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掰弯姐夫的N种体位

勾起嘴角。
楚单房间在楼,了卧房,对楚白玉请搬运工到无语,租屋些破烂全给拾来了,拆了半天才翻到箱宝贝——玩,心里越发。,只准,许弟弟约炮,世还有王法还有吗?
过,夫看就很猛亚,朵纯洁小白莲承受得住吗?
楚单床,赤脚奔楼。
夜人静,浴室淋浴声音格外清晰,楚单乐,巧了,赶直播了,然后就在门蹲了半小时,什么也没有发,甚至想冲去帮洗澡
声戛然而止。
来了,要办正事了!楚单竖起小耳朵。
门开了。
楚单全靠着门,重心稳,倒在某块鼓鼓位,方传来声沉痛闷哼声,楚单满脑只剩个念。夫,真。
男人刚洗完澡,用浴巾随意围住,动珠从结实膛跌落,隐没于,很白,像件古希腊雕塑,冷淡,却充满张力。
2 意淫姐夫用大肉棒干骚穴
回到卧室,楚单立即翻箱宝贝,收集玩类繁多,有表面覆盘手,也有能在产卵异形,尺寸参差齐,从挑个跟夫没起时差多,虔诚吻了假。
把假立在床,撅起凑向,鼻尖似乎还残留着郁味,只有夫样雄浑真男人才有味。想象自己在吃夫,面从到,张嘴住,缓慢咙,来回次后,兜住往外。
“唔,嘴酸。”
夫话儿没都么,要了还能吃得吗?楚单抹去渍,伸手摸向后,由勾起嘴角,“夫,面了呢。”
把枕垫在前,双膝跪床,用手指捣,没就拿起假对准,“恩~来了……”并拢双,鼓作气推了去,被异填满充盈滋味令呼,“夫,!”
开始动假,圆假断挤压前列,双膝控制住分离,灼坠落集聚腹,反应过来时正在用充血位磨蹭床单,像发公狗。够,远远够。楚单玩假以仿真度名,从前还算,见识过夫后,只玩。
楚单伏在床,右手抓住玩底座加快频率,左手摸向前快速,意夫毫无廉耻叫,“夫,,得舒服……夫,要死了!要了……啊!”
粉假被“啵”弹,掉落在。
楚单肢无力翻过,倒在洒满腥凌床单。啊!还想要真枪实弹,想要夫把到拖怀里接着……
楚单睡到午才起,打着哈欠走楼梯,在厨房饭,悄悄走近想从背后吓,稳如老狗,颠勺都带颤。
“没意思,都吓到了。”向张望,“夫呢?”
“去公司了。”
“婚后第天还班?夫力真,嘿嘿……对,应该天了床吗?”
楚白玉把炒饭盛碗里,转看到楚单倚着门,睡袍敞,白瘦,无奈摇,“还说自己了,跟小时候个样,衣服穿就起床,小心冒了。”
“懂,当然为了勾引夫了。”楚单作翘起兰指。
楚白玉当弟弟童言无忌,哪怕真也会介怀。
“阿嚏!”
楚单朝打了个响亮嚏,楚白玉沉默,前给整理衣服,发现有块刺青,枚机械心脏,冷冰冰零件镶了颜,血样目惊心红。
楚单注意到停留目光,了膛,嘚瑟,“前久刚刺,

1 2 3 4 5 6 7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掰弯姐夫的N种体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