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美味可口的小少爷被大屌3P

一 总管的教学(H)
1

骠骑大将军宋凛之子宋青延竟要与男人成亲。

此传言一出,京城民间便闹得沸沸扬扬。好事者议论纷纷,不停猜测:是哪家儿郎有幸嫁与这霞姿月韵的小少爷?

奈何将军府不容他人妄议,消息紧锁如门闩,他们连男方的影子都摸不着。

宋凛二十岁官拜骠骑大将军,为先帝南征北伐,开疆拓土。他不近女色,本以为会戎马一生,老年辞官于江湖漂泊,谁曾想竟在不惑之年识得美娇娘。

其妻周菁菁,边陲小镇商贩之女,生得华如桃李,明艳动人。她于水粉铺购置胭脂时,无意回眸,便叫路过的宋大将军失了魂。

二人成婚后琴瑟合鸣,举案齐眉,可世事难料,周菁菁身子弱,产下一子便香消玉殒。宋大将军哀恸不已,将她下葬后自决不再续娶。

子宋青延肖似其母,是以宋凛对小儿怜爱万分,有求必应,极尽所能娇生惯养,不让他受半点委屈。

待宋青延束发,宋大将军为转移对亡妻的思念,毅然重回沙场,留宋少爷独自在将军府享清闲。

无论宋青延做何决定,宋大将军都无条件支持。就算想拒绝,瞧着那与亡妻六分肖似的杏眼,可怜兮兮地一瞪,他便如何也开不了口。更何况,大将军忧心上面那位觉得他功高震主,如若宋青延迎娶男子,铁了心不留后,他或许会不再质疑自己的忠诚。

这桩婚事利大于弊。

初八良辰吉日,男女老幼一早便涌上街看喜庆。马车数量众多,从街头排至街尾,膘肥体壮的良骏身戴红绸,绣着金线,在行进的微风中宛如金红相间的长龙。道路两旁均为士兵把守,拦住欲冲上前的人群,以防扰乱秩序。

围观者瞧见车辙上的标识,惊呼:“啊,是状元府!”

队伍中央有马车华美高大,金车玉轮,马背垂下长长的流苏,配金缕鞍,之中正是那一表人才的状元郎,中书令徐惠之子徐零露。

他平素痴迷四书五经,用膳时都手不释卷,生平志向便是金榜题名,如其父一般为国尽瘁。

然而五年前,他元夜观灯时,在如昼的花市里,对年方十五的宋青延一见倾心,念念不忘,遂使尽千般解数讨玉人欢心。

宋青延出身名门,从小锦衣玉食,新奇玩意儿见得多了,对他所予之物毫不在意。

“临晞兄,你今后不必再送。”这是宋青延最常对他讲的话。

哪知徐零露痴心不改,也不觉受到冒犯,五年如一日地掏心掏肺。

宋青延本好男风,这徐少爷相貌尚可,虽有些酸腐无趣,可情深不似作伪,也在他身后等了那么久。

一次踏花出行,许是雨后初霁,满山红樱迷人眼,宋青延被他作的诗哄得欢喜,终对徐零露承诺:你若状元及第,我便八台大轿娶你过门。

事实上,徐零露是想宋青延嫁他的,可宋大将军地位尊贵,对皇上忠心耿耿,乃一代良将,将来是要被写入史书立传的,能进他家门当算自己高攀。

他很快抛却之前的妄念,心甘情愿嫁入将军府。

守得云开见月明,多年付出终获回报,徐零露激动不已,还未等马车停稳,便迫不及待撩开幕帘。

踯躅青骢马。春日花团锦簇,暖风艳阳,无论何景都赶不上马背上那少年郎。

念了五年的人,每次会面都亮眼得叫人心颤。

2

五年前的初见,少年伫立花灯前,似在等人。

徐零露沿街前行,与之相向。第一眼望见后,他仅是思忖,这少年风度翩翩,皎如玉树,浑身装束皆绮罗,应非普通人家的公子。

哪知少年等的人还未到,就被路边的砂糖冰雪冷元子引去心神。他向四周打量一番,像是害怕被谁发现,见无人注意,才偷偷走到摊前,付了铜子儿买入一份。

徐零露被他这与外表不符的举动逗得发笑,便停下细细观赏。

少年尝一口软糯甘甜的元子,心满意足,又回头探望,恰与窥视的徐零露打了个照面。

秘密撞破,他也不恼,而是报以浅笑,继续品尝。

徐零露一心只读圣贤书,对春花秋月、儿女情长并无关注,也对风月之词、靡靡之曲鄙夷至极。但少年笑及双靥,齿如编贝,唇如涂朱,竟让他瞬时抛却了“之乎者也,礼仪伦理”,仅忆及偶于烟花之地路过时听闻的艳语:“月蛾星眼笑微频,柳夭桃艳不胜春。”

宋青延已及弱冠,自是不如五年前那般纤细柔弱,但立于马背,端得风流潇洒,身着红袍,更衬得他悦怿若九春,不知会让多少女儿家芳心暗许。

可这翩翩少年郎,是他徐零露一人的夫君。

“临晞,来。”宋青延翻身下马,踩着金边云纹黑靴到状元府马车前,伸手接引。

徐零露了却心愿,心头只剩欢喜,散入这醉人的暖风。

进府门,拜天地,饮酒用膳,入洞房。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赞(22)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美味可口的小少爷被大屌3P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最新最全同志资源分享

在线GV男郎社联盟赚钱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