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道长,咱双修吧

文案:
文谨本来老老实实要来江湖历练的,糊里糊涂就给无赖缠上了。

熟牛肉配上烧刀子,便宜又管饱,怎么样?”

“我派规矩不食酒肉。”

……

“佛家有欢喜禅,道家有双修。不知恩公……”

“不行。”

于是,遵师命下山的这条路上,必定颠簸。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江湖谣言,形形色色的江湖人物,猜疑和阴谋,都让小道士成长不小,受创不少。当然最让他受创的——还是被无赖给压倒这件事。

===========================

云少康本来是个离了酒色活不下去的,好死不死就跟了个禁欲的道士。

“无酒无美人,不愿生此世界。”

“云少康一介酒徒,嗜酒如命……美人如醇酒,顺理成章,我也就成了个好色之徒。”

非典型的二货无赖x典型性的面瘫道士

偏轻松的正剧,顺带偶尔撒个狗血。

绝对不坑,尽量日更,HE无疑,欢迎众位赏脸
==================

☆、序章

琼阳近郊,栖灵山。
离主殿太清殿不远的尚贤阁历来为掌门卧房,向来清净,少有人来,今日却意外地围满了人。
身着门内服饰的弟子在院外跪了一地,神色具是悲戚。
房内,同样跪满了一地的人。
“师父……”
床上的老者满面病容,憔悴不堪仿佛秋末的枯叶。边上跪着个年轻人,眼里满是泪水。
“文谨,天人尚有五衰,何况我等凡夫俗子……为师这六十年,已经够啦……”
“掌门的担子,就交给你了……自四十年前,门内凋敝,振兴山门并非一时可成,莫要走上邪路啊……”
“师弟……”老者握着边上年轻人的手交代完,又看向一旁离得最近的一身长老服色的老人。
“文谨还年轻,还望你同澄宣师弟……你们,能够多辅佐帮扶这孩子……”
“是……”几位老人颤声答道。
老者欣慰地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吃力地从床头颤颤巍巍摸出一副卷轴来。卷轴用红线系着,纸张已经微微泛黄了。
老者将卷轴塞到跪在床边的年轻人手中,道:“文谨,为师不是答应你下山历练么……你将这卷轴……交予一个叫方乘兴的人,此人精于医道和奏箫……也算……也算是完成为师的一个遗愿……”
老人的语声越来越低,目光已经开始涣散了:“澄观师弟……这些天……你先代为打理门内事务……待文谨回来再……再……”
“师父!”
“师兄!”
屋中一片悲恸哭声。
“师弟……往事已逝……莫要执念太深……”
老者的脸上笑容平和,缓缓阖上了眼。
栖灵山中,哀声震天。
“哎,怎么这样,我不是说了先赊着吗……”
“少废话,你到底有钱没钱?”
“有话好好说么……我刚不是……”
“没钱还想喝花酒?来人,打!”
正是华灯初上时候,琼阳城风荷街上,空气里是醉人的脂粉香和秋水般流动着的眼波。走在这路上的寻欢客们连骨头都是酥的,迈出的步子一摇三晃。然而此时,拉生意的姐儿们,笑得眯眼的老鸨们,乐颠颠搂着杨柳腰的嫖客们,却都有意无意地看着整条街最奢靡的琼花居。
修得颇有格调的楼门前,几个生得虎背熊腰的护院围着个穿白衣的男子拳打脚踢,乒乒乓乓混着那人抱头哀嚎的呼痛声,好不热闹。来花街本就是来找乐子的,现下有免费的乐子看,谁不爱看?于是知情的,不知情的,远的近的,只看得那人被打得白衣染血,竟没有一人上前去劝。
文谨皱着眉拈掉又一方落在自己肩上的丝帕,十分后悔自己选错了路。
第一次下山本想找着热闹的地方去走走看看,再找家小馆子吃碗素面。谁知虽然的确是热闹的地方,却是他最不该来的花街柳巷。站在楼上的姐儿见这少年生得俊朗,便丢了帕子下去,想着能得那人上楼来借还帕子的由头一晌贪欢。谁知这人长得好是好,却是不解风情的榆木脑袋,竟朝楼上看都不看一眼就大步走了,躲着瘟疫似的,恁的叫人气恼。
“秦兄,秦兄留步!”
人们睁大了眼,只见那刚才还被打得哭爹喊娘的白衣男子“噌”地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尽管姿势十分不雅,却是快得令人瞠目结舌。
“秦兄,秦兄好久不见了啊!”
文谨转过头,满腹狐疑地看着这个仿佛从地里忽然冒出来的男子。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似乎两人已是多年知交。而他看过来的那个眼神,让文谨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亲昵地让人不寒而栗。
“这位兄台……”文谨刚要开口询问,就被毫不留情地截住话去:
“秦兄呐,上个月咱们打的赌你还记得吗,不是说输了要请喝酒的么?小弟此番与秦兄不期而遇,正是缘分,秦兄是否该践诺呢?”被揍得嘴角淤青的男子摇头晃脑地说完一大通,满脸期待地望着文谨。
“那个……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哎,对了!我是少康啊,云少康!秦兄贵人多忘事,这下总算想起来了对吧!”白衣男子笑得嘴快咧到耳根子了,大力拍着文谨的肩,衣上的灰也顺带过了不少给文谨。
刚才围殴云少康的几个面目凶恶的护院见状也走了过来,其中一人问道:“喂,你认识这小子?”
“不,我不认……”文谨连忙摇头,恨不得立马撇干净走人。谁知又被云少康快嘴截下了:
“秦兄呀秦兄,你不是自诩赌品天下第一么?上次咱们在镜川的春香院比试嘴对嘴喂姑娘喝酒,谁灌醉的姑娘多谁赢。少康不才,险胜秦兄,多灌醉了一位姑娘,秦兄怎么能不认账呢?”云少康说得眉飞色舞,得意洋洋,大有天下风流事我独领风骚的意思,四周的看客也俱是满脸不正经的笑容。只有文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大庭广众,此等不堪之事,竟被无缘无故扣到了自己头上,偏偏现下还被堵得有口说不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赞(11)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道长,咱双修吧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