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被迫看男朋友被抢劫犯强奸虐杀

通往天堂的公路,想寻找无人打扰的乐园的二人。
刚考到架照的钊马上就趁著寒假跟爱人小乐去郊区渡假,旅行的动机是想试试野战的感觉,目
的也是试试野战的感觉,年轻就是这样吧。
夏未的现在有温暖的阳光和爽凉的风,小乐很少离开城市,对窗外新的风景非常感兴趣,差不
多由进入郊区到现在都只顾著窗外的景物。钊当然有点醋意了,他对沿途的什么都不感兴趣,
他是肉体派的。
「别乱摸啦!拜托你双手握軑盘!」
这个动作蛮高难度。钊一手握軑盘一手环在小乐腰际乱揉,左眼看路右眼淫邪的盯住小乐,双
唇已经快要脱离脸皮飞向小乐嫩红的唇上。没办法,平时在人前必须装普通的好朋友的他们,
现在能单独相处当然非常兴奋。
虽然外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但小乐的确已经过了第十七个生日。
黑色短发被阳光照射郤反映出淡棕色光泽,活力充沛的圆圆大眼,未完全变声似的中低音声线
,娇小的身材,娃娃脸,孩童般的嫩滑肌肤,由温暖家庭孕育出的单纯善良个性,典型欢迎的
标准大零号,可爱的小乐。
虽然看起来也不像,但钊的确是跟小乐同年,好像还比小乐小个半月。
半长不短的直发,风吹时贴在额上的头发利落地飘起。令人羡慕的魄力,因为好动不知不觉练
出来的肌肉,加遗传父系的高挑身材,无惧的清彻眼睛。再过几年会是很有女人猭的师哥,现
在就是多了份隐约的稚气。
「嗯……别亲啦!看路啊!」
钊倾身吻著小乐,後脑被钊一手压著的小乐想逃也逃不了,钊因为能与小乐整个假期单独相处
而极为亢奋,一面架车一面忘形的吻,像擦玻璃时发出的滋滋声,小乐更加地头昏脑胀。
虽然这里的车很少,路也没几个弯位,但也可能会撞车,已经离城市很远了,称得上荒山野岭的
这样,死了也没有会发现,绝对是弃尸的好地点。
快要黄昏了,他俩一直往西边走,渐渐进入山区,路边的建筑物跟人也越来越稀少,令小乐不禁
担心起来。
「钊…不知能不能找到旅馆说……」
「放心啦,找不到便在车里睡,乾粮我也带够了,当露营嘛~」
「也好……嗯!」
小乐依赖的笑了笑,然後继续吃他的棒棒糖。
不过,半夜请不要在荒野乱扎营,因为那里可能曾是坟场、乱葬岗,我朋友就试过玩试瞻露营,
天黑时扎营也没什么,因为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谁不知一天亮发现自己竟睡在坟场前,啊,这
是题外话。
「啊,钊你看,那边那个人是不是在跟我们挥手?」小乐突然把头伸出窗大叫。
「哪个?」
「那个啦~」
「哪里?」
「那里啦~」
「你指给我看好了……」光用说谁知道啊?
「那边啦,看到了没有?」小乐动了动可爱的小手。
「哦,看到了看到了,似乎真的是在叫我们耶。要开过去吗?」
「嗯。」
一对善良的年轻情侣。
他们把车开到路边,向他俩招手的是个看起来大约廿几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身高比钊高一点,
淡褐色短头发,发根处生出一堆黑色的头发,背著背包,轻便的衣服上有点泥巴,一副旅游的装
束。
「你是在叫我们吗?」钊把头伸出窗开口问他。
「是啊,哈,」男人见腆一笑,「我是来旅行的,走著走著就连自己原来迷路了也不知……真
不好意思。」
「哎呀,你在这多久了?」钊露出同情的眼神。
「对啊对啊,你肚饿吗?」小乐也探头问道。
「有这等了好几天啦,饿啊!非常饿!饿死了!可以给点吃的和水给我吗?」
「当然可以啊!」
钊说罢就拿了些乾粮和水给男人,男人接过食物後就开始狼吞虎咽的猛吃。
「你叫什么?我叫钊,他是乐。」
「嗯,我叫林杉,叫我阿杉好了,或者杉大叔也可以啦。对你们来说我是大叔级的噜。」
「叫你杉好了。」
「嗯嗯嗯,杉。」小乐附和著。
「对了,你们去哪?可以载我一程吗?」
「可是我们不是去市区哦!」
「没关系,去到有车站马头或是遇到有人出市区的时候放下我就可以了,拜托,我可不想在这
被晒乾。」
「那好吧,上车。」虽然觉得有点扫兴,但钊觉得没有不帮杉的理由。
