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发泄室(凌辱无良上司不幸成为众人手下的玩物)

无良上司陷入下属预设的陷阱当中,不幸成为众人手下的玩物,在可见的将来难道都无望翻身,只能接属下好好疼爱?!
<蒋光士的苦日子>
李察打开房门时,看见蒋光士正准备上吊。t
他并没有表现得惊徨失措,反而是兴味盎然地反手把办公室的夹板门给锁上,途中连一声表示诧异的「啊」也没有发出,省略了感叹词直接挑起眉毛露出赞叹的神情。
「了不起的壮举!Mr.蒋。」李察为自己在办公桌下拉出了会客用的椅子,抬起了一条腿便跷成数学公式中常会出现的三角形。
在白炽灯的映照下蒋光士的神情自然是苍白而绝望的,修长的手指绕在浅蓝色的尼龙绳上,整个人就僵持在要套不要套进脖子的瞬间。李察悠閒地昂首观察着,习惯性地把手指放在唇边品评。蒋光士的脸很小,大概只有他的巴掌般大,放在女人身上会是完美的瓜子脸形,然而对男人来说却略显得底气不足。或许是这个缘故蒋光士平常在办公室时总是喜欢板直腰板伪造出傲人的身高,边走边用皮鞋底在地板上敲出沉重的脚步声,藉由那种烦人的声响来为自己壮胆。
「……你、你给我滚出去!」
蒋光士颤抖的嘴唇上有点脱皮,交缠在手指上的尼龙绳已把皮肉勒成死白颜色,似乎有点不满自己的神圣时刻受到外人的干扰。有关蒋光士的回忆亦暂时到此为止,李察把手指从唇边滑落,沾到放在脚上的文件夹上便道:「那可不行啊,Mr.蒋。只是因为评价等级差劲而去寻死,那可不是主管级人员应有的危机应变能力。」
「给我闭嘴!我才不要去当你们这些垃圾的玩具!」
随着蒋光士的声音纠缠着他的绳索亦同时剧烈摇晃。李察气定神閒地凝视着那个扎在假天花支架上的死结,它正夹在被掀起的两块灰白天花夹板中间,正笨拙地磨擦着银灰色的金属边沿。整个自杀工具的构造看来稚而不可靠,李察甚至怀疑它能不能承受蒋光士手指的重量。不过目标人物的安全似乎是无碍了。李察带着轻松的心情扫视着眼前的蒋光士,他正站在办公桌上,竭力要控制双腿的肌肉不再战栗。然而以桌面上的水杯被抖出的水花作为评估准侧的话,这项努力似是徒劳无功的。
「Mr.蒋,为何要用这种负面的态度看待事情呢?没错,你的评分的确是本营业年度最低的,但这并不表示你的人生就此绝望。换个角度来想,身为主管人员可以亲自舒解下层员工的工作压力,从而提升整个企业的回报效率……不也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业绩吗?」李察边说边微笑起来,专业地控制了笑容的角度,以免表情陷入挖苦的泥淖当中。「你意下如何?Mr.蒋。」
「你们这些死变态。」蒋光士说罢便把脖子套入绳索当中,他似乎不能明白在他人面前实施上吊自杀的失败率会逹到百分之百的道理,两腿一蹬便从办公桌上跳了下来。
李察因为存心是让对方痛苦的,所以当下也没有管他。果然尼龙绳马上便在的笨猪跳下应声而断,连带整个假天花支架亦不胜负荷崩塌下来,抖得办公室四周都是灰尘。
「咳!咳……」
痛苦,就只有痛苦而已。李察用手帕掩住嘴巴,好整以閒的等待灰土扬起的烟雾散去。蒋光士正以初出娘胎的姿势蜷缩着,啜泣的声音亦隐隐在办公室内散开。但只要是知道他过去恶行的人,此时便很难生出同情意识。李察拉起衣袖看看手表,眯眼看着地上的物体,心里却是一阵快意。
「时间到了,Mr.蒋。快点起来跟我一起到发泄室报道吧?」他边说边把手架在蒋光士的胳肢窝下,忽视对方的主观意愿便强行打人拖起。
只是蒋光士却像尸体一般放软身体,用着小孩撒野的劲度,一脸眼泪鼻涕的哭诉道:「我不去!我、我……我要辞职!」
「自杀比辞职更优先吗?」李察勾起嘴角,用文件夹重重拍了一下这个顽童的脑袋,低声便耳语道。「Mr.蒋,你应该明白,你便是现在辞职,也要继续履行合约内容。当然你若非要辞职不可,那也是可以的。只是离开时也请你把历年的年度奬金和相等於13个月薪金的违约金一拼附上。
「『雇员若在职称评等中等级被评为负(1~12级不等),而在评级公布後提出自愿性辞职,将被视为逃避履行合约,按违约条款1:34条罚则处理。』啊,像Mr.蒋这样优秀的雇员,应该一早就对公司条款了如指掌了吧?」李察垂首看向蒋光士,就像一个慈父一般循循善诱。
蒋光士咬着嘴唇,他对公司条款自然是十分了解的,甚至多次利用其中的漏洞去除掉看不顺眼的对手。正因如此他亦明白这次实在没有周旋的馀地,早存在於脑海中的认知使他浑身发冷,甚至不体面地发抖起来。
「只要忍耐个一年,完成这次下达的处分,那以後要辞职还是要留任也就随便你了。不过Mr.蒋,我很怀疑你辞职以後,还能不能在业界找到像我们公司这种待遇优厚的岗位?」李察边说边把嘴唇凑近那柔软的耳朵,异常温柔的道。「……尤其是像你这种废物。」
蒋光士一瞪眼,就像等待屠宰的畜生一样,回过头来便闪动着黑圆眼睛中的泪光。
☆、发泄室
<发泄室>
