的身边。
杨锦辉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下身那条白色裤衩,那张英俊的脸一下就红了,他抬起眼,死死地瞪住了面前这个悠闲抽烟的男人,沙哑地说道:“姓吴的,你滥用警械、非法拘禁、侮辱他人,执法犯法,我一定告你!”
听见对方这么说,吴世豪笑着冲杨锦辉脸上喷了一口烟:“我看你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你现在还在我手里,你要怎么告我?你之前的行为可是袭警拒捕,我现在是依法对你进行审讯。”
“呵……袭警?你还说我嫖娼呢?不过嫖娼归你管吗?!”杨锦辉被吴世豪的满口胡言乱语气得一阵冷笑,一帮子刑警队员居然给他定xing违反治安条例的嫖娼行为,敢情临港区治安大队的工作也被他们刑警队都包揽了,他可没听过哪个地方的刑警队会闲到这个地步。
“你听着,这地儿什么案子我都有资格管。别说嫖娼了,就算你小子卖 y ín 老子也能管!”吴世豪嘴角一勾,眼珠子却开始上下打量起了杨锦辉袒露在外的胸肌和腹肌。还真别说,这男人脱了衣服的样子更帅气,这身结实的肌rou实在令人羡慕。
吴世豪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不等被自己一席话气得面色通红的杨锦辉出声,严肃地说道:“现在你给我老实交待下你的情况,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想耍花招,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杨锦辉倔强地瞪着吴世豪,他已经尝到了对方残忍的手段,也深信这个飞扬跋扈的刑警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杨锦辉攥了攥自己被反拷在铁椅后的拳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疲惫地垂下了眼:“你问吧。”

“姓名?”
“杨锦辉。”
“xing别?”吴世豪转到椅子后面,瞥了眼杨锦辉那条白色的裤衩,裤衩下面那东西的形状十分明显,看样子还蛰伏着,不知道真硬起来会有多大。这位平素就男女通吃的刑警队长他似乎对面前这个男人有了别样的兴趣。
“我是男是女,你看不出来吗?我当然是男的!”杨锦辉认为吴世豪是在故意找茬,愤怒地转头瞪了对方一眼。
吴世豪勾了勾唇角,吐出个烟圈,笑道:“也是,女人下面哪来这么大的玩意儿?”
“你!”杨锦辉深感屈辱,不过当他对视上吴世豪那双满怀恶意的目光时,却不得不说服自己暂且忍耐。
“年龄?”吴世豪没搭理杨锦辉的质问,继续讯问。
“三十二。”
三十二岁,比自己还小几岁,不过也不算只嫩鸟了,至少看上去还挺有味道的。
吴世豪心里琢磨了一下,那双yin鸷的眼里悄然透露出了一丝笑意。
“职业?”
“公安特警!”杨锦辉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努力坐直了身体,言语之中充满了愤怒。
“哈,特警队哪有你这号人物?我和特警那帮兄弟合作过那么多次了,从没见过你!老实交待,你到底是干吗的?是不是混社会的?!”吴世豪斜睨了眼杨锦辉,听见对方说出特警这个身份后,更是觉得好笑,龙海市虽然不是个小地方,但是他吴世豪也算个八面玲珑的人,特警队总共就几百号人,年龄基本在三十岁以下,三十岁以上还能留在龙海特警队里面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要不就是领导阶层,那几号人物他个个都熟得不得了,就算有的不太熟也算打过照面,叫过一声兄弟。当然,他也瞧出来了,面前这小子肯定不是社会上的混子,因为对方身上还真有股浑然天成的正气。但是哪又如何?在临港刑警队,他们才是正义的代表。
“我是刚调来的,你当然不认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特警支队的吴队长!”杨锦辉此时已是憋了一肚子气,要不是因为他也是龙海市本地人,在平青市里干得好好的他怎么会答应借调。
看着杨锦辉因为愤怒而起伏着的胸膛,吴世豪的目光已经被对方这饱满的胸肌全然吸引住了,他叼着烟头,忽然伸出手掐住了杨锦辉的右ru,有些含混地说道:“看样子,不吃点苦头,你是不肯说实话的。”
被吴世豪掐住ru头的杨锦辉顿感奇耻大辱,他猛然一挣,连带着固定在地面的铁椅都使劲地摇晃了一下:“变态!你给我住手!”

炸雷一般的怒吼声让在隔壁值班的小刘都吓了一跳,他怕闹出什么大事自己脱不了干系,赶紧溜到了审讯室门前,敲了敲门,在外面问道:“吴队,没事吧?”
说实话,吴世豪也被杨锦辉这激烈的反应给吓了跳,他听到外面小刘的声音,很快就松开了手,上前打开了门,还特意留了条缝让对方看了看里面至少现在还安然无恙的杨锦辉。
“没事,这小子有点刺头。你好好值班,别耽误了警情。”
“是。”小刘看见里面那壮汉被脱得只剩一条裤衩,倒也没太惊奇,貌似吴世豪就有这习惯,喜欢侮辱犯罪嫌疑人,还美其名曰这叫先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心理打击,利于威慑。

