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可以看看你的小弟弟吗?

1

“真正喜欢你的人不会在乎你是否感染HIV,如果一个人因为这个而不敢和你在一起,那他一定没有那么喜欢你。反过来,我没确诊,我男友确诊了,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喜欢他。”

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也是我们俩的生活写照。

说起我家那位,还得从去年4月10号说起,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没关系,来日方长。

据他所说,与我相识全靠巧合。有天晚上,他闲着无事刷起了知乎,刷到一位网红发布的面基动态,上面写道,“这位可爱又迷人的小奶狗不知道要便宜哪位小哥哥了。”还附带了几张相片,其中就有我的半张脸蛋。

他一张张点开,细细的打量着相片中的我,随手关注了我,并评论道,“我可以撩你吗?”

是的,我靠半张脸蛋吸引了他,照片中的我皮肤白皙,眼神清澈,轻抿着嘴,五官端正,是有那么一点奶气。而他无心的评论开启了我们的故事。

看到他的评论时,我也没多想,随口回了一句,“撩完打断腿。”

我权且把他当作寒暄的网友,并没放在心上,直到晚上,我再次登录知乎,看到他发来的私信,“你好啊,可不可以认识一下啊?”说完,还发来一张他的相片,相片里的他与我有几分相似,浓眉大眼小鼻子,我看着有些心动,和他聊了几句,便加了彼此微信。

聊天中得知,他一米八五,大我一岁,在佛山工作,是北方人,从小就生活在优渥的家庭中,性格乐观随和他是北方的。而我来自南方,身高一米六五,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心思敏感细腻,得益于这样的性格,跟他聊天时,我总会记下了关于他的事情,知道他的胃不太好,早上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喜欢吃橘子,香蕉,玉米,爱吃奶油和面食,左撇子,耐热怕冷……

那阵子,我们几乎从早聊到晚,越来越多的兴趣爱好在我们之间涌现,都喜欢萌物,热爱电影,音乐……

18年4月下旬,想着我们相隔不远,便决定在五一假期约个时间见一面。

就在我期待着与他见面的那些时日,突然接到家里人的电话,父亲因病住院,主动脉夹层B型,需要动手术。当天下午我便请假回了老家,在医院照顾了父亲十几天。

平日里与父母在电话里问候时,总觉得他们还年轻,直到看到父亲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时,才恍然他们老了。在医院的那十天,就连阳光都极少见到,特别压抑,也特别心累。

那些时日,他一直和我保持联系,鼓励着我。

还记得父亲动手术那天,我胆怯地给他发去消息,“我好害怕。”

他急忙安慰道,“没事的,叔叔肯定会好起来的。”随即发了个红包给我,让我给父亲买点水果,以表他的心意。

我看着手机许久,心里暖暖的,觉得这人傻乎乎的,但又特别真诚善良。

父亲的手术还算顺利,不久便回了家,而我的生活回归正轨。

2

临近月尾,我们一直讨论着五一的行程。我虽在广州生活了好几年,但一说到玩,脑子里一片空白,加上我天生路痴,又没什么方向感,总担心搞砸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四月三十号晚,他瞒着我,一下班就赶到广州,在大学同学那住了一晚。临睡前,给我发了个消息,信誓旦旦地说,“明天早上十点,越秀公园地铁站不见不散,我可能比你提前到哦。”

事实上,第二天他就起晚了,迟到了半个小时。

或许是因为爱情的悸动,平日里睡到自然醒的我,在见面那天竟早早地醒来,紧张得坐立不安,开始人生中的第一次化妆,那也是我第一次用香奈儿的口红还有BB霜。在一起后,口红便送给了妹妹,而BB霜就再也没用过了。

三十分钟的时间仿佛过了半个世纪,我一边抱怨他没有时间观念,责怪他第一次见面就迟到,又一边期待着与他见面。

等了好久,终于见到了他。他穿着白色短袖,深蓝色的牛仔裤,米白色的帆布鞋,背着一个书包,据说,都是他新买的。聊了二十天的网友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我们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那天,我们在越秀公园溜达了一个多小时,从小时候的生活趣事聊到现在的林林种种,累了就在凉亭的板凳上休息。我还记得第一顿饭是在一家湘菜馆,他点了辣椒炒肉,冬瓜,红烧鱼。两个人都没怎么吃,就打包带回了我家。

回到家后,他躺在我的床上看着我,而我也躺着注视着他。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他说,“你不会一直想看着我吧?”

我撒娇道,“看一会嘛。”

“我们等下去哪里?”

“不知道呢,好累呀,先休息一会好不好嘛。”

两人无话,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打破宁静,“你可以亲我一下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迟钝了一下,思索了一会儿,亲了上去,僵持了几秒,见他毫无反应,嘟哝道,“好吧,还真是不会接吻呢,我把舌头伸进去,你舌头都不会动的。”

浅浅的亲了他一下后,两个人都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改口问道:“你能把你的药给我看一下嘛?”

