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做了学长的舔狗,最后舔到一无所有。

1

大四那年开始舔,各种舔,他说想的东西绝对会买,什么苹果键盘,绿植饮料,云南旅游。有几次印象深刻的,把学校里面所有超市的亲嘴烧都买了下来,凑够了100个,就因为他开玩笑说要吃100个亲嘴烧。还有一次跑了学校附近所有超市,最后跑到四道口才买到他想喝的的O泡果奶。

诸如此类的蠢事做过很多,把自己感动的不行。

我去台湾旅游一路上都是给他买的纪念品,还在台湾到处举牌给他拍生日快乐。

大冬天北京零下在宿舍水房冷水给他洗衣服到感冒。

他对我一直是消息不咋回,态度不咋好,脾气还挺大(修改一下,现在关系很稳定了)。有时候心态崩了跟朋友聊天,就跟我说分了吧,我说好啊。然后他一开口,

我就又开始舔了。朋友就说,活该舔狗一辈子。

现在研三了,结局就是。

已经在一起三年多了。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2

有时候,我想做狗。

当我跪着的时候,我知道一切尊严就都没有了。

到了我这个年龄,如果还抱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就只能听任那些年轻男孩的摆布了。

我终于走到这一天,面对耻辱,我拜倒在男孩的脚下,曾经所有不耻,肮脏,

变成一种激烈的渴望,我知道我的内心,糜烂了。

十五岁,我走出家门,睡在舅舅家的过道里。十八岁,我奔走三千里,背着画板独自在西湖边画画,旁边咕嘟嘟煮着鸡蛋泡面;伫立在雪天风雨下做门童,试着去北京闯荡,夜里像个流浪汉一样睡在广场上。二十一岁,我参加了第三次高考,紧张的手心出汗,把试卷都打湿了。二十五岁我大学毕业,偷偷躲在厕所里靠着门板睡午觉,醒来的时候双脚麻木跌倒在马桶上。三十岁,我在钱塘江边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却仍旧像一个一无所有的人那样,在这座城市里四处漫无目的的游走。

我至今没有谈过恋爱,没有被人爱过。

二十五岁之前,我还是个处男。我在大学里那么拼命,每天拖着野狗一样的身躯回到宿舍里,我以为变得优秀一点就有资格拥有爱情。工作以后,我努力赚钱,我以为有了房子就有资格拥有爱情。而三十岁的时候,我却跪在那些男孩子的面前,

被他们用巴掌打。

我感觉自己烂透了。

也许我是天生的舔狗。从小,我渴望被人爱,但却从不被关注。我甚至挨养父母的打,双腿被抽打到青紫肿胀, 被打倒在地上任由鼻血狂喷。躲在巷子里天黑了才敢回家。在马路上等一天希望我的亲生父亲能路过把我接走……所有不幸的童年造就了我缺陷的心理,我那么渴望被人爱被人关怀,却从来都不被爱过。反而,变成爆炸的照顾欲。

十八岁开始我就养成了给人买东西的怀毛病。网聊,不吃不喝,最喜欢的事情是去家乐福里逛一个下午,给他买各种零食寄过去。那种想要疼爱一个人的心理作祟,沉浸在自我感知的价值中感到满足。后来他看了我的大头贴跟我的朋友说:他,像狗屎。

一切幻想都崩塌了。 喝了七瓶红星二锅头醉晕过去,被画室同学发现的时候脚在床上头杵在地上,嘴巴里吐着泡泡,一群人扛着我在西湖边跑,到医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都插满了管子。

心里是不甘的,还是想他。过了半年,圣诞节那天,又给他寄了礼物。在长沙那个冬天,是我有生以来最抑郁最阴暗的冬天,我总是在电话亭子里拿起电话插进电话卡,却始终拨不出去。

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恋爱情侣,我羡慕极了。

恋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吧,终其一生才能找到一个爱我的人吧。

进了大学。遇到一个小受,我在公交车上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不一会儿他说你的手太湿了,我就放开了。他吃我的喝我的,但连个吻也不能给,他说你去拿个苹果练习练习才可以亲我。我始终没有勉强他,就算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我都没有动他,那时我太单纯了,我表现出一种谦谦君子的样子,我觉得这是一个可靠男孩必须要有的品质。当我拎着一袋零食出现在他学校门口的时候,他却失踪了。在回大学城的公交车上,又那么巧的撞见他和炮友坐在我的面前。

我狼狈不堪的回到寝室里,躺在地板上,拿头撞墙。

二十五岁我发现自己还是个处男。我不再敢轻易去喜欢一个人,我知道自己很脆弱。我开始YP.

我遇到了很多男孩,我给他们成百上千的充过饭卡,替他们还过债,买过衣服鞋子,

他们还偷了我的手机,把我衣服也穿走了。但没有一个人爱过我。

我是一个轻易就能被俘获的人,只要他们握了握我的手,抱了抱我,我就愿意跟他们走。我想恋爱想的发疯,我掏心又掏肺,我觉得起码得谈一次吧,我表现的那么大方那么无谓那么纯真,

我甚至在他们骗我的时候,我装的像个傻逼一样糊涂。

他们来了,又走了。我只是一只舔狗,轻易的就能被人牵走。

舔狗,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三十岁了,我决心成熟一点,我在知乎上敲敲打打,吐露真实又龌龊的内心,

我企图通过文字贩卖一点可怜和真诚,我以为我会遇到好的人。

三十岁了,还能被骗吗?确实又被骗了。

当有人向我示好的时候,我就立马缴械投降了,卸下所有的武装。我奋不顾生,

飞蛾扑火。三十岁的我,被人耍的像个臭傻逼一样。

我恨自己有那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也许我是个天生的舔狗,我情商低下没有能力去玩感情的游戏,

想要靠近他们就只能跪在他们面前任由他们打骂和侮辱。

只有通过这种干脆直接的方式,我才能真正的靠近他们,在私密的空间里,

面对面的,互相注视对方,被关注和亲近才能消除我对于恋爱的渴望和焦虑。

他们打完我我就想抱住他们。

长久以来我总是想要有个人能抱着。

抱着他的时候他属于我,我也属于他。他是我的宝贝。

赞(2)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做了学长的舔狗,最后舔到一无所有。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