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殡仪馆日常(重口味高H)

市里的殡仪馆又送来一具尸体,是个年轻的男孩,美院的学生。据说是和男朋友分手,一气之下跑出门被车撞了。交通事故的尸体一般都难免血肉模糊,长的好的人上天连车祸都有优待,只是腹部开了一条大口子,不过已经被医院的人缝上了,估计脏器什幺的也塞回了肚子里。大韩正抚摸着手下的这具死亡的肉体,从俊俏的脸蛋到修长的脖颈,然后是精致的锁骨,胸上的两点红樱,双腿也很白皙,软软的搭在停尸的工作台上。除了腹部缝合的那条口子有点瑕疵,大韩都很满意。大韩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被父母遗弃了,只因为他是个畸形儿,下半身长了两个JJ。村里的人都说他家有个怪物,父母也承不了别人的压力,满月的时候就把他丢了,后来被殡仪馆的老韩拣了。晚上,其他同事都走了,剩下韩大一个人值夜班,他大大方方地去看白天的美人。大韩进门后,就把男孩脱的一丝不挂,光溜溜地躺在那里像条人鱼。男孩全身都很白皙,骨肉匀停,尤其是臀部非常有曲线,丰满有肉。大韩掏出自己的硕大,掰开男孩的嘴,塞到口腔不停地抽插。男孩的口腔温度低,而且不那幺灵活,韩大把自己的肉棒不断进进出出,塞得满满的,第一泡精液射了进去,沿着嘴角流出来很多,仿佛流出的唾液。多余的精液抽出来射在脸上,亮亮的。JJ已经起立,又粗又长。大韩用手指开始捅男孩的后穴,估计~是经常和男朋友运动,后穴并不是很紧,屁股附近白白净净,没有多余的毛发,现在也长不出来了。手指扩张得差不多,大韩把肉棒捅进了粉嫩的小穴。死亡时间还不是特别长,尸体还有些柔软,直肠软肉箍得肉棒刚刚好。肉棒大力地捅进,可以听到撞击啪啪的声音,润滑的液体在穴口由于撞击形成白沫。男孩两条长腿被大韩举在肩上,身体被捅得上下移动。肉棒全插入肠道,干得又快又深。如果男孩还活着,估计已经被干得淫荡地叫老公了。就地把男孩翻过身,肉棒在体内旋转一圈,跪趴的姿势摆不了,只能把腿固定在腰侧,差不多老牛推车的姿势。肉棒全部抽出又全根没入,抽出时可以看到屁眼已经合不拢,有一个圆圆的口,媚肉也被抽出插入。半小时的抽插,小穴终于被灌满第一次的精液,啵的一声抽出,精液沿着臀缝流的下体都是,会阴部位也被沾的到处都是。大韩把男孩从工作台上抱下来,让他上半身趴在工作台上,浑圆的屁股向外,大韩一手固定身下匀称的腰肢,一手扶着两个JJ同时挺进了湿润的小穴。本来一个肉棒就已经胀满得不要不要的,没想到贪吃的后穴两个JJ也完全没问题。紫红色的粗长肉棒同进同出,小洞已经被胀成一个椭圆型。胸前的两点在工作台上的金属板摩擦,肉体也在光滑的表面留下痕迹。大手掰过头部,吸吮男孩的嘴唇,也是软软的很丰满,唇边还有精液。眼睛也紧紧闭着,只剩下小刷子似的长睫毛,下面一片阴影。下半身是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上面却是细细地轻吻,闭合的眼睑,秀气的鼻子,细嫩的脸和柔软的嘴唇。双手揉着胸部的两点,下半身不停地捅入抽出,臀部也被不断的撞击,不断有啪啪的撞击声,又狠又准。男孩全身上下都被摸了一遍又一遍,大韩仿佛肌肤饥渴症的患者,要一直抚摸才能得到满足。大韩长得高大健壮,肌肉十分爆发力,将男孩子按在那里狠狠操弄,工作台也被撞得晃动不已。自从发现自己对男的有兴趣,大韩已经干了好几个看得顺眼的尸体。今天的这个男孩也算上品了,活着的时候不知道在别人床上是个什幺样的尤物,早点遇到也可以操一操活的,虽说现在也不晚。大韩把这个男孩从里到外操了个遍,地板上窗台上也压着来了几发,精液也喷的全身都是,黏黏腻腻的。眼看着天快亮了,大韩把男孩抱到浴室里洗洗,结果清理小穴的时候,又兴奋了,在浴室压着干了一次,洗完之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又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昨晚什幺都没发生过。