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逃不掉的禁爱

第一章
逃,拼命地逃,一定不能被抓到。
“记住,你只有这次机会,一旦你被我们抓到的话,你将再也不能从我们的手心中离开。”恶魔的声音依悉在鹫的耳边环绕。
看着在密林中消失的身影,千骏残忍地笑了,那是猎人在狩猎前独有的笑容。
“骏,玩得好好的,干嘛要放他走呀?”一旁有着天使面容的弟弟千晖不依的叫道。
“留一个顽劣的宠物在身边虽有意思,但是总也驯不服倒也让人腻了。”千骏冷漠地说。
“不要呀,骏,我很喜欢鹫的!”深知哥哥此话含意的千晖赶忙阻止千骏。
“放心,晖,我也不想就这样毁了他,所以才给他这个机会。只要让他明白这辈子是根本不可能从咱们身边逃跑的话,他就会死心了。”
“哦。”千晖听了这话才稍稍安下心来。
“不过,就算他死心,只怕也不会安分。”对着窗外的密林,千骏喃喃道。
“那该怎么办?哥,我不要他离开我啦!”千晖怕失去鹫而向千骏撒着娇。
“很简单,完完全全的折去他的羽翼,让他再也不能飞翔!”千骏残酷地吐出心里话。
“哥?”千晖惊恐地望着自己的孪生哥哥。
是的,见过千家兄弟的人,都不会相信他们是孪生兄弟,一个样貌平凡,一个长相俊美;一个生性残忍,一个天真烂漫;但凡熟识他们的人,都会忍不住被弟弟吸引,而对哥哥感到厌恶。
“晖,我是在帮你留住他呀,否则总有一天,他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走的。”面对唯一的弟弟,即使是天上的月亮,千骏也会不择手段的帮他摘下来。
“嗯,我知道了,还是哥哥对我最好。”千晖轻轻地给了千骏一个吻,“哥,除了鹫,晖最爱的就是哥哥了。”
轻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千骏没有说话,只是依旧望着那片密林,默默地对着远去的身影道:逃吧,抓住机会就赶快逃吧,逃走了你就自由了,我也可以得到救赎,逃不掉的话,就让我们一起坠入地狱吧。
“哥,日落了!”千晖提醒哥哥约定的时间到了。
“是呀,狩猎的时间到了,晖,咱们出发吧。”
“好,哥哥,咱们一定要加油呀!鹫,我来了!”伸伸胳膊,依旧是一脸的天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游戏态度将会把一个人的命运推入到无知的境地。
第二章
不知道跑了多久,双腿仿佛已经不是我的一样,汗珠儿大颗大颗地从我的额头上滚落下来,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难道一切都到此为止了吗?
鹫的身子靠着树软软地滑落在地上。
“好了,游戏结束了。”恶魔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很近很近,紧闭着双眼,鹫无力地向命运屈服。
“鹫,看你跑的满头都是汗,你一定很累了吧,我们回家吧。”千晖心疼地看着鹫痛苦的样子。
“家?”鹫终于睁开双眼,幽幽地注视着千晖,“那个家?”