我起身打开书包,把药盒给他看。

“每天都要吃吗?”

“是的。”

“我没谈过恋爱,你是我的初恋,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

我看着他许久,不知是该感动,还是该拒绝,因为,我完全没有想过他会接受我这样的人。

2016年4月,我确诊了,抑郁了近半年,9月开始上药,细细数来,感染HIV也有三年多了。我从小生活在十八线的城市,对性的事情全然不知,更别说什么性教育了。

每次提起往事,犹如在伤口上撒盐。

如果要问我感染HIV是什么体验,大概是对自己,对人生,对爱情都失去了向往和期待。每天服用的这三颗药让我断了所有的念想,像是固定的闹钟,敲击着我的心房。

刚开始吃药那几天,药物的副作用很强烈,凌晨上厕所时,都差点摔倒,每天都头昏脑涨,做恶梦,惊醒,哭……那时,我就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

他在认识我的那天,就看到我在知乎下写下的这些经历。

3

面对他的表白,我一直不敢相信。

他见我默不作声,调侃道,“可以看看你的小弟弟嘛?”而后将我抱在了怀里,挠我痒痒,嘻嘻哈哈的笑声不断。

那晚,我们单纯的睡在一张床上,一夜定情,我们在一起了。

隔天,我们在广州的闹市里四处溜达。逛街时,路过一家手表店,他随口说了句,“我以前挺喜欢手表的,但那时候没钱买。”

我默默地记在了心上,在那之后,将我买的第一个DW手表送给了他。

五一见面后,我们依旧分居两地,只不过,一到周末,我们时常会见上一面,感情也日趋稳定。

618的时候,我们买了第一套情侣装,是黑白颜色的皮卡丘图案。周末见面时,我叮嘱他记得穿黑色的过来。

直到晚上,我兴高采烈地去与他碰面时,才看到他穿的竟是另一件衣服。

我抱怨道,“你怎么不穿黑色的皮卡丘衣服啊?”

他怯怯地说,“我不好意思穿,那么多人看着呢,怪难为情的。”

“那情侣装买回来干嘛的呀,当摆设的嘛?”

他小声地说,“那下次不要买了。”

听完这话,我瞬间火冒三丈,摆出一副不悦的神情走在了前面,他默默地跟着我。

走进饭店后,他将菜单递到我的面前,“你点吧。”

“不,你点。”

他见我面露不悦,依旧将菜单立在我的面前,“你点,你点的我都吃。”

我知道他这是为了将功补过,而我也适可而止,狠狠的踩了他两脚解气。

他笑嘻嘻的看着我,“干嘛,踩脏了我的鞋子你给我洗哦。”

小小的争吵在他营造的小甜蜜面前,瞬间消失不见。

我们俩的性格有些互补,他的身上有着我没有的东西,比如,他的脾气温和,憨厚朴实,是典型的直男,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想你了也不会直接表达,而是冷冷的问句在干嘛啊,有时候我忘记回他,他又会装可爱地说,宝贝,我失宠了吗?

在一起的第三个月,深柜的他跟大学室友出柜了,还把我的相片发给他们,说这是我的男朋友。后来,我时常与他朋友一起吃饭,玩耍。开诚布公的爱情总让人觉得踏实与心安,我知道,他是真心喜欢我,也是真心想要跟我在一起。

跟哥哥在一起日子里,我们偶有拌嘴,但绝不允许有隔夜仇,生完气后马上就好了。有时候看他又乖又怂的样子,确实令人忍禁不禁,心里的怒气,都因他的模样烟消云散。

初初相识的时候,我真的不太确定他喜不喜欢我,也时常思索着,他会不会介意我的过去,介意这个病,所以我不太敢主动。在一起后,每每说到表白一事,他总会赖账,“我又没有谈过恋爱,你躺在那里不动,要我怎么办哦。你还不主动,好气哦!我不管,是你主动的,是你表白的。”

我不想与他争执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我们互相喜欢,互相珍惜彼此,谁先表白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天深夜,我睡得正香,他把我的裤子甩在我脸上,推了推我,“你干嘛故意脱裤子勾引我?”

我睡意正浓,转过身子没搭理他,他高声指责道,“你个坏人,故意脱裤子。”

我怀疑他是贼喊捉贼,至今也没搞清楚到底谁才是真凶。

近来,我时常问自己,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呢?他呆萌的气质?还是他的好脾气……

所有的选项在我脑海中出现后,又被我一一否定了。

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喜欢他什么?

我想应该是他的全部吧。

赞(5)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可以看看你的小弟弟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