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渣男体育生种马痞子的胯下沉沦

这天早晨,我躺在体育生男友陈郢的怀里醒来,却感觉身后有种异样的东西顶着我。

“宝贝?醒了?”我听见陈郢轻声的问。

“嗯……”

今天是星期天,陈郢的早上的计划是在公寓下面小区的绿化带附近晨练。

吃过早餐后,陈郢挑了件背心,拉着我下了楼,让我和他一起跑步。我问家里不是有跑步机吗,他说不如外面的空气好。

绕着几栋公寓算一圈,刚好一公里,陈郢每天要跑十公里,可能对于军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体育生的日常训练来说已经足够了。

跑了一圈我就气喘吁吁,于是坐着玩手机,让陈郢自己跑,最后一圈的时候陈郢又继续带着我跑。

“不行了……”跑完一公里后我又气喘吁吁的瘫坐在路边的凳子上,此时跑完十圈的陈郢已经是大汗淋漓。

陈郢让我不要坐下来休息这么快,先走走,于是就带着跑到半生不遂的我一路走,叮嘱我一定要多多锻炼,才跑一公里就不行了。

走着走着,我发现我们走进了地下停车场,“你想干嘛?”我问。

“嘿嘿,今天爸爸不上班。”他拿出了车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

“你……考到驾照了没有啊!”我惊慌失措的问。

“别急嘛,我们又不是去哪里。”

他打开车门,让我坐上车后座,自己也进来,整个人扑倒在我身上,我顿时明白他要做什么。

“不行……汗很臭,会被你爸骂的。”

“没关系的,通通风就行了,反正他星期天晚上一般会开车去洗车店,里面的气味也会散的。”

陈郢亲吻着我的脸颊,双手脱去自己的衣服,我感觉他饱满的胸肌贴在我的胸前,仅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觉到心跳。

汗味中夹杂着荷尔蒙的味道,我的下半身渐渐立起了帐篷,接下来陈郢闭上双眼吻着我,一边褪去我的衣服。

双方只剩一条内裤,陈郢半软的阴茎紧紧的贴着我早已经充血的阴茎摩擦,半软的程度却早已比我勃起的大许多。

陈郢开始顺着我的脖子吻下去,伸出舌头挑逗我胸前的两颗樱桃,然后便是我的肚脐,最后拉开我的内裤,一口含住我的龟头,我深吸了一口气,身子想往前挺,让整根阴茎探入陈郢的口腔里。

“嗯……好舒服……”我忍不住发出赞叹。

不一会儿,陈郢把我翻了个身,吐了几口口水,便伸手向我的菊花探去,另一只手开始撸动我的JB。

“嗯……”我的身体开始扭动,陈郢吻着我,试探性的再深入更多的手指。

待到差不多了,陈郢脱下他的内裤,让我帮他口了几下,便让我躺在车后座上,陈郢整个人趴在我身上,早已完全勃起的JB从后面插进来。

“啊……干……爽!”

“嗯……”

彼此满足的声音交错的响起,一根23厘米的大JB在我体内,陈郢并没有急于抽插,问我有没有适应。

“嗯……可以了……”我回答。

于是陈郢开始利用他的公狗腰的后劲,插起我的小穴:“干死你……操!”同时开始骂起他的脏话。

“啊……爸爸……插我,插死我……把我插死在爷爷的车上……”

“嗯?还爷爷?昨晚一直盯着我爸看?是不是想被他操?嗯?”

“啊……都可以……想要被爸爸插,也想要被爷爷插,想要两个一起插我……”

“这么骚?敢不敢直接对我爸说?嗯?想被别人操就直接去和他们说啊。”

“嗯……不敢……”

“一被操就敢了?嗯?平时这么正经?”

陈郢似乎生气了,狠狠的插着我,每一次不仅顶到深处,让我呻吟连连,还用力的在贴合的地方往上勾,又把JB拉出来,再狠狠的顶回去。

“操死你个骚货,我陈郢今天告诉你,你只能被我操,其他任何人都不准,你是我的,这辈子别想再用你的手解放,你只准被我操射,嗯?”