“鹫真爱说笑,当然是我们的家呀!我的,鹫的,还有大哥骏的。”似无知的孩童般,没有听懂鹫语中的含意,千晖用手拭去他额上的汗珠。
“我们的?哈哈哈哈!!!!!!”鹫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
“鹫,你怎么了?”千晖焦急地压住鹫因大笑而不住抖动的双肩,而千骏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凝视着鹫。
良久,过于激动使得鹫不住的咳嗽,千晖赶忙轻拍他的胸口,帮他顺气。
“我输了。”平静下来的鹫冷冷地道,“我跟你们回去。”
“鹫,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骏,我们回家了!”千晖高兴地抱着鹫大叫,而千骏仅仅是对千晖点了点头。
感觉到千骏自来时说了一句令他心寒的话后就异常的沉默,鹫忍不住抬起头看了千骏一眼。突如其来的一眼,让千骏来不及收回自己复杂的目光,只能狼狈地扭开了头,望向他处。而令鹫大为吃惊的是,他在千骏的眼中,看到了心痛,看到了无奈。为什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否则你不会把地点选在你们千家势力范围内的密林中,而我依旧傻傻地信了你,就像一只被缚住脖颈的野马般,只能在缰绳的牵引下奔跑。只不过现在一切又回到了起点,不,应该说,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起点。
“我们回家吧,天都黑了。”没有察觉二人的心思,千晖依旧沉浸在喜悦之中,“骏,鹫好像很累了,来帮我扶他一下。”
看着千晖用纤细的手臂来撑起鹫,千骏终于看不下去,“我来吧。”说着,一把抱起鹫,用眼神示意千晖跟着自己,便大步向林外走去。
一路上,鹫安安静静地靠在千骏的胸口,没有说话,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靠着,聆听千骏沉稳的心跳声。
第三章
一路上,鹫安安静静地靠在千骏的胸口,没有说话,没有挣扎,只是静静地靠着,聆听千骏沉稳的心跳声。
相对于二人的沉默,千晖到是叽叽咋咋地说个不停。
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呀,鹫和千骏的心里同时想着。
终于,千家位于林边的别墅还是出现在了眼前。
~~~~~~~~~~~~~~~~~~~~~~~~~~~~~~~~~~~~~~~~~~~~~~~~~~~~~~~~~~~~~~~~
千骏抱着鹫走进了为他准备的房间,那是一间充满梦幻色彩的房间,天蓝色的布帘带起晚风,水蓝色的软床却是这间屋内唯一的家具。
“哧——”鹫讽刺地笑出了声,真有心呀,这里以后就是我的牢笼了吗?
“鹫,你不喜欢吗?”千晖委屈地嘟着嘴,“这可是我布置了好久的呀。蓝色真的很适合你呀。”
“啊!”手臂被加重的力道弄的生疼,鹫不禁叫了出来。
“骏!鹫一定是太累的缘故,我去帮他放洗澡水。”千晖马上恢复了活力,蹦蹦跳跳走进了房间内部的浴室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直到看不见千晖的身影,鹫才开口向千骏问道。
“晖很喜欢你,所以,如果你伤害他的话,我决不饶你。”千骏放开鹫,走了出去。
“鹫,骏呢?”千晖放好水出来不见了千骏,随口问道。
“走了。”
“那我们洗澡吧。”千晖拉着鹫就向浴室走。
“等一下,谁说我要和你一起洗了?”鹫拒绝。
“呜~~~鹫,我已经有12个小时没有碰你了!”千晖可怜兮兮的叫道。
“我饿了。”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鹫只能找个借口先将千晖打发掉,现在的鹫没有心情去哄他。
“哦,那我去帮你准备吃的。”
~~~~~~~~~~~~~~~~~~~~~~~~~~~~~~~~~~~~~~~~~~~~~~~~~~~~~~~~~~~~~~~~~~~~~~
躺在可以容纳五个人的大型浴缸中,鹫再怎么无知也知道主人家装这种浴缸的用意。
“呵呵……”没想到我会有这么堕落的一天,要是换了从前,早就把这座糜烂的器具砸烂了,哪还会向现在这样,安安稳稳地享呢?
撩起池中的水,看着水面上不住晃动的人影。这张脸到底有什么吸引人之处,没有千晖的俊美,更连千骏的平凡却也不及。唯一值得注目的也就是遗传自母亲的一双温柔的眼,父亲的一身傲骨。可如今连这身傲骨都已将失去,而这双眼又已蒙上阴暗,全身上下,我还有什么呢?
愣愣地注视着水面,直到一连串的脚步声,才将鹫自沉思中惊醒。
“你进来做什么?”
