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与男友的疯狂做爱

呆呆的看着时钟长达一个多小时了,呵,时间真是过得不快不慢啊。我眨了眨发酸的眼睛,从床上爬下来,顺便活动一下发麻的肘关节,真的是辛苦它了,支撑了我那沉重的大脑那么长时间。

他?我怎么又想到他了?说好不能再想他了……
算了,就今晚,就今晚,放肆自己在今晚好好的想想他……炎。因为马上我就无法和他生活在同一片天空的城市中,无法和他呼吸到相同的空气了,无法打开对面的窗帘就能看见他在房间里的身影了,想到这里,就无法抑制那种痛浸透我整个身体。
“齐翔,原来你就住我家对面啊?太好了,今后我们就是哥们了!”
“齐翔啊,我说你这桌子……就不能收拾一下吗?乱的连写字的地方都没有,每次还让老子给你收拾,工钱又不付。”
炎,今天我的桌子十分整齐了。你看到会有什么反应呢?我猜你会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齐翔的桌子居然是这整齐的,还有写字的地方!”那我到时会怎么反驳你呢?“赵炎啊,今天的太阳早已经落下去了。”没错,就象我对你的感情,超过今晚就会像每天都要落下去的太阳一样,落下去,落下去,直到我心的最底层。 因为它……不能见光……
我至今仍不能忘记当你握住我的肩膀,对我说:“齐翔,我们考同一所大学吧!”时我激动的心情,我差点就不能控制自己想要对你说,炎,我想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可是,我不敢,真的不敢,我害怕了,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倒了,一连几个晚上,我都反复做着一个相同的梦。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腕,我痛的想呼救,可是滚烫的唇立刻覆上来,堵住了我的呼吸,没错,那是你的味道,炎,是你的。是你在梦中一遍一遍地抚摸我的身躯,用你那大而粗糙的手抚过我的眼睛,鼻子,睫毛,脸庞,下巴,胸口,还有那里。我不止一次的从梦中惊醒,我不敢相信自己,那个在梦中娇吟连连,摆弄腰肢的自己。我更不能原谅把你想成那样的自己。我害怕这一切,所以我逃了。记得非常清楚的是你看到我的志愿书的表情,因为我很明白,你不可能离开上海,首先你的父母就会极力反对。就从那一天,我们开始疏远了,早上没有一起上学,晚上没有一起写作业。有的只是看见你和猩猩,哦,不,是欣欣,走得很紧,后来我终于连那条路也不走了,我绕着远路,避开你回家的时间,唯有的只是透过自家的窗帘偷偷的看你两眼。我应该是很伤心的,没错。但我越是看见你和欣欣在一起,我就越觉得是对自己的否定,但否定自己是我那时最愿意干得一件事,虽然那很自虐,我知道。
我乏力的趴在桌上,我好累,真的好累。眼泪有些浸湿我的双眼,很不好。“炎……炎……”
叮咚!叮咚!叮咚!!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急急的铃声,我连忙起身,擦干眼泪,今晚爸妈不是说好不会来的吗?
“你怎么那么慢啊?睡了?”一开门我就惊呆了,是他,是我刚才一直在朝思暮想的人。
“炎……”
“怎么傻啦?我不能来啦?让开,先让我进去再说……”他步履不稳地推开我,我闻到了他身上酒的味道。
“炎,你小心啊。”
“你少管我!”他狠狠地说着,径直就朝我的房间走去。看着他,我的心乱作一团麻,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庞,振作一下自己的精神,然后就跟着他走进了房间。
“都收拾完了?”他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床上,眼角撇着角落里的行李问我。看来,他还是清醒着的。
“嗯。”
“哼,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小子的书桌居然是整齐的,还有写字的地方。”
“可是今天的太阳已经落下去了阿。”哈,好讽刺,我就了解他到这种程度。
他显然被我的话刺激了到了一下,“哼,驳得好。你还就是这张嘴最厉害。明天几点的火车?我去送你?”
