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sm角色的交换

吃饭的时候,穆朔把手放在了时松的手背上,“明天是礼拜日了。”
  “哦。”时松把手抽出来,低头猛扒白米饭。
  穆朔强忍着没笑出声来,他清了清嗓子,“你没忘吧?”
  “当然……没忘。”
  “那就好。”穆朔轻轻笑笑,夹了口菜开始悠哉地吃饭。
  他妈的……时松在心里把穆朔骂了个狗血喷头。上次竟然被骗了说什么要玩一个好玩的游戏还特意去旅馆开了房间说是增加什么狗屁气氛——当然也是挺刺激的——于是他心想反正是他做S就大大咧咧地答应了以后每个月的最后一个礼拜日都这样换换口味调剂一下——没想到,没想到他妈的这小子等他都签了卖身契之后才说要每次轮换角色——也就是说,下次他们掉换,他当M,这小子当S.早该知道这个笑里藏刀诡计多端人面兽心的东西不会安什么好心!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呸!这他妈的根本就是鸿门宴!
  偏偏他从来都是说话算话的,长期以来养成的良好习惯让他怎么也说不出那个“不”字,真是@#$%^)))(@%&#&&%!
  明天,明天就是他奔赴刑场——啊不,是去旅馆开房间的日子……
  “怎么了?想什么呢?吃饭啊。”穆朔作关心状,笑眯眯地看着他。
  时松没理他,径自拿起碗开始扒饭;心里又把这小子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溜够。他打赌这小子话里的潜台词肯定是:吃饭啊,不吃你明天怎么会有体力让我XX然后XXX……(以下省略若干字)“
  晚饭在穆朔的笑容和时松的郁闷中结束。
  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早,穆朔轻哼着歌炒着香喷喷的蛋炒饭(本来是轮到时松做早餐的)。
  时松坐在床上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牙根不免有些痒痒的。真是无事献殷勤,非X即盗啊。
  穆朔端着饭和汤出来,笑着,“你醒了啊?本来不想吵到你,好让你多睡一会儿的。”
  时松也不搭话,起身下地就去洗脸。
  穆朔看着他的背景,脸上的笑容扩大。
  时松洗漱完毕出来的时候,穆朔已经吃完饭了。他给时松也盛了一碗,还倒了碗汤,“我先过去了。还是老地方,你记得房间号吧?”
  “嗯。”那种号码,谁记不住啊?!
  “safe word 呢?”
  “啊?!”时松大惊,“你到底想干什么?!”什么意思啊?居然要用safe word ?上次他做可没到需要提前订safe
word的地步。这小子打算做到什么程度啊!他可不想挂彩!
  “别急,我当然不会伤你,只是有备无患啊。万一你心理承不了呢?我是为你好。”
  好一个“为你好”!真的为他好就别定这破协议啊,明知道他不愿意被动的。
  “说吧,你的safe word.”
  “停手。”
  “这个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停手。”
  时松脸有点红。妈的。“那就‘八蛋穆朔’。”
  穆朔微微一笑,“这个也不行,太暧昧了。找个中性一点的词。”
  暧昧你妈个头啊!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那就‘safe word’,行了吧?”省得他随便找个词结果连自己都记不住。
  “好吧,我记下了。那我走了。别让我等太久啊。”
  老子就是慢!等死你!
  当然这样直白的心声是不能言表的,今天他的命运还操纵在这小子手里呢,时松不甘不愿地应了一声。
  应归应,他仍是磨蹭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到,在这期间他克服了重重心理障碍——主要是他身为大男人的自尊——外加自我催眠:那个,也、也许、可能、没准儿……当M比S会更刺激也不一定??
  反正已经来了;既来之,则安之。
  时松确定了一下门牌号,419,没错。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宽敞、奢华的套间,窗帘全部拉上了,有些阴暗、凝重、诡异。不得不承认,确实是比较有气氛。
  穆朔翘着腿坐在阴暗的沙发角落。“眼睛闭上。”声音不大,听来却很有力度,隐隐有些严厉。
  时松闭上了眼睛。视觉被剥夺,其他的感觉器官立刻变得灵敏起来,连空气也好象在沙沙做响。有些不安,有些期待,有些雀跃,有些焦躁。他什么都不必想,只要静静地等待——等待穆朔的命令。而这似乎漫长的等待,令他的情绪升温。
  清脆的玻璃器皿相撞的声音,液体倒入杯中的声音,衣服和沙发摩擦的声音,酒入嘴唇的声音,自己心跳的声音——唯独没有命令的声音。
  等待。焦躁。身体有些紧绷,时松咽了口口水。
  终于——“脱衣服。”
  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向了领口。
  “下面。”
  向下摸到裤子扣,解开,拉下拉链,褪到脚碗处。
  “继续,下面。”
  时松没动。
  “我说继续。”声音严厉了许多。
  咬咬牙脱下了内裤。刚刚褪到大腿根,分身却已经全部露出来的时候,声音再度传来,“就到那。”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欣赏着什么,然后,“把裤子提起来,慢慢地,我说停的时候再停。”
  慢慢地,轻轻地,衣料擦过皮肤,仿佛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在那里,有些异样的感觉;拂过小腿,拂过膝盖,拂过大腿……
  “停。”
  手停在内裤的地方。
  时松想象得出来自己现在的样子:全身上下能露出来的地方都捂得严严的,只有不该露出来的地方露着,承受着特别关注的视线——有些屈辱;因这屈辱,情绪沸腾。
  黑暗,眼不见物,有种错觉让他觉得自己是在一个大展台上,被参观,被展览,被上下打量,被品头论足;他不是人而是物品、是奴隶,他的尊严荡然无存。屈辱!只有屈辱!而他,无能为力,任人宰割。他的生殖器露在外面,仿佛那是他身上唯一有价值的东西,那便是他的身价。视线!灼热的视线!燃烧了他的屈辱;火焰,一簇簇的,袭上他的分身。热!
  没有声音,没有命令,只有昏暗的空气,伴随着他的焦躁,爱抚着他的分身。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静,只有他自己沉浸在想象中。痒痒的,心里;身体,一点点地亢奋起来。
  他是奴隶,主人却不发一言。这等待,这沉默,令他心焦,却什么也不能做。
  终于,有了动静。脚步,由远而近,到了他身旁。他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手腕猛地被扯到了背后,用粗糙的绳子捆住。原本被手提着的裤子开始往下滑。
  “夹住它,别让它滑下去。”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7)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sm角色的交换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