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贾宝玉与众兄弟的乱伦

大清早,宝玉和黛玉正陪老太太说话,贾琏走了进来,先给老太太行了礼,然后道:”东府里贾珍让我过去逛逛,我已回过太太,现给老太太告假。” 宝玉听了,想起腼腆温柔,妩媚风流的贾蓉,和风流俊俏,情性体贴,话语绵缠的贾蔷,立时闹著要跟了去,老太太道:”就你爱玩。琏儿,你带上他,可得给我看紧了。” 宝玉对黛玉说:”我们一块儿去吧。” 黛玉说:”我才不去呢,有什么好玩的。你自去玩罢了。” 宝玉换了衣服,哥儿俩坐上了车,象往日那样,贾琏将宝玉搂在怀里,哪里想到宝玉已不再是过去那个孩子了。宝玉的头靠在贾琏结实的胸脯上,心想:”仙姑叫我乱伦,和两个小子打手铳算什么,要是和二哥风流快活,那才是乱伦呢。二哥的肌肉这么好,若是脱了衣服,不晓得会有多好看呢,摸起来一定很舒服。正在胡思乱想,手微微一抬,便触到贾琏胸膛,不禁有些心醉神迷,不自觉的就抓住轻轻地抚摸著。贾琏先是吃了一惊,随后也不在意,只当他是闹著玩,任他抚摸。不料宝玉得寸进尺,双手伸进衣服里面,用力搓揉著小小的,手指捏住乳头轻柔的捻动。贾琏觉得有些过份,想叫他把手拿开,可是一阵酥痒的感觉从乳头传遍全身,一阵淡淡的少男体香传过来,身子有点发软,话到嘴边没说,心里竟是盼他再用力些。宝玉抚摸著可爱的乳头,感觉乳头一点点发涨发硬,心下大喜。一边用手指逗弄著乳头,腾出另一隻手掀起裤裙,伸进裤裆去摸肉棒,贾琏的肉棒已经渗出了淫液。俩人正意乱情迷,车停了下来,宁府到了。贾琏匆匆整理一下衣服,携著宝玉下了车,贾珍和秦可卿早领了众人等候。贾珍见了贾琏,先嘲笑一阵,然后进上房入坐。
可卿献上茶,宝玉问:”今日大爷不在家?” 贾珍道:”领著丫鬟出城上香去了。我这著人叫蓉儿回来。你在这里陪我们挺闷的,各处去逛逛吧。” 可卿笑道:”前儿宝叔想见我那兄弟秦锺,没见著,今日可巧他来看我,如今大概在书房呢。” 宝玉听了就想走,贾琏道:”忙什么,把他带过来,我也见一见。”贾珍笑道:”罢了。人家孩子斯斯文文的,你这色鬼,别被人笑话。”贾琏说:”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他也就罢了,竟有小孩子笑话我的不成?还不快叫过来。”可卿笑著出去,片刻带进一个小后生,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羞怯怯的向贾琏作揖问好。贾琏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又拉著秦锺的手问这问那,秦锺一一回答。 宝玉见了秦锺人品出众,唇红齿白,举止不凡竟有些痴了,心想:天下居然有这样的人物,可恨我为什么不能早些和他结交。秦锺见宝玉眉清目秀,剑眉斜飞入鬓,双眸黑如点漆,英俊至极、蕴著令人陶醉的气质,更兼金冠绣服,心中暗思:这宝玉怪不得人都溺爱,只恨我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结。俩人都在胡思乱想间,丫鬟们摆上了果酒。宝玉说:”我们又不吃酒,到别处去玩,省得闹你们。” 贾琏道:”也好,你们自去寻个清淨地方。” 可卿想了想说:”不如就到我那儿去吧。” 可卿领著二人来到自己房里,说:”宝叔,我兄弟脾气强,若得罪了你,看我的面请多担待。” 宝玉道:”知道了,你去吧。叫下人没事别来打搅。可卿笑著出了门,顺手将房门带上,叫过一个丫鬟让他守著门,又吩咐其馀下人散去,方去唤人找贾蓉陪宝玉。