“嗯……知道了……插我,大JB爸爸把我操射吧,我被操得好舒服……”

陈郢一把抽出JB,换自己坐在后座上,让我背对着他观音坐莲的坐上他傲人的JB上,然后他坐在座位上抬起我的双腿,我整个人又呈M字型,重力再次落在小穴上,吸着他的大JB。

“你讨厌……又这样……”

“你不是很喜欢么?”陈郢问我。

我后背贴在他结实的胸肌上,后穴紧紧吸着他的大JB,他用力的插着我,两个人的汗水黏在一起,慢慢的我的JB被他操出了水。我想伸手过去打出来,却被他阻止了。

“你只能被我操射,求我。”他贴近我的耳根对我说。

“嗯……老公快操我,大JB操得我好想射……”我说着令人脸红耳赤的脏话。

操着操着突然把JB整根拉出来,不知道他又要换什么体位,我有些不满的哼哼。

“忘了奖赏你了,跟我晨练的奖赏。”

他抬起脚,脱下他的耐克运动鞋,被包裹的汗味立刻在空气里挥发:“好闻吗?嗯?”

他脱下袜子,让我闻他的袜子,味道十分的足。

接着他把一只袜子塞进我嘴里,另一只套在我JB上,接着继续操我。

“老公袜子好不好吃,嗯?”

“嗯……嗯……”

他23厘米的JB越插越快,不断顶着我的前列腺,伴随着汗味以及袜子的味道,更容易刺激我的神经,我的精液开始喷薄而出,射在他的袜子里,后穴开始收缩,陈郢摁着我的小腹用力的插着我,最后随着身体的颤抖也将精液一并射入我的体内。

“嗯……”

最后他抱着我,过了许久才将疲软的JB拉出我的体内,只感觉小穴突然空虚,早晨炮就这么结束了……

周二。

起床铃声响起,我有些头晕的起床,望了一眼室友吴邪,他已经醒了,脸色很不好。

他没有再继续看我,而是别过头。

“怎么了?”

“没事,希望昨晚的事情你别介意。”

“?”

我有些奇怪吴邪说的这番话,而且这两天陈郢不在,他得去外地开会,大概是市区里各大学校的校级篮球比赛之间会议,陈郢身为篮球队队长当然得去。

打开手机,有个陌生人加我为好友。

我同意了,接着,对方传来一个视频,里面的主角是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起昨晚的事情,吴邪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对不起。”

昨天是周一,没有陈郢的晚上我就安安静静的在教室里学习,晚上回到宿舍之后发现桌子上刚好多了两份夜宵。

“你买的吗?”我问吴邪,今晚他怎么那么体贴。

“啊?我以为你买的?”吴邪先回到宿舍的,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猜测的说:“可能是陈郢买给我们的吧,他在外面开会,只买你的可能觉得不够意思,嘿嘿,那我不客气了。”

吃了夜宵后,我只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是的,昨晚我和吴邪被下了迷药。

视频里的我,双眼被遮住,在一间明亮空旷的屋子里醒来,吴邪也在这间屋子里,而且他的双手和双脚被反捆在椅子上,他整个人坐在椅子上,口塞白袜。

我们浑身赤裸。

见我醒来,他挣扎着动了动,但无济于事,只听见椅子在房间发出沉闷的声响。

“嗯?陈郢……”

视频里的我意识模糊的爬起来,顺着声响的地方走过去。

我想拿开眼罩,但是却绑得十分严实,怎么样也弄不开。

“我好热……陈郢……”

只见视频里的吴邪摇摇头,含着白袜的嘴里发出声音,好像是让我不要过来。  

但是我听不清,顺着声音的来源爬过去。

“后面……好痒……”

我大概摸到了吴邪的胸肌,双手在上面肆意的抚摸,确认是什么东西,因为我的双眼被遮住了,我只能像盲人摸象一样确认。

“嗯……好热,我受不了了……”

“嗯……嗯……唔……”吴邪拼命的摇头,想要抵触我,但是越抵触,我似乎越亢奋的往下摸。

终于,我感觉到一根巨物在我的手中,并且两手才能勉强握住。

“后面……好湿……好痒……”我一只手指舔了舔自己的嘴,然后往我的后穴抠去。

是的,我被下了媚药,而吴邪被下了壮阳药。

唯一不同的是,我是神志不清的,而吴邪是清醒的。

我俯下身,含住吴邪的龟头,吴邪不禁抽搐了一下,但还是被绑得稳稳的不能动弹。

我开始给吴邪口,小嘴努力的含着吴邪的大屌,大概有18厘米长,但我被遮住了双眼,只感觉没有以往的长:“嗯?鸡巴……还没硬起来吗?”

