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肌肉体育生被附身玩弄

【上海市国定路】

已是半夜。
财经大学男生宿舍内,荆楠借着昏暗的月光,将手伸向室友蒋世杰的衣柜里,翻找着蒋世杰留在寝室的内裤。
今天是周五晚上,寝室其他人都已经回家。偷偷闻室友内裤这种事情,虽然荆楠已经做过很多次,但内心还是有点胆怯和羞愧,所以他总是关着灯进行。
手指摸到衣柜里的最下面一层,就是蒋世杰的内裤了。
荆楠将内裤拿出来,放在鼻尖,先是轻轻地嗅了一下。
一股熟悉的味道进入鼻腔。
这是一条干净的内裤,内裤洗的很干净,没有尿骚味,有的是荆楠熟悉的、属于蒋世杰独有的气味。
这是荆楠第一次疯狂地迷恋一个人。他不仅迷恋蒋世杰帅气的面容、修长的手指、饱满的胸肌和腹肌、44码的大脚,还有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阳光开朗的气质、以及蒋世杰身上的味道。属于青春男生的味道。
他走到自己床铺跟前躺下,把内裤平铺在自己脸上,深呼吸了几次,然后伸出舌头,在内裤上舔舐。他的手伸向自己的老二,慢慢地揉搓至坚挺,并幻想着蒋世杰将生殖器插到自己嘴里的画面。
荆楠一边疯狂的啃咬着内裤,一边快速的抽动着老二。许久,一股股白色的液体迸射出来,射在了他的上衣上。
休息片刻后,他擦掉衣服上的液体,起身开灯。在用吹风机吹干蒋世杰的内裤后,他将内裤放回原位。

荆楠是外地人,来自一个偏远的农村。上大学他才经历第一次做地铁。当初选择来上海,也是因为大城市对于同性恋的包容。他希望自己以后能定居在大城市,找到合适的同性伴侣共度一生。当然,即使是国内这么开放的城市,也不是每个人都对同性恋给予包容的态度。因此,荆楠对自己的性取向采取保密的方式。
蒋世杰是荆楠的室友,上海本地人。蒋世杰学习好,体育好,平时在生活上也给了荆楠很多帮助。因为蒋世杰平等对待荆楠的态度,让荆楠心里得到了尊重。
面对这样一个方方面面都优秀的男孩,荆楠很自然的喜欢上了他。不过可惜的是,蒋世杰是直男,并且有女朋友。荆楠也知道蒋世杰家里很有钱,在他刚上上大学时,他家人就在郊区的位置给他买了一个大平层。
他们之间,不管是身份还是性别,都隔了一层距离。
“叮叮————”手机传出收到信息的声音。姜楠拿起手机,很疑惑会是谁给他发信息。
此时已经很晚了,姜楠的朋友并不多,一般来说不会有人这么晚联系他。
他点开消息,发信息的人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也是蒋世杰的女朋友。
“荆楠你好,请问蒋世杰在寝室吗?我已经一天都没有联系到他了。打电话也是关机状态。”
蒋世杰和女朋友吵架了?荆楠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他拨打了一下蒋世杰的号码,果然是关机状态。
荆楠回复到:“他不在寝室,我今天选的课和他都不一样,所以也没有看到他,你要不问问我们寝室其他人?”
“我都问了,都说没见过。奇怪了。”
“你们最近吵架了吗?”荆楠说到。他昨天还见蒋世杰在寝室开心地打游戏,感觉他没有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不过很奇怪的是,蒋世杰通常都会在电脑上玩Dota的,而昨天他玩的却是者荣耀,之前从来没有见他玩过这款游戏。
“没有吵架,不过蒋世杰这段时间变得很奇怪,对我爱理不睬的。”
由于刚开学,荆楠有社团的工作要筹备,在寝室的时间并不多,因此这几天没有和蒋世杰怎么交流。
荆楠知道学习委员想表达什么,回复到:“你放心啦,蒋哥的人品我敢打包票,他肯定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我觉得他可能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吧。你别急,我也联系认识他的人问问看,有消息第一时间联系你。”
“好的,拜托了。”学委说完这句就没有回复了。

由于喜欢着蒋世杰,荆楠对于他的情况还是比较担心的。他努力回忆着有谁今天可能和蒋世杰接触过。就在这时,他想到了他的基友,吴远。
吴远是他社团的好友,在见到他的第一次,荆楠的基达就滴滴响起,互相确认了取向。荆楠和吴远都属于gay圈不怎么受欢迎的类型,两个人都是胖子,长得并不好看,很黑,也不高。由于荆楠性格好,在社团干事情也十分卖力,经常和吴远一起执行社团工作。一来二去,吴远对荆楠产生了好感。吴远大胆地追求了荆楠。而荆楠是个颜控,没有答应吴远。不过那次告白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的友谊。由于都是来自农村,也都是gay,两个人彼此惺惺相惜,视为知己。
荆楠想起,上周五吴远上课时给自己发了一张照片,照片是蒋世杰的侧脸,配文是:“小楠你看,你男神现在坐在我旁边哦。我偷偷拍的。”
这样说来,周五早上的课,吴远和蒋世杰选到了同一节。
上学期荆楠生日请客,叫了自己所有的好友,所以吴远和蒋世杰也就互相认识了。
荆楠想问一下吴远今天早上有没有见过蒋世杰,于是立刻打电话给他。
“嘟”了两声后,吴远接通了电话。
“吴远,你今天有见到过蒋世杰吗?”荆楠开门见山地问道:“现在他女朋友联系不到他,我这边也联系不到。你要是有他的消息就好了。”
“我早上有见过他的。”
“太好了,他有跟你说过他今天要去做什么之类的吗?”
“有的,他说他今晚要回他在郊区的家里拿点东西。我估计这会他在自己家里吧。”
“好的……”
荆楠曾经帮蒋世杰搬家。蒋世杰说新家就他一个人住,他父母一般住在市区。
他接着回复到:“我现在去看看吧,也许他只是手机关机了没有注意到。谢谢啦。”

关掉电话后,荆楠穿好外套直奔蒋世杰家里。
他突然想到,蒋世杰曾经和他说过,为了保持低调,他在郊区有房子的事情只告诉了荆楠一个人。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现在更担心的是蒋世杰出了什么意外。
“如果是发烧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就好了,这样照顾他一晚,说不定他还会对我产生好感。”
处于恋爱中的头脑总是充满幻想的。荆楠一路上都想着自己过去能发生“英雄救帅”的情节,以及蒋世杰爱上自己的场景。当然,他知道这不可能。

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5男郎精币,请先
如有问题 联系客服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肌肉体育生被附身玩弄
分享到: 更多 (0)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帮助教程现金活动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