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黑道大哥和鸡贼流氓的打炮合约》

还扬言要弟弟死无葬身之地。老板凭着往日的交情好歹把事情了了,往来的人情费和大堂的修葺费却都算在了弟弟头上,拨拉拨拉算盘,也差不多窜上了七位数。
巧的是,他爹的债主和XX人间的老板正好是一个人,笙哥。
笙哥是超哥的老大,花楠一个小虾米当然跟人家攀不上什么交情。听说人家是祖传的黑社会,成天“弩一组特”都不知道得说多少遍,说要人命,那是结结实实的不给人留活路。花楠心里恨归恨,却也不舍得让自己唯二的俩亲人就这么送了命。而且他也不傻,自己爹高利贷滚到了七位数才捅出来给他知道,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花楠不敢耽搁,立马给超哥打电话求他牵线,超哥无奈答应,叫他等消息,谁知道就等来了这么个肉偿的消息。
花楠狠狠抽了几口烟,心道别说他这几年在超哥手下拼死拼活才攒了几万,就算是足金的两瓣屁股怕也没有几百万那么多。现在人家给了条活路,他再端着就是不识抬举了,答不答应都得亲自跟笙哥见一面,细节再议。
花楠叼着烟冲小弟摆摆手示意他等会儿,自己从小柜里翻出把钳子来拎着,溜溜达达蹩进卧室,看着他爹和他弟眯着眼乐。
爷俩打昨天回来就被他堵着嘴,一东一西地拴在了暖气管上。倆祸害早被掏空了身子,此时都蔫了吧唧的瘫在地上,看见花楠又赶紧坐正,仰着脸面露祈求。
花楠在两人中间大喇喇坐下,把钳子上上下下抛着玩:“老畜生,上次剁你一根手指头,不管用是吧?”
花爹哆嗦一下,呜呜几声。
花楠又看着他弟:“幺儿,要不哥也剁你一根,给你长长记性?”
花弟努力往后头缩了缩,全身都止不住地打颤。
花楠把钳子拍在地上,抻着腿冷笑:“老子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要是老子死了,算你俩走运。要是老子还活着,老子为你们吃了多少苦,回来就剁你俩多少克肉,不多要,不少要。要是老子受得苦多,就请你俩吃饺子。”
顿了顿,也补充一句:“人肉馅儿的。”
说罢起身,穿了大衣冲小弟勾勾手,临出门前又在穿衣镜里照了照,心说,老子真是帅爆了。
花楠被小弟带进个包间,里头坐着的站着的挂人身上的满满当当挤了大半个屋子,黑乎乎的看不清谁是谁。花楠有点紧张,站在门口先叫人:“笙哥!”
众人齐刷刷地回头看他,又齐刷刷地分开一条路,露出沙发上坐着的一个人。
那人穿着西装举着红酒,袖口还露出亮闪闪的半块表盘,不像是黑道大哥来找乐子,倒像是商业精英拍封面。
花楠舔舔嘴唇,规规矩矩走到那人面前,低头再叫一声:“笙哥。”
然后就不知道该说啥了。
承蒙您看得起,允我赌债肉偿?
还是生意讲求个你情我愿,我来给我的屁股谈价来了?
花楠只得低着头等人家开口。
好在笙哥还给他留点面子,挥挥手把人都赶了出去,自己按亮了包厢的灯,端着红酒冲他笑:“哟,来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赞(14)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黑道大哥和鸡贼流氓的打炮合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