“我已经帮你把饭菜准备好了,可以和你洗澡了吧。”千晖天真的说。
“出去。”
“不嘛,你自己一个人一定洗不干净。”千晖耍着赖。
“我自己可以。”鹫耐着性子说。
“不行,你自己洗一定不会把那里洗干净的,我来帮你洗嘛!”说着,就要抢过鹫手中的香皂。
听懂千晖语中的含义,鹫顿时怒红了眼,抄起手边装有浴液的瓶子就向千晖砸去。
“啊~~~~”仿木制的固体砸在额角,顿时红肿了起来。
“呜~~~~~”千晖哭着跑了出去。
意识到自己失手做了什么,鹫紧紧篡成一团,在温水中打着冷颤。
~~~~~~~~~~~~~~~~~~~~~~~~~~~~~~~~~~~~~~~~~~~~~~~~~~~~~~~~~~~~~~~~~~~~~~~~
“骏~~~~~~”千晖哭着去找千骏。
“怎么了?”听到声音,千骏赶忙从书房赶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看见千晖额上的红肿,千骏怒问,“是他对不对?”也只有鹫敢伤害他。
“骏,你要帮我,鹫他一定很讨厌我,不然他不会这样对我,我不要,我不要他讨厌我啦!骏,你说过你会帮我的对不对?”扑到千骏的怀中,千晖嚷嚷道。
“是的,我会帮你。”千骏转身走进书房,从书桌的暗阁中取出一个袋子,拉着千晖向鹫的房间走去。
第四章
基于在下网前,和老祖宗42:25的点击率相比,我决定再赶出一篇《逃》
!!!!!!!!!!!!!!!!!!!!!!!!!!!!!!!!
“是的,我会帮你。”千骏转身走进书房,从书桌的暗阁中取出一个袋子,拉着千晖向鹫的房间走去。
“骏?”千晖拉了拉千骏的袖子。
“我问你,是不是只要能留住鹫,无论什么手段你都会用?”千骏在鹫的房门口停下脚步,认真地问着千晖。
“对,无论什么方法。”
“为什么?只因为爱吗?”千骏喃喃地问着千晖,也问着自己。
“……”千晖歪着头看了看千骏,“当然。”
“这样啊~~~~~~”千骏重重地点了点头,也像是在对自己下决心,将袋子交到千晖的手上,狠狠地推开房门。
“砰——”房门撞击到墙壁,也重重地敲击了鹫的心,鹫依旧躺在浴缸中,浴缸里的水已经变得冰冷,就如同此刻鹫的心一般。
鹫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向自己走进的千骏,也静静地等待着自己未知的命运。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到这一步?”千骏冷冷地说。
“逼你?你说是我逼你?”鹫反问道。
千骏没有再说话,从早已冷却的水中抱起鹫,又随手带过一条干毛巾,走向等在外面的千晖。
“骏?”
“晖,你是要留下,还是先离开?”
“我要留下。”
“那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要插嘴。”千骏命令道。
“好。”
将鹫轻轻地放在床上,用干毛巾温柔的擦拭着鹫身上的水珠后,任其光溜溜地坐在床的正中间。
房间内除了三个人的呼吸声,再没有其他声音,没有人开口,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这份平静被打破,那么随之而来将是万劫不复。
“知道吗?骏,无论你如何对我,我也不会怪你的。”鹫率先打破了这份平静,说出的却是令人费解的话。而在场的两个人,谁也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一旦问出口,那么天秤的一端势必会倾斜,这也是目前谁也不愿见到的情景。
听到这句话,千骏回身取过刚刚交给千晖的袋子,下定了决心,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瓶,打开,到出一粒绿色的药丸。
“莫回首。”即使再有心里准备,鹫的脸一下子惨白,“你真的要对我用它吗?”
“晖,将它亲自哺到鹫的口中。”将药丸交给千晖。
“不~~~~~~千骏,你可以用任何手段对我,唯有这个不行!!!!!”鹫不敢相信千骏的狠绝。
“晖,快点!”千骏催促道。
“好。”将药丸含在口中,走向身陷一片水蓝的鹫。
“不——”鹫不停地后退,企图远离走向自己的千晖,也企图逃开千骏令人寒心的决定。
猛的扑在鹫的身上,却被鹫胡乱挥动的手臂而搞得无法得逞的千晖心急的用眼神暗示千骏帮忙。
从袋子中拿出一根长绳,利落地将鹫的手脚成X形分别绑在床的四根柱子上,千骏又退了回去,站在床边。
“晖,再等一下,等药完全化开再给他服用。”千晖点了点头。
“不~~~~骏,我求求你,不要啊~~~~”再顾不得自己的尊严,鹫哭喊道,“我已经认输了,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像从前一样不好吗?”
