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四个帅哥和我上床

一直到我有孩子以前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同志!
我的中学、大学、毕业后工作都很正常,结婚生子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就因为GAY,改变了我的一生。--也许我现在还不算老,可是真的改变了一生。
我是北京一所著名医学院研究生毕业的,老婆也我校友,大学就认识了。毕业以后分配到一家部队医院做大夫,工作不算累,工资也不少,生活稳定。毕业一年后26岁就结婚了,顺理成张。
我从来就没有对什么帅哥感过兴趣,和老婆逛街的时候,眼睛也总是盯着来来往往的PLMM。倒是老婆经常看帅哥遭到我的呵斥。年轻时候的我不丑,老婆也挺漂亮(不过生完孩子以后完全走样了),我们很早就分到了住房,每年去外地旅游一次。两个人的世界真是美好呀!
结婚3年多,生活稳定,我们都想这辈子就这样了吧。发不了财也不会饿着,就要个孩子吧!!
就在我们从泰山求子回来后,愿望成真!然而命运也开始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在部队医院的骨科工作,常常会接触一些年轻、英俊的战士,我一直都是把他们当病人来看待,从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当然我也常常会参加一些查体工作,比如50年大庆,去沙河机场为阅兵村的战士查体。战士们强壮的身体似乎也没有给我太大的诱惑!!包括下连队的时候,也有小战士来向我泡病假,让我摸这里摸那里的,非要找出点毛病请假的,我也都是很有分寸的检查,根据情况我都会给几天假的。(随便说一下,我还负责文工团、体工队以及国旗班的查体工作)。我真的觉得我以前不是那种见到帅哥就不行的GAY呀!
我在单位工作还不错,也有单人的宿舍。那时候研究生还算是单位的人才。工作很努力,不太会处人际关系。科室里几个主任、副主任天天争权夺力,都想拉拢我,又都想排斥。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老婆怀孕的那年是我当住院总医师的那年。工作忙,一周就回一次家,平时就住在宿舍里或者科室里。
有一次,我的一个同事想请我帮忙,说他的外甥来北京打工没地方住,想住我的宿舍。我想反正我可以晚上住科室,中午去宿舍休息,就答应他了。另外,我的宿舍乱七八糟的,也想找个人收拾一下。于是,我把钥匙给了同事,让他自己去配副钥匙。说好了我中午去休息,晚上他就住那里!
隔天中午,我去宿舍就发现大变样了。干净的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我想这个小火还挺不错。也没多想!大概一个多月,我们都没碰过面。
有一个夏日的中午,我回宿舍,推门进去,发现一个眉清目秀的18、9岁的男孩子,只穿着一件三角裤躺在床上睡觉。屋里只有一张床,本来中午该我休息的。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叫醒他,于是就那个椅子做在一边了。
他在床上睡的很香,白皙的皮肤透出粉红,身材很瘦,肋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我没事就对他的肋骨进行定位。再往下我就看到他的腰和臀部。他的腰很细,屁股瘦瘦的,小小的三角裤将他的下部轮廓勾勒的清清楚楚。
我突然间有了一点冲动。从来没有的兴奋。我想摸摸这具美妙的躯体。我站起来,走到床边,假装看看床头有没有我的书,随便在男孩的身体上摸了一下。
天呀,那时我有一种快晕倒的感觉。欲火瞬间从小腹冲上来!!我抑止住欲望。我想:也许是老婆怀孕好久没发泄了,也许是工作太累了!!我就顺手又拿了本书。
这时,男孩子睁开了眼。天呀,他的眼睛真是漂亮而且清纯。他见到我赶忙解释说:“你是孙大哥吧!不好意思,我今天中午实在太累就回来休息了!”我连忙说:“没事!没事!你休息吧!”他坐了起来,又说:“孙哥,我以后中午会经常回来,要不以后睡一起吧!”我的脸霎那间红了,连连说:“不用,不用,我有地方睡觉!”
他倒是很健谈,我们中午就聊上了。知道他姓范,来自江西,今天20了。还真看不出来。来北京给亲戚卖药!
我们聊的很快乐!但是知道我一看见他的身体就会有一种冲动!!
那种冲动真是害死我了!!
天呀,居然有那么多人关心,真是非常感谢,确实是我真实的经历。连姓都是真的。
那个小男孩叫范云×,来北京的时候20岁,给亲戚卖药。南昌人,典型的南方小帅哥,细眉靓眼,很秀气。不像我老婆是地道的北京大妞,浓眉大眼,粗手粗脚。尽管修眉护肤,好像也改变不了老北京的粗放。
我整整憋了三天,总算到周末了。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我单位在石景山那边,家住清河。很远的一路上,我就想着,赶紧找老婆亲热一下,释放积压的冲动。
回到家里,老婆正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肚子似乎比一周前更大了。没等我喘口气,喝口水,老婆就连忙汇报:“这周孩子有点不好,医生说了怀孕期间不能同房!!”一股寒气刷地从头顶灌下,什么欲望都没有了。我又何尝不知道,每周的同房基本上最后都是我自己解决的。然而老婆发话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结婚这么多年来,我头一次发现周末过的那么慢,而且我居然会想见一个男孩子。我有点心虚了!!
然而周一中午没有看见他,周二中午还是没有。当天晚上我决定突袭检查一下宿舍。当我敲门进去的时候,里面居然有一阵Sao动。然后,小范打开门缝,探出头问:“孙哥,你怎么会来?”我说拿本书就走,他打开门,我发现有个女孩坐的床边。小范连忙解释:“这是我同事,一会就要走的!”谁还没年轻过,我也没多说,拿了本书就走了。
情绪是可以控制的,然而欲望难耐。男人不总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但是有时下半身确实能主宰思想。那天晚上,我居然决定去找个鸡(妓 女)干干。一方面能缓解性压力,最重要的是要证明我还是爱操女人的!!!邪念像烈火一样燃烧,半夜2点的时候,我来到一个发廊。我要了一个南方的小姑娘,特别秀气的那种。然而,总觉得眉目间透着一种邪气。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嫖妓。我觉得对不起老婆,对不起没有出生的孩子,也对不起自己的这么多年的教育。然后更让我不能容忍的是那次做爱对我的打击。那个妓 女柔弱无骨,让我仿佛在一堆烂泥上自慰,下面发出的汩汩带着下水道的恶臭,让我想起臭皮囊。我干了10分钟就开始极度厌恶,也很快就传递到下体。最后,我还是让她用手和嘴给我弄出来了完事!
这次经历真是有如噩梦呀!!

