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一辈子的直男兄弟

1、童年忆

我来自湖南农村,小学与初中均在农村完成。

即使到今天仍然很怀念小时候的生活,天空很蓝,水很清,可以下河游泳捞鱼,也可以到山里捕野鸡逮野兔子,一群同龄的小伙伴经常组队捉迷藏或者玩其他的游戏。农村的民风也非常纯朴,哪家果树上的果子成熟了,总会给周围的邻居分享,哪家做了什么小吃,比如棕子糍粑发糕之类的也会给邻居送些过去。

80-90年代的农村相对比较简单,没有水泥路,交通靠走或者自行车,又或者等几小时才一趟的客运车,通讯基本上靠书信或电报,或者要跑到镇上才有电话机。白天辛苦劳作的大人们到了夜晚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成年人可能就是玩点小牌,或者结伴去几公里外的地方赶场看露天电影,或者将一台黑白电视机里的CCTV,湖南电视台看到零点停机再见,好看的电视剧也非常少,更没有综艺节目。

我现在有时在反思自己为何成了GAY ?

我自己认为是与我成长环境有一定关系。我是家中的唯一儿子,上面还有三个姐姐,虽然家庭条件并不好,但我从小也是在骄生惯养中长大,爸爸是个退伍后开货车的司机,经常不在家,同时也非常严肃,而妈妈又是慈母型,由于与父亲的互动非常少,没有父亲在家中给我树立一个男人榜样,或许就是这种细微的成长环境,从而影响了我的成长,当然我并不后悔,因为后悔也没用。

我的三个姐姐,最小的姐姐也比我大几岁,可以说我是在她们的保护中长大,从未受过欺负,致使到了今天,她们依然在工作生活中保护我支持我,所以,有句话说:独挡一面的是家中的老大,往往最小的才是享受型的。在我的记忆中,有很多次的印象,都是我在外受了别的男生欺负,我几个姐姐都是风风火火的杀过去,将比我大一些的男生一顿好揍。

当然她们有时也会将我做挡箭牌,记得我小学时,我的大姐开始恋爱了,晚上有帅哥约她出去看电影,在那个年代女生在晚上外出是比较困难的,我姐就想好了对策,对我妈妈说,今晚带我去看电影,妈妈自然也就应允了,姐姐就拉着我的小手,快步向前走,到了村口,看到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倚靠在自行车旁,穿着白衬衣,胸前三个扣子未扣上,痞帅痞帅的。他一把将我抱到前方车架上,姐姐坐在后座,就这样,我靠在准姐夫的胸前,姐姐在后面搂着他的腰,他载着我们,一边吹着口哨一路飞奔,那一刻,我只体会到了快乐,夏天的夜晚,迎着晚风,很舒畅。到了露天电影场地,那里是混渣渣的,一片人群,影片内容我也忘了,无非就是铁道游击队,或者少林寺燕子李三之类。我记得他还给我买了冰棍还有别的零食,当然,有得吃有得玩,我自然就开心了。

我沉迷在电影的内容中,看得很入神,突然,我一回头,居然没看到我姐姐与他了,他们去哪儿了呢,我继续看了会电影,依然没有看到他们过来,我开始慌了,我就开始找,围着那几百个人的场地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我彻底慌了,开始哭了起来,过了好久,他们终于找到我了,电影也随之结束了。他依旧将我们送到村口,姐姐又牵着我的小手回家,在路上,姐姐开始对我做思想工作,要求我不要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妈妈,并允诺给我零花钱,我也就同意了。

后来,这个帅哥就成为了我的大姐夫。很多年后,我翻出陈年往事,将看电影这事取笑他们,可他们居然不记得这些细节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赞(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一辈子的直男兄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