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极乐春宫百姿势

1

「你是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突如其来的问句,令躺在藤制躺椅中的男人,惊愕的瞪大了双眼,不知该如何反应。

「呃……」什、什么意思?什么上面下面的?他怎么都听不懂?将离疑惑的瞪着那个打从进门后,就自顾自的坐在桌旁一付若有所思,好不容易才开口说话的男人。

斜倚在桌旁,男人一手把玩着挂在颈脖上的龙形富贵锁,一手慵懒的撑着额首,斜睨着躺椅中那张与他相同的脸庞,低沉斜腻的嗓音再次说道「本王是说,你跟那家伙在做哪档子事时,是在上头还是在下头?」

闻言,将离白皙的脸皮,突地胀红「你你你你、你问这做什么?」真不敢相信堂堂鬼域之王竟会将这种事说的这……这么露骨顺口。

且这竟还是他孪生弟弟!

「还能做什么?」男人微拧了拧眉心,撇唇说道「如果你是在上面便罢,要是在下面…哼!堂堂鬼域摄政王,本王之兄,雌伏在一个平凡男人的身下,成何体统?」义正严辞、冠冕堂皇的理由顺口而出,一点都不觉得哪里怪异。

言下之意就是,伟大的鬼王殿下完全忘记自己也曾被太座反压的事实。

不,或许该说是因有曾被人压过的恐怖经验,让他突然想关心自己同胞兄长的房事问题。

开玩笑,如果将离那张脸跟他长得不一样也就算了,他才不会管他是在上头还是在下头,滚到床底下都不干他的事。可偏偏他们是孪生兄弟,除了眸色外两人的长相几乎完全一样,这就让他不得不在意起自己的脸庞,老是被他最讨厌的家伙压在身下这件事。

啧!

想到就火大!

「呃……」将离有些哑口无言的看着那浑身散发出冷冽王者气息的男人,不知该说些什么。老实说,他到还真没想到那里去。

瞥了眼将离脸上那两朵掩不住的红云,鬼王轻声哼了声。一看就知道是被压在下头的那个。「你也真够蠢的,难道你就从没想过,明明他有的你也有,你有的他也有,为什么却是你在下头,而不是他?」

「这……」将离闻言,愣愣的瞪大了一双魅眼。是呀,为什么我没想过这个?伸手抚了抚额,男人皱眉回想着当初到底是怎么决定上下问题的。

依稀记得自那夜难堪的被人捉奸在床后,没阵子两人就被迫走在一起,然后……他就自然而然的被压在身下?!

吓!

对呀?为什么?明明两个人的身体构造是一样的,凭什么每次房事完后下不了床,只能躺在床上哀哼着腰酸屁股痛的都是他?!

要说起来,他还娶过妻生过孩子呢!比经验,他应该还比较多吧?

拇指悠闲的轻抚着金制的锁面,金属冰冷的触感刺激着皮肤,男人看了眼孪生兄长此刻脸上激动狰狞的神情,微微一笑,伸手探进怀中取出了样东西,随手就往躺椅上的男人一扔。

「拿着,应该知道怎么用吧?」

将离敏捷的接下那朝他而来的白色物品,将它握在手中一看,就见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上贴着两张红纸,一张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

「迎春?」

疑惑的挑了挑眉,他抬头看向弟弟。

鬼王站起身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着的黑袍,「人间那个皇帝给的,该如何用写在后面,至于用完后该如何做,要是真不知道,那本淫书你应该也有看过吧?」语毕,也不管兄长仍未反应过来,他不在多言潇洒的挥了挥手,转身离开房间。

伸手将门带上,鬼域伟大的英明的鬼王大人甫转头,定睛一看,就吓的他差点没魂飞魄散。

吓!

「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这里?」太座大人一脸盛怒的难看表情就在眼前,饶是鬼域里说一无人敢回二的鬼王殿下,也吓得顿时失了分寸。

「怎么?我不能在这吗?」冷冷的挑高了眉,盯着眼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男人看了半晌,无痕哼了声,随即掉头走人。

这下该糟了!

看着无痕离去的背影,这五个字是鬼王一片空白的脑中唯一浮起的字句。

想起上回睡在书房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顶天立地的男人就觉得眼前开始发黑。

「还不过来?还想继续带坏你哥哥嘛?」绷冷的嗓音传来,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的下意识看向前方,只见已离他几尺之遥的太座大人,正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瞪着他。

伸手摸了摸鼻子,男人抬起沉重无比的脚步,哀叹的朝他的后缓步而去。

而另一方面,被独自留在房里的人,则安躺在躺椅上仔细地端详手中的瓶子。

「本药品以让『贞妇变浪女,书生变狼君』的崇高目标为制作目的,服用后只需安躺在床上,等待春暖花开即可」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着「天朝制品,品质保证。」八个字样。

「……?」什么跟什么?他怎么都看不懂?

让贞妇变浪女,书生变狼君,这跟躺在床上等春暖花开有什么关系?

要是服药时间是在夏季,不就得等上八九个月?

2

「咿呀!」

厚重木门缓缓推启的声音,划破安静的室内,男人缓缓步入屋内,淡眸轻扫,只见心中细细牵挂的人儿正静静躺在窗下的躺椅中,闭目安睡。

他放轻步伐走至人儿身边,穿透窗棂的冷凉月光洒落在人儿的脸庞上,伸手轻轻磨抚着将离眼窝下方的深色阴影,男人唇畔勾起微弧,低首在那柔软唇瓣上温柔吮吻。

被唇上碾压的力道,和不断喷在脸上的温热气息给弄醒,将离溢出呻吟:「…唔…」伸手想揉揉眼,却发现根本抬不起手来。他挣扎地张开眼,只见男人放大的脸庞近得与他紧密相贴,自嘴唇上传来的热度,和不断滑过唇缘的温软事物,让他原本仍迷迷蒙蒙的意识与五觉顿时清醒。

吓!

他他他、他还想做什么?

想伸手推开压在自个儿身上的男人,却发现根本就动弹不得。

男人正大张着腿跨坐在他身上,双手紧压着他的前臂,俯低了上身吻住他。

「…唔…呜呜…呜!…」想伸手推拒却办不到,将离只好有些无助的左右摇晃着脑袋,以表达他的抗拒。人儿自早起时就未梳整的青丝,此刻正因着他的动作四散在铺了毛皮的躺椅上,在鬼域里终年不变的银冷月光下,就像层覆在毛皮上的黑色丝绸,衬着人儿本就白皙的肤色,烁着柔淫的魅人光芒。

「…呜…」他不断挣扎的扭动,连带的扯痛了那个因昨晚纵欲,此刻仍疼痛不堪的地方,也让他想起了昨晚那让他羞愧欲死的情事。带着愤恨的目光瞪着身上那仍不断舔吻他的男人,将离正打算张口狠狠咬下,最好是能就此咬断那每回都让他又羞又怒的舌头!

可身上的男人却像是查觉他的意图般,终于将唇离开他的。

将离松了口气地大口喘息着,那甫离不久的唇却突然再次覆了下来,不过这回落下的地方,不再是那两瓣早已被蹂躏得红肿的唇,而是身下人儿敏感的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赞(10)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极乐春宫百姿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