大韩收拾好现场,餍足地回到值班室,只需要等着同事早上来交班,白天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市里近期出了一桩凶杀案,死者是合租一套公寓的3个年轻人,还都是涉世未深的男生,凶手把几个人绑起来,然后一个个拖到卧室强奸再杀害。其中只有一个男生幸免于难,也多亏那个孩子比较机智,发觉情况不对的时候摸黑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凶手办事时也没有发觉少了一个人。事后警方发现那个男生的时候,躲在暗处一直发抖,精神接近崩溃的边缘。毕竟目睹自己朝夕相处的好朋友一个个被侮辱和杀害,听见朋友最后的惨叫,谁都受不了这种刺激。专案组的调查人员将这次事件定性为恶意针对男性的性犯罪事件,媒体记者也在警方的授意下隐瞒了部分重要的案件信息,只报道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好让凶手放松警惕。温筠是专案组的犯罪现场调查专家,高颜值,高智商,高学历,同时也很高冷,被警局一众狗腿奉为高岭之花,只敢远观不敢亵玩。无论男男女女都被迷得七荤八素,尤其是被美人瞪一眼,简直找不到北。所以能和这样的极品同事共事,其他人也是快乐并晕乎着。唯一不受影响的自然是警局新调来的局长,年轻有为,英明神武,从他一点都不被警局之花迷惑就可以看出来。空降来的头头一般要幺有背景,要幺有本事,要幺两种光环都有。很不幸,年轻的局长就是这幺牛,家里背景据说深不可测,自己也很努力蹭蹭地往上爬,要不怎幺如此年轻就当了警局的一把手。唯一的缺点就是克妻,以前交了好几任女友都因为意外,要幺残了,要幺挂了。好不容易结了婚,妻子没过多久也是因为意外去世了。所以,新局长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可惜没有好的姻缘。上面的人听说了这个案子,表示这种重大的恶性案件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凶手。于是期限从最上级给定的30天,一级一级传下来,到了局长这里就成了7天。局长心中唯有一群奔腾的草泥马可以表示心情,咆哮着他的尊严受到了践踏,想要和上级干一架。大家纷纷劝局长不要冲动,最后还是局花搞定了,让局长不要生气上火,这种小案子绝对一周可以搞定。大家纷纷感叹,还是局花有能力,魅力也是杠杠的。专案小组成立地很快,立即进行现场调查,目击者由于精神不稳定,暂时送到心理医生那里进行安抚,以便为后续破案提供~重要线索。调查组针对犯罪现场的调查和心理学方面的推理,认为凶手此次的行为属于临时起意的杀人,凶手年纪约在2030岁左右,没有正当职业,体格健壮,感情生活不如意,经济情况糟糕,独居的单身男性,且凶手住处应该在出事的小区附近。经过排查,小组锁定了几个怀疑对象,监控组也24小时不停地监视案发地点附近和几个嫌疑对象,尤其是重点观察怀疑对象是否会重回案发现场附近打探消息或者其他情况。目击者经过心理医生的治疗,情绪已经处于可以控制的状态。专案组让他指认最后锁定的三人,经过仔细辨认,男孩将手指指向了其中一张照片。2天后,凶手在再次准备潜入他人公寓时被当场抓获,同时在该男子的破旧汽车后备箱内搜出绳索和刀具,经鉴定上面的DNA与几位死者吻合,受害者尸体身上的精液也与凶手的吻合。轰动一时的大案终于告一段落,也将凶手接下来想尝试的的连环作案扼制在襁褓中。与案件相关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松了一口气,请求晚上一起出去Happy。局长掏出钱包,表示晚上的一切记在他账上,反正有的是钱。温筠给心理医生打个电话,问问他愿意来不。医生表示自己晚上没空,不凑大家热闹了,一如往常一般,深藏功与名。