“嗯……嗯……”只听见吴邪这么回复,他口中塞着白袜,眼中却是无奈。

口了一会后,我站起身来,双腿岔开的往吴邪大屌上靠。

“老公,插我……我想被你操……”

我扶住吴邪的大屌,用我的屁眼慢慢的吞下这巨物。

1厘米,2厘米,3厘米……最终18厘米被我纳入后庭。

“好大……我受不了了……啊……”

我抱住吴邪的腰部,开始扭动我的臀部,肢体跟着节奏在做着活塞运动。

“老公,操我……用你的大鸡巴插我……”

“嗯……嗯……”

吴邪已经双目含泪的摇头,对于一个直男,如果我是女孩子,也许他心里还能接受,但是在他面前和他交合的是一个男孩,并且被下了药,他双手被捆绑,口含白袜,不能反抗,也不能作声的无奈。

只见交合处发出噗噗的水声和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在这个什么也没有的房间里特别清晰。

“老公好厉害……快把我插死了……嗯……”

我的节奏越来越快,双手也在吴邪的胸肌上乱摸。

“再快一点……我想射……只能被老公……操射……”

“嗯……对……大鸡巴,插那里……好爽……”

全程都是被下了媚药的我自顾自的在动,而被下了壮阳药的吴邪挺着大屌无奈的被我强坐。

“老公用力……插我……小穴被干得好爽……”我开始左右摆动我的臀部,试图夹紧我的屁眼,把吴邪的鸡巴吸得更深。

汗水就从我的额头洒落下来,吴邪虽然没有怎么动,但是挣扎着也流了很多汗。

也许是被下药的原因,或者是吴邪鸡巴的尺寸刚好能戳中我的G点,和陈郢不同的是,每一次都可以直击我的前列腺,而不是压到我的膀胱和摩擦我的前列腺,让我产生尿意和射精感,只有一阵阵的快感袭来。

“老公快要插射我了……老公的鸡巴好滚烫,我要射了……”

靠着我自己摆动臀部和抽插的情况下,十分钟左右我就射了出来,我的精液全部射在吴邪的胸肌上,还有少许在脸上,我一脸疲惫的倒在吴邪的身上,想要休息。

但是吴邪还没射,他脸色憋得很红。

“……嗯?好厉害,老公还硬着……”

感觉屁眼里的肉棒依旧坚挺。

“嗯……嗯……”

吴邪双目含泪,嘴巴呜呜着什么,好像在说对不住了。

接着,吴邪开始抖动他的身体。

整个人带着椅子也在抖,何况还有一个我的重量。

射过精之后的我屁眼自己一张一合,让他的屌饥渴难耐。

他用着腰部的力量,开始发力的顶我。

“啊……不要……屁眼要被你操烂了……老公好厉害……”

突然发力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可能被下了媚药,很快适应了。

吴邪用力的插着我,接下来是我被动的呻吟声:

“求你……啊……好爽……插我……老公的鸡巴今晚插得我好爽……嗯……对……那里……每次都顶到我的前列腺……啊……好想射……”

吴邪不再忌讳,也不再忍耐,将全部力量灌输在腰部,狠狠的用他的鸡巴顶我的前列腺,顶得我的前列腺液绵绵不断的从我的鸡巴里流出来。

“嗯……感觉鸡巴被操出好多水……啊……”

在这狠操的过程中,吴邪的鸡巴不小心滑了出来,只感觉流了很多很多淫水和精液,屁眼也在流水,鸡巴也十分湿润,我重新把18厘米的大屌插进我的屁眼里。

吴邪已经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忍不住的射过了,但是由于被下了药,鸡巴依旧硬挺着。

大概又操了十多分钟,感觉吴邪整个身体抽搐了几下,接着就没有动静了。

“嗯……”

我依依不舍的抬起屁股,用手指抠我的屁眼,流出很多很多的精液。

“老公……射了好多……”

视频的内容就这么多,我发信息问发视频来的对方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下药。

对方只回复了一句:“如果你不想视频流出去,那星期五晚上到XX宾馆XX号房来,不然后果自负。”

我抬头看了一眼吴邪,他脸色复杂的看着我。

“对不起……小江……”他轻声的说。

“没……没事……”我的心情也十分复杂,对于昨晚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但是对于一个直男作出这种事情,可能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说不清谁对不起谁。

“可能是谌龙做的……他之前和陈郢有矛盾。”吴邪告诉我。

“总之这件事,对方是留了视频的,说出去对你和我都不利……先对陈郢保密……可以吗?”

“嗯……”

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现在我们都处于下风,但是真的能坐以待毙吗?

