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租客》bdsm 调教文

01老赵的调教室
老赵的调教室
听说,很多圈内的人都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间调教室。调教室该是个什么样子,我从来没有费心想过这件事儿,这是那些s们该想的事情。直到我20岁那年,被他带进调教室的时候,我才知道一个调教室原来是这样。
我脱掉了鞋袜,外衣,T恤和裤子,赤裸着走在微凉的木质地板上,手指触摸着房间两侧墙壁上的红得有些发紫的天鹅绒布料,如果没有猜错,里面应该是隔音棉。
在正对门的方向,有一个x形的架子,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照在架子上,让它显得更加轮廓分明。像是暮光下,耶稣基督受难时的十字架。我走向它,感觉自己的眼眶居然有一点湿润了。
但我不能让他看出来,是的,我不想被当成是那种被人忽悠一下就热泪盈眶的小白。如果那样,他就会觉得心满意足,满足之后就不会对我再多用心一点。当我看到好的东西,我就会想要更好的,想要更多。
所以,我轻描淡写地对他说:“弄这些干嘛,花里胡哨的…”
我记得那天老头很满意,他把我绑在X形的架子上,围着我转了两圈,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珍宝 。
他似乎已经懒得去隐瞒那种心满意足的神态了。毕竟,一个40多岁的独居老男人,怕是不一定每天都有机会从网上捡回来像我这样刚刚20岁的大学生,而且还是一个正对他口味的男M。
就这样,老色鬼和我这个小色鬼混在了一起。他似乎是乐此不疲地在照顾我的生活,并且在我身上不厌其烦地使用那些曾经只出现在他幻想中的手段。
每次被他弄烦了的时候,我都会佯装要离开他的家。那个时候的他最是好笑,通常会装可怜,神态也比平时老了几岁,像个孤寡老人。
我不知道在他这里会待多久,就这样一天天习惯了他的照顾,习惯了那个调教室,习惯了我的项圈和手铐,习惯了身上火辣辣的鞭打的疼痛,甚至习惯了他尺寸并不算很大,又带着些老男人独特体臭的阳具。
我在老赵的家里住了两年,直到大学毕业。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人生即将面临着巨大的改变,不光是因为毕业,老赵也终于要移民了。那段时间我的脾气变得越发狂躁易怒,好像是动物在灾难到来之前已经有了本能的直觉。
老赵默默地忍受了两个月,临走前一个星期,他拿出了一份租房合同。合同上写着,这个北四环边上三室一厅两卫的房子,他愿意按照每个月三千块的价格租给我。
老赵说:“你毕业以后,去找份工作。能赚到钱就给我点房租赚不到钱就等以后赚到了再给我。这个房子你就住着吧。”
我知道,老赵是怕我的生活发生太大的变化,一时难以适应。我答应了他,当然也是以那种不知感恩的神情签了这份租房合同。
老赵走了,飞机飞得那么高,那么远。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赞(1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租客》bdsm 调教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或者建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