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性瘾者·淫乱日记》

第一章:性瘾者的自述是的我有瘾,性瘾。为此我曾经在不同的地点和不同年纪,不同职业的男人做爱,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填补心中的空虚和下半身的空洞。
在学校的宿舍里和同一个学校学弟在自己的床上小心翼翼地叫着,生怕被隔壁宿舍的听到;在广场的小树林里和刚打完篮球的炮友,双手覆在他满是汗液的胸肌舔舐他自然风味的鸡巴;在洗浴中心的卫生间里和已婚的大叔在昏暗的灯光里,动作不敢太过剧烈,但每一次的抽插都是用尽全力,顶到最深;还有和已退役的军人在汽车的后排,我靠在后座,而他紧贴我的后背一口咬着我的肩,一根鸡巴在我身下不知疲倦地抽插,一整个汽车里满是欲望的气味和淫乱的抽插声,当然也有过多人的3P,4P。双龙倒也试过,但不是我被操。
说实在的,在我遇到的这么多的男人里,要我评选一个把操我操得最爽,操得最刺激,我最喜欢的。既不是在废弃的仓库,在无人的地下室,或者在昏黑的楼道,而是明亮安静的宾馆和他。我意识里我最爱的那一个,只是他和我一样,对性同样有瘾,而他对我,也只是有瘾罢了。
其实我只要在他的身边,抱着他,抚摸他的手臂,吮吸他的乳头,环抱他的身体,我就够了,生理上的瘾就能会被更高层度的精神上的爱所填补。毕竟对于只有对他,我不需要性,只要有陪伴在一起就好,甚至不需要赤身裸体,只要他的淡漠一个眼神,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我就已经满足。是的,对于他,我从未真的见过他纯粹的笑,有的就只有他居高临下干我时,嘴角悬挂一丝若有若无因为征服感被满足的微笑,被两根鸡巴同时插进去时那沉沦在性里的满足感里忘我的傻笑。
其实都只是基于性的笑罢了,无论那种操我还是被我操,他脸上流露出的,都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的笑,我想要的是专属于我独一无二的笑,而不是基于人性或是生理或是心理被满足的笑,那种笑,很冷,很无情。
但他对我只是有瘾,只是想要进入我的身体,只是想把我当做一个泄欲的肉便器,一根全自动的鸡巴。那种你想要进入他的生活,而他只想进入你的身体,这种只有肉体的交流却又渴望精神交流的状态,很磨人。我想和他像正常的情侣那样聊天,可是每次聊天的结局不是打开了摄像头,在他命令式的口吻下面对镜头摆出各种令人羞耻的动作,就是以“骚了么?”开头,

1 2 3 4 5 6 7 8 9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性瘾者·淫乱日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