晚自习上,体育生们一般可以选择去操场训练或者自由活动,当然,乐意的也可以选择留在教室里学习。

星期二晚上,我在课堂上写着习题,但实际上心烦意乱,时不时的望着旁边空出来的座位,原本吴邪每天晚上都会来晚自习的,他下午放学的时间训练得更多,抽出更多时间来学习,体育生中文化分最好的也是他。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吴邪在白天上课尽可能的避开我,今晚晚自习也没有来。可能不想陷入太深吧。

星期三晚上,吴邪仍然没有来上晚自习,走廊上传来动静,我忘了一眼,是陈郢回来了,他先是望了这边的座位一眼,对我笑了笑,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便离开了。

下课后,女生们开始围起来叽叽喳喳的讨论八卦,大概是陈郢开完会回来后,对上星期球赛的失败很生气,所以要召集篮球队的队员们集合到操场特训。我到球场走了一圈,看见一排人站在陈郢面前,听着陈郢训话。

陈郢脸色很难看,骂着一些难听的粗口,还有强调部分队员的心不要偏向谌龙,明明都是同一支队伍,却要搞得两极分化,人心溃散,内部矛盾导致场上不配合种种,我大概能猜出一些内容来。

我回到了宿舍,看了一会儿书,接着陈郢就回来了。

“宝贝,想我了没?”陈郢过来弯下腰搂着正在看书的我。

“嗯……别这样,待会吴邪就回来了。”

“没事,他和女朋友今晚去外面过夜,不回来了。来,亲一个。”

“不亲,你先去洗澡,臭死了。”

面对陈郢,再面对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我们一起洗呗?”

还没等我答应,陈郢就拉着我起来。

陈郢脱掉了他脚上那双乔丹,然后把白袜搭在球鞋上,我盯着好一会,他脱完以后抬起头来,对我坏笑:“怎么?想要?”

“不要。”我脸红着别过头,走进厕所:“要洗快点洗,时间也不早了。”

“好嘞,这就来。”

厕所里,他抱着我,JB开始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淡淡的汗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我好想你。”他吻着我,接着,他褪去球裤,仅剩内裤包裹着他胯下的巨物,陈郢抚摸着我的头,一点一点温柔的把我摁下去,我蹲下来,开始用鼻子嗅他的内裤,有一种雄性的麝香在内裤里,我用双手扯下他的内裤,半软的JB毫无防备的弹出来,因为太大的缘故,完全硬起来总要慢慢充血,我的手勉强能握着他的根部,一口含了下去。

“啊——”陈郢发出了一声惊叹,继续抚摸着我的脑袋。

接着,我开始一进一出的伺候着陈郢,充血着的阴茎开始爆出青筋,在厕所还不算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血管和青筋交错而肿胀的阳具。

“老婆的小嘴真甜。”陈郢开始自主的扭动着腰部,把他的JB从我嘴巴里抽插。

“嗯……嗯……”

“我在外面这几天刻意没有手淫,嗯?待会把你干死。操,真JB舒服。”

他操着我,突然之间就开了热水,花洒淋浴而下,把我们弄湿。

“操,老公JB好不好吃?嗯?”

“好吃……老公的JB咸咸的……”唾液带着前列腺液在口腔中行进,每次抽插都会在空气中带着长长的银丝。热水从上面留下来,冲淡了一些味道。

陈郢抽出JB,让我脱下内裤,我的JB已经硬完了,但在陈郢的巨物面前仍然显得渺小。

我看见陈郢的上衣被热水打湿,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肌上,显露出他迷人的身材。陈郢一把抱过我,隔着一层上衣玩弄我的乳头,在热水的滋养下十分敏感:“嗯……好舒服……”

他又继续亲吻着我,手指往下移动,从我两股间的股沟顺势下滑,找到了我的穴口,在周围打滑了几圈,然后找了放在洗手台边上的芦荟胶,挤了一圈在手指上,往我PI‘YAN上送,先是感觉到一股清凉在我穴口附近,然后陈郢的手指一点一点进来,在我PI‘YAN里打圈,充分的润滑。

“嗯……你快点……”

“不要急啊,待会JB会更快的。”陈郢咬着我的耳根,继续伸入第二根手指。

大概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陈郢开始给我慢慢的做扩张:“不行了……”我求着他。

“不慢一点待会会更痛的,你想像第一次一样第二天PI‘YAN肿起来吗?”