一股细细的甜香在房内缭绕,窗户上挂著厚厚的窗帘,屋内密密的不透一丝光线,只点著两隻昏暗的灯,地板上也铺著又厚又软的毛毯。宝玉拉著秦锺的手,并肩坐在绣榻上说著閒话。慢慢的,秦锺的头靠向宝玉胸前,手臂环住了宝玉的腰,一时无话。宝玉一隻手搂著秦锺,另一隻手抚摸著他的鬓髮,又在他的脸庞上摩挲。秦锺身体动了动,宝玉不知怎么失去重心,倒在床上,秦锺过去抱住,也倒下了,俩人搂在一起,在床上滚动,脸贴著脸。 香气更浓郁了,牆上<海棠春睡图>中的美人懒懒的看著他们。
宝玉靠近秦锺的身躯,他微微蜷缩的身体散发著一股好闻的少男清新气息。宝玉忍不住温柔的将秦锺翻转仰卧,轻轻解开他薄薄的衣裳,一具充满青春活力,健康有型的躯体展现在眼前,宝玉不禁边讚歎边用激动的双手抚摸秦锺发达有力的胸肌,平坦光滑的小腹,正欲向下探索时,秦锺突然抓住了宝玉的将他的手掌紧靠在脸颊上。宝玉的手一直颤抖,思绪也一直波动,宝玉激动的情绪透过手传达到秦锺那里,他带著宝玉的手抚著自己的脸颊,脖颈,轻轻缓缓的,宝玉看见他那有点沉醉,有点满足,充满信任的笑容,秦锺朝宝玉仰起脸,闭上了眼睛,女孩子一般长长的睫毛抖动著,瞧见秦锺迷人的笑容,宝玉神智一阵模糊,手却情不自禁捧住那秀美的脸,吻住了鲜红的嘴唇。吻著……吻著……,两张青春的火唇在美白的肌肤上狂吻著,快感带著他们直上九重天,一时天旋地转…… 赤条条相对著,互相抚摸著对方光滑润泽的身体,都在心里说:没想到世上的男人还有这样细嫩的肌肤。秦锺的手划过宝玉胸脯,向下摸去,捏住了鸡巴套弄著,海绵体开始充血涨大,阴茎热腾腾的坚硬起来,那是很巨大的变化,很硬、很热、而且很大的一支阴茎。宝玉学著样子,抚摸秦锺的肉棒和睾丸。俩人摸来摸去,呼吸急促起来,两根肉棒也变得坚硬无比。宝玉摸著秦锺翘立的鸡巴口乾舌燥,不觉有些吃惊,没想到表面象个娇怯怯的女孩儿的秦锺,竟会有这么粗大坚硬的肉棒。虽然自己的肉棒比他还大一点,但自己是吃了警幻仙姑的真精,不然肯定比不上他。秦锺见著宝玉的肉棒如获至宝,兴奋的说:”宝叔,你的鸡巴如此坚硬粗大,我还从来没遇到过,简直是超级大肉棍,可以把每个人都插得欲死欲仙。”宝玉道:”你还没见识它耐久战的能力呢!可是我们俩个都是男人,怎么插呢?” 秦锺惊讶道:”原来宝叔还没和男人干过吗?我来教你吧。”
秦锺分开宝玉的双腿,用手套弄起宝玉的阴茎来,宝玉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滚烫的阴茎好象要烫伤秦锺一般,秦锺吻了吻宝玉粉红色的乳头,低下头,一口把他那粗壮的阴茎含在了口中,宝玉 “喔”的一声,爽得像上了天,只觉秦锺温暖湿润的唇紧紧地包著自己的肉棒,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慰”啊……”的呻吟起来,仿佛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龟头一样,胀得宝玉有一点难受。宝玉一隻手撑在地上,一隻手放在秦锺的背部,抚摸著,臀部有节奏的配合一插一放抽动起来。秦锺的口技十分的高超,也很熟练,宝玉享受著,只觉全身血脉贲张,周身血气似乎尽往下身涌去,宝玉温柔的抱住了他的头。咸咸的阴茎占满了秦锺的口腔,从宝玉的龟头处淌出的液体起到了润滑的作用,阴茎好象又长了一点,已经抵到了秦锺喉咙的深处。