“够了,就是不想再像从前一样,我才要晖亲自喂你服食‘莫回首’!”千骏失控地冲着鹫大喊。
“不~呜~”药已经完全化开,扳过鹫的头,千晖以口对口将化开的‘莫回首’哺到鹫的口中后,确定药水已经完全流入到他的口中,又深深地吻了下去,用自己的舌追逐着鹫的舌,直到鹫因窒息而昏了过去,才自他的身上离开。
“骏?”见到千骏做势要走,千晖连忙拉住了他,“等他醒了,一起嘛!”
“不,你自己玩吧,是我离开的时候了,不是吗?”
“我不介意和骏一起分享鹫呀?”千晖还是一脸的天真。
“这个袋子你拿着。”没有理会千晖的话,千骏转身离开了房间。
听到房门被千骏关上的声音,一滴泪水从鹫的眼角悄悄滑落。
第五章
“鹫,不要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回身走回床边,千晖倾身在鹫的耳边轻道。
“呵,你满意了吧!一切都向你想的方向顺利地进行了。”鹫张开双眼,清明的眼中丝毫没有服食‘莫回首’而产生的影响。
“你应该感谢我的!”抚摸着鹫的脸颊,一脸的邀功状。
“谢你?谢你在喂我‘莫回首’的同时放入解药吗?”鹫厌恶地别开了头。
“不然呢?难道你就真的愿意完完全全忘记骏,全身心地投入到我的怀抱吗?”
“够了,收起你一副施舍的嘴脸,你这样做也并没有安什么好心!”鹫一语道出千晖的心思。
“你不该这么和我说话的,要知道,在这世上,我最恨的人就是你,折磨你,也是我最大的乐趣。”转身自床边拿起骏留下的袋子,“骏真是很放心我呀,竟然把这么危险的东西留给我,他真的以为我舍不得对你用吗?”
“骏他并不了解你的真面目,他只是因为你是他的弟弟,才会这么宠着你!”骏,为何你要这么的傻!
“不,你错了,骏最爱的是我,骏是我一个人的,谁都不可以喜欢他,只有我可以!”千晖疯狂地拽住鹫的头发,恶狠狠地说,完全失了往日的天使模样。
“爱?你真的爱他吗?你不过是在利用他,利用他为你得到你要的东西而已。”不畏惧千晖的凶狠,鹫坦然地说出自己早在心里想了很久的话来。
“哦,那你呢?还不是乖乖地躺在我的怀里?”
“正因为我爱他,所以我更不忍心让他伤心,因为我知道一旦他发现你的真面目,他的心才会真正的碎掉。”千晖,你真是可怜呀,只会想到自己,而不去在意别人的感受。
“哈~~~~等一下,如果你还能这样义正词严地说出这些话,我才真正的服了你呢。”千晖轻轻地说,看了看表,抬头道,“时间差不多了,药效也该发挥了。”
“什么?呜~~~~~”身子突然一阵剧痛,燥热的感觉从胸口直冲上头顶,“你……”
“没想到吧,我早就在解药里混入其它的药了,我太了解骏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中。”
“是什么?”燥热瞬间化为针扎一般的刺痛,似有千只蚂蚁在啃食躯体。
“这叫‘百变散’,怎么样,味道不错吧?等一下,还有更好的滋味呢!我来找找看,这里有什么可以伺候你的呢?”说着,在袋子中翻找起来。
“啊~~~~”感觉又变了,全身搔痒起来,鹫企图用被缚的四肢来抓挠,却力不从心,只能摆动自己的身体,来获取瞬间的畅快。
“不行的,如果不从内部解决的话,是没有用处的。所以,开口求我呀,也许我会饶了你。”看见鹫被折磨的样子,千晖心里一阵痛快。
“呜~~~~”咬紧牙关,不肯让乞求声说出口,但是鹫心里明白,他支撑不了多久,意识渐渐模糊,双眼慢慢蒙上一层欲望。
千晖从袋子中选中几样物品,拿在手中把玩,享受着鹫的转变。(懒人解释一下:那个袋子实际上是机器猫的口袋,有一天被千晖看上,然后让千骏去抢回来的!!!所以体积超小,容量巨大。)
第六章
欲望蒙上鹫的全身,竟使得样貌平凡的鹫散发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美感,这让千晖看得愣了住。
定了定神,千晖命令自己不要被他所迷惑,狠狠地扳住鹫已经意识不清的脸。
“很难受吧,求我呀,只要你开口,我就会帮你的。”千晖露出天真的笑容。
“不~~~”这已经是鹫的极限,很快,他的全身,透出粉红。
