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与苏州男孩的一夜之缘…

原题:游园惊梦

从苏州一下火车,扑面而来的是夏末沉闷的湿热。

其实去苏州也是自己一念之间的决定,我只是想找个借口出去透透气而已,去哪都好。

当然,很早以前就和朋友说好过,答应他要去沧浪亭听游园惊梦,所以在这之前便下意识的想来。

迷迷糊糊的睡在酒店的床上,我盯着电视机里自己赤裸的倒影,漫不经心的自慰着,一面又幻想,是不是可以寻到某个人,可以和他一起,在浮躁闷热的夏末,像浮萍般迷失在苏州潺潺的淌水里。

醒来已是下午4点,我稍作整理,推开旅舍老旧的玻璃门,天光有些刺眼,在一个似乎要下雨的午后。

平江路人头攒动,我手插口袋,小心翼翼踏着青石板,走马观花的看着青瓷白墙的老房子里售卖的那些一点也吊不起我胃口的小吃和绸缎,又跑去问了好几家茶馆,问他们可不可以唱牡丹亭,大家似乎都对这“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的唱腔没什么热情,还配着不菲的茶水钱。

一时间了无兴致,便又踱步去观前,走在和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没有差别的商业街上,我打着退堂鼓。

晚上无聊,随手发了张照片,突然看到有人给我留言,他说我竟然在苏州,一时兴致勃勃好不兴奋,便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2

拙政园里的荷花开的正盛,方寸间尽是荷香,我坐在别有洞天靠着西花园的小飞虹上,在这闷闷的晴日夹杂着点点微风,望着与谁同坐轩暗自出神。突然想起自己晚上要去平江路听曲,可奈何自己不会喝茶,也不愿一个人听,我突然想起他来。

也许是前一天误饮了鸡尾酒的缘故,我犯着迷糊劲,带着微微的宿醉,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飞虹上。

出了园子便是大晌午,炙热难耐,我只想赶快找个凉快地方给手机充充电。

我问他沧浪亭有什么好玩好看的景,他只说我有点中暑,最好回去休息休息,晚上再去。感动来的突然,像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陌生的城池般。

和他约好4点半在广济南路的地铁站见面,我在拥挤的地铁里,一面满是期待,一面焦躁不安。一下车,是黑压压的人群,我按照他给我发的照片里的景致寻着他去。

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并不认识他,却强烈的感觉到这个人就是他,他手里握着买给我的鲜肉月饼,一种我从未尝过的苏式小吃。我的心很暖,月饼酥皮下的鲜肉里的甜味被无限放大,涌向我的内心深处。

和他并肩走在山塘街的重重飞檐下,一面和他说着自己暑假里的杂事,一面慢慢的往嘴里送着月饼。我还是不敢看他,一个我才认识不过十来个小时的老乡,自己一面说,一面会不自觉的笑起来。

好似我们很早就相识。

护城河宽阔的河道上吹来凉爽的风,我突然想起上午在与谁同坐轩里发呆时念起的那首词: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

我突然望向走在我前面的他。

3

和他挤在晚高峰的沙丁鱼罐头里,一起走在平江路的晚风里,坐在运河边细声呢喃,我看着他,眼里无限温柔 。

和他安静的缠绵在苏州夜里,萍水相逢却赤诚相待,也许是两个寂寞的人,在黑暗中无意点亮了彼此的心,在夜里安静的燃烧着。

我抱着他的时候,满脑子全是模糊的庭院,感觉自己在里面游荡,突然在院里的一隅见到他,彼时便抱的更紧一些。他笑着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安静的抱着,没有说话。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夏色如许?你如许?

天穹开始被天青色晕染开,在这个迷蒙的清晨,我静静体会着他的温热,彻夜未眠。

和他一起吃过早饭,坐在他上班的路线,此刻突然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却因为一拥而上不知从何说起,索性便又咽了回去。

我听着他和我娓娓道来,看着他头上我之前戴了整整一暑假的帽子,想去牵他的手却又不敢,暗自回想他手上每一块被我摸过的留在手指尖里细小的手茧,只听到他说,他中秋要来见我。

突然惊醒在夏末的清晨,想起身,想去寻起那个在梦里见过的人,那一瞬间,好似他是蝴蝶,我是庄周,我看着园子里疯长的荷叶,心里徒留一片怅然。

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别乘一来,有唱应须和。还知么,自从添个,风月平分破。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与苏州男孩的一夜之缘…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