秦锺看了看宝玉,他一脸的满足,秦锺也为能做到使他开心的事而开心,秦锺开始吞吐起他的阴茎来,伴著他悦快的呻吟。他好象受不了秦锺舌头的击,从龟头中淌出了不少的爱液。秦锺的指尖在宝玉的身上游走。痒痒的、舒舒的和著他的汗液。宝玉都要醉了。”不要停下来,哦哦……”。秦锺听了更加用劲的吸他的阴茎前头,宝玉用手抚摸著秦锺的头髮,感到下身胀得不行了。一会只觉得的大腿肌肉一紧,一股浓浓的精液从宝玉的阴茎喷射而出,射入了秦锺的口中,秦锺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美化味道,这是一个处男的精华。秦锺不放过一滴,大口大口的吮吸著,一併将其吞入口中。
宝玉扶过秦锺的脸,用他的嘴堵住了秦锺的嘴,秦锺喜欢来至宝玉那甜蜜的吻,享受著他的吻,秦锺把自己的舌头伸到他的嘴里和他的舌缠在一起,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让他的身体尽可能的和自己贴在一起。
秦锺从梳粧檯上拿了一瓶桂花油,倒出来些抹在肉棒上,对说:”这样搽了油,等会儿就不会痛得厉害。宝叔你趴在床上,将屁股翘起来些。” 秦锺的双手沾著精液,桂花油在宝玉的腰间、股沟和阳物处轻轻的抚弄。不时的还用自己的俊脸磨擦秦锺的下体。依言翘起屁股,只觉得股沟 、屁眼凉嗖嗖的,这才恍然:”啊,原来是要插屁眼。” “是啊,男人就这么一个洞可插嘛!不过也是很舒服的。”说罢,秦锺爬上床,手握著肉棒对准宝玉的屁眼插了进去。他知道宝玉是第一次,所以动作很轻柔,肉棒只插进一点点,再加上桂花油的润滑作用,所以宝玉虽然有些吃痛,但只皱一下眉,忍住了。秦锺又往里挺一挺,柔声问:”宝叔痛吗?” 宝玉道:”有些痛,我能忍住。” “没想到宝叔第一次插后庭是我干的,等于是给处男开苞啊,真令我兴奋。我爱死你了。” “哦……,你的动作很熟练啊,是不是经常干?””是,从小就被人插过,干得多了。”秦锺一边轻插浅抽,一边和宝玉说话。”宝叔你吃了醋吗?那我以后不和别人干了。”   ”不,我不吃醋。我不会只和你干,也不会这么要求你,这是让大家快乐的事,想要独佔的人很是无聊。”渐渐的,秦锺兴奋的叫了起来:”嗯…………”身体已经开始了出汗了,晶莹的汗珠顺著他身上肌肉滴在宝玉身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男子的诱人气息。宝玉觉得痛楚消退了,宝玉忍不住”嗯”了一声,快感如闪电一般穿遍全身。取而代之的是又酥又麻的感觉,一阵阵快意从下身传来,秦锺缓慢的动作已不能忍受,喉咙不禁发出呻吟:”哦……,你再快些……,再用力些……,噢……” 秦锺见宝玉发出了淫声,便加快动作,一阵猛过一阵。抽插了几百下,宝玉觉得快感直冲脑门,好象腾云驾雾一般。这时秦锺开始像野兽一样的呼息,每一次都一插到底,宝玉快活的叫声让秦锺十分的满足,秦锺的汗液顺著身子滴在他的背上,和著他的,又滴在四周。秦锺不断加快自己插抽的速度,宝玉的后庭肉壁亦阵阵紧缩,秦锺紧抓宝玉健壮的双臀,同时腰猛地向上一抬,臀部使劲一顶,将肉棒深深送入宝玉体内,一泄如注,把大量阳精全部倾泻在宝玉体内,秦锺感觉自己上了云宵, “啊!啊!啊!”。秦锺趴在宝玉的身上闭上了眼睛,嗅著宝玉身上的芬芳味道,将鸡巴拔出,伏在床上,说:”宝叔,现在换你来插我。”