「千岛企业联合」是电子加工业首屈一指的龙头,不但包办了全球百分之六十的电子产品加工工序,还是自主研发了不少电子镶嵌、散热、底板设计等等的专利,故而向来都是各国知名品牌的首选合作对象,从电话到PAD到个人电脑甚至是军用雷达都有生产。在这个庞大的企业体下,雇员人数自然亦是可观的。一个厂区内动辄有数十万的人口流动,厂区内由学校到医院都有,各种居民的生活配套亦十分完善,俨然等同一个独立於政府的工业市镇。
蒋光士与李察身处的便是其中的第四厂区,因为建设规模十分宏大,所以地处偏僻,除了公司特别安排的专车外,几乎没有公共交通工具到达。便是自行驾车到邻近城镇,最少也需要3~4个小时往返。由於交通不便,亦很少会有访客到访,整个厂区犹如一座陆上孤岛。
在封闭的环境下,人和人的磨擦会被加倍放大,因此企业管理亦尤其注重人事关系的范畴。为了让员工更好地发泄负面情绪,从而提升工作进度,第512条——职称评等——项目亦应运而生。评等共设24级,其中正、负面评等各设12级。企业内的所有员工均可对所属部门内的任何成员进行评等,由於评等是不记名的,所以不论是主管还是下属都能在一个相对公平的关系下给予对方客观的意见。在评等中获得正面评价的,自然会得到诸如加薪、升级、花红奬金等等优待,至於获得负面评价的……
李察微笑一下,低头便看着那个抱住双膝坐在手推车上的人。传闻中这位蒋光士带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统,如今看来果真如是——那种得势时指高气昴,尤如至高无上的暴君。失势时却又能快速转换出一张可怜皮相,似是死了全家般可怜可哀的本领,还真需要具备某种基因才能办到。李察审视着那张无耻者的脸,回忆起他过去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种种侮辱,不免心情愉快地推动着手推车的扶手。车轮子急速在塑料地板上运转,偶然遇到一个坎,便剧烈的颤动起来。坐在颠簸的车板子上的蒋光士并没有甚麽意见,作为一个一听到判定便吓得腿软,甚至无法挺起胸膛走路的人,的确没有资格去抱怨甚麽。
他们现在前往的场所,是位於主栋地下层的「发泄室」。那里既是下层员工抒发情绪压力的乐园,亦是唯一适合蒋光士这种垃圾的归处。李察在通过门检时,稍稍向管理员展示了蒋光士的评价表,管理员露出惊叹的表情後,随即又对蒋光士投以暧昧的笑容。
「检查程序会在B-1区进行。」管理员向李察简述了程序,然後又回头对蒋光士说话了。「真了不起呢,负12级!我已经有好几万年没看到过了。这家伙是干了甚麽事才被整得这样惨啊?」
李察闻声便微笑起来:「悲惨?不,先生,我愿意跟你保证,这家伙是罪有应得的。」
蒋光士瞪大眼看着头顶上的青年,突然发现眼前这张脸孔异常陌生。在他的印象中李察只是个刚留学归来的傻大个,是典型的、「黄皮白心」的「香蕉」华裔。不过是学校的名气大了点,说话诙谐了点,除此之外,这个洋里洋气的笨家伙根本没甚麽比得上自己的地方。所以当蒋光士接到人事通知,得悉这家伙将成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的部门经理时,说不气愤是不可能的,狠狠整他一顿也就理所当然。
现在後悔已经太迟了。早知道……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话……蒋光士蜷缩在手推车上,在车板的颤动中被送入一个纯白色的空间。房间内的空气带有消毒药水的味道,站在房间内的四个人都身穿绿色医用袍,戴着口罩,在防护镜後冷冷的审视着自己。
「哎呀!」蒋光士亦在同一瞬间摔落在地。他回头一看,才发现李察已把车板子掀起,像卸装货物一样把自己丢落到石地板上。
他想要咆哮,想要发疯,然而传达到肌肉里头的指令却变成了无法休止的颤栗。李察见到他的表现似乎很满意,双手往膀下一架便硬是把人给抽起来:「要开始检查了,Mr.蒋。」
贴着耳廓的声音非常湿润,蒋光士瞪大了眼,整个人被不安的恐惧支配,慌不择路的蹬脚便想要逃。只可惜已经太迟了,在众人合力下他终於被架上了医疗床上,随即又被白布索带五花大绑。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他歇斯底里的呼叫声、哭喊声、痛骂声,蒋光士就像刚上水的活鱼一样浑身抽搐,使劲转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不过这样的努力在下一秒便变成无用之功了。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发泄室(凌辱无良上司不幸成为众人手下的玩物)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