等小刘离开后,吴世豪这才丢开了烟头,他一屁股坐到了杨锦辉对面的审讯桌上,慢条斯理地脱掉了脚上那双沾满灰尘的皮鞋,露出一双被穿破洞的棉袜。
杨锦辉还不知道吴世豪这又是要闹哪一出,他极为愤怒和紧张地盯着对方,在他心里眼前这个面容冷鸷的男人不仅是个胡作非为的警察败类,更是一个变态!
吴世豪费力地拽下了自己脚上那两只穿得发黄的棉袜,光着脚就走到了杨锦辉面前。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他狠狠地掐住了杨锦辉的下巴,不由分说地就把自己的臭袜子塞进了对方的嘴里,狠狠往里堵去。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也别吵了别人。不肯说实话的话,就给老子安静点。”
酸臭的袜子熏得杨锦辉一阵恶心想吐,可不等他吐出来,吴世豪又已经拿了卷胶布过来,在他脸上缠了几圈之后稳稳地贴在了他的嘴唇上,让他不管样都无法顶住嘴里那肮脏的东西。
“呜呜!”杨锦辉抗议般地大声呜咽着,使劲地甩着脑袋,吴世豪也不说话,只是面带微笑地看他挣扎得面红筋胀,直到最后不得不泄气地垂下了头。

“怎么不横啦?”吴世豪瞅着杨锦辉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一把攥起了对方那头黑亮利落的短发。杨锦辉看都没看吴世豪一眼,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地面,鼻腔里重重地喷着气儿。他想自己现在被绑成这个样子挣扎也是徒劳,干脆就懒得理这个恶警,等回头有机会脱身了再找对方好好算账。
“你这样子就没意思了,呵,没来刑警队玩过吧?今天赶上老子有心情,就陪你好好玩玩儿。”
吴世豪松开手,回身从抽屉里又摸出了一把木制的晾衣夹。他眯起眼看了看杨锦辉胸口那两颗褐色的ru头,把晾衣夹一左一右地就给对方牢牢咬了上去。
“唔!”杨锦辉这下才惊了,他猛地挣了下,却只把晾衣夹震得一阵颤抖,反倒把自己的ru头夹得更痛。
“舒服吧?”吴世豪一脸惬意地笑着,伸出手指在晾衣夹上重重拨弄了一下,气得杨锦辉又是一阵闷哼。
“呜呜!”杨锦辉含糊地闷喊着,他抬起了那张倔强的脸,眼睛里像能喷出火似的,一股子杀气和怒气。吴世豪已经干了十多年的刑警,各色各样的人都见得多了,这么有气势和强横的犯人还是少见。说句实话,这家伙比那些手里有几条人命的杀人犯还凶。
他有些赞许地挑了下眉,颇为玩味地掐住了杨锦辉的下颌,说道:“还别说,你这副样子看上去真是挺帅的啊,老哥我都有些不忍心折腾你了。”
说完话,吴世豪又拿起一个晾衣夹顺手夹在了杨锦辉因为愤怒而奋力翕动的鼻翼上,一声冷笑:“才怪。”
虽然劣质的木制晾衣夹并没能完全地闭塞杨锦辉的呼吸通道,还给他的鼻腔留了那么一丝丝缝隙,但是那点氧气是怎么也不够维持一个成年男人正常呼吸的。

唯一的呼吸通道被残忍堵住,要是换了或许常人早就惊慌失措了,可杨锦辉的眼神里却没露出一丝恐惧的意味,甚至连一丝服软也没有。他使劲地抽动着胸腹的肌rou,竭力从鼻腔那一丝儿缝隙里吸着气,拷在背后的双手为了对抗此刻所受到的痛苦而挣扎得有些破皮了。
“肯认错就点个头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吴世豪拍了拍杨锦辉唇上有些松动的胶带,又给自己点了根烟提神。嘴里被臭袜子死死地塞着,鼻腔也快起不到呼吸作用,杨锦辉所承受的痛苦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他不仅脸色涨红得更厉害,赤裸的身上也因为过度的忍耐和挣扎渗出了一层细汗。
“唔……”因为鼻腔愈发难以获取的氧气,杨锦辉的口腔下意识地便作了个深呼吸的动作,结果可想而知,堵在他嘴里的臭袜子上的那股腥咸的味道一下就充斥了他整个脑袋,硬是把他逼出一声悲哀的呻吟

吴世豪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他用这招对付过不少犯罪嫌疑人,不过这家伙好像还是第一个能坚持上二十分钟的,有些软骨头就这么给夹个一两分钟就使劲点头求饶了,硬气点的撑个四五分钟也是痛苦难当。看着杨锦辉宁愿把头仰靠到椅背上死死抵住,也不肯有丝毫示弱,吴世豪也琢磨莫非自己真遇到个革命烈士型的人物,宁死不屈?
可越是看到对方这么硬撑,吴世豪就越想让对方服软,毕竟,他还真没遇到过能挺过他刑讯手段的人物。但是现在不同以前那个可以随便乱来的年代,就算是刑讯也得讲究手段,要是在嫌疑人身上弄出太多痕迹的话,自己也难以收场。所以吴世豪喜欢用一些yin损的法子,不仅可以不留痕迹地折磨犯罪嫌疑人,而且也让不少人事后根本就没脸开口受过这种折磨。
他跳下桌子,上前取开了夹在杨锦辉鼻子上的夹子,等对方深呼吸了几口之后,又面无表情地给夹了回去,这一次他故意夹得有点紧,但仍没忘记留下一丝缝隙给对方。

接连的折磨几乎耗尽了杨锦辉所有的体力,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换口气,比刚才更为残忍的折磨又施加上来了。杨锦辉眨了眨连睫毛上都挂满了汗珠的双眼,无力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吴世豪,他从未想到人民警察内部还会有这种败类,看来平时报纸上关于警方内部的一些丑闻也不都是危言耸听。
吴世豪摸出自己身上那张平时用来擦手的手帕给杨锦辉擦了擦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对方虚弱却充满仇视的目光依旧不屈不挠。
“很难受是吧?没事儿,马上让你舒服下。”吴世豪微微一笑,他转动着因为连续熬夜而有些发红的眼珠子,目光缓慢地落到了杨锦辉那条白裤衩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条本是干爽的白裤衩已经变湿了,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刑警与特警(激情版)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