其实我到最后也没有和小范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先说清楚,以免挨砖)。
男人多数时候是为了性而做爱,至少我是这样。一次嫖妓以后,我踏实了很多。我必须努力工作了。这里我必须多说一些我们科室的情况,因为正是单位里的钩心斗角,最后导致了我的悲剧。(嗯,想了想还是不要说了,容易得罪很多人)。总之,一句话,人际关系决定我的前途、房子、职称等。
我中午还是会回宿舍休息,过度的疲劳会使我很快就进入梦乡。小范每天中午也会来这里休息了,但是我好像从来就没有注意到他怎么休息的。反正每次都是我先睡觉了,他先走了。
性欲是很快就能积累起来的。终于又到了难耐的时候了。那天中午喝了点酒,本来应该很快入睡的时候,朦胧中看见一个修长的身躯走过了,脱去了外衣,做在床旁,又很快脱去外裤,只穿着三角裤了。我的眼前一阵眩晕,身体很快就出现了反应。我知道是我曾想冒犯的小范回来了。他又起身到我面前,我赶紧装着睡着了。我浑身发热,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突然感觉到他居然躺到了我的身边。我的热血沸腾,伸手就把他抱到了怀里。
他吓了一跳,忙说:“孙哥,你没有睡呀!”
我估计那时候我双眼涨红,嘴巴干涸,毫无理智地对他说:“让我抱抱你吧!”
“你喝醉了!”他很冷静地坐起来,把我按在床上,“你好好休息一下,我给你拿点凉水!”
我喝了凉水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他嘻笑地坐地床旁,赤裸着洁白的身体,摸了摸我的头,很调皮地说:“想嫂子了!!”
我无地自容,紧闭双眼,不敢看他,也不敢想。。。

那天上午有个急诊手术。手术完了,又和家属出去喝酒了。回来的时候,真是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住院总医师到了晚上基本上就是病房的老大了。老点的大夫都回家听班了。部队医院和地方不太一样的就是,病人小战士多,陪床的也是小战士。到了晚上,没什么事情,总爱到我办公室聊聊天。
那天,看我喝多了,一个小战士赶忙来服伺我。他叫麻×龙,是个下士,21岁,mop.com人。那天我真是中午接着下午喝,头脑确实不是很清楚了,朦朦农农中觉得他怎么和小范长的那么像。我平时怎么没有注意到??算是酒后乱性吧,我决定让他今天晚上来陪我!!
我很快安排好夜班的工作,然后又喝了点私藏的白酒。一口酒气地去找小麻:“我今天有点喝多了,你能来陪我聊聊天吧!”
小战士很爽快地答应了。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3)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四个帅哥和我上床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