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努力多年后,我终于释怀了自己的性取向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跨度长达几年,如果没有曾经的痛苦作对比,现在的快乐也不会那么强烈。

1

上中学时,我从未仔细想过,为何我的目光总是随着男性在移动。

在某一个瞬间,我意识到自己目光下的不单纯,那是冲动的荷尔蒙在作祟。

我开始害怕,害怕别人发现我注视同性时的不单纯,更害怕承认自己是异类。

我不断给自己找借口,或许我是生病了,或许是我接触的女生太少了,但是这种借口依然无法缓解我内心的焦虑。

被折磨了许久后,我再也无法独自承受,决定将这件事告诉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他能告诉我一个接受自己的理由。

时至今日,我都深刻地记得那天的场景。

初夏的夕阳,飒飒作响的银杏树叶,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学生,就连当时空气里充斥的夏日粘腻味道,至今都还能在鼻尖嗅到。

在操场上,吞吞吐吐多次之后,我终于鼓足勇气向朋友坦白自己对同性感兴趣。

由于紧张嘴唇不住地发抖,我像是犯了弥天大罪,手也不知道放哪里,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等着他的答复。

我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他一定能接受我,毕竟他之前亲口说过,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回复是:你真恶心!

我承认那是我最难过最痛心的时候,整个人如坠冰窖,世界仿佛在一瞬间没了颜色,胃里翻江倒海,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我明白我们的友谊到头了。

那一年我刚好十八岁,对性向的恐惧,对自我的质疑,严重影响了高考。

我去了一所很一般的大学。

2

即使上了大学,脱离了原先的环境,我也一直在挣扎。

我抗拒自己,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怎么就成了同性恋?

我的耳畔时常会想起那句“你真恶心”。那声音不再是单单从我曾经的好朋友嘴里发出,在我的潜意识里,许多我没看见、不认识的人都对我说了这句话。

我开始不敢站在人前,不敢去参加社团活动,心理严重自卑,我认为自己是没有资格去享受美好的事物,因为我很恶心,我封闭自己,放纵自己。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久。

某天早上,我对着镜子,发现镜中人是那么的陌生,那个人不修边幅,邋里邋遢,体型肥胖,脸上因为长期的甜食和熬夜全是痘痘,精神涣散,目光空空如也。

回过头,看到书桌上我最爱的书籍已经蒙上了一层灰。

那一年我都是浑浑噩噩度过的,期末考试在即,我什么都不会。

我害怕再去看镜子,害怕和镜子里的那个男人对视,害怕承认:同性恋真的很恶心!

我情愿一切都是梦,梦里面没有异类、没有“你真恶心”的辱骂,没有性取向的问题,有的只是怀有梦想的少年。

事情的改变在于我偶然阅读了一本书——《心是孤独的猎手》。

书里有两个哑巴男人,一个叫安东尼,一个叫辛格。他们彼此相伴,悄悄相爱。

由于安东尼患上抑郁症,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从此辛格便孤独一人生活,为了摆脱安东尼所留下的影子与味道,他搬出了他们曾经共度十年的地方。

辛格认识了许多新朋友,但内心依然牵挂安东尼,他情愿自己也是精神病人,这样便能和安东尼在一起了。

后来安东尼死了,辛格的心感受不到意义,他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窒息之中,他用枪朝自己的胸膛开了一枪,血流得到处都是。

我很感动,突然意识到,原来伟大的爱情,和性别没有关系。

我告诉自己,要逃离这个现状,但是我明白若我不想醒来,我就会永远被困在噩梦中。

现在回过头想想,那个噩梦,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因为我是同性恋,而是我因别人的否定而否定自己。

3

我开始拒绝零食,每天十一点半准时睡觉六点半准时起床,跑步四十分钟,对于一个胖到了170多斤的人,在运动和节食中度过的每一天都是炼狱。

日复一日的坚持,当我在运动中挥洒汗水时,当体重逐渐下降时,我好像重新看见希望,我开始期待每一个清晨。我在夜晚把自己埋葬,于黎明破晓之际重生归来。

重新学习需要极大的毅力。

我刻意选择了一门考验专注力的科目——数学。长时间的推理可以让我变得专注,而早出晚归的模式,不仅不累反而很快乐,因为突然感觉一切都变得很有意义,未来可期。

当欲望的大门一旦打开,人们往往不会再满足于现在的一切,就像米瑟斯说的:“人追求物质境遇的不断变好是本性”。

我对自己目前的知识广度和深度感到强烈的不满,我羡慕那种出口成章的人,博闻强识,能在人群中谈笑风生的人。

于是我决定拓宽知识面,大量广泛的阅读成了我大学的第二个爱好。

就这样坚持了三年多,以至于到最后毕业,我自己买了将近两百本,涉及了经济、文学、小说、历史、社科、心理学和哲学。这其中有不少涉及性取向的书,更加坚定了自己不是异类的认知。

我努力的要把自己的生活过好,自信也慢慢找回来。

我渐渐地忘了自己喜欢男人的这个事情,忘了有人说我很恶心。

直到某天有人问我那么努力地塑造自己,却为什么不谈恋爱?我才想起我是一个同性恋,但我没有了恐惧,我也不再害怕,因为我知道我只是喜欢了跟我性别一样的人而已,我不是独特的存在,还有一大群人和我一样,我们只是有了自己的选择而已。

三年的不懈努力,我的GPA冲到全系第一,保送了985的研究生,当辅导员要我作为全系的代表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在学校礼堂做报告时,我内心无比的激动。

在讲台上,我看到了老师和学弟学妹们的赞许目光,那时候我才发现我不是一个恶心的人,我也可以是个好人,而不是别人口中的“恶心人”,我是个被大家认可的人,跟我性取向无关。

至此我开始相信自己也是有资格得到美好东西的人,我相信会有那么一个男生,在某一天某个地方等着我。那个男生和我一起,努力的在这个水波温柔、阳光灿烂的世界中变好,绝对不会再因为外界的歧视而放弃自己。

马尔克斯说:“生命中曾经有过的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

就像幸福一样若无对比,不会如此珍贵。没有别人对我性向的歧视和寂寞,也不会有我这个同性恋的破茧成蝶。

下辈子如果可以选择,我不知道还要不要当 gay,我只知道如果一个事物能够让我变好,那么我很乐意接受。

我曾因为自己是同性恋而感受到无奈的卑微,但就如同杨绛老先生说的:“人只有在自己真正卑微的时候,才会静下心来去的做自己的事。”

那些蛰伏在卑微里的性少数朋友们,愿你们有一天开出最美的花。

赞(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努力多年后,我终于释怀了自己的性取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