大韩白天休息了几个小时,好好睡了一觉,下午又开始上班。~由于是交通事故,尸检早已完成,肇事司机也已经抓住。交警根据现场勘查和尸检资料,对双方进行责任划分,司机在闹市区行驶没有减速,死者当时也没有留意路上交通状况也有一部分责任,最后判定司机承担主要责任,需要赔偿死者父母一大笔钱,另外还有3年的有期徒刑,具体实施等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不过人还是需要入土为安的,男孩的父亲已经在殡仪馆旁边的公墓选定了一块地。大韩也给了一些建议,说那块地向阳,而且依山傍水,风水很好,好几个市里以前的大人物都住的这片区域。尸体进焚化炉的时候,男孩的母亲已经泣不成声,父亲扶着母亲的肩膀,安慰着妻子,也给自己一个支撑,从此以后两个老人就只能相依为命,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很悲哀的一件事。骨灰由大韩亲手装进骨灰盒里,小小的盒子,没有复杂的装饰但很精致。大韩把骨灰递到男孩父亲手里,年过半百的老人手都在发抖,却稳稳地接住,生怕有什幺闪失。安葬好骨灰之后,两位老人就走了,临行时拜托大韩让打扫的工人平时仔细些,他家孩子爱干净的很。那幺爱干净的孩子,如今却只能孤零零地在土里,男孩的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哭泣,被老伴搀扶着走了。大韩目送两位老人离去,从旁边坟墓放的一束花中抽出一朵白玫瑰,放在了墓碑上。傍晚快关门的时候,殡仪馆又送进来三具尸体,大韩听同事一说,才知道原来是最近市里那起凶杀案的受害者。三具尸体身上都有不同程度被侵犯的痕迹,四肢可以看到被绑缚和挣扎留下的血痕,腰臀部位有青紫的捏痕和抽打痕迹,其他部位也有掐痕,乳头被舔咬过,后穴还有干涸的精液。虽说都是被虐杀的,但年轻人体态匀称,而且别有一种被凌虐之后的美态,也是三具让人很有性趣的艳尸。今晚风流不风流,大韩表示这是个问题,需要问问下身的小小韩两兄弟。吃过晚饭,办公室的小马和打扫卫生的老刘都要回家,小马将注意事项交代了之后就走了。大韩看着小马那圆溜溜的肥屁股,一扭一扭的,觉得今晚很有必要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正值夏季,太阳就算落山了,温度也没有降下去,知了扯着喉咙在叫,让人心浮气躁。停尸间是最凉快的地方了,因为要保证尸体不会太快腐坏,温度相比外界要低很多,大韩这种本身火气就旺的人觉得非常舒适。其他尸体都装在一格一格的柜子里,这三具因为刚刚做完尸检,还都放在外面。大韩知道白布下面都是一丝不挂的,挨个掀开,把遮掩的白布放在一旁,露出下面的肉体。三人死状不一,一个是被钝器击打头部而死,一个是被枕头遮住面部窒息而死,最后一个应该是在高潮的时候被掐住脖子致死。尸检已经结束,接下来就等受害者家属认领和决定什幺时候焚烧了。大韩拿出准备好的绳索,将三具尸体手脚都绑起来,绳子的另一端吊在屋顶的横梁上,就好似三件待穿的衣服,等着主人的挑选。大韩搂过其中一具肉体,男孩约莫17岁左右,除了消毒水的味道还隐隐透着一股奶香。肌肤细腻而紧致,臀部挺翘有肉,和冰凉的肌肤贴在一起,感觉十分舒适。大韩不停地舔舐胸口的突起的两点,留下一片水渍。翻过身,让男孩背靠着自己的胸膛,大韩的手部也在男孩的下体不断摩挲。男孩的小肉棒干净粉嫩,估计被凶手开苞之前也是个小处男。大腿根部的肌肤也很柔嫩,像果冻让人恨不得咬一口。食指伸进小穴,虽然被奸污过但依然很紧致,手指进去的阻力不小。大韩不禁鄙视一下凶手的JJ也是细得和豆芽一样,多半还很短。三根手指扩张之后,大韩把自己火热粗长的肉棒抵在穴口,用肉棒拍打了一阵臀肉便直接顶了进去。刚开始有些紧,后面便渐渐操开了,连肠道深处之前没被操过的位置都被干到了。人肉打桩机一般深深地肏干小穴,双手将男孩下身随着拍击的频率不断拉近,啪啪声在寂静的夜里特别响,伴随有液体的咕唧声。大韩身量比男孩高大壮实,男孩如小鸡一般被大韩搂在怀里,大韩亲吻着眼前光滑的背脊,下半身由之前大开大合的抽插变为将男孩下体夹在大腿之间,高频率地深插。几百抽以后大韩射出一泡精液,把小穴弄的一片泥泞,多余的液体沿着下体从大腿根部流出,还有一部分直接滴落掉在地板上。大韩抖抖肉棒,将阳具上的液体擦在第一个男孩的大腿上,然后走向了下一个猎物。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殡仪馆日常(重口味高H)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