“啊,不用了,谢谢,又不是出国,不远的……”
“那和出国有什么区别啊?你告诉我!!一年只能见上那么两次!!”赵炎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喊到。我被他的气势吓呆了。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听到了些什么。强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翻涌,我静静的对他说:“炎,你醉了。你和欣欣都考上了上海的大学我还没有恭喜你呢。”
“恭喜??好!恭喜吧!你用什么来恭喜我啊??”
“什么东西?对不起,炎,我什么也没有准备,你想要什么呢?”
“要什么??这可是你要我说的,我现在欲求不满,想要sex,怎么样?你陪不陪我啊?”炎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把我往床上一带,我被重重的摔在了床上。我有些错鄂,没有给我任何思考的时间,我感到炎的身体重叠了上来,他顺利的分开了我的大腿,并把整个身体插了进来。动作流畅到令人惊讶。
“炎!!你干什么?!你醉了!!”
“醉?!没错!!我还疯了!被你弄疯了!!”说着,炎就用力的提起我的双手,固定在了我头的上方。
“痛……呜……”当炎的嘴唇覆上来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做梦。没错,炎的嘴唇是那么的火热,他变换着角度啃咬着我,在我想要张嘴呼吸的时候,他趁机把舌头伸了进来,我能感觉到他是那么急切的吸住了我的想逃的舌头,激情的啃咬着,吸着,舔遍了我嘴里的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他用另一只手撩起了我的睡衣,开始用力的揉捏我的每一寸肌肤,我想叫,可是我叫不出来,只能任凭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我的脚一开始还在奋力的乱踢,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
等到炎终于放开我得嘴唇的时候,我的眼中已经是一片模糊了。
炎从我的身上抽离一定的距离,我能感觉到他定定的看着我,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悲惨极了……
“翔,你跟我想象的一样性感。”
说完,便对准我的蓓蕾咬了上来。、
“来,翔,在多做一点那样的表情。……”
……
“呜……”我被咬得好疼,但脑子里却异常清楚的知道炎的每一个动作。他不停的吸着我胸前的蓓蕾,它的舌头在上面打着圈,当他终于刺入上面的小穴时,我终于止不住自己大声呻吟起来。
“啊 !啊啊! 啊!!”
炎果然很满意我的反应,于是更卖力的戳刺它。同时他又捏起了我的另一边,不停的揉捏,也不让他受到冷落。
我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我扭动着身躯想要摆拖炎的束缚,可是这根本阻止不了他。
“翔,你知道吗?”炎突然放弃了我胸前的肿胀,,来到我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连女人也不一定对胸部的爱抚有反应,但是,你看,你都已经这样了……”
他的手突然伸向我的下体,然后用力的往上一提。
“啊……”我受不了炎语言上的击,更无法否定自己已经兴奋起来的身体。
“哼,耳朵也是你的敏感点吧。”炎的舌头在我的耳朵上进进出出,并不时吸吮我的耳垂,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不要……不要了……炎……阿……”我想要保持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性。
“不要?是那里不要了?是这里?”突然我感到自己的睡裤,内裤被一起脱了下来。“那这个挺得这么高的是什么啊?”炎的手握住了我的分身,开始了来回的套弄。当他的手逐渐的加快了速度,并用另一只手捏住了我的乳头时,我感到一阵强烈的晕旋感。分身已经不断的溢出白色的密汁,炎把它们在我的分身上抹开,并持续的刺激着。
“啊,啊……不行了,快放开我啊,炎……“我感到身体内部的血液不断的涌向我的下体,我快支持不住了。
“放开你?像这样?”炎突然放开了握住我的手,“那你不能放着这里不管吧。来……”炎拉起我,绕到了我的身后,温柔的对我说;“自己做,做给我看……”
“不要……”
“不要?那你是想让我把你弄到高潮?”
“不要……呜”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2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与男友的疯狂做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