宝玉抱起秦锺,侧身把秦锺放在他的腿上,一支手继续玩弄挑逗秦锺的阳物。为他手淫了一会儿,宝玉的手分开秦锺双腿,高高的翘起他那结实的臀部。这是一个完全的处男才有的洞,像一朵菊花般,又紧又有弹性。看见了他的洞,宝玉的性趣高涨,俯下头,伸出舌头舔起他的洞来。秦锺发出的悦快的叫駡声。宝玉的舌头开始在他的洞里洞外进出,一会宝玉就用手指头捅进他的洞里,秦锺更是快乐地叫了起来,秦锺不断的扩张他的洞门,好使宝玉更快的进入,宝玉用他流出的精液涂在大肉棒上,毫不费力地长驱直入,挺枪直刺。暴风骤雨般在秦锺屁眼里猛抽猛插,秦锺配合著将屁股往后耸,让大肉棒更深地进入,屋里只听见”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那种幸福的痛疼随著宝玉的插入越来越让秦锺兴奋,宝玉最终一插到底,阳物四周的阴毛磨擦到秦锺的下胯之间。他开始小心的,慢慢地抽插,秦锺不住的叫了起来,秦锺的呻吟让他为之兴奋,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有时却故意放慢速度,让他的阴茎好一次又一次的一插到底。宝玉的手也没有空著,也一直不停的为秦锺套弄阳物。宝玉的动作越来越快了,秦锺挺配合的也加大的动作。秦锺的阴毛在他的洞外摩擦著他的肌肤,这让宝玉十分的性奋。秦锺再也受不了了,象荡男一般淫叫起来:”啊……啊……哼……,好哥哥……我死了……,用力干……,啊……,我……好美……,啊……噢……啊……,你……真硬……,美死了……,啊……”乳白色的阳精从翘立的肉棒中喷泄而出,秦锺倒在床上,大口喘气。宝玉笑道:”这么快就泄了?我还未尽兴呢,怎么办?”秦锺喘著气道:”哪里快了,都要过半个时辰了。宝叔你真行,还没泄。等我休息一下,咱们再干。”
此时,门外闪进一个人,说:”你们完了没有,怎么要那么多时间。”宝玉扭头一看,原来是贾蔷。秦锺道:”宝叔还没尽兴呢,你来干什么?” 贾蔷道:”二爷他们要打发人来问你们要吃什么,我特地讨了这个差使过来瞧瞧。哟,宝叔你的鸡巴这么大,可美死秦锺了。”说著,下面的肉棒挺了起来,双腿不自觉的夹了夹。宝玉见贾蔷毫无廉耻,这样送上门来的岂能放过,一把将他拖过来,按住他的螓首,大肉棒插进樱桃小嘴。贾蔷也不觉髒,含著鸡巴用香舌舔弄起来,舔得宝玉又酸又痒,滴出淫水来。秦锺绕倒贾蔷背后,为贾蔷宽衣解带,很快他就被扒得一丝不挂。秦锺一手揉捏著贾蔷的肉棒,拨开被半覆盖的龟头,一手伸向蜜穴,手指在密缝里来回移动。贾蔷扭动著雪白的屁股,阴茎已经湿淋淋的了。”你又流那么多水,真是个欠插的。”贾蔷吐出鸡巴,娇媚地说:”好弟弟,你既然知道,就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嘛。””不行,我才泄过,这会儿还软呢。宝叔,你来干贾蔷吧。”贾蔷顺势趴在地上,叉开双腿,高高地翘起粉嫩的大屁股,浪声道:”宝叔,我的肉棒痒得不行了,求宝叔可怜可怜,用大肉棍狠狠的肏我吧。”宝玉故意逗他:”不行啊,我才和秦锺干了好久,累得很。” 贾蔷眼珠一转,道:”这样吧,宝叔,你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累的活儿让我来干。”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1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贾宝玉与众兄弟的乱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