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友弟不可欺(伪直男)

文案:
“他是我哥的朋友,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顾辰轩觉得自己不能弯,更不能喜欢老哥的好朋友。

“是心动的感觉又怎样,他是顾梓杰最宝贝的弟弟,朋友弟不可欺!”苏秦觉得自己gay了这么些年,没可能栽在一个高中生的手里。
以“烧钱”为最大兴趣的霸总苏秦,和家里快破产的高三生顾辰轩,各自打着不能爱的主意却又爱的比谁都快。

主CP:苏秦():26岁。身高190。黑发黑眸,外冷内热。人俊话不多。
顾辰轩(受):18岁,身高172高三生,不易推倒,伪装(软萌)者。

副cp:顾梓杰(受):濒临破产的财务总监。弟控末期患者。
袁帅(攻):有钱有势的霸总2号,痞子攻。

☆、弟控末期

“小轩啊,就因为你年纪小,哥才要教教你,来!”满面油腻的中年男把洋酒杯往玻璃茶几上重重一拍,拧开瓶盖,哗哗倒满。
“轩少,你多大的面子呀,能让我们王总亲自斟酒,”边上一扯歪领带,搂着会所酒侍的男子嚷着,“还不赶紧喝了。”
“谢谢王总,可我不会喝酒。”被包夹在沙发椅里的少年略显局促。
高级包房内的射灯随着音乐摇摆,忽明忽暗地照见少年的脸庞,相当地漂亮!
他皮肤白皙,五官轮廓偏向中性,是一种内敛温和的古典美。
他就像握着书卷,在九曲长廊下默默诵读的公子,温文儒雅,尤其是那双睫毛纤纤的丹凤眼,明澈若水。
少年身侧坐着两个陪酒,但男人们的眼珠子全围着少年打转。
他的名字叫顾辰轩,十八岁,南大附属高中三年级,会被称作“轩少”,是因为他家里开着规模不小的建材公司。
他有个哥哥叫顾梓杰,二十八岁,担任建材公司的财务总监。
“什么叫不会喝酒,”坐在茶几对面,留着寸头的男人拍桌道,“你把这杯酒干了,王总的钱立刻到账!”
“王叔,真的吗?我喝了这杯酒,您就给钱?”顾辰轩终于抬头看向王总。男人脖子里的金链子又粗又沉,泛着油腻的光。
“哎,你怎么能叫我叔呢?!”男人听了直瞪眼,把酒杯往顾辰轩的手里一放,“得叫哥!王大哥!”
“这……我爸与您称兄道弟,我叫您哥,不太合适吧。”顾辰轩握着酒杯,指尖在灯光下透出微红。
“王总让你叫哥就叫!”寸头男再次大力拍桌,“哪那么多废话!!”
“哎,别吓着他。”王总赶紧道,装模作样的笑着,“小轩啊,你要叫我叔也行,只是这酒还是得喝干净。不然,叔这脸面……过不去呀。”
顾辰轩闻言,低头看着杯中满溢的威士忌。
这几年生意突然不好做起来,爸妈的建材公司快开不下去,家里能抵押还钱的都抵了出去,就这样每天还有债主登门。
爸妈一急双双病倒,进了医院,大哥却还瞒着他,要不是邻居说漏嘴,他还真以为爸妈是出国度假了。
大哥不让他管家里的事,还说:“你只要管好学习就行,高三了,可不能马虎。”
可看着大哥整日东奔西跑、疲于奔命的样子,他怎么能置身事外。
所以趁着中秋学校放假,哥哥又去了外地,他查看了公司的账务,发现资金早在一年半前就已断链,而亏空有三千七百多万。
除扩建厂房等导致的超支外,大部分亏空是坏账。
有些经销商拿的是大货,但结账很慢。有一些虽然结账了,但用的是拿别家的欠单或货物抵账,只有欠单和货却没有现金,在巨大的开支下,公司的现金流严重不足。
爸妈为此借下网贷、信用贷和个人贷,这些杂七杂八的贷款加速了公司财务的溃败。
顾辰轩理清头绪后,想向那些经销商讨回货款,并从最早的一笔开始追讨。
就是这开着连锁家装公司的王栋——王总,他拖欠有七十八万货款,而那些货他早就卖完了。
顾辰轩找上门的时候,王总很是惊讶,连声说没想到顾家二公子都长这么大了,上回见他还没桌沿高呢。
还说他爸妈真有福气,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帅,接着王总拉他来会所“叙旧”。
“你是不是男人?这么磨磨唧唧的。”王总有些不耐烦了,拿起酒杯往顾辰轩的杯口一碰,“来,赶紧一口干了,不是还要收账么,我钱都带来了。”
顾辰轩听见这话,一鼓作气地端起酒杯,开始喝……
“这就对了!要一口气喝完!”王总兴奋地朝寸头男瞄了一眼,后者一脸窃笑地起身,装作去包房外抽烟,实则把门。
“又干坏事……”陪酒笑着见怪不怪,王总在那杯酒里下了东西的。
###############
市郊,苏家宅邸。
苏秦站在环形的淋浴喷头下洗澡,AI智控的水温、灯光,还有柔和动人的轻音乐。
水花细致地洒在他精壮的宽肩上,勾勒着他紧致的背肌线条,宛若大理石雕像,坚硬中透着柔和的光泽。
浴室的落地窗如一块半透不透的黑镜,窗外是大片草坪,夜深了,只有几盏星星点点的地灯还亮着。
苏秦仰头,水花如细雨轻抚他英俊的脸面,抚过那坚硬的下颌线条,顺着喉结的滑动落在刀凿般的锁骨上。
“滴滴……苏先生,有您的电话。”
AI屏和语音都在提示有通话接入。
他眉心略拧,刚结束十四小时的长途飞行,“管家”应该知道不要打搅他。
“是来自顾梓杰先生的……”
“啪!”急切的一掌拍向花洒的AI屏,电话接入,花洒戛然而止。
“苏秦!我弟弟失联了!”
“你弟弟?”低沉的嗓音在浴室中自带环绕音。
“对,顾辰轩!”或许是这悦耳的嗓音安抚了顾梓杰,他语气稍缓,“他从小就念寄宿学校,所以我们不常见面……”
“我想起来了。”苏秦的拇指轻拭去眉心的水珠,“就是那个小你十岁,每次和你通话都超不耐烦的小子?”
“他没有不耐烦,是我总缠着他问东问西。”顾振东这话不假,他对弟弟很上心,隔三差五就打电话去学校查岗,正是叛逆期的孩子,能给唐僧哥哥好脸色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赞(9)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友弟不可欺(伪直男)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