“嗯……不想……”

陈郢的JB大概有三根半手指这么粗,也就5厘米到6厘米这样子,想到第一次用口水润滑后不充分的扩张,就有些腿软。等扩张做得差不多了,我翘着屁股,让陈郢把JB慢慢推进我的PI‘YAN里。

“啊……好大……老公……”

“乖,忍一下……我已经忍了几天了。”

“嗯……不行了,不要再进来了……”

大概是半个星期没有适应陈郢的尺寸了,随着JB的推进,我感觉身体被填满了。

“嗯……啊……”

刚刚完全的插进来,陈郢的身体就忍不住抖动了。我感觉到滚烫的热流在我PI‘YAN内流淌。

“操……你的小骚穴真JB紧,把老子直接夹射了。”

果然,陈郢还没开始做就已经忍不住射了,大概是几天没有解放欲望了。

“操……小骚逼,夹紧了真舒服。”陈郢射完没有丝毫疲软的意思,开始抽插起来,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以为他已经结束了,突如其来的抽插让我重心不稳,差点滑倒,所幸被陈郢扶住了。

“嗯?还没开始操你就腿软了吗?老婆?”陈郢一边说一边操着我,刚射完精的JB在我体内抽插起来,有了精液的润滑更通畅,每次JB带着精液出来都会被热水冲走。

“啊……操我……用力操我……”

“嫌弃老公操得不够用力?嗯?”陈郢快速的抽插的节奏突然停了下来,变成一进一出式,每一次都会重重顶到深处,让我呻吟连连。“啊……不要这样……好难受……”JB在我PI‘YAN里缓慢的一进一出,陈郢故意用力的顶到很深的地方,再慢慢一点一点的拔出来,再快速又用力的插进去。

“够不够力气?嗯?操得爽不爽?”

“爽……大JB操得我好舒服……”

“操,骚货,出去。”陈郢关停了水,一边操着我走出了厕所。

两个人浑身湿漉漉的,走出了厕所,陈郢保持着一进一出式操这我,我弓着腰只能看见地板,还有自己被操出淫水的JB,淫液和水留了宿舍一地。

“你不是很想要袜子吗?嗯?刚刚盯着老公脱鞋脱袜这么久?好闻吗?”他带着我到了他床前,让我把袜子拿起来:“老公的袜子好香,好想要……”

“操,骚货,想要就出去啊,这栋楼这么多体育生,敢不敢去偷,嗯?”

“不敢……”

“操,他们还在球场特训,我规定他们不到十二点都不准回来,出去!”陈郢强迫着我叼着他的袜子,一路操着我开了门。先是隔壁宿舍,没有人,地上摆着几双球鞋,陈郢让我拿起来闻,每一双都充满了十足的汗味,还有打过球跑步几天没有洗的袜子,味道十足,陈郢让我叼着袜子,拔出他的JB,把我抱上别人的床,开始在别人的床上操我。

“喜欢这种感觉吗?嗯?刺激吗?”

“嗯……好刺激……”

陈郢变回了快速的抽插,还带着没有排完的精液,流在别人床上。

“喜欢老公的袜子还是别人的袜子?嗯?”

“喜欢……都喜欢……”

“骚货,欠操。”

23厘米的JB继续抽插着我,PI‘YAN被填充的难受无比,但是更多的是摩擦前列腺带来的快感,比起吴邪那种直击前列腺的感觉,我更喜欢摩擦的快感,这样我的JB会慢慢的流水,不会让我射得这么快,快感也会持续很久,陈郢的JB有时候还会让我潮吹。

陈郢操着我,我抱着陈郢,尽可能贴近他结实的胸膛,两具带着汗水的胴体在床上激烈的摩擦,JB疯狂的抽插着我的小穴:“操死你,骚逼,是不是想射了?”

陈郢看得出我脸上的潮红,用手摁住我的小腹,让深入的JB更好的顶住前面。

“啊啊啊……好难受……好舒服……好喜欢老公的大JB……”

最后陈郢抱着我离开,我嘴上重新叼回两双袜子。

陈郢把我摁在走廊的边缘,不知道有没有人在下面会看到这一幕,他紧紧的抓着我,我害怕的流出了泪水。

我在半悬空的状态下被陈郢操着,放佛把生命寄托于他。

前半身置于死亡的边缘,重心全部放在腰部以下,

此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微信公众号客服:51男郎
赞(23) 打赏火腿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渣男体育生种马痞子的胯下沉沦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1. #2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Xavier1个月前 (06-30)
  2. #1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哥哥觉得好,可以奖励买根火腿肠吗?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