小乐跟钊坐前座,杉则跟行李一起坐在後座。
钊只在想,今晚的「野战」应该打不成了,又不能著这男人不顾。
已经黄昏了。还是看不见有旅馆,就连屋也没一间,看来今晚要露营了。
钊想,能在这开家汽车旅馆说不定能赚钱。不过年中又有几多个像他们这么傻的人会来这里
呢。
「啊!」倏地传来一声惊叫。
钊从声源看去,自称杉的东方男子用军刀扺在小乐的脖子间,刀刃割伤了一点点的皮肤,流出
一条血丝。
「你干什么!?放开--」血丝从小乐白晰的脖子流下。
伤口很浅,大概只伤到表皮,却足以让钊发疯。
「放开小乐!」钊急煞车,打算出拳。
「你停车的话我就杀了他。」可惜杉比他早出声,「好好看路啊老兄,撞车的话大家一起死罢
了。」
「……」钊无可奈何,唯有边开车边想想如何反抗救回小乐。
「很好。」
「喂!你干什么?」
杉从後座倾身,在前坐间的空隙探过来,一边胁持著小乐,一边用布条蒙住钊的眼睛,也把钊的
双手绑紧在軑盘上。
「这里一直都是直路,慢慢开就行了,不会有事。」
「哼!」不想服从的钊为了小乐为了自己,不得不屈服。
「钊……呜……」
「小乐,没事,我不痛。」
钊失去视觉,恐惧更深,但绝不能坐以待毙,他最担心的是小乐。
绑完钊後,杉又把小乐双手绑在车窗上方近车顶的扶手上。
「呜……不要……痛…….不要哇--」
绑得太紧让小乐手腕十分刺痛。
「小乐!怎么了?!你不要搞小乐!我杀掉你!」
「俩个都给我闭嘴!要叫等一下让你们叫过够。」
钊看不到,小乐也没注意到,杉凶寒且肉欲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X
恶杀欲-1
害怕恐惧不安旁徨。不幸。
没做错任何事,善良的心,却这是这么的不幸。没有理由。
杉用欲火闪闪的眼神直望钊,不用说也知想做什么。
「呵呵呵,看你满头大汗,觉得很热对吧。脱掉衣服就不热啦,大叔我也炙热难耐哦!简直是
欲火焚身了。」
杉说著说著就伸手抚著钊大汗淋漓的胸膛,凸凹有纹的胸肌。胸前游移渐渐滑到衬衫里,被汗
沾湿。
杉将沾了钊汗水的手缩回来,像舔蜜糖似的舔著。
「真不错,你应该会很好吃。」杉以欣赏的声音道。
钊被朦住的眼只见漆黑一片,加上刚刚被抚摸的感觉,吓得不敢动弹,冷汗直流,鸡皮疙瘩,布
下就是一幅「不会吧……」的样子,不敢相信眼前的恐惧。
钊还好,眼不见为乾净,小乐则只能张口结舌,浑身发抖。
杉舔乾了手上的水份,就动手脱去钊的衣裤。
中年的大手不慌不忙地由上至下逐粒逐粒解开钮扣,倒是挺温柔的,不过对钊来说却比暴力般
的对待更可怕。
「停……停手……」
小乐从惊吓及哭泣中抽空阻止。
杉转头瞪著小乐,锋利的眼神,子弹般穿空小乐狂跳的心。
「我知了。你也觉得热是不?真是麻烦,就说我最讨厌小孩了!尤其是你这种女生似的小孩。

「呜……」
「哭什么?再哭剪掉你喂狗!哎呀,不过啊,你的那里可能短得像女生那样耶,很难剪,大概要
用挟子啊。」
「你!你别欺负小乐!」钊最徨恐的是,会随时失去小乐。
「oh~baby~等一等嘛,我等一下再来帮你脱。」杉说罢再送飞吻一个~
粗暴的脱光小乐,害小乐的衣服都变布条了,之後就马上转身回去照顾钊。
裸露於寒冷的冬天,不能反抗恐怖的遭遇,今无声哭泣的人儿更加颤抖。
把钊的上衫脱光後,说因为强暴式的比较刺激,杉就用钊他们带来的罐头刀割烂钊的裤子,从
裤裆中间向左边裤管割开,露出整只小麦色的左脚。
又胡乱在重要部位附近乱割,连内裤也割破了,露出发育良好的分身。
现在钊的裤子真的极为前卫创新,只是一些零星的布碰轻飘飘随时会被风吹走似的贴在脚上,
有裤子等於没裤子。
「呵呵呵,真不错,真不错,还是年轻又有男性魅力的好啊~」
变态大叔又在自言自语了。
大叔迷恋的爱抚钊的玉(肉)腿,另一只手也抚上钊的脸颊,两张脸越来越贴近,最终两唇交接: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9)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被迫看男朋友被抢劫犯强奸虐杀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