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重欲》又名:拔屌无情受大战群攻

  沉重厚实的实木门后传来一声有些模糊的声音,跟他记忆力的声音却相差极大。
  那并不是大少爷在说话,这房里,竟还有一个人。
  手不自觉的一抖,沉甸甸的托盘险些歪倒,好在帮手的女佣反应极快,忙伸手稳住了。
  严黎微笑致谢:“我太久没回来,只做了一人份的。”
  那个年轻而面生的女佣也就笑道:“没事的,小陶先生总跟大少爷一起吃的。”
  本来有些过快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女佣帮忙推开了房门,严黎捧着托盘走进去,就见到从小看到大的那张黑色大床上果然坐起来一个人,一个年轻漂亮的男人。
  小陶先生拢着被子,还有些睡眼迷蒙,见是从没见过的严黎送早餐进来也没太注意,仍旧吩咐道:“搁在这里吧。”
  严黎迟疑了一下,才走上前去,把手里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
  他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回走了两步,就着房内不够明亮的灯光打量这个小陶先生。
  他很年轻,也许才刚满二十岁。浓眉大眼,鼻梁高挺,皮肤白的像一个女孩子,身体还像少年一般纤瘦,但是比例却是极好的。
  果然是大少爷看中的人,严黎不动声色的笑了一下,耳内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水声。
  小陶先生早就饿了,闻着早点的香味食指大动,只是光着身体总不能就这样起床,房内还有另外一个人呢。
  “你可以出去了。”他只好对这个不怎么懂事的新佣人说。
  “你在跟谁说话呢。”
  何家长孙何寄安晨浴过后已经穿戴完毕,是剩下衬衫上最上面一颗扣子没扣,手里拎着根领带从衣帽间走出来。
  衣帽间跟浴室正相对着,开始时就是为了方便何寄安而做的这个设计。
  “大少爷,早安。”严黎面带微笑着向他问好,“我给您送早餐来。”
  “严黎……”何寄安看见他,一向淡漠的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
  转过身,把拿着领带的那只手伸给床上那人,小陶先生就只能迅速的穿起浴衣,乖乖的过来给他打领带。
  严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脸上还是一贯的微笑。
  闻到空气中熟悉的香味,何寄安这才又说了句话:“今天的早饭是你做的?”
  “是。”严黎微微低了头说,“我回国前婆婆就打了电话叮嘱,说她因为养病很久没给少爷们做蟹黄汤包,少爷们肯定想着,让我回来一定先做这个。”
  何寄安听了没说话,只是低了头轻声斥了小陶先生一句:“怎么这么久?”
  小陶先生委曲的看了他一眼,只得努力把手里皱巴巴的领带捋好。
  这领带是怎么烫的,皱成这样,他忿忿的想。
  “你是今天刚到的?”大少爷看了一眼托盘里盖得严严实实的餐具,又问。
  “是。”严黎又低声回了一句,“大少爷,我先下去,您慢用。”
  没等何寄安回答,他便迅速地走出房间,带上房门。
  听到那声闷响,小陶先生不无迁怒的骂道:“这人好大的脾气。”
  何寄安仍旧看着那个实木托盘,忽然伸手把他推开,冷冷地说:“今天你去楼下吃饭。”
  小陶先生久未见他发怒,当下噤声,进了浴室洗漱。
  在饭厅的在桌旁坐了好半天,严黎才觉得闷在胸口的那团气渐渐散了。女佣早把粥盛好,鲜艳的红瓷粥碗上面冒着热气。
  何寄祥先喝了粥,此时正咬着吸管细细品味蟹黄汤包里的汤汁,见严黎一脸怒气,也不与他搭话,只是眼里似笑非笑。
  两人相对闷吃了半天,那位小陶先生已经穿得整整齐齐下了楼,一到饭厅就大惊小怪喊到:“好香!”
  女佣忙给他拉开座位,也盛了一碗粥摆在餐桌上。
  这下二少何寄祥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三两下吞下手里的包子,一推桌子,一声不吭的走了。
  小陶先生知道二少不待见自己,也不生气,反而笑岑岑的跟严黎搭话:“今天的早饭是你做的吗,手艺真好。”
  “过奖了。”严黎吃了两口粥,实在觉得食不下咽,便喊了口温水漱口。
  “我也想学,你教教我好不好?”小陶先生又热络地说。
  “这是下人才要做的粗活。”严黎没拒绝他,只是淡淡的,又喝了两口水才道,“我吃好了,您慢用。”
  小陶先生便笑着看他走上楼,直到看不见了眼里才闪过一抹厉色。
  严黎上了楼就去自己住惯的房间,正和何寄安的房间相对。走到门口时,何寄安也出了门,两人四目相对,碰了个正着。
  那口闷气终究还是盘桓而上,严黎便劈头问出一句话来:“你不是说不喜欢男人的吗?”

1 2 3
赞(1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重欲》又名:拔屌无情受大战群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