看到他这副模样,千晖高兴极了,因为他知道是时候了,是时候为自己的爱与恨做出彻底的了断。
“求你~~~~~~”鹫的意识已经完全脱离了大脑,整个儿人完全屈服于欲望之下。
“你求我?”千晖受宠若惊似地尖叫,“你终于求我了!哈哈哈~~~”
“救~~~救~~~我,我受不了了!!!”鹫哭喊着使劲将自己的身体上下弓起,在狠狠地落下,希望疼痛能够缓解如虫蚁啃食般的身体。
“好,我这就来帮你,你要乖一些呀,不然会先把自己弄伤的。”说着,千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巨型按摩棒,并在棒尖部位套上了一个塑胶罩子。
“来,放松,忘了告诉你,我好象没有准备润滑剂,所以你会辛苦一些,你一定要放松呀,不然什么都没玩到反而先受伤就不好拉,听见了吗?听见的话就说话呀!”温柔的声音始终没有改变。
“听,听到了。”此时的鹫就像一个木偶,身上那根掉线就攒在千晖的手中。
“呵呵,那好,我要放进去了,不过疼的话你可要乖乖的叫出声呀。”千晖用力的按住鹫抖动的双腿,将按摩棒的头部对准鹫干涸的蜜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一阵剧痛直窜入鹫的神经,血液顺着按摩棒与他下体的缝隙滑了下来。
“哎~~~你的小穴还真是脆弱呢,才这么一根小小的按摩棒都受不了。”千晖可惜的叹了口气,完全没有提到他口中小小的按摩棒实际是真正一个壮年人男形的两倍,更加不是未经人世的鹫所能承受得了的。
尽管疼痛暂时缓解了‘百变散’的药性,可那也仅仅是暂时的,不一会儿,鹫就又感到体内充斥着一股骚痒,不同于刚刚肉体上的难受,而是一种从骨子里生出的感觉,百蚁穿心也不足以形容它的一二。
“是不是更难受了?”对于自己精心研制的‘百变散’,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它的药性了。
“帮我~~~~啊~~~~~~~”鹫努力想表达自己的意愿,现在无论是谁,只要有人可以帮他摆脱这种感觉。
“好呀。”说着,千晖将一个按摩套套在了鹫因为药力而早已挺立却迟迟没有高潮的欲望上。
套内的突起随着千晖打开的电源而舞动,舒服地刺激着鹫的神经。
第七章
套内的突起随着千晖打开的电源而舞动,舒服地刺激着鹫的神经。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鹫随着下体直达神经的刺激摆动着自己的身体。
“咋咋~~~”千晖将身体靠在床边的墙上,看着鹫失去往日的傲气,迷失在欲海中的妩媚,“真美呀,难怪你有本钱去勾引骏,不知道你被毁了之后,还拿什么去诱惑他。”
“嗯~~~”听不到千晖的声音,鹫的意识完全受着欲望的支配。
“快到了吗?”千晖看着鹫急促喘息的神情,突然咧开嘴笑了,“好玩的事就要发生了。”
“啊!!!”包裹着欲望的按摩套突然收缩,紧紧地掐住即将爆发的硕大,刹时鹫的脸色被痛感激得青紫,“不~~~~~~”
“哈哈哈~~~亲爱的鹫,从天堂跌到地狱的滋味如何?”这可是我曾经尝过的呀,如今我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不~~~求求你,松,松开~~~”除了哀求,鹫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他拼命舞动自己被缚住的四肢,绑住他的绳子也已经渗出血丝。
“好,反正这个已经玩过了,你也该清醒些了,咱们玩别的吧。”千晖笑够了,将紧箍在鹫欲望上的按摩套猛地抽了下来,引得鹫一阵痉孪,欲望一下子耷了下去。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nanlangshe
赞(8)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逃不掉的禁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