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那些年的强制射精

虽然是转的,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写的太好了。
我大学毕业以后在一间学校做保健老师,这座学校是一间小小的职专,小的只有一座主楼,一个四个篮架的小操场和两个矮小的车间,那里学校的学生跨了好几个年龄层,每个人尽管在学校再三的强调之下还是打扮的奇形怪状的。每天早上,隔壁办公室的教导主任就打扮的象妖精一样的在门口拦那些头发被染的五颜六色的男孩们。然后一个一个的骂过来,我一个人做在保健室里面经常能看见她。工作了一年后我发现这里有一个男孩,看脸估计刚上高二的孩子,身材像是成年人,经常不分四季的穿紧身的黄色短袖,肌肉被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牛仔裤也很紧,屁股极其突兀的被牛仔裤包着,丰满的象是马上会被撑破一样。皮肤亮黑亮黑的,还泛着油光,眼睛非常有特色的长成一个倒三角。笑的很社会,完全的地痞流氓,我偶尔经过他的身边,他和三四个兄弟永远在打闹,或者是两眼放光的在密谋怎样逃课或者打劫比自己小的学生。他永远是那个在校门口被拦住的,被老女人骂,一脸坏笑低着头,和老师说话不三不四。后来和教导主任聊天的时候,她说他叫谢磊。

事情发生的时候是这样,学校有一天莫名其妙的被封校了。门卫异常的严,所有的学生不允许出校门,一部分学生经常偷偷出去上网的,但那天网吧都驻守着学校老师,一个一个往回拉,我在办公室里面看书,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门被推开了,三五个学生进来,谢磊在里面,他说他肚子疼,我静静看着他,一手拿根烟一手捂着肚子,还和周围人使眼色,小声笑着,我戏谑的看着他,他很认真的说自己胃疼,我让他躺下然后故意安着他的右下腹部说是这儿疼吗,他说是,我又按了几个地方,他都不说疼包括他的胃。我一句话没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坐下了继续看书,那群学生有点小骚动,我慢慢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说你可能是痛经。其他小混混一个个的笑起来。他说操,然后斜睨的冲我笑着。我动手开起了假条,然后举着假条说你们谁要说他是装的,我就把假条给谁。除了谢磊,其他的小混混都举手,我把假条给了他们。他们一个个欢欣鼓舞的离开了保健室,走的时候还骂了谢磊几句,谢磊一脸沮丧的说他真的很疼,我说那就做个检查吧,他看着我说行。
我让他躺在床上把病床围帘拉上,他还挺享受的,我给他坐了一个很基本的检查,但是大多时候都在观察他的身体,闻着他身上腥臭的汗味裹挟着烟味,我突然开始诱导他,你最近是不是大便不通顺啊,小便是不是很频繁啊,是不是总是上厕所啊,其实这些问题针对的只是一般性的消化不良,从他的浓重的口气就判断出来了。他回忆了一下觉得还真是。我还说你是不是最近上厕所的时候小便象咖啡色。他突然严肃起来,觉得真的是这么回事,我看出来他本来想蒙我但是现在真的有点慌了。我告诉他需要检查一下结肠和前列腺,在说完这些之后我自己都有点匪夷所思,我想做的就是看看他的屁眼罢了。我以为他会在某个时候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然后我就会停止我的疯狂,把他送出保健室,但是他说可以。

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5男郎精币,请先
如有问题 联系客服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那些年的强制射精
分享到: 更多 (0)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